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6章 关于谁更狠一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36
  第0496章 关于谁更狠一点

    卫渊和烛九阴相互逼视着。

    无支祁还好一点。

    夸父真的觉得自己头皮都麻了,脑袋嗡嗡的。

    他问了?

    他就这么直接问了?

    他不懂得什么叫做柔和的吗?!

    烛九阴拈着茶盏,微微仰脖抿了口茶,淡淡道:“为何会这样问?”

    “你应该有理由吧。”

    卫渊双目注视着烛九阴:“你先告诉我,究竟是不是你?”

    烛九阴摇了摇头,语气平淡道:“不是我。”

    “我的权能仅局限于九幽,在外界消耗甚巨,更何况,我的本体需要驻守九幽,绝不可能外出,故而,你大可以在此事上相信于我,因为如果我要对你动手,为何不直接将你拉入九幽囚禁起来?”

    “而是,仅仅抹去了你三十年的时间和记忆?”

    卫渊松了口气。

    如果对手是烛九阴的话,那么压力实在是太巨大了。

    “也是,我就知道不是你。”

    卫某人面不改色地道。

    端茶的时候,动作顿了顿,突而想到了烛九阴在九幽下层,那个层层密闭像是监狱一样,里面到处都是食材和厨具的地方,怎么,好像,貌似,很符合囚禁一个厨子的场所?

    卫渊面容僵硬了下,道:“另外,烛九阴,你说的把我拉入九幽,是说笑的吧,哈,哈哈……”

    烛九阴抬眸看他,双目苍古。

    这位神色淡漠,很少表露表情的古神,看着卫渊,突然微笑不言,只是微笑,什么都不说。

    卫渊:“……”

    这个时候,就要笑着面对啊。

    笑……

    笑不出来了。

    烛九阴嘴角微笑瞬间收敛,抿了口茶,淡淡道:

    “罢了,说说看,为何会知道此事?”

    卫渊耸了耸肩膀,在夸父茶点把眼珠子都瞪出来的注视下,毫不客气地抢过了烛九阴手里的茶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边埋怨着口味怎么这么淡,然后一仰脖喝了个干净,咂咂嘴,道:

    “我见到西王母了。”

    烛九阴眼眸微敛:“嗯?”

    似乎是因为解决了心底的一个巨大困惑和担忧,卫渊也放松下来,微笑道:“是啊,那位雍容华贵的西王母娘娘,不过和我见面的时候,祂化作了一个寻常人间的少女,约莫十六岁模样,大概有这么高。”

    卫渊伸出手比划了下,道:

    “比起我印象里面的,更像是个少女了,没有那么雍容……”

    烛九阴伸出手指握拳抵着嘴唇,咳嗽了声。

    “咳咳。”

    卫渊解释道:“大概是因为我当时寿数也快要到头了,所以她又问我,可曾后悔,而我没有回答,也是反问了她,是否会后悔……只是可惜,她没有能给出我失去记忆的确切答案,只是说这样的情况绝对不是昆仑导致的。”

    “倒是有些可惜。”

    夸父似乎喝茶的时候被呛到了,剧烈咳嗽了几声。

    卫渊道:“不过,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

    “当时倒是洒脱,没怎么把西王母娘娘当做那位天神了……”

    “可能是寿数将近的原因?”

    “那个样子的西王母,就像是个小姑娘。”

    无支祁捏碎手机屏幕,剧烈咳嗽数声。

    卫渊疑惑着看向这几人,道:“……你们怎么了?”

    “梦里都不断咳嗽,难道说……”

    一只温柔的手掌轻轻落在卫渊的头顶。

    就像是当年落在刑天头顶上一样的。

    卫渊脸上的微笑凝固。

    自己的梦里,怎么会有其他人?

    僵硬转过头,看到一张微笑着的绝美脸庞,似乎有些眼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想不起来,卫渊咽了口唾沫,勉强道:“……这位,阁下是?”

    遮蔽天机的九天玄女笑容温柔得像是要把人四肢都醉死掉:

    “出身西昆仑。”

    卫渊:“……”

    扭头看向烛九阴。

    烛九阴沉默了下,缓缓闭上眼睛。

    “留口气。”

    ……

    片刻后,在自己的梦里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卫渊端着茶默默坐在板凳上,到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这位绝美女子到底是谁,刚刚他当然已经反抗了,但是刑天斧不好在梦里用出来。

    在使剑的时候,因为对方大概率是远古存在。

    所以下意识就用了轩辕黄帝的剑法。

    然后,

    然后他就无了。

    剑招剑路,被克得死死的。

    又不可能真的用出绝杀剑意,最后就和没了刑天斧的刑天一个下场。

    夸父默默给了一个眼神。

    ‘提醒过你了。’

    无支祁颇为愉快。

    卫渊揉着左眼眼眶,僵硬地把话题绕开了西王母,尝试拉回到正轨,道:“咳咳,闲话休提,闲话休提,不过,如果不是烛九阴你,那还有谁能有这样的力量,能够变化和拨弄光阴岁月?”

    “我都忘记了应龙到底去哪儿了,而且回来的时候特别狼狈。”

    “一身的伤势。”

    烛九阴眼眸微敛,沉思许久,道:

    “……有,而且有三个可能性。”

    “你那一世早早死去,死去之后,剩下的山海经部分是禹完成的。”

    “你所知道的世界,大多只是在西山经,东山经之类,亦或者海外诸国的范围,而更为荒芜遥远的大荒,海外之处,是禹王亲自勘测的,而这三者,都是在这些区域。”

    “其之一,倏和忽。”

    “曾经在神州,会以倏忽作为最短暂的时间单位,倏忽之间,这两个字本身就代表着执掌岁月的神灵,而祂们是远在海外诸国之外的古代神灵。”

    “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

    “这个浑沌,和你所知道的混沌并不是一回事,倏忽执掌时间,祂们甚至于可以让时间停止,并且将这一效果作用在了神灵的身上,给浑沌凿出七窍,但是可惜,耗费一天凿一窍,七日之后七窍凿出来,时间重新流动,但是浑沌却立刻暴毙,这两位神便心中懊悔痛苦,远离了中央。”

    烛九阴收回一根手指:“祂们自觉得对不起浑沌,流放自我。”

    “况且,你们也不可能直接抵达海外诸国之外的汪洋之上。”

    “所以,这个可能性可以暂时放下,太低了。”

    “第二个可能性,羲和。”

    夸父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这位强大却温和的古代英雄,身上的气息一瞬间暴烈了起来,而后伴随着吐息,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夸父是追逐大日而亡的,而羲和正是那十轮大日的母亲。

    卫渊缓声道:“《山海经·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是主日月,职出入,以为晦明。”

    “瞻彼上天,一明一晦。”

    “以主四时!”

    是的,羲和,帝俊之妻,是真正存在于传说当中的神灵,是山海界大荒一系的天神,执掌四时流转,位格极高,祂的十个孩子,令夸父死去,亲近人族的神灵女丑被十轮大日活生生烤灼死去,死去之后怨恨化作了一处险地。

    当初卫渊和夸霖就是在女丑之山遇到危险的。

    而这位驾驭六条龙,带着孩子流转天空的天神恣意妄为。

    并没有谁能制止祂。

    而这,最终导致了人族和大荒的战争。

    也代表着人族一代战神羿的崛起。

    传说当中,羿的母亲带着他去往山林,而后就没有将他带回来。

    她说,要把孩子带回来的时候,整个山林和天地都在愤怒,蝉鸣不止,如同雷霆,而羿是被山林和万物抚养长大的,平日温和。

    只是他的杀心,在斩杀了大日之神后,就再也收敛不住了,这位人族的战神,虽然在后世逐渐和夏代有穷国的君主后羿混在了一起,但是他的传说在那个时代,代表着就是人族最为锋利也最为霸道血腥的力量。

    夏朝的后羿就是因为羡慕传说中的英雄,才取名为羿。

    对这样的英雄来说,剑已出鞘,就收不住了。

    射杀十日?

    那怎么够……

    一路徐行。

    于中原斩杀有女娲之力,人面蛇身的神灵猰貐。

    于桑林杀封豚。

    于北地斩九婴。

    在云梦泽斩杀修蛇。

    在畴华之野杀死凿齿。

    于青丘之泽斩杀了风伯大风。

    比起禹王的堂皇浩大,这几乎就是那个时代的煞神,但凡是威胁到人类的,不管是凶神还是天神,亦或者妖兽,直接从南砍到北,尽数诛杀,武德充沛地要死。

    甚至于有这样的说法,尧帝的天下,是因为他和羿是好友。

    故而有大羿一人则平天下的说法。

    他的传说,非要类比的话,只有希腊神系的赫拉克勒斯稍可比拟。

    只是赫拉克勒斯的试炼是神所布置的。

    而大羿的敌人就是神,甚至于包涵太阳神在内的天神。

    希腊神代的英雄只有两类,赫拉克勒斯和其他英雄。

    当时神州的英雄,也只有两类,羿和其他人。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大羿消失,禹王横空出世。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

    “……如果说是羲和的话,她有足够的立场。”

    “但是,是她做的吗?羲和那一脉山海大荒神灵,和昆仑神系关系并不是很好,她会出现在昆仑?况且,以祂和人族的仇恨,真的暗中对我出手,那时我恐怕根本不可能走出昆仑。”

    烛九阴嘴唇微微掀起,道:“我也觉得她不是,四时之神虽然和岁月有很大关系,但是还差了些。”

    “那么,就是第三个选择了。”

    祂的面容缓缓凝重下来:“这也是禹后来在山海经里面记录的文字,《山海经·海内经》,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这生,自然不是生灵的孕育,而是天地化生之意。”

    “最初的时代里面,水神的权柄极为强大,水甚至于覆盖大部分的地面,后来共工退去,大地浮现而出,这就是所谓的‘共工生后土’,祂们的位格其实等同,而所诞生的那个噎鸣,后来被记录于《大荒西经》。”

    “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

    “其麾下有名曰石夷,处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长短。”

    “而最重要的,是‘噎鸣生岁十有二’这句话。”

    卫渊的神色缓缓凝重。

    烛九阴平淡道:“也就是说噎鸣化生了十二个后代。”

    “那是十二太岁,或者说十二元辰,人间神州十二生肖的原典,神州以十二生肖去指代祂们,但是祂们并不是那些凡俗之物,甚至并不具备兽形,而是真正的山海神灵。”

    “或者踏蛇,或者御龙,执掌岁月里年这一力量,某种程度上是大神后土的后裔,以十二元辰为一轮回,结阵的话,只一流转,就可以削去凡人众生,甚至于神灵十二年岁月。”

    “轮转反复,永无休止。”

    “直到海枯石烂,沧海桑田,直到神灵都灰飞烟灭。”

    山海大荒神系,羲和,主四时。

    海外古代诸神,倏忽,主刹那。

    以及,大神后土的后裔,执掌日月年。

    卫渊突然发现,神州神话里,但凡是和时间岁月沾边儿的,都似乎不会比眼前的烛九阴好相与些许,岁月这个力量简直强大地可怕,他徐徐吐出一口气,叹息道:

    “羲和,倏忽,还有后土娘娘的后裔,原来如此……”

    “都太强大,太可怕了,真是一个赛一个的狠人,啊不,狠神,我可不想撞着他们。”

    “可是,这十二元辰大阵,每一次轮转是削减十二年岁月,可是我只没有了三十年岁月。”

    “时间对不上对吧,应该是三十六年的。”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微顿。

    似乎明白了什么。

    其余人,夸父正在收拾钓鱼的用具,九天玄女手中把玩一柄短剑,都在思考其他可能。

    无支祁则是在打着游戏。

    闻言咕哝了一句,道:“对啊,一个是三十六年,一个是三十年,差了足足六年。”

    “对不上。”

    烛九阴平静道:“其实很简单,我可以举一个例子……”

    “比如,只是比如。”

    “当十二元辰大阵运转的时候。”

    “有人暴起。”

    “三尺之内,呼吸之间,以无匹锋芒瞬杀了其中两位元辰,而在此刻,十二元辰大阵运转三次,而后不攻自破,只是因为少去了两位,阵法残破,只是削减了三十年……”

    “那么,卫渊……”

    烛九阴嗓音平缓:“你觉得,是谁在一息之间,杀了两名天生神灵呢?”

    梦境之中,一时间再没有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