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9章 敌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18
  第0499章 敌人

    带着完全不知道自己仇家是谁的沉思感。

    卫渊将章小鱼和林玲儿带到了龙虎山。

    而在那山海裂隙之后。

    于一片苍茫空旷的高山之上,山上四处可见蕴含浓郁灵气的宝玉,而山下则是铜器刀剑林立,一弯河流流出,却是血色,一道高大身影端坐其上,空气中有古怪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像是咀嚼的声音。

    有一道身影跪在地上,声音恭敬回答道:

    “……目标确实,剑意极盛,前所未见。”

    “只论技的话,属下眼拙,只觉得几乎要触及到当年大羿的境界。”

    “但是身体死气极为浓郁。”

    “恐怕不到七天时间,他的身体就会逐渐崩溃,以我了解,这是人类的绝症,缘由是和梼杌的一战,他虽然抵抗住了那种剧烈大日陨落的高温余波和正面冲击,但是选择了对梼杌出手,没有办法再进行防御。”

    “相当于面对攻击时候任由刀剑入体。”

    “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伤势和病变也就变成了定局。”

    “有另外的东西却影响了他的肉身。”

    “那是自身的病变。”

    “越是强大的人类得了这个病症,就会来得更为猛烈。”

    一阵阵的咀嚼声音。

    那高大身影呼出一口气,垂眸缓声道:

    “也就是说,他只有不过十多天的寿命了?”

    “你做的很好……如此倒是知道该如何对付了他。”

    那半跪身影笑着道:

    “属下不曾和他交手,只是驱赶了一只凶兽,便冷眼旁观。”

    “轻而易举就知道了他的底细,这样的人弱点太多了。”

    “他当时既然会因为讨伐梼杌而放弃了自己的防御,那么面对刚刚那种情况,也就一定会出手的。”

    他声音里多有嘲弄和不屑。

    以及那隐隐的自得。

    却突然注意到了那高大身影眼底的遗憾。

    以及旋即在那身影眼底浮现出来的,另外一种眼神——

    食欲?

    高大声音玩味道:“你很聪明。”

    “可你不该对这样的人耍这样的手段的……”

    ??!

    半跪声音嗓音一凝,心底莫名慌乱了下,而后冷静下来,才感觉到眉心出现了丝丝缕缕的痛楚,眼前明明是空无一物的,但是他瞳孔涣散,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一道负手持剑之人。

    锐利,森寒,淡漠。

    像是被剑抵着眉心……

    他的瞳孔收缩。

    在这远离人间之处,一道剑意升腾而起。

    ……

    卫渊拉着章小鱼往龙虎山而去,在上山的时候,凤祀羽看准了路边的小摊,跑去去买烤玉米和烧红薯,双眼亮莹莹的,连章小鱼和林玲儿都被吸引过去,吵吵闹闹地。

    卫渊微微笑着注视着这一幕,双眸倒影阳光,神色温和。

    不管多少次了。

    他还是喜欢这样的人间。

    所以……

    一般来说,任何想要染指这样人间的人,都不会放过。

    垂落五指微微握合,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被握于掌心。

    宿命通,能知自身及三界六道众生之百千万世宿命及所作之事。

    把握因果。

    持剑斩之,则无不断者。

    人来人往,神色安宁的青年双眸微阖,嗓音淡漠,落于心底。

    此岸彼岸,一剑贯通。

    是为,断因果。

    五指握合。

    山海界中,那半跪身影嗓音凝滞,眼底不敢置信,而后化作了惊慌荒谬之色,那种磅礴的杀机,让他几乎觉得,对方的剑已经抵着自己的要害,随时斩落。

    怎么可能?!

    怎可能?

    只是区区一个凡人……

    祂惊呼道:“尊主,救我!”

    但是那高大身影却没动手。

    伴随着清脆的声音。

    眉心出现一道剑痕。

    思绪就此凝滞。

    唯独无匹剑意鸣啸着升起,跨越人间的阻拦,在这一处山海界当中恣意宣泄自我的存在,靠着佛门的神通,锁定对方,而后循着因果出剑,这是同时在佛道和剑道抵达巅峰才有可能完成的绝对的神通。

    虽然我说我自己没有修佛……

    但是,我终究伴随你走了一生。

    玄奘。

    那我到底有没有修佛呢。

    人间,卫渊咳嗽了下,捂着拳头抵着嘴唇。

    放下手来的时候,嘴唇多出一抹血色,但是双目平静。

    一身剑气三千丈。

    我辈杀人。

    何须动剑?

    他嘴角微微抿起,有了些许持剑上昆仑的锐气锋芒。

    在我面前想要杀人而走。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脾气好吧?

    不会吧不会吧?

    十二元辰在对你微笑啊。

    而这个时候,凤祀羽和两个小家伙把东西买了回去,卫渊眼底的一抹锐气收敛,然后笑吟吟伸出手去,凤祀羽愣住,看着卫渊,眨了眨无辜的眼睛。

    卫渊:“……”

    凤祀羽:“……”

    微笑假面绷不住了。

    “我的呢?!”

    卫馆主瞪大眼睛。

    凤祀羽退后半步:“医生说你不能吃烧烤的东西的。”

    卫渊道:“……这是谁出的钱?”

    “你出的啊?”

    卫渊道:“我出的钱,没有我的份儿?”

    “你觉得这合适吗?”

    凤祀羽振振有词:

    “卫馆主,你可是大人,不能和我们几个抢吃的吧?”

    最终的最终,凤祀羽还是把偷偷藏起来的那一根烤玉米交给卫渊,登上龙虎山后,找到了张若素,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遍,老天师微微皱眉,手中拂尘一扫,道:“没关系,这两个孩子现在龙虎山住下。”

    “你的担心是很有必要,不过,卫渊你没有什么印象吗?”

    “到底是谁做的这事情。”

    卫渊摇了摇头。

    黑猫类正在电脑桌前面,挥舞爪子噼里啪啦开始狂喷对面,旁边龙虎山一号大天猫捧着小鱼干,老老实实地在那里做个狗腿子的职责,卫渊抽空看了看战绩,3-34-1,有点惨不忍赌。

    可是看到黑猫类一阵骚操作。

    似乎不应该是这个战绩啊。

    卫渊沉默。

    看了看怒气冲冲地黑猫类。

    看了看脸上一个猫爪印的老天师。

    卫渊似乎了解了什么,斟酌着言辞,道:

    “张道友……”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

    “是一家饭店的外卖特别不好吃,有个人买回去喂了狗子一口。”

    “他家的狗连夜爬起来给他做了四菜一汤。”

    “你这……”

    卫渊眼神诚恳。

    他好像什么都没说。

    也好像什么都说了。

    因为技术太差,而被忍无可忍实在看不下去的黑猫类踹开的张若素沉默,嘴角抽了抽,低下头喝茶,卫渊眼神怜悯注视着这个给自己其名为‘不屑超神’的老道人,看了看电脑上战绩。

    你做的饭狗都不吃.JPG。

    你打游戏连猫都看不下去了.jpg

    看起来,中路那个‘齐天淮水无敌大神’本来打得挺好的。

    硬生生被老道人给拉得差点输掉。

    现在黑猫类正在和那个什么大神在激情对喷。

    小爪子疯狂在键盘上操作,都已经快要拉出残影了。

    摇了摇头,卫渊收回视线,和张若素闲聊几句,出去的时候,遇到了女儿国的仪仗,夸霖不在,而那位之前带队的女将军神色凌冽,注意到了卫渊,皱了皱眉,还是点了点头,道:“原来是涂山阁下。”

    “久违了。”

    卫渊勉强点了点头回礼。

    那位女将客气礼貌道:“我们和人间的盟约基本已经完成,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返回国中,只是有两名女子,并不是我女儿国之人,而是借机穿戴铠甲,偷渡进入了人间,我们找了这几日没能找到。”

    “涂山阁下可以留意一下,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可以告诉我们。”

    铠甲?

    卫渊虽然有些好奇,但是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道:

    “好的,我会注意的。”

    女将颔首,走向女儿国那边,说实话,这些来自于女儿国的精锐对于这个涂山渊,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甚至于近日里常常在私下里闲谈,都有些不忿,她们无法理解,自己国中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为什么会属心于这样一个似乎很快就要死去的凡人。

    女儿国所期许的,是强大的战士,是无双的勇武。

    但是眼前这个人,身上的气息,虚弱到了仿佛随时都可能会重伤倒下。

    注意到那边客气疏离的视线,张若素摇头道:“……你啊你,被人嫌弃了吧。”

    卫渊道:“无妨。”

    “那我就先下山了,小鱼儿她们两个,就交给你了。”

    “放心。”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和张若素的声音却都顿了顿,一股森森然的气息浮现,两人微微抬头,下意识看向了那一股气息出现的方向,脸上的神色都稍微沉了下去。

    龙虎山处,是没有山海裂隙的,但是此刻,天地间却崩出一道裂缝。

    而后,一股浩瀚森寒的气息涌动着浮现。

    就和之前在微明宗时发生的情况一样,整个山海裂隙泛起浓郁的深沉流光,而后一股霸道的气息涌动溢散下来,龙虎山附近栖息着的女儿国精锐坐骑,那些龙虎之兽感知到了这一股气息后,情绪都开始了剧烈的变化,低沉嘶吼咆哮,哪怕是夸霖留在这里的那一只猛虎坐骑都同样如此。

    那名女将心中惊愕,连忙去安抚。

    这是一头具备有神兽血脉的凶兽,如果暴怒起来的话,哪怕是她都很难控制住,如果让这样的猛兽在龙虎山率领三千龙湖暴动,那么刚刚奠定的盟约,很有可能遭到影响,如果有什么伤亡的话,就此作废也不是不可能。

    而后她发现了这猛虎的情绪,是万不可能暴怒的。

    它在恐惧。

    女儿国的将领瞳孔收缩。

    猛地回头看去。

    天空之中,一道卷轴破开了山海裂隙,而后直接落下,汹涌浩瀚,跨越两界传讯。

    手笔极大,气势霸道雄浑。

    卫渊并指一斩,伸出手掌。

    将这卷轴接在手中。

    一股气浪溢散,周围风起云涌,卫渊顺手展开,抬眸扫过,神色缓缓沉凝,旁边张若素皱眉,安静等待,卫渊看完卷轴,突然开口,道:“……我知道刚刚是谁出手的了,原来如此,他是在试探我的状态啊,难怪会选择这个时间。”

    张若素怔住,不解。

    卫渊将卷轴随手递给他。

    老道人展开卷轴,视线扫过,瞳孔收缩,心潮涌动。

    ‘听闻冕下剑斩梼杌,锋芒无匹。’

    ‘某虽不才,当领教之。’

    ‘十日之后,愿与一战。’

    落款。

    “……缙云氏不才子。”

    “饕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