第0506章 愿梦里永远没有卫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68
  第0506章 愿梦里永远没有卫渊

    陆吾,人面虎身九尾,司天之九部。

    昆仑三神之一。

    重视规则,铁面无私,强大无比,是整个昆仑神系最顶尖的神灵之一。

    本该如此……

    伴随着狂风的呼啸。

    九尾猛虎的攻势被巨大的夸父勉强拦下。

    而后,在刑天狂放豪爽的大笑声中,一记破颜拳重重砸在了陆吾鼻子上,神灵的规则被直接砸碎,什么法则,规律,不好意思,在这儿不算话。

    斧子在歌唱,肌肉在跳舞。

    斧头就是规则,拳脚就是权能。

    而后像是无视了天之九部的权柄,刑天五指伸出,瞬间一个翻身背摔,将巨大如同小山般的天神狠狠地砸在地上,而后就在准备随手补刀的时候。

    战神刑天发现自己并没有兵器。

    刑天沉思。

    刑天左右环顾。

    刑天看到了一座玉宇楼阁。

    叮,战神刑天获得兵器+1。

    九天玄女看到刑天直接拔起试炼之境当中某一座楼阁,然后带着邻家大叔一样爽朗热情的微笑,拎着楼阁着当做兵器哐哐哐地重重砸下,那边无支祁狞笑着抽出棍子从另一个方向砸下去。

    一人一下,砸得很有节奏感。

    夸父化身逐日姿态,肩膀上扛着一座约莫三千米高的巨山,负责补刀。

    在两人间隙抽冷子拿着这一座山给陆吾来一下狠的。

    这是久经战斗,熟练打本的无支祁提出的战法。

    陆吾是吧?

    今天我就把你控到死。

    虽然很离谱,但是原理上是没有问题的。

    而能够完成这一幕的理由是旁边的烛九阴,祂并不直接动手,双眸开阖之际,混淆天机流转,扭曲陆吾分灵身边的时空流动,使得其攻势或者快了一分,或者慢了一分。

    这就是最顶尖执掌时空概念的神灵权能。

    轻轻拨动时空流速,就让陆吾分灵的招式完全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如果说是真正的陆吾在此,烛九阴恐怕也需要用出全力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很遗憾此刻在这里的只是陆吾分灵,不那么恰当地类比一下,大概就是齐天大圣一根汗毛变化的分身,遇到了杨戬的本体。

    对面浑身披挂,手持三尖两刃刀。

    顺便还找了诸如真武大帝,勾陈大帝一类的一票打手。

    而你只是齐天大圣的一根毫毛。

    还打个毛。

    九天玄女也没有出手。

    她毕竟也属于是留存下来的一缕真灵,状态不稳。

    只是看着刑天一边爽朗笑着一边把陆吾分神的头给按到地里面去,顺便捏起右拳轮番打去,无支祁握着棍棒,双手举起,猛地劈下,紧急关头陆吾昂首咆哮,生生将刑天振飞开来,后者也不恼怒,只放声大笑。

    然后拔下脑袋。

    化身狂暴状态,怒吼声中冲了上去。

    玄女视线收回,看向旁边盘坐着的卫渊。

    “你为什么不参战?”

    卫渊沉思:“我有在参战啊。”

    他认真道:“我有在为他们加油。”

    九天玄女:“……”

    她突然微笑道:“你刚刚说,是不是觉得,我像是个老师?”

    卫渊讶然,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位女子的身份,只知道后者出身于昆仑一脉,而后,玄女笑吟吟道:“如你所猜,我确实是教出了一个弟子,虽然只有他一个,但也着实在那个时代所向披靡……”

    烛九阴眼角微跳了下。

    玄女笑意温柔至极:“所以,要不要我来教教你?”

    “你的剑术很强,但是也只是局限于人的境界,是杀人之剑。”

    “真正对抗神灵,还有些缺陷。”

    卫渊沉思之后,看了看烛九阴。

    烛九阴手掌抵着嘴唇,咳嗽了下。

    本打算婉拒的卫渊若有所思。

    是可以吗?

    了解,烛九阴。

    你的意见,我接受到了。

    默默比了个大拇指。

    然后点头答应,爽朗道:“如此,多谢了。”

    “不必客气。”

    九天玄女抿唇微笑。

    然后看向正在围殴陆吾分灵的三个家伙,语气转而清冷,道:

    “你们可以先停一下了。”

    卫渊:“嗯??!”

    刑天:“??!”

    “哈?!!”

    无支祁满脸不爽。

    玄女嗓音轻柔道:“让渊亲自上。”

    “哦??!”

    无支祁沉思。

    无支祁愉悦,最终大笑着扛着棍子走了回来。

    卫渊扭头看向烛九阴,烛九阴双目苍古,神色没有波澜。

    九天玄女手掌温柔地放在满脸懵的卫渊肩膀上,左手按在他头顶把头掰回来,语气柔美道:

    “想要提升和教学,当然是实战最快了。”

    “来,渊啊。”

    “去把这只陆吾的分灵给拿下。”

    玄女微笑甜美而温柔,安抚道:

    “放心,烛九阴在这里的。”

    “你死不了。”

    “我会暂时充当你的老师,传授给你当年我教过他的知识。”

    “所以,如你所说,你要尊敬我,感激我啊。”

    手掌轻轻一推,卫渊出现在了陆吾分灵面前,面对着愤怒的陆吾。

    九天玄女语气平淡:

    “先和祂正面交锋一次。”

    “我看看你的剑术。”

    退下来的夸父沉思,看向烛九阴,使了个眼色。

    ‘是之前的事情吗?’

    烛九阴面无表情。

    ‘大概。’

    刑天看着优雅而气质凌厉的九天玄女,也明白过来,感慨着摇头道:

    “还真是不能提及你的学生啊……”

    “真是记仇。”

    烛九阴:“……”

    仰脖饮茶,放弃思考。

    一脉相承,一脉相承。

    不过如此。

    而此刻,头昏脑涨的陆吾分灵见到原先围堵自己的敌手离去,又多出一名并不如何强大的白毛,胸中愤懑之气爆发,昂首怒吼,手掌狠狠地砸落,自然而然携带有规则的乱流。

    卫渊神色沉静,五指微握,掌中气机凝聚,化作一柄利剑,抬手阻拦,倾力而发,他的剑气剑意精纯,但是面对着来自于顶尖神灵的压迫,仍旧如同之前那样。

    掌中的气剑崩碎。

    胸腹气机涌动,旋即被肉身自身奇异之处所平复。

    蹬蹬蹬后退数步,方才稳住。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嘴角流下一缕鲜血。

    “……不愧是陆吾,哪怕是分灵都这么强。”

    但是,九天玄女也同样眼睁睁看着陆吾分灵的攻势被一剑拦截。

    在以一具肉身,单纯剑意的情况下,靠着技的巅峰拦下了神的分灵。

    技之巅峰,便是如此了。

    沉默许久,九天玄女淡淡道:

    “姑且……尚可。”

    九天玄女语气恢复平静,道:

    “但是仍旧局限于人间侠客之剑,对神而言,方向错了。”

    “神的权能会在战斗之时给予加持。”

    “以你的剑意,应该能够尝试做到以剑破法,按我所说来做,我先传你一道口诀,你且记下……”

    她嗓音平静,徐徐道出一段并不如何长的口诀。

    烛九阴怔住。

    那双苍古双瞳里第一次浮现惊愕。

    卫渊神色微凝。

    来不及深思,只在心底默念了那一段气决,陆吾攻势已经杀到。

    身形微转,掌中那一口气剑流转,旋身急转,剑气剑意剑势往前,刺入陆吾分灵身边流转的权能之中,陆吾分神神色微凝,嘶吼声中,那柄气剑偏转,每一次都逐渐调整出剑的思路,把握出招的时机,令剑气越发纯粹沉凝,转瞬不知交锋多少剑后,剑气猛然收敛,无比沉凝。

    这一次斩开了神力护体。

    剑指之上,寒霜剑气三尺三。

    在陆吾分灵身上,留下了一道狰狞伤口。

    ……

    西山界·昆仑。

    诸多的山神,水神,乃至于是存在于西山界的其余强大神灵,都汇聚在这里,等待着第三重试炼的结束,正常来说,今日这一次的试炼,是会有苏醒后的陆吾神亲自出现主持。

    但是不知为何,在第二次试炼的时候,陆吾神就陷入了极端的沉睡。

    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能苏醒。

    一部分昆仑神众代替陆吾神,维持着西山界昆仑山的正常运转。

    而另外一部分昆仑神众则是时时关注着陆吾的动向。

    此刻,本该陷入深沉沉睡的陆吾,突然挣扎起来。

    山神陆乙迎上前去,还以为是陆吾苏醒,心中还提心吊胆,担心自己不知该如何跟陆吾解释始皇帝留在昆仑石壁上的那四句话,可凑过去了才发现,陆吾根本没有醒过来。

    但是也不像是之前的沉眠。

    这位本体巨大的神灵睡梦之中蜷缩爪牙,无意识张开嘴唇,露出尖锐利齿,呼吸从原本的安详悠长,变得短促而剧烈,隐隐然似乎能够听得到时而剧烈沉重,时而突然缓慢下去的心脏跳动声音。

    陆乙怔住。

    其余昆仑神众也面面相觑,满脸不解和茫然。

    这是怎么了?!

    这是什么情况?!

    在众多昆仑神众茫然不解的时候,其中一名面容年轻,似乎是才化生不过百余年的昆仑神众面有迟疑,在一片死寂里面,突然低声疑惑道:

    “这……陆吾神,是不是做噩梦了?”

    噩梦……?!

    昆仑神众们下意识看过去。

    看着梦中的陆吾。

    若有所思。

    正当此时,一名头发苍白的老神众拂袖断然道:“噩梦?!”

    “你在说什么?!”

    “这可是陆吾神,天之九部的主宰!我昆仑一系的大神。”

    他怒道:“无所畏惧,强大无匹,什么能让祂做噩梦?!”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怎么可能是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