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2章 你这试炼不保真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27
  第0502章 你这试炼不保真啊

    昆仑试炼分有三重。

    第一重,明心见性。

    那些本性冷酷无情,自私纵欲之人绝没有资格更进一步,承担昆仑的职责,在这第一关里就会被直接刷下去。

    第二重,与其说是试炼,不如说这正是一种馈赠。

    是让参与试炼者回忆过往,把握住最能够让自己通过这一试炼的契机,自古以来通过第一重试炼的人,必然能够通过第二重试炼,但是从第二重试炼当中得到馈赠之后,继而通过第三重试炼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如此可见到这第三关的难度。

    轮椅之上的卫渊双眸闭住,气息若隐若现,真灵之气则是彻底消失。

    如果放到医院门口,就可以直接给火葬场打电话了。

    人一趟,布一盖,全街老少等开菜。

    而那一具上古身躯则是以天罡三十六法胎化易形,化作了陈渊时期的样貌,虽然说除去了身体因为在地里埋了几千年,加上那些药性的自然散发,还算不错,但是法力之类是一点没有。

    唯独神魂强大,剑意纯粹。

    这一具上限极高的身体,完全能容纳卫渊此刻的剑意强度。

    握了握拳,感受到身体的力量和畅快感,卫渊吐出一口浊气。

    向西王母点了点头,后者微笑颔首,开启了昆仑的第三项试炼,而伴随着脚下法阵的开启,卫渊看到眼前泛起无数流光,而后眼前一花,再等到周围冷静下来之后,就已经不再昆仑山上。

    至少眼前所见到的地方,已经不再是昆仑山。

    周围也没有西王母。

    “西王母?王母娘娘?”

    卫渊缓声开口,但是完全得不到回应。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

    后者也完全没有告诉他,这第三重试炼究竟是要试炼个什么。

    这才是最难顶的。

    没有规则,远远比有规则和目标,难得多得多。

    再看周围,似乎是在一座高山之上,周围园圃,各类的奇花异草,珍奇走兽,应有尽有,全部都蕴含有强大的灵韵,卫渊辨认出这些都是山海类的凶兽,而后神色略有沉凝。

    耳畔传来了夸父的声音。

    此刻他竟然是肉身进入此地,夸父也在他的清醒之梦中,注意到卫渊的气息沉凝下来,讶异道:

    “冕下,您发现了什么?”

    “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卫渊缓声回答道:“这里的异兽,全部都是山海世界才有的。”

    “这些灵韵,人间界根本无法孕育出来。”

    夸父颔首,而后好奇卫渊的神色,不解道:

    “然后呢?”

    卫渊神色凝重道:

    “可这些异兽我都没吃过。”

    夸父脸色凝固,陷入沉默:

    “哈……??!”

    ……

    人间界·博物馆。

    天女珏收拾着自家的花店,卫渊说他外出有些事情要做——

    碍于珏也见到那河图洛书的未来,卫渊并没有将他此去昆仑的目的说出来,以免珏过于担心,临走之时倒是拜托少女如果有闲工夫的话,可以去博物馆里看看,帮着看看店。

    天女很熟稔地来到博物馆里,坐在桃花源梦境里面曾坐着的地方。

    轻声哼着歌。

    在桃花源时候的幻境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得她有时候都会怀疑。

    那究竟是幻境。

    还是说某种意义上的现实。

    比如,西王母娘娘游戏人间的部分……

    她现在化身成了什么样子来着……

    正一边翻看着桌子上一本古书一边沉思,博物馆的门晃荡了一下,门上的铃铛轻响,天女抬起头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微微一怔,见到推门进来的,是一身现代装束的夸霖,天女讶异之后,仍旧温和客气道:

    “渊现在不在。”

    夸霖微笑着提了提手里的酒。

    “我正是来找你的。”

    “不介意聊一聊吧?”

    珏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片刻后,圆觉以及兵魂从博物馆里,被客客气气地请了出去。

    大和尚直接从怀里掏出那个能够砸核桃的老爷机,噼里啪啦一顿操作,往卫渊的电话那里打过去,沉默数息之后,耳畔传来忙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sorry,the number you……”

    大和尚嘴角抽了抽。

    兵魂擦了把汗,担忧道:“现在怎么办?”

    “大师?大师你还在吗?”

    他伸出手晃了晃圆觉。

    圆觉低下头,面带‘微笑’:

    “阿弥陀佛……”

    “念诵佛经,可得往生见如来哦。”

    圆觉。

    放弃思考。

    ……

    第三重试炼之中。

    完全不知道博物馆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此刻也没办法接到圆觉紧急电话的卫渊,环顾着周围的那些奇珍异兽,注意到了夸父的发懵,解释道:“嗯,夸父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当时确实走了不少地方。”

    “……我没有吃过的异兽,一般都有两个问题。”

    “要么,就是这样的凶兽很强大,强大到没有办法碰触。”

    “可这里的凶兽,显而易见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要么,就是这些异兽生活在某些特殊的地方……”

    夸父也反应过来,明白了卫渊的意思。

    这些异兽显然没有强大到无法战胜的程度,那么就代表着这是第二种情况,也就是说,昆仑的第三重试炼,将他们送到了这样一个危险特殊的区域里面来。

    对于这种辨别能力的可信度。

    卫渊只能说,你永远可以相信禹的食谱。

    这家伙连毕方鸟都可以下嘴。

    事实上,作为人王,这么不着调,其实给后世带来了徐徐多多的恶劣影响,卫渊对此表示深切地批评和遗憾,就比如说,在某道门的论文里面,提起为什么神州没有吸血鬼之类的存在。

    虽然那个道门修士是想要养一只激萌吸血鬼,最后被师门揍了拖走。

    扔到阴风洞里去闭门思过。

    可这也激发起了大家的探讨精神。

    理论上而言,吸血鬼这种生物其实比起一般妖物要强的,对吧。

    又能苟,命又长,特别难弄死。

    没道理说不存在于神州。

    直到某一天,卫渊发现东晋崔豹模仿《山海界》所写的《古今注·鱼虫》,里面写着‘蝙蝠精,一名仙鼠,一名飞鼠。五百岁则色白脑重,集则头垂,故谓之倒折。’

    最后一句是,‘食之神仙’。

    意思是,遇到那种活了几百年的老吸血鬼。

    吃了,可以长寿哦。

    晋代葛洪实力更强,所以他吃得更狠。

    “千岁蝙蝠,色如白雪,集则倒悬,脑重故也。此物得而阴干末服之,令人寿万岁。”

    寿万岁当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大概就是这家伙直接拿了吸血鬼公爵,西方传说里该隐孙子这个档次的吸血鬼炼丹去了,毕竟怎么说也是上清派祖师爷,葛天师,神州天师拿血族公爵炼丹,大概,也算合情合理?

    之后风平浪静。

    直到某一个节点之后,神州道人发现,吸血鬼精没有了长寿的效果。

    当时的道人很是惆怅。

    大概是‘用’光了吧。

    到了南北朝,吸血鬼的长寿效果已经没了,也没人有兴趣去碰。

    只是变成了一种传统剪纸文化里面的祥瑞符号。

    甚是遗憾。

    但是发现这玩意儿经过特殊处理也可以作为中药,大笔一挥入药。

    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夜燕,就问你感不感动。

    问完以后就把你写到《本草纲目》里面,印上个几千万份。

    对千年吸血妖物的灭绝。

    某博物馆馆主表示和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

    一定是禹这家伙做的恶劣影响。

    但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禹王食谱的可信性。

    卫渊左右环顾了下周围的幻境,陷入沉思。

    夸父也道:“冕下,现在要怎么办……”

    “可需要我出来帮忙?”

    此刻和之前的两次试炼完全不同,卫渊是本体入内。

    所以夸父其实是可以出来帮忙的。

    卫渊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有办法了。”

    夸父讶然不解。

    而后看到卫渊拂袖,袖口飞出好几枚算筹,而后郑重道:

    “九天玄女六壬课,九天为乾金之象,性刚好动。九天之方,可以扬兵布阵,且问,如何走出此地,通过试炼。”

    清醒之梦中。

    夸父沉默。

    旁边的英武女子手中拈着算筹,以及卫渊刚刚才祈祷出来的文字。

    嘴角似笑非笑。

    夸父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面容安详。

    冕下这种行为,该怎么样定性呢?

    这种行为,某种程度上可以比拟小偷进门之后给家主打电话问你家保险柜藏哪里,或者说全国统考的时候给出题人打电话,问老师,你这道题的答案是选A还是选B。

    这是何其离谱的事情。

    但是更为离谱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

    那位先揍刑天后揍卫渊,远古时候甚至于揍过轩辕和蚩尤的英武女子似笑非笑,居然给出了正确的答案,老实宽厚的远古英雄真灵已经有些看不懂了。

    九天玄女嘴角微微挑起,道:“其实很简单。”

    “这第三关,其实是要得到昆仑三神的认可。”

    “而这里,看着园圃和异兽,应该是陆吾神的试炼幻境当中。”

    “他和这小子可是有仇的,我当然想看看他们怎么见面的……”

    夸父:“……”

    靠着‘内鬼’的帮忙,卫渊总算是找到了赛道。

    他很快抵达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三关试炼之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哪怕是九天玄女都神色微怔,因为,卫渊看到眼前的巨大凶兽,虎身人面,九尾猛虎形态的陆吾。

    重点是,陆吾竟然在极端的沉睡之中。

    九天玄女怔住。

    这里本就是类似于梦境的试炼之所。

    哪怕是陆吾在沉睡中。

    这个存在于陆吾清醒之梦中的试炼之地也会照常运转的,这是属于昆仑三神之一的余裕。

    祂有着足够充沛且强大的神力。

    可是,怎么连梦里的陆吾都睡着了。

    祂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睡得这么死?

    怎么感觉这么累?

    而卫渊陷入沉思——眼前就是他的仇人。

    他的仇人陷入了沉睡当中。

    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是趁虎之危,还是趁虎之危,还是趁虎之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