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5章 大劫·其之一——谁动了我的时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47
  第0495章 大劫·其之一——谁动了我的时间?

    人间·博物馆。

    道衍默默喝茶,看着那高大僧人带着爽朗的微笑在他面前淘米,什么黑米,燕麦米,藜麦,大米,糙米,全部都上阵,大大小小,花花绿绿,在那僧人右臂健硕的肌肉鼓动下,以一种完全无规则无序的姿态浑在一起。

    少年僧人额头抽动了下。

    心中默默念诵佛经。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假的,都是假的。

    都是空。

    那里什么都没有。

    突而,眼前双眸微闭的博物馆主缓缓睁开了双眼。

    但是许久不曾说话。

    道衍心中一顿,把手中的茶盏放下,抬头看去,还没有说话就直接怔住,迟疑了下,狐疑道:

    “卫馆主,你似乎……很紧张?”

    “紧张?并没有。”

    “阿弥陀佛……那就是很害怕?”

    “害怕?呵……卫某人还不曾怕过谁。”

    “没说谎?”

    “卫某不是睁眼说瞎话的人!”

    这一句话大义凛然。

    “是吗……”

    道衍沉默了下,道:“那么,卫馆主你能睁开眼睛吗?”

    卫渊:“……”

    “睁开了。”

    僧人看着他,认真地道:“说一句,神州人不骗神州人?”

    卫渊:“……你不相信我?!”

    这位历经诸多危险面不改色的博物馆主,面色沉静,只是额头不断渗出冷汗,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当听到珏的脚步声的时候,少年僧人发现,面不改色的卫馆主冷汗流出来的速度明显上升了六十个百分比。

    卫渊捧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

    急,三天以后上昆仑。

    但是把西王母给打了。

    好吧,虽然我也能理解,换成我有这机会都不会放过的。

    但是……

    前提我不是那个‘未来的我’。

    人族新的战神,博物馆主,老街绯闻第一人,龙虎山天师府不受欢迎人物排行榜第一位!山海异兽永恒的孜然麻辣味噩梦!无支祁的家长,卫渊卫馆主徐徐吐出一口气,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我感觉。

    我的死兆星在闪耀啊。

    “所以说……”

    道衍面容从容镇定,站起身来,俯瞰着正坐在轮椅之上的卫渊,缓缓问道:“我看你这面容,你可是想起贫僧,想起与贫僧的这许多恩怨了吗?”

    他右掌泛起金色佛光。

    卫渊思绪顿了顿。

    而后睁大眼睛,面不改色道:“可惜了。”

    “这段记忆里面,和你无关。”

    道衍动作骤然凝固,一掌提起,看着卫渊诚恳的眼神。

    打不下去也收不回来:“……”

    ……

    最终那少年僧人气结拂袖而去。

    “你等着!”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让你回忆起来!”

    少年僧人连饭都没有吃,咬牙切齿,气结离开。

    出门的时候,卫渊带着一脸让他想起当年那个大夫的爽朗微笑,挽留道:“要不要吃了饭再走,圆觉做了斋饭,出家人也是可以吃的,反正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情。”

    闻到了锅里面的香味,少年僧人略有意动。

    可想想一连爽朗微笑搅拌八宝粥的圆觉,又看着那灯光下微笑着的青年博物馆主,少年僧人嘴角一抽,硬邦邦道:“贫僧不饿,多谢卫馆主好意。”

    “告辞!”

    转过身,蹬蹬蹬地走远了。

    一身和寻常僧尼截然不同的黑色僧衣便融入了夜色里。

    卫渊摇了摇头,道:“可惜了……”

    回过头,屋子里准备的材料其实是充足的,道:“本来都打算给你吃你小时候最喜欢的点心了。”

    道衍蹬蹬蹬走远了,可是那一股香味却是萦绕鼻尖不肯散去。

    看到街边一个小摊,直接走过去坐下。

    “老板,有饭吗?”

    “来一份粥,一份素菜。”

    “好嘞小师傅稍等。”

    道衍和尚双目紧紧闭上,默默念诵佛经,心境逐渐平静下来,回忆起方才的决定,也无半分不妥,无论如何,就是苦修辟谷,贫僧也不可能在博物馆吃饭,更不可能吃那大和尚的八宝粥。

    耳畔听得了吆喝招呼声音:“来咯,小师傅您的菜。”

    道衍张开眼睛。

    看到了一份八宝粥。

    ……

    卫渊把那一本手稿西游记放在了博物馆的藏品架子上,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心里其实略有低沉,一个个的念头浮现心中,始终不肯散去,疑惑,无止尽的疑惑在他的心中浮现着。

    在早早吃完饭之后,卫渊陪着小鱼儿和凤祀羽几个玩了一会儿。

    把珏送回花店里。

    回到了博物馆的静室,把静室的门关上,徐徐吐出了一口浊气,而后盘坐在床铺上,难得冥思闭目,瞬息之间就进入了梦中,在他的清醒之梦中,此刻只有巨大的夸父。

    卫渊看了看,夸父正在钓鱼。

    很好,好兴致。

    水鬼后继有人。

    据说这位曾经一口气喝干了一整条河。

    看起来他和水鬼应该是有共同语言的。

    不过……估计也没法有,除非水鬼能有一整条快乐水河。

    否则是无法满足夸父的胃口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哈哈……

    卫渊摇了摇头,把这个可笑的念头抛飞出去,还不能确定这家伙是不是应龙,不过,应该不可能的,卫渊屈指叩击,又传了一道讯息出去,片刻之后,骂骂咧咧的无支祁也出现在了这里。

    无论是走人之道路,还是说神的未来,无支祁永远站在卫渊的身旁。

    当然,如果祂知道了西游记和眼前这博物馆主有关。

    或许,祂会先选择把卫渊扔到水里,用棍子敲他个一百遍。

    不过这个时候,无支祁完全不知道这一点隐情,只是略有些不耐烦地道:“你能快点吗?又有什么事情,我的游戏还开着,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当心挨棍子。”

    卫渊盘腿坐下,道:“那你可就听好了。”

    拂袖,在梦境中具现出了河图洛书所演化出的大劫,无支祁脸上的表情从不屑,变成了沉默,最后双瞳剧烈收缩,游戏的成瘾度大幅度降低,一股远古淮水祸君当有的霸道和汹涌的气息浮现出来。

    卫渊缓缓将这未来大劫的战场画面解释了一遍,而后缓缓道:

    “……而当年,让我得知了这大劫的应龙庚辰与我相约前往西昆仑,当时我好像只是上山下山而已,但是我却失去了在山上的一切记忆,等到我来到山下,见到的人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十年的时间。”

    “而我并没有发生变化。”

    夸父瞳孔收缩,嗓音徐缓道:“上山下山一次,耗费三十年。”

    无支祁也同样陷入沉默当中。

    就连那种汹涌澎湃的淮水水汽都暗沉下来。

    卫渊注视着他们,道:“所以,你们想到了谁?”

    “执掌岁月,时光。”

    无支祁金色瞳孔里浮现出惊愕和丝丝缕缕的凝重。

    夸父的反应同样如此。

    “日月岁月之神。”

    “其瞑乃晦,其视乃明。”

    “烛九阴……”

    夸父沉默许久,道:

    “……我也失去了过往的记忆。”

    仿佛有线将某些东西联系起来了。

    和河图洛书相关的,卫渊和夸父都失去了记忆。

    一时间整个梦境的气氛都变得低沉下来,仿佛有无穷无尽的阴影压了下来,许久后,夸父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祂有冥冥中的预感,这大劫,卫渊遗失的记忆,还有他自己的情况,河图洛书,都是一件事情,可他毕竟性格温和,想了想,还是道:

    “虽然说,烛九阴是能够和岁月相关,执掌日夜的变化……”

    “可也未必是祂。”

    “我们……我们至少应该去尝试推测一下。”

    “比如,从旁侧击地试探一下……虽然我不相信烛九阴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也不能完全否认这个可能性……祂也确实是九幽所供奉的最高神灵,而九幽之国亿万生灵,和人间的关系,从来都不好。”

    “祂的实力也足够强大,能做到这一切。”

    “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也正是涉及岁月的力量。”

    夸父神色沉郁复杂,越说越说不下去。

    无支祁道:“……如果是烛九阴的话,可以试探一下。”

    在面对敌人可能是烛九阴这一情况的时候,哪怕是淮涡水君都不得不慎重起来,道:

    “比如,可以询问他一些问题,然后再从祂的回答里面推测真相。”

    “毕竟,我虽然不喜欢庚辰这个家伙,但是他连续参加过轩辕帝和蚩尤之战,车轮战打赢了我,基本等于是龙族里面最厉害的那种,能够把他打赢,又能执掌岁月的,也只有同为龙族的古代神灵烛龙了……”

    祂和卫渊商议出了如何从旁侧击,套烛九阴话的方法。

    其中的某些手段,让远古的夸父有些怔住,他忍不住道:

    “这……水君,你什么时候,如此聪慧。”

    “我是说,这些方法是从哪里学到的……”

    无支祁沉默许久。

    郑重道:

    “文明与群星。”

    “当然,这些东西也只是给了我些许感悟,剩下的都是我自己想到的。”

    水猴子微微抬了抬下巴。

    夸父不由肃然起敬。

    卫渊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如果是往日他绝对要吐槽一句该直接吊路灯的P社玩家,此刻情绪却有些复杂,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屈指叩及虚空,嗓音平静,安静开口:

    “烛九阴……”

    法力泛起涟漪,徐徐散去,而在卫渊联系了烛九阴之后,无支祁和夸父都略有沉默,而后这位镇守九幽,执掌岁月,又同为龙族巅峰,力量强大地足以击溃应龙庚辰的天神欣然赴约,伴随着来自于九幽最深处的凌冽深寒,梦境便多出一人。

    一身灰袍,双目苍古的烛九阴拂袖落座,拈起茶杯。

    语气平淡道:

    “有何事寻我。”

    无支祁默默看向旁边的卫渊。

    ‘你问啊。’

    夸父默默看向旁边的卫渊。

    ‘你倒是问啊!’

    卫渊默默看着他们两个。

    ‘你们怎么不问?!’

    一阵尴尬无声的沉默,卫渊闭目,整理方才的思路,包括烛九阴的性格弱点,包括如何才能从旁侧击的话术语言,各种各样的角落都已经算计了完全,而后他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成竹在胸,睁开了眼睛。

    在无支祁和夸父期待的眼神中。

    卫渊吐气开声,一拍桌子,道:

    “我在唐朝时候丢失了三十年记忆。”

    “是不是你干的?烛九阴?!”

    装作打游戏的无支祁:“……”

    微笑的夸父:“……”

    坏了!!

    水猴子额头抽搐,这家伙和禹是一个窝里的。

    坏了!!

    夸父有点胃疼,冕下是继承了刑天传承的。

    而卫渊双目沉着,逼视着烛九阴。

    烛九阴抬头,双目苍古。

    先前的祥和宁静,瞬间变得紧绷而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