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1章 第三关参试者,卫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9
  第0501章 第三关参试者,卫渊?

    山海界·西山界。

    却是卫渊在之前应对四凶浑沌和梼杌的时候,放弃了防御,搞得自己浑身上下癌细胞里面没有一滴血,在之前更是连共工气息,烛龙之息,甚至于是朝歌城外的山神印玺都破碎了。

    可见得那一战惨烈。

    朝歌城里,武昱面容有些愁苦,就连那素来刚强冷静的武者飞御都皱紧了眉头——之前那位山神传下来的文字,他们都已经熟悉掌握了,可是在那之后,无论是怎么样去祈求,都没有再获得回应。

    如果不是在那之后,有崇吾山主派遣了新的山神水神过来庇护他们。

    并且告诉他们,朝歌城山神没事,只是需要休养的话。

    他们可能连现在这样的冷静程度都没有办法维持住了。

    正低声交谈着,突然听到阵阵声音,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那边被崇吾老山主派来的山神水神只传了一道法令过来,而后就要匆匆离去,武昱怔住,询问道:“两位这是……”

    那身材高大的山神道:

    “啊呀,今天昆仑有大事,我们两个得去看看。”

    “朝歌城里留下了大阵运转,放心。”

    那位水神也道:

    “放心,今日这样的日子里,还没有谁敢在这儿闹事。”

    武昱和飞御讶然,而后看到这两位神灵像是担心去迟了便没有位置似的,匆匆赶路离去,而后远远地还能够看到,天空中隐隐有浓郁的灵气升腾,一道道平素几乎百年不得一见的神灵们都朝着同一个地方飞去。

    而那个方向是……

    “昆仑。”

    西山界的那一座昆仑山下。

    流沙河的水神长乘满脸憋屈地看着前面,崇吾山主爽朗大笑,周围还有好多其他的水神,山神,而长乘的目光主要是落在了那个身穿黑衣的家伙上,一身符合神代风格的黑色长袍,掺杂着红色的水纹。

    深沉内敛,又多出一缕神性庄严。

    腰环玉带。

    以墨玉玉环束发。

    能够垂落到腰部的黑色马尾,却搭在左侧肩膀,右手背负在后,左手在前,微笑从容,优雅至极。

    优雅,

    优雅永不过时。

    而且……

    长乘看了看自己。

    远古风格的皮质衣服。

    彰显远古存在神灵这一身份。

    不知道,好吧,其实是太久不用不知道用途的古怪战纹。

    还有用枯萎木头做的簪子。

    上面已经发芽了。

    以及如果不是察觉到人间和山海界靠近,会让那只猴子再度出现在自己视线内,所以不得不从流沙河里爬出来,导致自己身上还是那一身宅了几千年没换过的神装。

    水神长乘嘴角抽了抽,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

    到底谁才是神?!

    人间的鬼都这么恐怖的吗?

    这么短的时间,是怎么和这么多神认识的?

    这一身衣服,他怎么搞出来的?

    正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duang的一声,一个东西轻轻放在了祂的头顶,水神长乘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伸出手拿住了这个东西,才发现是一瓶神代快乐水,眼前正是那个笑吟吟,患有社交恐怖分子症的水鬼。

    长乘忍着一拳把这张脸砸飞的冲动。

    默默后退了半步。

    把快乐水拿在手里,可惜博物馆社交牛逼症水鬼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客气,因为身高差的缘故,直接把自己当手肘搭在了水神长乘头顶,身子微微斜,右手比划了个大拇指点赞,满脸爽朗道:“试试看。”

    “这一次我专门调整了口感,没有那么甜,但是回甘会不错。”

    长乘喝了口,讶异地挑了挑眉。

    “你……没有想到……”

    “还可以嘛。”

    长乘咕哝了几句,捧着快乐水。

    又喝了口。

    而后似乎反应过来一件事情,小脸煞白:“你不会把崇吾山主给你的那一条河都弄成这个东西了吧?”

    “嗯?!”

    “可以这样的吗?”

    水鬼震惊。

    “不,不可以,你千万不要这么做!”

    水神长乘结结巴巴反抗。

    水鬼沉思,最终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了。”

    他神色庄严,道:“俗话说,没有了气的快乐水,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就算是能够保证我这一条河里都是快乐水,可是,其他神的河里面都是正常的水对吧,最后都会汇聚在一起的。”

    “让快乐水掺水,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这是异端!”

    水鬼震声开口,面容庄重。

    长乘:“……”

    水鬼咳嗽了声,道:“所以,你能不能让你的河流里也是快乐水?”

    “大家都是快乐水。”

    “那就不存在掺水的问题了。”

    “嗯??!”

    长乘嘴角抽了抽,看着眼前这个双眼亮晶晶的家伙,终于意识到一点,一条河的快乐水,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家伙,这家伙的目的是让整个西山界的所有河流里全部流淌着他那个所谓快乐水。

    具备天之九德的水神长乘深深吸了口气。

    按捺住心中沸腾的‘杀气’。

    绷着脸道:“安静,今天可是很重要的事情。”

    水鬼满不在意道:“还是上一次那样吗?”

    “当然不是。”

    水神长乘缓声道:“……今天,是人间界昆仑山主第三轮考核的开始,山海界分裂成诸多不同的世界之后,每个世界皆有昆仑,但是,唯独三处地方的昆仑山最为特殊。”

    “分别由西王母,陆吾神,开明神执掌。”

    “而现在进行试炼的,就是人间界的昆仑山主。”

    “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西王母大神的传承,一旦那个人成功通过了第三次试炼,那么他就是人间界昆仑山主,是有资格角逐最终真正意义上的昆仑之主这个身份的。”

    “当然,这样极难。”

    “毕竟当年都是由开明兽,陆吾神,以及西王母三位分担职责。”

    “只是以西王母大神为主。”

    “可无论如何,这毕竟是西王母传承的身份,各方都极为看重。”

    “这第三次试炼,不只是昆仑神系的各位,还有山海诸多强大的存在,甚至于山海大荒中那些神灵都会极为看重,毕竟五千年前,是昆仑神系压倒了大荒诸神,才有了以昆仑为尊的事情出现。”

    “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新的人间界昆仑山主。”

    “祂们一定会想要看看是谁的。”

    水神长乘叹息低语,而后想到一件事情,回头道:

    “你不是人间的吗?”

    “知道有谁是有资格角逐这个位置的吗?”

    “嗯?”

    祂注意到了水鬼看着昆仑玉璧若有所思的模样,讶然道:

    “你知道?”

    昆仑,大事件,人间?

    水鬼若有所思。

    这三个。

    不就是一个标准的身份速写了吗?

    看到长乘询问自己。

    博物馆快乐水大师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

    沉思,而后郑重问道:

    “你说山海诸神都会在意。”

    他目光炯炯,震声道:

    “那么,上一次那猫打呼的老虎也会看吗?”

    “祂喜不喜欢猫薄荷?!”

    “我可以rua他吗?!”

    长乘:“……”

    忍,忍……

    忍不住了!

    流沙河水神咬牙切齿,忍无可忍,啪地打了个响指。

    空气中水汽蔓延,化作了两个人形。

    把水鬼叉起来。

    长乘灌了一口特制快乐水,刷地一指,咬牙切齿:

    “叉出去!”

    ……

    人间界,卫渊并没有告诉女娇大劫的事情,因为他实在是太了解女娇了,如果自己说了那河图洛书浮现出的两个灾劫,那么女娇无论如何不肯让他去昆仑的。

    倒像是现在,只说了饕餮的挑战的话。

    女娇就会咬牙切齿,一边鼓励卫渊去把昆仑之力拿下,一边气冲冲地说要把饕餮炖了,在告别了女娇后,卫渊再度踏入了第三重的试炼之地,再度看到了西王母。

    雍容女子微笑注视着卫渊。

    卫渊必须要庆幸,眼前这位是之前的西王母留下的分神。

    而不是真正的西王母本尊。

    要不然,他就可以考虑直接从昆仑山上跳下去了。

    直接给西王母的尘世化身额头一手刀,打得西王母含了两大包眼泪,这是哪怕陆吾都得感叹的壮举,连开明兽都得因为这件事情退避三舍,雍容女子不知道卫渊此刻心里的想法,微笑颔首,道:

    “你来了,第三次的考验随时可以开始。”

    “不过……你似乎,心里有些事情。”

    卫渊微怔,旋即摇头笑道:“不愧是西王母。”

    他沉吟了下,洒脱道:“是关于河图洛书的预言。”

    “哦?”

    西王母略有好奇。

    卫渊低语,道:“关于末世大劫,天崩地裂……我曾在明代时候见过了你的本尊,也曾经在河图洛书之上,看到了两种推演的未来,那河图洛书问题,不过这未来,倒也可以和你说说看。”

    他声音顿了顿,将大概的两种未来走向,以及大劫的未来说出。

    西王母若有所思:

    “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

    “那假的河图洛书呢?”

    卫渊面不改色:“拆了。”

    “嗯??!”

    西王母瞠目结舌,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为好的感觉。

    最后只得哭笑不得,道:“不愧是你。”

    摇了摇头,叹息道:

    “不过,有一点必须要小心。”

    “纯粹的假,远不如半真半假更为难缠。”

    “按我看来,哪怕是假的,那也必然有河图洛书一定的推演之能,否则也无法骗过夸父,那么这两种未来,都是有可能出现的,但是恐怕过于极端化了,但是,虽然说是极端化的情况,也不能彻底否定其存在。”

    “这很可能是埋下了某种种子。”

    “或许就是因为你现在这毫不在意的情况,所以才会不知不觉走入了第二个情况,甚至于,你会对第二个未来怀疑,会不相信,本身就可能在这河图洛书的计划之中。”

    “你越是不在意那个未来,反倒有可能越会顺者那个轨迹走。”

    “等到发现端倪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

    卫渊点了点头,缓声道:

    “但是一旦意识到这一点,束手束脚,可能会走向更糟糕的未来。”

    “所以,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不可迟疑。”

    “可见得知未来,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西王母点了点头,没有在这样一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只是看着卫渊,似笑非笑地道:“那么,你还要接受第三重的试炼吗?卫渊,很有可能会走向你最为无法接受的未来之一哦。”

    那一瞬间的微笑,几乎让卫渊觉得有女娇的风采了。

    他闭了闭眼,微笑道:“当然要接受。”

    西王母眼底赞赏,走上一处高台,道:“那么,昆仑第三处试炼。”

    “参与者,卫渊。”

    “上来吧。”

    轮椅上的青年突然轻笑一声,却没有动,只是闭目道:

    “卫渊?错了……”

    “嗯?”

    西王母怔住,而后,凌冽之声,无双之气,冲天而起。

    雍容女子眼底惊愕。

    脚步声音,第三个脚步声出现。

    曾经为契所留藏,服尽山海妖兽精华之躯出现,胎化易形,步步登天梯,伴随着一步步走上去,容貌缓缓变得年轻,且有无边锋芒,前所未有之锐气,冲天而起,外界所见,竟然仿佛整座昆仑的云气溢散,环绕昆仑主峰缓缓旋转,仿佛一柄长剑出鞘。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白发剑者步步走上,最终负手而立,眉心佛光流转,拂袖,剑气纵横三千丈,轰然如雷。

    “是大唐剑圣,陈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