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4章 正与否,对与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72
  第0504章 正与否,对与错

    “并非如此?”

    陆吾的回答显而易见地超过了卫渊的预料。

    他几乎要下意识地以为是不是陆吾在说谎,但是立刻就把这样的想法给打消了——眼前的陆吾是分灵的状态,并无情感和记忆,只是凭借着规则的反馈来行事。

    也就是说,刚刚陆吾的回答里面存在有错误。

    “是代表着前面说的那些,共工,星辰日月,还有十二元辰,大荒诸神之类的行为是假的吗?里面存在有某种错误之处?还是说,这些里面存在有不会对人间出手的神灵……”

    卫渊低声开口。

    陆吾金色双瞳注视着他,道:“这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

    “凡人。”

    卫渊沉默了下,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摇头道:“不是。”

    哪怕是分灵。

    他都觉得陆吾这只大老虎的语气很欠揍。

    要不是他打不过这家伙……

    一定要让你知道,桃花为什么这么红。

    卫渊按下杂念,但是心中仍旧是情绪起伏,思维涌动。

    一个个念头不断地浮现出来——因为事实上,陆吾所说的那大劫的内容,和他这段时间心里面的想法,其实有七成相似,其中不同的那部分,也就只是十二元辰和大荒诸神的目的。

    让后土苏醒,重归地水风火四方诸神之首。

    但是这一部分和卫渊自身的推测也是相符合的。

    再没有比后土后裔尝试让山海大荒的土地完整,借此唤醒后土这一理由更恰当的了,但是,这样完全符合卫渊当前认知和推断的大劫描述,在昆仑三神之一的陆吾眼中,却是错误的。

    是目的错了?

    还是说参与者之中有偏差?

    亦或者说……

    十二元辰被砍了两个,现在是十大元辰这个地方在偷换概念?

    卫渊脑海中思维不断碰撞。

    越是重要的事情,就得要越发谨慎。

    只是第一个问题,就足以让他心境掀起波澜,直击要害,这第一个试炼果然不是简简单单让你通过的类型,而在这个时候,卫渊耳畔传来了清醒之梦中的低语。

    “不要胡思乱想。”

    是之前曾经对他出手的英气女子,只是此刻语言安宁冷静,让卫渊莫名熟悉:“陆吾是天之九部的统帅,现在更是分灵。”

    “祂此刻只是规则的聚合,你既然没有在细节上算计祂,那么祂也不会在细节上算计你,甚至于可以说,就像是在照镜子,你问的问题坦坦荡荡,祂的回答也必然如此。”

    “安静下来,仔细思考,卫渊。”

    “祂所反问的‘对错’,是针对于你的问题本身的。”

    “你问,什么是人间大劫。”

    “祂给出了答案,而后问你,你是否觉得这个答案是否就是大劫。”

    “明白了吗,对错的着重点是在他所说的是否是大劫这个点上,而不是其他,类似于他拿出了一把剑,问你这是否是一本书,这当然不是一本书,但是其作为剑本身的存在却也并非是虚假。”

    “换句话说,祂所说的内容不是假的,共工破封,十二元辰,甚至于荒神的参与,都是真正会发生的事情,但是,错误之处在于……在陆吾眼中,这根本不算是大劫。”

    九天玄女嗓音宁静,徐徐道来,像是一位耐心的老师,将逻辑理顺,卫渊瞳孔收缩,意识到了之前被自己下意识忽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九天玄女沉默了下,叹息道:“是逻辑认知上的错误。”

    “卫渊你问的是大劫。”

    “陆吾也回答了大劫。”

    “但是你是人族,而陆吾是昆仑三神之一。”

    “你们两人眼中的‘大劫’,其分量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陆吾所说的一切都会发生,但是那只能算是人族之劫,还不算是人间大劫,以你更熟悉的角度来说,你做一顿饭的话,会用到蔬菜,主食,肉类,调味料,但是你可以说,调味料就是这顿饭吗?”

    “不,那只是组成这一顿饭的某个因子。”

    “于真正意义上的千秋大劫,或许,你所预见的这一切只是其中的开始,甚至于陆吾所说的那一切只是这一场劫难的组成部分,而非是全部。”

    “但是这不代表着这些事情不会发生。”

    “……”

    卫渊心中浪潮涌动。

    人族大劫会发生,天崩地裂,文明湮灭之灾,但是这只是真正意义上席卷山海大荒千秋大劫的一部分?他并不想相信,但是眼前所展示出来的一切,都无法否认这个未来的可能性。

    却突地想起了河图洛书的第二个预言。

    化身天神,联手共工,和原本的好友背对而行,抵抗大劫。

    享受永恒的孤独和寂寥。

    那么也就是说,这一条路线,是化身为神,与共工结盟,甚至于是联手荒神,主动促进了后土的苏醒和强大,选择以地水风火四方诸神的力量去对抗大劫?

    而如果选择走第一条路,那么就是以人族神州之力在这一场连荒神都被席卷进来的大劫里面苦苦支撑,难怪连天师和无支祁都会战死……这规格未免太离谱了。

    卫渊叹息一声。

    这把他原本的算盘给打翻了。

    原本还想着同时走两条路线,大概就是‘小孩子才做选择’。

    ‘我全都要’。

    但是现在,想要联手荒神,让后土苏醒,就代表着让人族大劫发生。

    而卫渊绝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

    也就是说,此刻哪怕是执掌昆仑,也不会走到第二条道路上。

    这倒是一件难得的好事。

    只是隐隐觉得眼前压力更大了,卫渊维持住内心的镇定,心中低语道谢:“多谢指点。”

    清醒之梦中,九天玄女微微抬了抬下巴,淡然从容。

    卫渊感慨着道:“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

    “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循循善诱,讲解地又清楚冷静。”

    “简直像是做过老师一样。”

    夸父神色呆滞了下。

    卫渊诚心实意道:

    “我想你一定教出了很厉害的学生吧。”

    烛九阴双眸苍古,动作似乎凝固了一瞬。

    “他也一定很尊重你。”

    “很感谢你。”

    刑天沉思。

    刑天若有所悟。

    刑天把脑袋摘了下来,放在桌子上。

    刑天放弃了思考。

    但是很意外的,九天玄女原本已经扬起了眉梢,神色微冷,但是听到卫渊所说最后的话,却不知为何沉默了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最后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语气平淡道:“继续试炼吧。”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看着眼前的陆吾。

    本来还想要继续通过询问,来确定千秋大劫的真正内容。

    陆吾嗓音淡漠,突而道:“试炼者,不允许多次询问相同问题。”

    这是为了防止参与试炼之人钻空子。

    卫渊遗憾地啧了一声,沉思了会儿,道:“那么,第二个问题。”

    “禹的曳影剑,最终是怎么断裂的?”

    这个问题稍稍耍了个不算技巧的技巧。

    卫渊多少知道,禹和契谋划着什么,最终一战,契带着断裂的曳影来到了渊的坟墓前,而后落拓离开,所以这个问题其实包涵了禹和契,甚至于还有女娇当年的经历在内。

    如果拆分开的话,那么按照刚刚陆吾的反应。

    祂肯定会把这个问题当做好几个问题。

    比如契的经历,禹的经历,女娇的经历,他们的敌人,最后的结果。

    还不如直接取巧询问。

    卫渊对这个问题,始终如鲠在喉。

    陆吾缓声回答:“禹之曳影剑,最终断裂的原因,源自于人对神举起了叛旗,禹王分裂山海,而契奠定星象;山海所属,为昆仑之神,分裂山海,则是以人之行,放逐诸神的恶行。”

    “而契……”

    “大荒诸神,以帝俊为首。”

    “以尔凡人所知典籍《山海界》之中,《大荒西经》所载。”

    “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又有《大荒南经》所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常羲生明月十二,羲和生大日十轮,以巡周天。”

    “其麾下,曀鸣行次周天星辰,石夷以司日月之长短。”

    “共工怒撞不周山,天地倾塌,昆仑神系有烛九阴执掌九幽。”

    “而大荒诸神也选择了祂们的处理方法。”

    “《大荒西经》所载,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也就是说,帝俊令‘重’以双手支撑天空往上撑,而‘黎’支撑大地往下按,以此代替不周山的运转,方法简单,却又蛮荒而强大。”

    “不周山断裂的那一部分,就在大荒,名为不周负子。”

    “大荒之中,有名方山者,上有青树,名曰柜格之松;有山名曰丰沮玉门,有山名曰日月山,为吴姖天门,有山名曰鏖鏊钜,亦有山名曰常阳之山,凡此种种,不可胜数,皆为日月所出入之地。”

    “可知十日横空,明月十二并非虚妄。”

    “如此,昆仑执掌山海万物,大荒把持岁月星辰,相安无事。”

    “而人行走其中。”

    “契与禹,一者分裂山海,奠定大局,同时让地水风火四方诸神里的后土和共工陷入沉睡,奠定人族之未来;一者记录星辰历法,尝试以人之身执掌诸神星辰岁月之力,最终功成。”

    “然禹以人王身份设计诸神,遭受天地规则反噬,后与大荒天帝帝俊鏖战三万里之外,最终身死剑折;契违逆天机,创商,传易,后周文王为商王所囚之时,在牢狱深处得契之传承,是为后天八卦,为周易。”

    “而曳影剑的断裂,是被大日和星辰的主尊,大荒天帝所折。”

    陆吾分灵的声音平静而淡漠。

    双瞳俯瞰着卫渊:“……你,认为这是对的,还是错的?”

    清醒之梦中,夸父心潮澎湃,不可遏制,手掌都微微颤抖。

    他的大脑嗡嗡作响。

    禹的时代在他之后,他虽然死后真灵留存些许,知道了禹的传说。

    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疯狂。

    坦白讲,他原本在看到河图洛书展现出的两种未来的时候。

    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不敢置信,这世上居然会有这样性格的人。

    但是现在听完了当年四人组里面剩下两位真正做出来的事情。

    一个下计谋算诸神,分裂山海,令大荒的两位大神沉睡。

    另一个直接尝试以人的身份解析神的知识。

    纵然是身死,也是狂妄豪迈到了不敢置信的程度。

    那么那卫渊做的事情,突然间就变得合情合理了起来对吧?

    他仿佛已经看到当年三个家伙勾肩搭背,哈哈大笑着看着前面的山海大荒。

    九天玄女的神色微沉,略有些阴沉,哪怕是对于昆仑神系而言,禹的功绩和之后的所作所为,也是难以接受的,只是不知他和西王母娘娘达成了什么约定,昆仑山一峰被留在了人间界。

    夸父许久后恢复了镇定,呢喃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禹和契真的这么做了?”

    夸父心底思绪涌动,仍旧是有着不敢置信的心思在。

    九天玄女沉默,摇了摇头,道:“当年的事情,我亦是在局中,虽然知道些东西,但是也不能确认我所知道的就是正确的。”

    “我不能判断出陆吾说的话是真是假。”

    卫渊似乎沉默许久,耳畔隐隐听得到清醒之梦里的交谈和迟疑。

    他突然笑起来。

    “禹虽然平时很不着调,有时候看上去傻呵呵的就只知道大笑。”

    “但是……治理了灭世洪灾的是他,以一个人的威望折服了山海诸国,涂山盟约的是他,封印共工的是他,提出要记录山海的也是他,最终铸造九鼎的还是他。”

    “这确实是他们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卫渊语气平静笃定:

    “所以,这是对的。”

    陆吾神双目幽深平静,许久后道:“……你答对了。”

    夸父松了口气。

    而后立刻就提起了心神,一正一负。

    究竟是通过陆吾的考核,还是说迎接惩罚。

    就看下一局了。

    不过,陆吾的考核,如果利用好了,或许是一个极为大的助力,当然,这样的局面很有可能是因为陆吾居然连试炼之梦里都陷入了沉睡,不得不用分灵来应对考核的缘故,算是千万年来头一遭,夸父十分好奇,祂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事情?

    卫渊沉思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缓缓道:

    “那么,陆吾神,第三个问题。”

    他微笑着摊手,语气轻松下来,像是出剑的剑客。

    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整个试炼幻境都陷入凝固之中。

    “如何才能找到禹,并且让他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