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5章 真实虚幻,无关主线的一段人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31
  第0485章 真实虚幻,无关主线的一段人生

    “啊!!!”

    老天师猛地睁开眼睛,喘息急促。

    额头都渗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那些桃花桃树都像是得救了似得连忙窜开。

    张若素擦了擦汗,坐起身子。

    噩梦……

    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梦,还好是个梦。

    还好只是个梦。

    张若素松了口气,抬起头。

    卫渊坐在他面前,微笑看着他。

    “……”

    张若素沉默,而后面不改色,爽朗笑道:“卫道友啊,你真是……看看你给我留下了多大冲击,我居然梦到你把河图洛书给拆了,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啊……哈哈哈……”

    老道人的笑声越来越僵硬。

    卫渊微笑看着他,然后默默掏出一块石头扔给他。

    “刚刚拆下来的。”

    张若素:“……”

    心脏二次骤停!

    卫渊补充道:“应该是被布局留下的赝品。”

    张若素这才好不容易松了口气。

    卫渊稍微往后靠了靠,道:

    “我已经把这一场秘境的主持者留下了。”

    “需要你去看看,出于某种考虑,大概是得要暂且封在龙虎山……”

    老道人心中舒缓。

    看来,这卫渊也不是只会来搞事情嘛。

    老道人擦了擦汗,道:“这个倒无妨……”

    “没把河图洛书拆了就好。”

    张若素反应过来,顺口问了一句:“对了,打算关谁来着?”

    博物馆主言简意赅地回答:

    “夸父。”

    “追太阳的那个。”

    “???!”

    张若素动作凝固。

    “……”

    老道士沉默了下,叹了口气,斟酌了下言辞,用商量的语气道:

    “卫道友,我觉得……”

    “要不然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拆石碑的问题?”

    ……

    在张若素被直接从沉睡幻境被惊醒到了‘打鸡血’一样的清醒度后。

    两人回到了阵法最深处。

    如同卫渊所预料的那样,老天师平常再如何不着调,但是在面对类似的情况下,也比卫渊要来得经验丰富和靠谱一点,当然卫渊认为自己也很靠谱,精准地寻找目标,然后把锅……

    咳咳,卫渊的意思是说,把职责交给专业人士。

    和夸父的交涉很顺利……无论是什么样的缘故,哪怕夸父只是为了寻回自己的记忆,或者说弄清楚河图洛书是赝品的缘故,他都同意前往龙虎山一趟。

    至于那打开桃花源秘境,吸引了大部分人前来的那黑袍男子。

    在溜走的时候,被老天师顺手压制住。

    被打断了美梦,还得出来加班的老天师。

    成功进入了‘被工作短信吵醒的起床气’这一叠加buff里。

    连带着下手都黑了点。

    仿佛把这黑袍人当做了某个同样穿着黑衣的不知名博物馆主。

    他老人家一辈子走南闯北,靠着一把剑把人间打了个来回,遇到的这样情况实在是太多了,得到了点传承就自以为天下无敌,到处搞事情的人不在少数,不过,这黑袍男子身上还有其他疑点。

    更大的概率。

    他只不过是后来之人,尤其是在询问过夸父之后,得知这一座秘境已经运转超过百年的时间,而这个黑袍男子出现在这里,也不过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罢了。

    “回龙虎山吧,早知道,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

    老道人遗憾叹息。

    却也有些怀念着梦里的美酒。

    卫渊思考,要不要去找共工或者说无支祁问问以前的神酒是怎么酿造的,然后给老道人酿上几瓶作为补偿了,而之前被从幻梦中惊醒的人则还是懵懵懂懂的。

    他们里面,有夫妻,有情侣,有朋友,也有亲人。

    卫渊已经问过了这秘境最终的演化方向是什么。

    “若是有神灵在的时候,姑且不论,当没有神灵的时候,这里也只是一场幻梦之处,哪怕是有桃花提供身体所需的养分,可是身体不是只有营养就足够了的,最快可能只需要十几二十年,人就会死去。”

    “魂魄如果足够坚韧,或者说机缘巧合之下,可能会留在神代秘境里,不过九成九的几率会直接消散掉,甚至于被桃花所吞噬化作养料,这毕竟是神代的阵法,缺失了真正的神灵,自然只是个残缺的半成品。”

    夸父的巨灵缓声回答。

    老天师整理了下衣服,踏前一步,嗓音温和,极有世外高人的气度,语气里有道门的法门,能够驱除杂念,使人神魂清醒,道:“诸位放心,贫道龙虎山修士,这一处秘境已经被破了。”

    “诸位已经得救了。”

    卫渊正在思考着问题。

    而后,他看到。

    虽然说是得救了。

    但是那些坠入了梦境之中的人,脸上浮现出的却是茫然失措,夫妻,朋友之间看了一眼,而后飞快地移开了视线,看向地面的某个角落,空气中有某种尴尬无言的气氛弥散开来。

    张若素眼底复杂。

    人世悲苦。

    不知道为何,已经走过许多地方的老道士却想到了年少时诵读的道经。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

    鬼道乐兮。

    鬼道乐兮。

    ……

    但是这些人还是被带出去了,毕竟这一处幻境几乎是以生命在换取短短十几二十年的愉悦,除非有神灵愿意入主这一个地方,韦元良看着那些人的模样,收回视线,拉着旁边阿柳的手掌,笑着道:

    “阿柳,走,我们出去。”

    “总算是能离开这儿了啊,我带你去吃我们家那边的小吃去,我跟你说,我家的炸酱面,肉酱用料扎实得很,你肯定会喜欢的……”

    他往前走的时候,自己轻而易举走出了桃花源。

    但是背后的少女迈出脚步,却走不出来。

    仿佛虚空中有一层无形的壁障阻碍着她一样,也就像是鱼无法进入天空,飞鸟无法生存在海洋里,外界的世界对她来说,就是巨大的障碍。

    韦元良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凝固了。

    双眼瞪大,眼底有一丝丝惊愕后的慌乱。

    “这,这是怎么了……”

    他努力想要把少女拉出来,但是却只是徒劳无功,惊慌失措看向旁边的卫渊和天师,张若素上前几步,抬手按在了这里,却是诧异,而后沉默,而巨灵夸父缓声道:“……她,并非是生灵。”

    “什么??!”

    韦元良惊愕,旋即几乎是瞬间反驳道:“这,这不可能。”

    “我和她一路走过来的,她救了我很多次。”

    “她告诉我她家在哪里,告诉我她最喜欢的就是院子里的桃花树,告诉我她喜欢吃的是炸酱面,一定要把花生米炸到焦的,她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她,她就在这里啊,你看,她就……”

    韦元良结结巴巴地开口。

    夸父沉默许久,古代的英雄伸出手按在这青年头顶,覆盖住他的眼睛,道:“她是人,但是,曾经是人。”

    “她是人的影子,是曾经来到过这里的人了留下的痕迹。”

    “就像是人照镜子留下了倒影。”

    “只是这里是神代的秘境,这样的倒影在神代阵法之下也是有着自由活动和思考的能力的,但是……倒影不可能离开镜子,她也无法离开神代的阵法,现在阵法的力量逐渐消失,她也会回到幻境世界里。”

    “而你留在这里,不出十年就会死。”

    “你必须要离开……”

    韦元良发现自己并不比刚刚因为要离开而哭出来的孩子好到哪里去。

    他努力地解释着,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对吧,她就在那里。

    但是却没有用。

    他的嗓子沙哑,有些发紧了,但是也没有用,最后他被夸父拉着往后走,突然沉默着,看着少女阿柳伴随着秘境的关闭,而消失在视线之中,他突然爆发,像是只濒临末路的野兽一样想要冲过去。

    最后被夸父拉了回去。

    他似有不忍,最后仍是沉声地道:

    “……你是人。”

    ……

    桃花源的秘境关闭了。

    但是八百里桃花源,夸父只是负责看守石碑,而不负责这一座秘境,又因为神代阵法的存在,没有办法以道门的符箓和阵法封禁,也就只好用笨办法拉起防线。

    里面遭遇幻境的人,一共一千余名。

    历时三十一天,龙虎山弟子上上下下忙了许久,将他们身上残留的桃花源阵法煞气抹去了,以便他们能够投入到正常的生活当中。

    但是并没有用。

    很多本已经被治疗,痊愈的人,冒着被捉的风险。

    偷偷地闯过封锁关卡,冲入了这一座神代的秘境之中。

    龙虎山不得不选择派遣弟子时常进入巡查,才能够解决这个事情,而最后,当龙虎山的修士们发现,哪怕是自小修行的道门弟子,都会被席卷入其中的时候,对这件事情更为看重。

    吸入桃花煞的弟子,道心几乎会被彻底摧毁。

    无法对抗人世间的苦难。

    所以将人带出的工作,由机器和傀儡负责。

    而韦元良在回到人间后,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梦中的天才,只是个普通人,发现自己无法克服生活重重苦难,面对的大多只是困倦,疲惫,也会有和父母的争吵,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桃花源的存在。

    他发现自己越发地无法容忍自己的平庸,也难以忍受生活的乏味。

    在这个充斥着无数人的世界里,自己是无比的平凡。

    妒忌,厌恶自己,绝望……

    人间越是痛苦,也越发地让他怀念当年的桃花源,也或许正是经历过桃花源梦境那样的美好,才越发觉得人间的痛苦,也越发地怀念当年的少女阿柳。

    终于有一天,他再一次地来到了桃花源。

    靠着一点点小有成就的身法和剑术混了进去,过去了不长不短的时间,原本寂灭的桃花,已经重新恢复了,他展开双臂,带着微笑,拥抱向了茂盛的桃花,在桃花盛开的时候,他再一次地看到了自己的那个梦。

    隐居世外的门派,还有梦中的少女。

    这里,才是真实啊……

    “滴滴滴……”

    “发现桃花煞患者……”

    机器的声音传来,而在它的前方,是被无数的桃花所温柔捆缚着的青年,苍白的脸色浮现出满足的微笑,只是很奇怪,在这个机器打算执行救援的时候,桃花却突然打开,本该进入幻境当中沉沦的年轻突然踉跄着摔倒在地。

    韦元良跪在地上,剧烈咳嗽着。

    咳嗽得眼泪都流出来。

    他是第一个主动挣脱了深度幻境干扰的人。

    但是没有人知道理由——

    他被少女推了出来。

    眼前仿佛还闪烁着那少女惊喜之后的愤怒,看着她伸出手把自己推出了幻境,韦元良承受不住经脉中暴走的煞气,昏厥过去。

    在医院苏醒过来的韦元良,看着自己的父母,只是默默流泪,而他在痊愈之后,以散心的理由去了阿柳曾经和他说过的家乡,那是一间很老很老的院子了,桃树长得很高,已经伸出了树枝,甚至于是长到了墙壁的外面。

    韦元良在门外呆呆站着看了很久。

    吱呀声中。

    木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身材只到韦元良肩膀的,穿着棉布长裙的老婆婆慢慢地走出来,她戴着老花镜,似乎是没有想到,外面还有人,被吓了一跳,有些好奇地看着韦元良,“小伙子,你找谁啊……”

    韦元良手掌颤动,“我,我只是来这里散心。”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脱口而出道:

    “你家院子里的桃树,长得真好。”

    老太太愣了下,和蔼笑着道:“是啊。”

    “自从我十六岁有一次迷路了以后,回来就变得很会种桃树了。”

    “小伙子,你是来找人的吗?”

    韦元良结结巴巴:“不,不是,我只是,随便看看。”

    老人温和道:“这样啊。”

    她看着这个奇怪的青年,温和笑着道:“要进来转转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啊,很面善。”

    这个时候,距离他踏入秘境已经过去了很久,约莫是春夏,韦元良帮着收拾了一整个院子的桃树,吃了一碗炸酱面,老人戴着眼镜,笑呵呵道:“来,不嫌弃的话,试试看吧……”

    “呵,我家习惯做炸酱面的时候,把花生炸得焦点。”

    “也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韦元良手掌颤抖,最后却只是埋着头,大口大口地吃面。

    在告辞之后,他走出门去,邻居家的人恰巧回家,问那和蔼可亲的老太太道:

    “唉?柳婆婆,那谁啊?你家亲戚?”

    “不知道啊……”

    老太太回答道:“是个很好心肠的陌生小哥。”

    韦元良背对着她,大步往前,痛痛快快地流了一次眼泪。

    那是人在桃花源留下的影子。

    夸父这样说。

    之后的韦元良,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认认真真地学习剑术和功法,认认真真地生活,只是始终不曾谈婚论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甚至于在那个时代,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为人善良,剑术高超,是个很好的邻居。

    只是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有一天里,他的邻居突然发现,隔壁的老人消失不见了,连忙报警。

    等到打开门以后,却发现桌子擦拭地干干净净。

    垃圾也已经倒了。

    这是被记录于遥远未来,某个博物馆的,一个并没有人在意的,普通人的故事。

    虚幻或者真实,对于人来说,究竟什么才是‘真’?

    虚幻是否一无可取。

    真实是否绝对正确?

    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只是,

    或许是六十年后,或许是七十年后。

    白发苍苍的韦元良站在了桃花源里。

    他踏入了桃花的幻境里面,那里面的幻境和当年一模一样,有着小桥流水,是隐世的门派,背对着他的少女怔了下,转过头来,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老迈剑客,韦元良抬起剑斩断桃花,落英缤纷,如图当年约定,忽而化作了年少时候的模样,咧嘴笑道:

    “我来找你了……”

    “阿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