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0章 决意上昆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16
  第0500章 决意上昆仑

    四凶之一,饕餮。

    山海界·北山经所载。

    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这所谓的狍鸮,便是饕餮。

    山海大荒辽阔无垠,其中比起人族而言,强大的凶兽比比皆是。

    那些凶悍的猛兽里面也有食人之兽。

    甚至于这是基本素养。

    凶兽中还有大量能够让大地干裂,天空流火,疫病千里的存在。

    但是能被记录于四凶位格上的,也唯独这一个了。

    其实一开始,卫渊对饕餮没有那么大的戒备之心,在山海年间外出游走的时候,契和禹谈及这一恐怖的凶兽之时,渊在用刚刚做好的陶罐做午饭里的汤,随口问道:

    ‘不过就是一只贪吃的凶兽嘛,喂饱祂不就可以?’

    那个时候的禹王怔住,而后和契对视一眼,憋着笑问出了一个让渊记了很久的问题:‘贪吃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比如吧,我也很贪吃,浪费食物可不好。’

    ‘但是,渊,你觉得要怎么样贪吃,才能够被山海各族认为是凶神恶煞的四凶之一呢?’

    究竟是怎么样的暴行。

    才能凌驾于无数凶悍凶兽荒神之上,单单以食欲和贪欲,化作了四凶。

    那天开始,卫渊就明白。

    饕餮贪吃似乎听起来无害,但是仔细想想这家伙邪门得要死。

    假如把所有神话里的凶神汇聚在一起大盘点一下,大概如下。

    问:你是怎么被称为凶兽的?

    肥遗:我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赤地千里。

    朱厌:我见则有大兵,战争不止。

    胜遇:我见则其国大水,水漫千里。

    一个比一个高大上。

    甚至也可以将西方四大末日骑士拉回来。

    大家执掌的力量也差不多。

    疫病,战争,饥荒,死亡。

    论到饕餮了。

    这家伙画风清奇到了一个极致。

    哦,没什么。

    我比较能吃。

    什么样的贪吃,能够直接凌驾于疫病,战争,死亡,水火,饥荒之上,让其拥有了四凶的恶名?西方神系有暴食之罪别西卜,不过区区暴食,遇到饕餮的话,应该会很投缘,然后被饕餮当做下酒菜吃掉。

    张若素眉头皱起,视线落在那一封用古代文字写的信笺上,尤其是落在了那个十日之后上,又看了看卫渊的背影。

    后者之前放弃防御硬吃了一场核辐风暴,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话,十天之后估计连现在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几乎就是处于濒死的状态。

    况且之前针对梼杌。

    当时是用了最大当量的热武器,只有当量达到足以启动毁灭人类文明这个层次的热武器量,在瞬间爆破的时候才能抵达太阳核心的温度,对神话生命造成威胁,常规武备的小当量核弹,根本没有作用。

    温度达不到。

    当量无法推进到上亿摄氏度这种寻常物质瞬间气化的高温。

    根本无法伤到神灵。

    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一连好几枚大日级别攻势,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梼杌也只是受伤。

    最终由极西之地气运金柱上的泰阿剑气运,镇住了梼杌属于颛顼后裔的部分,才让卫渊以刑天战斧出其不意,将其诛杀,一旦换一个场所,或者说梼杌当时不是想要收服穷奇残留的位格,没有和气运金柱接触,被泰阿剑反向影响。

    卫渊那一战斧根本斩不到梼杌。

    那么梼杌大可以瞬息遁走,卷土重来。

    而且,张若素并不觉得,四凶会是蠢货。

    在梼杌已经以身示范的情况下。

    饕餮绝不可能会给卫渊再一次用出大当量核爆加刑天战斧的组合。

    除非祂脑子有包。

    突然想到饕餮把自己吃掉的传说。

    张若素沉思。

    或许,祂脑子真的有包。

    会选择把核弹吃掉也没准。

    “饕餮……”

    隔着山海的裂隙,那声音爽快大笑着:

    “我听说你厨艺很好,只是可惜,以前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能见到你,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就万万不能够放过了,哈哈哈哈,十天之后,我会来到人间,和你交手。”

    “你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厨艺已经变得更好了吧?”

    张若素怔住。

    凤祀羽面容古怪。

    旁边的小道士阿玄也目瞪口呆。

    这……不是要打架吗?

    难道说,只是个狂热粉丝?

    卫渊面色微沉。

    他还记得,禹所说的饕餮之罪。

    祂同样有着爱恨情仇,有着眷恋,敬仰,有着对子民的怜爱之心。

    只是很可惜。

    饕餮表达这一切感情的方法却只有一个。

    那大笑着的声音落下,道:“我听说,厨子在做饭的时候,都可以先去尝一尝味道,这是要看看调味做的怎么样,也是品尝第一口,是属于厨师的权利。”

    “那么从古至今,你应该已经吃掉无数的美食了吧。”

    “吃了无数美食的你,应该已经把那么多那么多美食的营养和美味全部吸收掉了,哈哈哈哈,这样看起来,你本身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材了……呵呵……哈哈哈……”

    一阵大笑着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吞咽口水的声音。

    以及咀嚼的声音。

    毫不掩饰的恶意。

    “十天之后,十天之后……”

    “我想要尝尝你的味道,人族的冕下。”

    “战神,战神……我还没有吃过,我还没有吃过……”

    “父亲,缙云……他斩了我的手臂,我失败了,他是轩辕帝最强的战将,我很好奇味道,可我没能成功……”

    接下来有着某种咬碎骨骼,混合着血肉咽下的奇诡声音,卫渊屈指叩击扶手,剑鸣之音混合着龙虎咆哮,将这充斥着恶意的压迫性力量压制住,女儿国将领吐出一口气,握着剑站在卫渊和老天师身侧。

    张若素拂袖,拂尘根根流转,仿佛内蕴星河。

    卫渊压制住了这声音之后,平静道:

    “要等到十天之后再比。”

    “还要提前派人试探我的身体情况。”

    “饕餮啊。”

    他的声音顿了顿。

    双手十指交叉,微微后靠,平静道:

    “你怂了?”

    ……

    声音不大,但是语气清淡。

    连做好了以力搏杀的女儿国将领都忍不住看向旁边这个病弱的男人。

    虽然不说先前饕餮出面,就已经代表着此人不凡。

    单单就只是能说出这句话。

    这胆量就足够让人心惊了。

    而那狂放里隐有些癫狂,却因此更显得凶悍威风的声音像是脸上给重重抽了一巴掌,一下戛然而止,为了某些谋划,饕餮也已经了解了人间的文化,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笑声微敛,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十日之后,我会去人间寻你。”

    “这一次,你还能肆无忌惮地用出那种手段吗?”

    冷静下来的饕餮说话温和,最后伴随着放声大笑,纵声离去。

    山海裂隙也缓缓消失平复。

    卫渊敛眸,微微皱眉,饕餮比起他预料中的还要难缠,率先弄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之后,毫不犹豫地就下场,更不像是穷奇,穷奇被激怒之后,会因为尊严脸面而战,梼杌会因为仇恨而不顾一切。

    饕餮并不在乎这个。

    张若素低声叹息道:“……言语有条理,狡诈如狐,迅猛如虎,贪食如狼,饕餮,和我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卫渊道:“和祂父亲有关吧。”

    “缙云氏。”

    张若素道:“是轩辕帝时期的大将军?”

    卫渊古怪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不。”

    “轩辕帝即位的时候,天有祥云,所以用云来作为纪事官员的代表,缙云氏的意思其实是,他是记录和处理夏天时期的官员,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文官,其他还有青云,白云,黑云什么的。”

    “虽然说,后来夏这个季节被认为侵略如火,和他还有祝融有关。”

    “夏官后来演化为了兵部这件事情,也和他们两个脱不了关系。”

    “但是他确确实实只是记事官员。”

    “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也。春官为青云,夏官为缙云,秋官为白云,冬官为黑云,中官为黄云,不过这五个里面只有缙云氏的后裔流传下来了,就是云氏族。”

    “估计是因为他比较能打吧。”

    卫渊感慨:“那时候,比较乱,其他不能打的估计失传了。”

    “况且,远古时候,大家都用的石块铁板记事的。”

    “缙云氏在夏天单手举着不知道多重的铁板石块记录大事小事,右手握着石头刻刀,每天在青石板上雕刻上千上万字,一个字都不能错,那掌力,那指力,一巴掌估计能呼死一头凶兽了。”

    “说实话,自从有了纸,文官的战斗能力下降太快了。”

    “当年大家都是左手石板右手刻刀,手不释卷的。”

    “夫子也好,墨子也好,甚至于亚里士多德也好。”

    “能够著书立说的都能打,毕竟一般人一天连十个字都刻不出来,别说石板著书了,哪怕是竹简也好啊,一本竹简那么重,还写不了多少个字,书生每天手不释卷,单手握着十几斤的竹简摇头晃脑一整天,还要用手指拨动竹简,没点力气都读不了书。”

    “想要写个文章,就得用刻刀疯狂地刻,那时候还是繁体字,每一个字都得全身发力。”

    “你以为为什么无论东方西方,最初文人都穿宽松长袍啊,就是因为手臂肌太发达了,有失风雅,武将都没这么勤奋的,我怀疑夫子刻书习惯之后,给他把刻刀能直接把当时的武将给刻了。”

    张若素:“……”

    你说的好扯。

    可为什么想一想很有道理。

    老道士无奈叹道:“你这是个什么歪理啊?”

    “文官的道理咯。”

    卫渊笑一声,耸了耸肩膀,伸出手把那一封战书拿起来。

    老道士道:“……十天之后,你……”

    卫渊语气徐缓,道:“放心,这事情反倒是给我做了个决定。”

    “十天之后,我应该有一战之力。”

    毕竟,神打架有时候消耗神性,那就是砸钱。

    昆仑山嘛。

    狗大户。

    神性绝对管饱。

    卫渊朝着吓住了的小家伙们挥了挥手,而后看着满脸期待,整个缩在小道士阿玄后背,把小道士弄得满脸通红的凤祀羽,无可奈何道:“好了,你也留在这里吧,记得上网课。”

    “好耶!”

    少女跳起来。

    兴奋之下,一下抱住了旁边的小道士,然后小道士的脸就熟透了。

    张若素把卫渊送下山,路上闲聊。

    “最近,樱岛那边出了点乱子,据说出现了不少神州的妖怪。”

    “那边先前还非说什么要让神州负责,吵得挺凶的。”

    卫渊好奇道:“现在呢?”

    老道士抚须,古怪道:

    “现在……”

    “现在已经没有樱岛了。”

    “世界上多出一个叫瀛洲岛的势力,用神州隶书文字。”

    卫渊满脸古怪。

    老道士摇了摇头,道:

    “罢了罢了,先不提这个,古印度神系那边似乎也有什么动静。”

    “好像是神灵降世什么的,啧,过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古印度神系的神还认不认这些始终被征服的后裔了,总之,世上越来越不安宁了,卫渊,注意安全,这几个孩子在龙虎山,放心,我会保护好。”

    “好。”

    ……

    龙虎山道观前,女儿国将领缓缓收剑,看着老道人远去回来。

    迟疑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位涂山渊,除去了涂山氏的姓氏,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得了这一身伤病的?”她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和人间的盟约,加上卫渊已经拒绝婚约,并没有去了解他。

    老道人讶异,旋即抚须笑了笑:“也没什么。”

    他轻描淡写道:

    “也就是和混沌打了一架以后。”

    “顺便杀了梼杌而已。”

    女儿国将领神色缓缓凝固,呆如木鸡。

    老天师微笑颔首,踱步远去。

    一声道袍,风轻云淡。

    爽!

    博物馆里。

    卫渊拿出了手机。

    拨打出了消息。

    “今天就去昆仑吧……”

    他道:“第三重试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