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1章 上路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65
  第0491章 上路吧

    灰袍青年踏出吴家。

    树梢被风吹拂,发出沙沙声音,他负手而立,平静道:“出来罢。”声音缓缓落下,自天目山崩裂后,就始终一直纠缠在他身边的那一条妖孽浮现出来,那是一条巨大的青蛇,天目山位于江南临安府北侧。

    距离佛门圣地金山寺也不是很远。

    因为东西双峰皆有一池,如同双眸仰望苍穹,故名天目。

    这一条蛇转瞬化作了一条青色长蛇,巨鳞化作青衫,黑发盘起,眼角眉梢挑起,脸庞略有消瘦,气质英武,一双竖瞳在夜色中散发出幽幽的光,看着眼前这青年。

    “……你唤我出来做什么?”

    “我去京城,差一个坐骑。”

    青蛇所化女子眼眸冰冷注视着他,双手环抱,冷笑道:“你是怕自己这一次去京城以后死在那里,没有人能限制住我,所以临死前也要拉着我一起走?哟哟哟,还真是得道真修啊,大恩大德。”

    “小女子还真是要感谢渊先生你的生死相随。”

    灰袍青年双目温润注视着她,轻声道:

    “这一次,或许对你也有好处。”

    “之后,我可放你离开神州,不对你动手。”

    青蛇竖瞳敛起。

    这一路行来,自嘉靖十八年到现在足足过去了十多年,青蛇每日非得纠缠着这灰袍青年,一开始是为了吃他血肉,吮吸他魂魄,可是这青年手段厉害,她每每都不能得手。

    最后丧气之下,与其说是执着于杀他,不如说是因为这人世间除了这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家伙外,她居然也没了相识,无所事事下,只好纠缠不休。

    这青年虽然一身本事没来由得厉害,却也一直没有下狠手。

    青蛇的胆气越发地大,到了后面,已经是常常除去蹭吃蹭喝,非得给这青年点上一桌子菜也是常有的事情,某种程度上,青年兜里多少钱,青蛇知道得更清楚。

    而且一天一天,不出来暗算一下这年轻人,便觉得日子少了什么趣味,相当无聊。

    她性情自我,这世上是赵家的天下还是朱家的王朝其实都不在意。至于眼前这青年是什么身份,修为多高来历多难测,他要做什么自然也是这样,当年愿意帮助白蛇水漫金山,今日在做一次也不算什么,默默收回目光,道:

    “你说的便是。”

    “不过,我可没有姐姐那样的修为,没有办法腾龙。”

    “你若是不嫌弃的话,我也不在乎了……”

    青年失笑一声:“原来是担心这个?”

    “我可以短暂帮你。”

    他并指虚点青蛇眉心,一道法力流转。

    “我以前曾经见到过龙……”

    “所以,给你指出一条路,也不算是难。”

    ……

    有人打着哈欠出门,远远瞅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当即呆滞住。

    儒雅的先生,似乎有几分英气还有几分蛮横味道的少女。

    先生伸手点在那少女眉心。

    伴随着清亮的龙吟,青衣少女转而化作了一条巨大的青色蟒蛇,盘旋在青年身前,灰袍男子黑发玉簪,气质温润,伸出手按在蟒蛇眉心,眼底恍惚浮现的,是曾经见到过的应龙。

    也是曾经在老师陪伴下看到的,那一条龙脉之形。

    于是青蛇便短暂化作了青龙,指掌间升腾云气。

    青年轻轻踏在龙首。

    只留下原地做倒,嘴唇颤抖,说不出话的旁观者。

    龙吟升腾之中,青龙盘旋而起,在初始的兴奋后,便朝着北方的京城所在位置飞腾而去,江南沿途多少亭台楼阁,画舫烟阁女子抚琴才子作对,斟酒自饮,都是风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哪个阁楼里面的才子在倦了往外看的时候,看到外面云气涌动。

    再一看,隐隐然有鳞甲在云气里穿梭,一时间呆滞住。

    此刻花魁正在含笑说些什么,却见那才子突地跳起惊叫起来。

    “龙!”

    “有龙!”

    这一声惊呼传出,花魁只觉得这客人扰事,可远远地听到了相似的声音,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男女老少一齐拥到了窗台楼下,伸长脖子远远看去,见到青龙腾空,龙首之上一名灰袍青年安静盘坐,黑发玉簪。

    整个江南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只剩下一个个人看着仙人乘龙而去。

    “世间,真有神仙之事……”

    ……

    京城。

    嘉靖帝再度地招了一百余名体质特殊的淑女入宫。

    这位不穿龙袍,只是如同得道真修一般的皇帝,仍旧是听从那些道人的说法,虔诚无比得修仙求长生,终其起因,其实应该是其中背负雌雄龙虎剑的那位道人所说的——

    “寻常修道者,行走于名山大川之间,就能修成地仙。”

    “陛下占有四海,辽阔无边,若是用来修行,执掌神州之地利,五湖四海,名山大川之力汇聚于一身,当可以修成古今无双的仙人。”

    嘉靖帝大喜,赐给紫衣玉带及金、玉、银、象牙印章各一枚。

    此刻邵元节冷眼看着这帝王一声道袍,准备着日常的打醮典仪,双手笼在了紫衣袖袍里,旁边还有几名道人在忙碌着,皇帝回头看他,笑言道:“卿看准备得如何?”

    邵元节拂尘一扫,微笑道:“自然上善。”

    旁边身着道袍的一人,名为陶仲文,噙着微笑看着那壮观的斋宫,叹息道:“如此,事情可成了?”

    邵元节淡淡道:“自然是成了,年费动辄二三百万两,纵然之前数代积累厚实,也耐不住这样的放纵,自古以来,多少富豪皆是以此败光了家财,王朝同样如此,当年文景之治,汉武挥戈不也轻易耗尽?”

    “只是汉武至少是将匈奴打退,而我们这位陛下,却是都用在了修道之上,好宝玉,好美人,好法器符箓,更好青词,就这么耗尽了国库国力,倒也是可笑至极。”

    陶仲文无言一笑,悠然道:

    “以一国为陪葬,也是值得了。”

    “不过,一百多年前出现的漏洞,总是无声无息地解决了。”

    “若非是忌惮不知道去了何处的西王母,何必要如此小心翼翼地?”

    提起那个名字,陶仲文眼底有阴郁恐惧,对方落入了陷阱之中,居然还能够做到脱身而去,之后更是彻底的销声匿迹,但正是这销声匿迹,反倒是以一己之力,将自己这边都拖住了。

    是的,可能在那跨越千年的布局之下,西王母已经重伤,甚至于陨落转世,但是只要没有得到确切的证据。

    潜藏起来消失无声的西王母,就代表着最大的威慑。

    这也是当初的西王母为何会没有选择回昆仑,而是选择落入人间的理由,是险棋,但是毫无疑问,这一步棋,将西王母这三个字代表的分量发挥到了最高,几乎于淋漓尽致。

    不过,这也代表着,昆仑之主西王母无法轻易出现。

    他们不能大动干戈,但是小规模地改变历史,让历史走向大劫。

    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再怎么样,此事其实和他们关系不大了,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昆仑之主那样的对手也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两名青紫贵人对视一眼,噙着微笑,拂尘一扫,各自踱步走向前。

    伴随着盛大的典仪仪轨,耗费银钱数百万两的斋宫里面,香气腾起,上好的紫檀木做的香,每一处的布置也都有讲究,各色美玉,法器,符箓,都是价值贵重之物,依次罗列。

    “哪怕是神仙的住所也不过是如此了吧。”

    被征召来的女子低语。

    眼底满是艳羡和不敢置信。

    那位仍显得几分清俊的皇帝走出来,在一番仪轨之后,皇帝净手。

    在祷告大明昌盛,百姓安居乐业之后,皇帝取出了一枚玉玺。

    下面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

    旁边的符纸上写得文字,是要敕令加封大明皇帝为‘太上大罗天仙总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众多道人下拜,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双手按着那玉玺,就要往这加封圣旨上按下去。

    无形之中,蘸取了国运气运为墨。

    可就在此时,传国玉玺突然剧烈反抗起来。

    皇帝站在案几前,双手握着印玺,浑身发力,面容隐隐狰狞。

    印玺完全按不下去。

    气氛莫名沉默。

    “回来吧。”

    突而,一声平静的声音响起。

    那玉玺突然大放光芒,而后直接晃倒了皇帝,化作一道流光,飞到天空,而此刻云气陡然厚重,伴随着雷鸣之音,众人猛地抬头,而后神色凝固,顺着玉玺飞走的轨迹,有青龙游动于天地之间,灰袍男子盘坐在龙首之上。

    传国玉玺落在他手中,缓缓旋转。

    哪怕是听惯了神仙传说的宫中人,也都惊愕不能言,正以为这是仙人听闻皇帝之命而来,却见到两名青紫贵人目眦欲裂,连连后退,龙吟之声大震,青龙吞吐雷霆。

    灰袍青年神色安静。

    他看着这奢华至极的斋宫,脑海中浮现出的并不是大劫,而是这些年所见的战乱破败,各处的底层百姓民生疲弊,越发衬托这斋宫的处处讲究,而民间孩童的歌谣,和高雅的仙乐更是对比得扎心。

    或许并非是因为大劫,自己才站在这里的,只要活着且看到这些,如何能够熟视无睹。

    灰袍青年心中低语,怀揣着推背图,瞬间锁定了那两名青紫贵人。

    不知如何动作,那位邵元节道长背后的雌雄龙虎剑突而飞起。

    剑光纵横,将两名身穿青紫道袍的道人直接钉穿在地。

    青龙龙首上青年掌中玉玺微握,而后轻轻一送:

    “当年始皇帝陛下曾经和你约定,由泰山府君你看顾玉玺。”

    “人间无帝王,玉玺也归于你处吧。”

    他随手一送,那玉玺飞向东方泰山之处。

    众人眼睁睁看着天地之间一道流光飞遁。

    雌雄龙虎剑忽而飞起,落入了这青年手掌当中,并指拈着一道法令,这法令也是自邵元节掌中来,渊眼眸敛了敛,此刻他感觉到自身的某种力量在飞速消耗着,体内至少积蓄两百余年的道行迅速地消失。

    以道门身份,踏入人间帝王事。

    皆不得善终。

    但是啊,老师……

    我们这一脉,不都这样吗?

    渊神色柔和下来,屈指叩击那一道天师令,嗓音平静道:“天师令,本为正一盟威之道所有,却入外人手中,几毁神州两百年积累,今日天师令还于正一,雌雄龙虎剑,为免再度旁落。”

    “某扣留五百年,以做惩处。”

    “五百年后,遣当代天师来取。”

    “且去!”

    雌雄龙虎剑被罩入袖袍。

    拂袖,天师令震颤鸣啸,瞬间消失不见。

    龙虎山祖师堂处,一道流光从天而坠,直入山石深处。

    继而平静声音徐徐落下。

    天师府当代张家天师奔出,见到门外天师令安静落于地上,怔怔不能言,许久后缓缓躬身,肃穆道:“……领受法旨。”

    嘉靖帝面色铁青,步步后退,他能够做到让天下的资源为自己修道,当然不是蠢货,看出来者不善,一边让周围禁卫上前,一边望向龙首仙人,怒道:“朕乃天子,乃大明天子,奉天承运,你要欺君犯上,不怕天神惩罚吗?!”

    龙首之上的青年眼眸微敛:

    “人间几千年,昆仑天神还不曾杀死过我。”

    袖袍翻卷,龙吟阵阵,整个皇宫的禁卫军,已经溃败如尘。

    皇宫之中早已经一片死寂,整个京城都看到了腾龙而下的仙人,靠得近些的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那声音,皇帝步步后退,神色隐隐愤怒不甘:“朕乃皇帝,乃天帝,整个天上天下都是朕的,都该助我修道成仙,祷告大醮年年不绝,天地当助我!”

    “朕乃太上大罗天仙总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退下,朕令你退下!”

    灰袍男子突然有些不知说些什么的无力和失落。

    一人之欲望影响天下,让整个人间快两百年积累耗尽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那么,太上大罗天仙总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

    青年平静注视着皇帝,嗓音安静落下。

    “你自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