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9章 人间飘蓬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96
  第0489章 人间飘蓬客

    名为吴汝忠的青年在老爹直接喊出自己大名时候威风凛凛的气势下不得不屈服了,实在是他自己心里也有些难以言喻的愧疚感,自小也算是有些才华,但是一连几次都没能考中。

    说心里没有些许的郁郁之气,那也是骗人的。

    老商人气呼呼地离去之后,就只剩下了吴汝忠一个人尴尬地在那里喝闷茶,扫视了一下周围,旁人也都没有怎么看他,只是靠窗的位置上,有一名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望着自己。

    吴汝忠默默收回视线。

    可听得几声脚步声音,那青年居然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这位……兄台。”

    青年嗓音温和,道:“在下能坐在这儿吗?”

    “额,请便。”

    吴汝忠见避不过去,也便落落大方,当年在龙溪学院的时候,他也算是一方才子,诗书闻名,当然,被认为不务正业的能力似乎要稍微更强大那么一点点。

    他抬头打量着前面的青年。

    见到他一身灰衣,面容白皙,以一枚碧玉簪子束发,嘴角含笑,一身气质儒雅,明明是能够让人亲近的模样,也不知为何,自小胆量粗大的吴汝忠却觉得心里隐隐有点发毛。

    青年落座之后,突然道:

    “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吴汝忠迟疑,摇了摇头,道:“可在下没有什么印象啊。”

    “是吗……”

    灰袍青年自语,眼前闪过一道道模糊的画面,却也是看不真切。

    只是觉得,自己和这青年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沉默了下,便也揭开此事,只是和眼前这青年闲聊,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颇为投缘,灰袍青年突然问道:“刚刚似乎听到说,吴兄颇为喜欢神仙志怪的故事,还打算写,不知道要写点什么故事?”

    吴汝忠眉宇飞扬,提起这些故事便兴致勃勃,道:

    “是啊,我正要写这个故事。”

    他将自己准备的素材都讲述一遍,心满意足。

    只记得自己名字有个渊字的青年问道:“这是个什么故事?”

    吴汝忠道:“是个讲我道门神仙的故事。”

    他也有些隐晦不明的小心思,当今皇帝极喜欢道门和方术,据说是尝尝炼丹服药的,这个吴汝忠不知道,也不清楚,但是年纪轻轻的他不在乎这个,自古的皇帝哪个不想要长生不老?

    但是那些个靠着青词上位的可是不少。

    也因此,嘉靖年间,这道门可是日益兴旺。

    他也是写了些的,给眼前这位渊先生看了看,其中亦有一言‘混元体正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炉中久炼非铅汞,物外长生是本仙。变化无穷还变化,三皈五戒总休言。’

    渊先生沉默许久,眼前浮现出的是漫漫黄沙,最后叹息一声,微笑道:“这样的词句,做青词。”

    “可惜了。”

    吴汝忠不以为意:“道门神仙自然是值得的。”

    灰袍青年含笑低语,今日分别之后,叹息离去。

    只是吴汝忠的幻梦很快地就被打破了。

    就在第二年,吴汝忠恩师葛木曾经的同僚,为了治理江淮水患得罪权势而被权贵被降职,之后又因为平叛夷族作乱,战辽东乱事的名臣杨最上书朝堂。

    起因是嘉靖皇帝想要炼丹,而且打算花费两年时间不顾政事。

    言‘朕少假一二年,亲政如初。’

    我就炼丹炼一两年,然后就回来处理政事。

    这事情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荒唐。

    曾随武宗南征,平叛夷族辽东,治理江淮水患的老臣杨最上书,想要制止这件事情,遭遇廷杖,那时候已经六十几岁的老臣,哪怕曾经的武将也熬不住,曾经打得外族叛乱溃不成军的名臣,被帝王活生生打死。

    而后嘉靖帝仍旧去炼丹药,修仙人。

    并且直接自号为神仙,给自己加封为‘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玄真君’。

    吴汝忠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如遭雷噬,呢喃自语‘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玄真君’的神仙尊号,心中对于所谓道门神仙的尊重,不知为何,突然地就那么出现了一道道裂隙。

    这一时节,他又遇到了那灰衣的青年。

    后者似在沉思,见到他的那一日,青年微笑询问道:

    “记起来我了吗?”

    此刻吴汝忠的父亲已经去世,他在这应天府颇为落魄,勉强回答道:

    “当然,你不是渊先生么?”

    渊先生沉默了下,笑着转移了话题:

    “你那个故事,已经写好了吗?”

    吴汝忠勉强自嘲笑道:“懒未暇也,转懒转忘,一笔没动。”

    灰袍青年问道:“还打算写神仙吗?”

    吴汝忠沉默了下,如此回答道:“……会写神佛。”

    “神佛。”

    渊先生自语了两句,没有说话,他看着这烟雨朦胧的应天府,就在今年,在朝堂上发生了一件极端荒唐的事情,嘉靖皇帝因为要炼丹药,常常要十三四岁的女子入宫。

    嘉靖十九年五月,选淑女百人入宫。

    除去了某种不可道的缘由,还要那些处子之身去给他每日晨起去取朝露,为了所谓纯净,更是控制这些女子的饮食,只能吃桑叶、喝点露水。

    最终居然有宫女想要将嘉靖帝勒死,最终没有成功。

    而在这之后,那皇帝越发得沉沦于所谓的道门大醮和法会当中。

    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朝堂。

    渊失去了太多太多的记忆,但是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

    这个时代不应该回归于这个轨迹,在他那些微的记忆里面,有一本奇怪的书,书里面记录着未来的事情,他隐约记得,自己已经做出很多努力,改变了某些事情,这个国度有了强盛的开始,但是为何过去了两百余年,会重新走到这个轨迹?

    就仿佛还有另外一只手,在拨动着神州的命运走向。

    让皇帝沉沦于修道。

    否则的话,区区十几名宫女,怎么可能在重重高手的保护下,差一点把皇帝勒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事情本身就是一种刻意营造出的情况,为了引导皇帝越发崇信道门修士。

    就仿佛很努力地引导了某个良好的变化。

    而本来已经好转的人间,却又被另一股力量引导回了每况愈下的情况,不知道为何,渊觉得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信号,心脏越发地疼起来,让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但是,但是那本书后面还写了什么,渊自己却不记得了。

    他和吴汝忠再度地分离开,以双脚在人间的大地,漫无目的地行走,希望能够让自己记起来什么,只是看着人间的变化,他越发觉得困惑,因为现在的一切,似乎在预示着,神州在朝着本应该已经改变的那个未来笔直地前进着。

    皇帝沉迷于修道,长时间地不出现,只在背地里把持朝政。

    很难说这个皇帝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或者说实在是太聪明。

    他并不打算履行作为皇帝的所谓职责。

    而是以整个天下和神州,作为自己的私有物,压榨着整个人间,满足自己的修道,而修道的目的,又是为了长生,能够多当几年皇帝,为了营造道门大醮所需要的斋宫秘殿,每年要二三十个地方一起开始建工。

    消耗的银两足足两三百万两。

    而彼时的神州大明岁入只有两百万两。

    若有经费不敷,就让臣民献助;献助不已,就重新开新的税种,劳民伤财,是直接以一国供养一人,当整个国家全部为了一个人而运转的时候,在渊的目光中,本来应该振兴边防的银两变成了焚烧在打醮上的名贵青纸,改善民生的钱粮,化作了帝王后宫的丹药宝玉和法器。

    整个神州被拖住了似的。

    而在嘉靖二十九年时候,庚戌之变,俺答一族长驱入内地,入古北口,杀掠怀柔,顺义吏民无数,几乎是在京师不远处城外自由焚掠,凡骚扰八天,逼迫着得到了嘉靖帝通贡的允诺。

    而此刻,只有八月嘉靖帝曾朝见众臣子。

    便又一次地回到了自己的修行当中,所谓炼丹飞仙。

    并且于四年后。

    再度找了三百纯阴之体淑女入宫。

    这一年里,吴汝忠终于是得到了一个岁贡生的位置。

    并且于次年,去了新野县做个知县。

    ……

    在浙江义乌,背着长刀的青年挠了挠头。

    周围竟然是明代正规军,只是尽数躺倒了一地,一个个狼狈不堪,咬牙切齿,旁观者更是目瞪口呆,似乎还没能从刚刚那边的一刀里面回过神来,眼底残留着森寒刀芒。

    谁都没能想到,就那走江湖的武师传下来的弟子里。

    居然有这么个凶悍霸道的人物。

    就连他老师都懵住了。

    唯独一名英姿勃发的将领双目放光般的盯着这个年轻人。

    “哈哈哈,好好好!”

    “谁说义乌出不了好兵好将,我戚继光便不信,这不是来了。”

    “你可愿随我去将倭寇杀个片甲不留?”

    皇宫当中。

    儒雅清俊的皇帝大笑着,旁边几名清贵的道门贵人们躬身道:“陛下此乃是吕祖所传三元大丹,可飞仙成圣,服用此丹,神通成矣。”皇帝大笑着摆手,道:“也不过是上天赐福罢了。”

    服用丹药,而其中一名穿龙虎山天师规格道袍的青年,背负雌雄龙虎剑,突上前一步,微笑道:“陛下,臣尚有一物给陛下。”

    “哦,邵卿有何事?”

    难以想象,道门正一府天师的道袍和雌雄龙虎剑居然会在他姓手中,而邵元节微笑着取出一物,道:“此是臣外出时候所得,乃始皇帝所铸神性,是为传国玉玺,陛下得此物,当可以封敕万物,以陛下为天帝。”

    嘉靖帝大喜。

    当即去了一座新修的斋宫。

    给臣子下发道教冠服,让百官参与斋醮,还派遣御史纠察不虔之人。

    而后步步上前,以始皇帝所铸的传国玉玺,曾经为始皇帝所持拿的玉玺被其握在手中,微微震颤,却被皇室气运压制住,不得不在那一卷圣旨上压下去。

    “敕令!”

    “朕父当为,三天金阕无上玉堂都仙法主玄元道德哲慧圣尊开真仁化大帝,朕之母后当为三天金阕无上玉堂总仙法主玄元道德哲慧圣母天后掌仙妙化元君。”

    “而朕……”

    “为九天弘教普济生灵掌阴阳功过大道思仁紫极仙翁。”

    “一阳真人元虚玄应开化伏魔忠孝帝君。”

    众多道人行礼。

    而百官在当年杨最夫子被重仗打死之后,也都没有半点反抗之心。

    都一一躬身行礼。

    “见过九天普济忠孝帝君。”

    而这一日,这位所谓的开化伏魔忠孝帝君,率领群臣百官,在用百姓口粮,和兵士粮饷兵器交换来的斋宫里面打醮做法,以帝君的名义下令,一声道士打扮的皇帝如同千余年前始皇帝一般,平淡道:

    “以朕之名,号令诸神,令抗倭御虏,当天下太平。”

    “钦此。”

    而后将白玉抛出。

    在焚起的香气之中,有清脆声音念诵青词的声音,令人飘飘欲仙,淳淳欲醉,似乎仙人神灵真的出现。

    这个时候,某个地方,天宫院的道人看到一名灰袍男子进来。

    而后看到了灰袍男子手里的铲子,愣住。

    “你等等,你是……”

    灰袍青年道歉一声,一拂袖袍。

    这道人直接昏厥过去,灰袍青年道歉一声,把他放在安全的地方。

    渊看着这天宫院,他记忆在这不算是太长的记忆里稍微恢复了些,隐约记起来当年李淳风袁天罡说,得要来找推背图原本,于是撸起袖子,抬起铲子,铲子对准了左边的袁天罡墓,想了想,似乎当年已经给了袁天罡一拳头,再来一下不大好,看准了李淳风的墓葬。

    道歉一声。

    然后毫不客气,一铲子直接下去。

    不管以后怎么样。

    先挖出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