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8章 缘法流转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65
  第0488章 缘法流转

    道衍看着眼前的少女,沉默之后,觉得似乎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天女往旁边侧了一步。

    道衍在道谢之后,走入了博物馆内,虽然说已经知道是梦境里的事情,可是他看到卫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到那个梦,心里的感觉稍微有点古怪。

    “是你……道衍大师。”

    卫渊有些惊讶于道衍的突然来访,而后注意到了黑衣僧人手中所握着的那一卷古书,微微皱了皱眉,道衍缓声道:“……贫僧有一物,还要请卫馆主一观。”

    卫渊想到他第一次来博物馆时候,也是要让他看一看。

    毫无疑问,过去的自己做的事情——扭转道衍的命格。

    确确实实是让道衍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面深深记住了他,不曾忘记。

    至于是仇恨。

    还是说那股从小养成的强迫症。

    导致明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格,结果最后死活对不上的憋屈感,让道衍死活咽不下这一口气。

    总之道衍是和卫渊杠上了。

    这样的执着让卫渊都要忍不住咬牙叹息一声。

    过去的我……

    你究竟是做了些什么啊!

    眼看着道衍神色执着,卫渊也只好向珏和圆觉他们解释了一声,而后回到了平常打坐炼气的静室里,道衍四处打量了下,安静坐下来,然后面不改色挪移椅子。

    直到椅子的四个腿恰恰好落入方形瓷砖里面。

    没有压到任何一边的线。

    椅子的每一个落点距离这一块方形瓷砖的边缘相等。

    也没有压住瓷砖上面的装饰图案。

    这才眉头舒展开来,神色舒爽。

    单手竖立胸前,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

    “卫馆主,请看此物。”

    他翻手取出了那一卷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古书,然后小心翼翼地递给卫渊,毫无疑问,那是一卷手稿,甚至于可以说只是草稿,书页的边缘角落也早已经泛黄。

    卫渊神色缓缓郑重下来:“这是……”

    他的手掌轻轻按在了这一卷古书上。

    眼前有无数的画面流转不定。

    亲眼看到卫渊再度和古书之上的书卷勾勒,而和眼前之人的前世有过深仇大恨,至少是自己认为是深仇大恨的少年僧人却没有如何动作,更不曾趁这机会出手,最终只是双手合十。

    至于理由……

    木门缓缓打开。

    系着高马尾的少女在外面轻轻哼着歌。

    流风盈满了整个博物馆。

    兵魂盘坐在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块拳头大的磨刀石,一点一点磨着刀刃,一边磨刀一边瞥着道衍,笑容憨厚,磨刀的声音几乎是刮着耳朵过去的。

    道门的两个小家伙姑且不说,那抱着零食啃着的少女,眉宇之中有凛然烈焰的气息。

    高大健硕的圆觉拖地,但是那拖把分明是特殊金属打造的……

    一道道视线似有若无落在了少年僧人身上。

    他们好像什么都说了。

    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圆觉把沉重的拖把放在一侧,爽朗笑道:

    “道衍小师傅,要吃点什么吗?”

    道衍面无表情,收回视线。

    ……

    嘉靖十八年己亥六月。

    是月,浙江天目山崩一角,出蛇数千。

    ——《万历野获编》·明。

    就在今年的二月,嘉靖皇帝在外出的时候,连续三次遭遇了火灾,最后一次险些连他自己都被卷入其中,龙颜大怒,倒是让不少的官员吃尽了苦头。

    不曾有人知道,天目山下崩裂了一角,曾经踏出一人。

    浙江义乌。

    这里也属于是江南道的区域,多水,有一座天然的水塘,呈圆月之形,那里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岛,这儿的本地人都把这地方叫做是犀牛望月,却有一个石窟,里面一名男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伸出手捧了一把水擦拭了脸,吐出一口浊气。

    水流倒映出的是一张看上去至多只有三十余岁的脸,黑发用碧色的发簪竖起,一身灰衣,气质苍古,明明看上去只是二十余岁,鬓角却已经斑白,似是水里略有凉意,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面庞之上浮现死寂之意。

    许久后方才勉强起身,望着远处,双眼茫然,呢喃道:

    “嘉靖之年……”

    “为何,我竟还不曾死?”

    自天目山下崩裂之后,他始终在这一片土地上徘徊,不知为何,他竟然什么都不再记得,可即便是什么都不再记得了,但是他缺又莫名其妙,懂得很多的东西,野外的一些野兽,飞鸟毒蛇都不能侵身。

    更是做得一手好厨艺,懂得很多的医术。

    但是自己为何会在天目山下,他确实是始终想不起来。

    他只是记得,自己在洪武年间,或者说最多靠后些的时候就该死去了,但是本该死的人没有死,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当死之人不死,没有比这更为违逆命运的事情了。

    几乎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些许过往的灰衣男子只是漫无目的地徘徊着,而这一日来到义务的时候,远远听得到了些许打闹的声音,是一些当地的孩子们在争论着谁家的戏曲儿唱得最好,这边儿的婺剧可是旁的地方没得听的,没有书读的孩子们大多喜欢这些故事。

    一边玩笑着一边打闹嬉戏,农家子弟出身,难得有闲暇。

    正自玩耍着,抬头却见到了前头居然还有一人,身穿灰衣,神色算是平和,但是看上去却有些无精打采,似乎是要死了似的,都给吓了一跳。

    其中一名瘦弱少年,面目憨厚,被吓得往后跌倒,是这灰袍男子伸出手拉了一下,才不至摔倒在地,男子语气温和询问:“没事吧?”

    “没,没事……”

    那瘦弱少年连忙摇头。

    众少年见到这个灰袍青年脸上一个说不出的病弱之色,仿佛病入膏肓,或者说,这是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人都有人相信的,连忙招呼自己的同伴避开来。

    可是那最瘦弱的少年心里良善,迟疑了下,还是跑过来,把自己怀里的饼递过去一张,然后转过头,担惊受怕似地跑开,灰袍男子微笑道谢,而后坐在那里,默默吃着这不是很好吃的食物。

    几个少年回去以后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撞了鬼,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那个最年幼的少年倒是心里放心不下,又跑来几次。

    一来二去慢慢地知道了,这青年并不是什么鬼怪,只是一个游方医生,可是后来大家都说,他自己的心脏似乎都有毛病,天天咳嗽个不停,那医术肯定是不怎么样的。

    但背地里说是这么说,可是这乡下地方没什么医生。

    真有什么问题,也只好来找这个看上去不那么靠谱的渊大夫。

    那瘦弱少年也常常往这边跑,不为别的,单纯只是因为这儿能吃得到好吃的东西,曾有一日,这青年笑着问他:“对于未来可是有什么想法,可愿意跟着我学一些医术?”

    青年玩笑道:

    “我虽然不是什么名医,但是教学生应该还是可以的。”

    那个时候,少年的父亲也在,当即大喜。

    这地方,医术那可是能传家的本事,哪怕不靠着这行当吃饭。

    那至少也是能够多出个选择。

    再说了,谁家还没有个头疼受伤的时候?这地方,可是家家户户都敬重那些懂得些医术的人的,当即就打算要让少年拜师,可是少年嘀咕了下,却摇头道:“……可是,我想要去打倭寇。”

    那少年父亲怔住。

    而后大怒,或者说是又怒又气地道:“你你你……”

    “你是想要气死我啊。”

    “还去打倭寇!”

    少年嘀咕道:“……难道倭寇不该打吗?”

    “前两年还有倭寇跑到外面来的。”

    中年男人先是怒道:“当然该打!”

    “可你这样没有什么本事,只懂得种地的,打什么打,拿命打吗?”

    少年挠了挠头,突然福至心灵般看向灰袍男子,期许道:

    “要不然,先生能够教我刀法吗?”

    灰袍青年讶然,而后笑起来,他注意到了那中年男子眼底的期盼渴求,于是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能,不是很会刀法。”

    那少年遗憾不已,最后被父亲拉着耳朵拖走了。

    自大明以来,从来没有谁训练出浙江兵,也没人练出来义乌兵。

    不过,村子里还是请来了武师,教导这些年轻的孩子们刀法。

    不过那个瘦弱孩子还是常常来这里蹭饭,以及蹭药酒。

    伴随着练刀习武,他看上去逐渐健硕起来。

    只是看上去仍旧憨厚。

    有一日来的时候,却见到那灰袍先生似是要走,憨厚少年大惊失色。

    灰袍男子摇头道:“不必挽留了,人生无不散之筵席。”

    “我似乎,要去找一些人,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是要去找谁。”

    “……不过,你往后,真的想要去打倭寇么?”

    少年挠了挠头,点头道:“虽然说,我往后要么去矿上,要么下田,不过我还是想要去打那帮家伙,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是说……如果有的将军愿意带着我们去和倭寇打的话,我一定拼死卖力的。”

    “是吗……那么,我给你一个礼物。”

    灰袍青年似乎赞许地点了点头,随手握起一旁的砍柴刀,而后挥斩了一下,刀光凌冽暴起,而后瞬息流转,满屋胜寒,区区一柄寻常的柴刀似的兵器,此刻却像是天下无双的神兵利器。

    少年只觉得自己魂魄都要被冻结凝固。

    许久后,他颤抖着道:“您不是,不会刀法吗?”

    灰袍青年手指轻轻拂过刀锋,微笑起来,道:“我想起来了。”

    “我以前,很久很久以前。”

    “似乎看过一个大胡子用刀。”

    “不过他用的是长柄大刀,和这个不一样,但是大抵差不多,所以刀法的话,我应该是会一点点的。”

    少年结结巴巴道:

    “长柄刀?是关公像那样的吗?”

    灰袍青年沉默许久,道:“对啊。”

    “就是他。”

    ……

    灰袍青年在演示了一刀,又给村民留下两本医书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走过很多地方,顺着长江的流域往前,渴了就喝泉水喝水,饿了就摘取野果,或许,正因为没有了记忆,所以才并不执着于目的,也或许并不执着,才有这样的从容。

    而他抵达了应天府。

    在茶楼的时候。

    看到了一名头发半白的商人和对面的青年说话。

    “汝忠啊,你不考了吗?”

    青年郁郁沉沉,叹息道:“爹,我自小奋发读书,可是一连落榜三次,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再考了,再说了,人世万般道,谁说非得要考科举?”

    “儿子实在是已经尽力了。”

    老商人语气慢条斯理道:“我给你取字汝忠,是希望你能称为朝堂忠臣,而不是做这么个闲人,你小时候把枕头挖空了藏《酉阳杂俎》,把墙壁转头拿出来塞《玄怪录》,我都忍了,毕竟还小,我也告诉我自己,就这一个能读书的儿子,得忍。”

    “在龙溪书院读书时候,你不读圣贤诗书,每日去听说书。”

    “说什么世间杂谈充斥心中,我也忍了。”

    “现在你从小到大不用心,居然有脸面说你尽力了?”

    “汝忠,我就问你考不考?”

    青年绷着脸:“不考。”

    “考不考?”

    “不考!”

    “吴汝忠……你是要忤逆为父吗?”

    “爹,我也做生意去不好吗?”

    一番争执不下之后,那青年油泼不进。

    老商人突然重重一拍桌子,没了心思扯皮,直接怒道:

    “吴承恩!”

    这一喊声如雷震也似的,茶楼的房顶都震了几下。

    被直接喊了全名的青年缩了缩脖子,气焰一下萎靡了下去。

    “考……”

    “考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