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4章 积蓄千百年之困顿,一招扫除,心念通达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88
  第0494章 积蓄千百年之困顿,一招扫除,心念通达也

    白衣如雪,黑发垂落,一身明制的衣裳庄重典雅,看上去不过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垂髫少女,可是眉宇之中那种熟悉的感觉,和雍容典雅之感,却让渊无比地熟悉。

    那一句‘又见面了’,则是毫无疑问地肯定了他的推测。

    白衣少女示意渊走过去。

    在她的周围灵气流转,天机在一定的程度上被扭曲了,短暂化作了一处如同阵法似的,和周围的人间不同的模样,划地为阵,瞬息即成,这样的手段,远比人间所谓的真修强不知道多少。

    白发男子感慨低语:“不愧是你……”

    少女模样的西王母微微抬了抬下巴,微笑道:“那是自然。”

    “不过……我却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少女眼底颇有赞赏之意,注视着眼前的男子:

    “和应龙联手,居然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大劫诞生的时间节点,而且还以干脆利落的方式,把对方的反击彻底碾碎,而今大势已成,他们还想要再次地改变历史的转向,就必须亲自出现。”

    “而祂们若是亲身出现,那么我等也可趁机而动。”

    “未曾想到,本来的制衡僵局,居然会因为你一人而变化,不愧曾和诸葛武侯相交莫逆,多少学了点东西。”

    渊自语:“制衡之局……”

    他一瞬间就明白了西王母口中所说的情况——双方都是藏于暗处,互相忌惮,谁先出手谁就输了,他之前改变了历史的节点,扭曲了大劫,对方察觉到了,却忌惮藏于暗处的西王母,不敢亲自动手。

    只能通过嘉靖这个节点来改变历史。

    现在他又一剑将这个可能全部斩去了。

    也相当于废去了对方三十年甚至于更长时间的辛苦布局。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懂。

    就像是把契算了三十年的一次占卜,被禹一脚踩碎了。

    哪怕是契的懒散性格,都会恨不得拎着铁铲把他们两个埋了。

    这一次的历史扭转度相当地大。

    对方如果还想要再把历史重新扭转到有利于他们的角度上。

    就不得不亲身出马了。

    而这也代表着,对方失去了先机,藏于暗处的西王母随时可能锁定祂,也就是说,原本的平衡被打破了,渊若有所思,而西王母噙着一抹微笑,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做得很好,可以问一问,我会尽力解答。”

    渊缓声道:“大劫的根本原因,以及对手是谁?”

    西王母脸上微笑微敛,回答道:

    “此刻可能性太多,天机被扭转蒙蔽,未来也有太多变数。”

    “我所知道的,也有可能只是扭曲的某种未来。”

    “唯独可以确认一点,山海记录当中的诸多凶神将会是人间的最大威胁之一,包括四凶在内皆是敌手,山海诸界玄妙莫测,而人间这一片区域哪怕是在山海中也有重要的价值。”

    “禹分割了这力量,并且强行将中原留在人间界,而山海诸界分散到了不同世界。对此昆仑诸神选择中立,但是也有许多荒神并不满意于山海界的缺失。”

    “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祂们的诞生远早于人类。”

    “人才是后来者。”

    “让整个世界归于完整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远胜过一切。”

    “你明白了吗?”

    白发男子嘴角微微抿了抿。

    “生存和信念之争。”

    “我隐隐记得,我曾经和庚辰,去过昆仑山上,但是之后的记忆却丧失殆尽,回到人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十年,昆仑山上存在有某种让人失去记忆的东西吗?”

    白衣少女脸上浮现讶异之色:

    “……失去记忆,以及,时间的飞速流逝。”

    她的神色缓缓凝重,而后道:“昆仑山绝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力量。”

    “你和应龙,你们当年究竟去了哪里?”

    “又遇到了谁?”

    “……不在昆仑?”

    白发男子凝眉,许久说不出话来,未曾想到,在他苏醒之后,偶尔回忆起那个时候的时候,都会推断为,是昆仑的某种秘境或者阵法的效果导致了他失去记忆,而此刻西王母的回答,却将他的推断,完全推翻。

    西王母笑言道:“……我当时虽然只是潜伏人间,至少也知道剑仙的名号。”

    “玄奘身边的大唐剑仙,也只有玄奘能压得住你的锋芒,也或许是,因为你陪伴了玄奘那十万里,才最终磨砺出了千古的剑术,也唯独觉者的指引,茫茫的大漠,无边的草原,与无数国度的红尘才能淬炼出那一柄剑罢,但是无论如何,剑道的锋芒已经臻至巅峰。”

    “你觉得,昆仑的秘境,在我不在的情况下,能够在巅峰期的你和庚辰联手的情况下发挥作用吗?哪怕你的剑术压下不谈,庚辰,那可是整个昆仑山最强的武神,对于昆仑的了解不在我之下……你们两个,当年绝对是去了其他地方。”

    渊沉默不言,心中思潮涌动。

    西王母道:“可惜没能为你解惑。”

    “不过,虽然说如此,我还是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白衣少女抿唇微笑:“历代的生老病死,累积到你这一世,加上玄奘的加持,哪怕是不能长生,但是在人间里做一个潇洒的陆地真仙是没有问题的,何苦又卷入这大劫当中……”

    “自己杀了嘉靖,反倒是让你被龙气反噬,寿数将近。”

    “道门出世,你这一次却如同张角和诸葛一样入世了,折损寿数福缘。”

    “对于此事,你可曾后悔吗?”

    渊不曾回答,灰袍道人看着眼前不得不离开昆仑,藏于人间的白衣少女,徐徐问道:

    “西王母贵为昆仑之主,执掌瑶池。”

    “本来也是一等一的清贵,人间的恩怨和劫难,本来和你无关,而你现在却因为这一次大劫流落人间,千年不能回到昆仑山,甚至于诸多苦楚,可曾后悔吗?”

    西王母看着这眉眼温润的男子,而后笑起来,摇头道:

    “原来如此。”

    “我不曾后悔,你也不曾后悔。”

    “皆是如此啊。”

    “人间偶相知,一别两飘蓬,罢了罢了……”

    白衣女子笑吟吟看着负手而立,温和洒脱的男子,眼底神光缓缓流转,那种超脱于俗世的雍容从容感觉也逐渐消失不见,重新恢复成一个普通人的少女,显而易见,是要重新隐遁沉睡,游戏人间,只有这样才能避开对方视线。

    而就在西王母的灵性收敛的时候。

    那灰袍男子突然低声笑言道:

    “还有第三个事情,要西王母解惑了。”

    “嗯?”

    他突然踏前一步,右手抬起化掌。

    而后直接不轻不重劈在了白衣少女额头,突轻笑一声:

    “问问问,问了足足几千年。”

    “不烦吗?”

    “啊呀!”

    西王母眼底的神性恰好收敛,所化白衣少女懵懂惊呼一声,双手抬起捂着额头,含着两包眼泪不解怒视着眼前的道人,而那道人看着自己是手掌,怔怔失神,却只放声大笑,洒脱不已,拂袖而去:

    “去休!去休!”

    “人间一相知,不过两飘蓬。”

    “哈哈哈,畅快也,畅快也,心念通达!”

    几个少女见到好友突然落在后面,都疑惑不解,而后又看到了少女捂着微微红了的额头,含着两大包眼泪怒视着那边的白发道人,以为好友受了欺负,都哗啦一下围了过来了,可不知怎么的,才一眨眼,那边道人早已经飘摇而去,走得远了。

    白发灰袍,徐徐而去,众人抬头看去,只余下了那说不出洒脱的放声大笑,高声唱道:

    “道士也!”

    “休再往山海界中种桃花。”

    “休再将医术换酒诸葛家。”

    “休再看大唐凌烟阁上画。”

    “休羡他昆仑瑶池长生花。”

    远远的,看到了那白发道人走入天目山中,天边云霞正晚,烧得一片通红,那道人一身简单灰袍,前面是深山,背后是红尘,萧瑟孤寂,却是洒脱地让人心醉,踏入山中,大袖飘摇,转入山间不见,唯独最后几句豁达大笑徐徐落下。

    “自有个红尘凡俗野生涯。”

    “遥闻得昆仑山下刀兵发。”

    “便持剑乘龙入云霞。”

    背后少年少女看得怔怔痴住了。

    也不知是过去了多久,有人轻声问道:“这是谁啊?”

    那白衣少女不解,最后他们咕哝着道:

    “可能,只是一个白了头发的野道士?”

    过了一会儿儿,少年少女们就不再在意了,夕阳西下,酒馆里还在传唱着戚家军的威名,收了班子的婺剧入了镇子沽酒,一行孤雁入云,柴米油盐酱醋茶,红尘俗世,炊烟袅袅,笑声叫声读书声叫卖声,说书先生案板一拍,桌下众人,先说那戚家军南征北讨,又说那新传出的西游齐天。

    最后说起来那前帝时候,仙人乘龙入京城,堂下众人听得入神。

    一切皆如往常,并无丝毫的不同。

    天目山中,道人阖上双目,含笑而逝。

    本就是寻常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