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7章 真灵古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99
  第0487章 真灵古卷

    在卫渊真灵分割出的清醒梦境当中。

    夸父沉默无言,看着前方,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是回神代了吗?

    刑天在大口喝酒。

    烛九阴默默看着什么东西,那边被拉来的水猴子很不耐烦地打游戏。

    甚至于还有遮蔽天机,眉目凌厉的英武女子。

    刑天招了招手。

    “哟,来了啊。”

    那种熟稔的语气,让夸父沉默许久,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卫渊之前说的话。年轻人温和低语——‘……我的梦里和普通人,可能会有一点不同。’

    原来如此。

    夸父似乎明白了什么。

    ……写实的吗?

    他沉默许久后,走到了巨大的圆桌前,盘坐在有着郁郁葱葱青草和繁花的地面上,对面是面容苍古,气质悠远的烛九阴,烛九阴随意递过来一杯茶,淡淡道:“第一次?”

    “嗯……”

    夸父思绪慢慢恢复了转动能力。

    “文官?”

    “嗯。”

    两人默默碰了一杯。

    ……

    龙虎山上,卫渊在确认了情况正常的时候,总算松了口气,在让夸父进入梦境之前,他就已经靠着烙印和因果,给能够进入他梦中的存在传送了讯息,看起来,这个时候总算是没有出什么篓子。

    就连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的水猴子都出现了。

    不过。

    祝融的那一缕真灵没有出来。

    看来六百年前的事情,对于祝融的反噬比起卫预料的还要严重。

    让祝融的真灵都彻底陷入了沉睡当中。

    在成功地将夸父巨灵暂且容纳之后,龙虎山老天师用马上就要壮烈般的眼神注视着卫渊,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着道:“卫渊啊,老道我一直都看错你了。”

    “你,你是个好人啊。”

    “不如在龙虎山多呆一段时间,若是有什么情况,我们也能帮把手。”

    卫渊:“……”

    而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那一手造成桃花源异变之事的黑袍人也被龙虎山弟子带了下去,卫渊抬了抬头,看着天空的云气涌动,脑海中闪过河图洛书所预言的画面。

    虽然一剑斩去。

    但是,那一幕当真不曾在他心里留下一丝痕迹吗?

    距离昆仑第三步的考核,已经只剩下短短的数日时间,到时候的自己又该要如何抉择?是无论如何都不在意,该拿就拿,该取就取,从容坦荡地拿走昆仑之力,还是说拒绝走上神的道路?

    可前者仿佛是遵循着那一个预言前行。

    后者,刻意地背对预言去做选择,恰恰也就相当于在心底相信预言。

    小心河图洛书。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再度地感受到了这六个字的分量。

    只要是接触到了河图洛书的预言。

    那么哪怕是你已经将河图洛书斩碎了,实际上,那预言仍旧存在,存在于思维当中,存在于逻辑的惯性当中,稍有心性的迟疑,就会被其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算命之流的手段经久不衰。

    卫渊在心中将这杂念纷纷扰扰尽数斩碎。

    暗自骂了一声。

    早知道……

    就应该把那石碑砍得再碎一点。

    不,不应该砍了。

    直接浇了水泥沉了东海,看看河图洛书对共工,哪个比较‘毒’。

    有本事你算出共工的未来啊,你算啊。

    你特么算啊。

    老道士看着卫渊沉默的模样,道:“你在想什么?”

    卫渊抬起头看向张若素,下意识回答道:

    “张道友,你说,河图洛书和共工的头。”

    “哪个更硬一点?”

    张若素:“……”

    ……

    最终。

    卫渊被一脚踹下了龙虎山。

    珏离开了女儿国的队伍,也或者说,是趁着卫渊没有注意,悄悄离开了龙虎山,然后带着钦原,绕了一个大圈儿,重新回到了老街的花店里,花店里面一如既往,就和她离开时候一样。

    珏把甲胄收了,然后装作正常的模样,整理花枝,翻看书卷。

    卫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花店里面亮起了柔软的白光。

    就像是那个梦境一样,照亮了并没有路灯的老街,微微一怔。

    “珏,你回来了?”

    少女伸出手指整理鬓角的黑发,微笑答道:“嗯,是啊。”

    “确实是经历了一些事情的。”

    “不过还好,回来了。”

    她看着卫渊脸上浮现的喜色。

    默默把藏起来的女儿国甲胄藏得更严实了些。

    因为珏的归来,卫渊干脆提议在博物馆里面来一次久违的聚餐,除去了因为某种原因失落于山海,不知道在哪里,但是能够卜算出此刻安全的水鬼外,博物馆倒是凑齐了。

    在收拾菜的时候。

    珏自然而然地地站在了里面的位置,卫渊也很熟悉地站在稍微外面的地方,一边洗菜一边闲聊些之前的经历,珏把菜洗好之后装盘,卫渊接过去顺手地进行下一步。

    “这么说来,你是遇到了人的暗算,而后进入了山海界……”

    “好不容易才回来了。”

    卫渊若有所思,道:

    “那么那个人,可能是混沌。”

    一边说,一边并不回头,随手抬起,恰到好处接过少女手中的东西。

    顺势把调料瓶递回去。

    少女接过,随手放在了常常放着的地方。

    “嗯?混沌吗?”

    “对,能够对的上……”

    两人默契地完成了这一切。

    钦原默默看着。

    凤祀羽在后面抱着瓜子。

    钦原:“我们有上去的余地吗?”

    “好像没有。”

    凤祀羽沉思,道:

    “所以,要来点爆米花吗?”

    “啊,对了,还有……”

    卫渊转过头接东西的时候,手指和少女的碰在一起,两人愣住,下意识四目相对的时候,旁边正是人间烟火气,柴米油盐,是博物馆里略有些许昏黄的光,并不算大但是至少是坐着很舒服的沙发上,钦原和凤祀羽盘腿坐着打游戏。

    难得回来一趟的章小鱼和来做客的林玲儿坐在凳子上,乖巧看着。

    大和尚在拖地。

    画家鬼把自己锁在阁楼里面,好像是死线到了,正在疯狂地赶稿子。

    戚家军兵魂安静修建树木,旁边是红绣鞋里诞生的灵。

    吵吵闹闹,嘈嘈杂杂,轻声喊叫声,抢夺游戏手柄的声音,拖地时候的动静,还有拖鞋踩在地面上嗒嗒嗒的声音,混入了昏黄色的光里,混入了热气腾腾的水气里面,时间都仿佛柔软下去。

    卫渊突然回忆起来之前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来自于哪里。

    是那个幻境。

    珏也察觉到了隐隐的奇怪感觉。

    是那个幻境?

    这一切都和幻境实在是太相像了,那一天的晚上,在加班回来之后,两个人一边谈论些生活中的事情,一边准备晚饭,那时候的感觉就和刚刚一样,无法言说的默契。

    卫渊收回手掌,吐出一口气,按了按眉心。

    是先入为主了吗?

    他有些懊恼于自己纷乱的思维——

    先入为主,就像是已经觉得某种东西具备某个特性,那么往后再看那个东西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带着那种审视的眼光,就像是人生三大错觉一样。

    你觉得对方喜欢你,那么你可以找出各种各样的论据支撑论点。

    人本来就是擅长给自己找借口找理由的生物。

    你觉得自己在游戏里要赢。

    那么哪怕走位里面你都能看得出自己有一种下一秒就能反杀的风骚。

    但是这只是错觉。

    你往往会被一波儿带走。

    是因为有过那一次的幻境经历,所以才会不自觉拿着现实往里面套……

    卫渊把自己的杂念压下去,只是当做无事发生过,过了一会儿,回屋子里去拿东西,而旁边的天女也有类似的错觉,同样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那可是幻境啊。

    可能是因为毕竟是神代的东西,效果很好。

    少女收回手指,独自准备材料,却想到幻境里面的早晨,脸上浮现一丝微笑,系着围裙,嘴里不自觉哼着那个幻境里面七娘的歌,袖口挽起,露出两截白皙的手臂,背后马尾一晃一晃的。

    花了一会儿功夫,卫渊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微微松了口气。

    在这个时候,听到了门外面传来的,熟悉的哼唱声。

    卫渊愣住,瞳孔微微瞪大。

    在之前的桃花源幻境之中,他听过这一首歌,幻境的早上,少女打开电视,电视里面是七娘演唱歌曲的现场播报,那个时候的天女就是哼着这一首歌,轻笑着道:

    ‘七娘唱的歌更好听了。’

    ‘下次真的要再让她教教我。’

    难道说……

    幻境不是假的?

    卫渊瞳孔微微收缩,伸出手按在门上,缓缓推开。

    走出来的时候,原本厨房里的少女已经不在了,卫渊怔住,看到了在客厅立面,兵魂安静坐着,屈指弹剑做曲,旁边红绣鞋诞生出的灵性双臂展开哼着歌——

    那一首歌,本来就是卫渊送别宛七娘时候,最后听到的曲调。

    卫渊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地吐出一口气。

    视线寻找天女,看到少女站在门口打开了博物馆的门,外面站着一名身穿黑色僧衣,面容俊美的少年僧人,道衍再度地来到了这博物馆,而手中带着的,是遭致他不得不陷入桃花源中的缘由之一。

    那具备有渊先生一丝真灵气息,一段过往的古物。

    一卷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