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4章 幻梦不过一场醉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9
  第0484章 幻梦不过一场醉

    那边的道衍才放下了背后给这博物馆主来一掌的念头,就看到卫渊拂袖就是剑气成阵的手段,然后抬手一剑,就把那一座巍峨玄妙的石碑当中砍成了两半,剑气纵横,疯狂蔓延。

    咔嚓咔嚓的声音里,河图洛书已经布满了裂隙。

    又看到那黑衣青年撩起上衣,狞笑着当头一脚。

    直接把上半部分的石碑给一脚踏碎。

    顺带还在地上用脚底板碾了碾。

    道衍和尚的话还没喊出来,就直接给哽死在了喉咙里,一瞬间思绪凝滞。

    碎了?

    就这么碎了?!

    这特么河图洛书啊……

    嗯?等一下……

    而后道衍反应过来,神色微凛,望向旁边的夸父,后者怔怔呆在那里,不再动弹,似乎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夸霖眉头微微皱起,而黑衣僧人总算是理顺了思路,徐徐吐出一口浊气,道:

    “这河图洛书,是假的?!”

    “自然是假的。”

    卫渊回答,他现在浑身身体癌变严重,但是剑意却越发强盛,隐隐又有那种浑身上下难以忍受的剧痛,语气平静道:“如果是真的河图洛书,那是启发了伏羲的宝物,不可能被我用道门八卦阵图控制住。”

    “更不可能被一剑斩碎。”

    这样一说的话,倒是合情合理,而道衍复杂看着这一幕。

    许久没能回过神来。

    暗叹声气。

    自己先前被这河图洛书石碑夺了心神,完全没能注意到,不……或者说,一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弄清楚,到底这河图洛书赝品的破绽出在哪里,而身为当事人,绝对受到那预言影响更大的卫渊,居然能够在那种当局者的情况下,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并且做出决定。

    一种无法言喻的挫败感浮现心头。

    夸霖挑了挑眉,缓声道:“……你,怎么发现的?”

    卫渊沉思,自己在明代时候给后来留下的提醒不好说,想了想,语气轻松地回答道:“这个,非要说的话,对于河图洛书这一类的古代宝物,我有特别的鉴定方法。”

    他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步,将宝物放在地上。”

    道衍缓缓点头:“是为了鉴定时平稳。”

    “第二步,找到合适的视野。”

    僧人若有所思:

    “为了观看吗?”

    “第三步,以斜角四十五度的方法拿着剑劈下去。”

    “管他真的假的,先砍一剑,没烂的就是真的,碎了的就是假的。”

    “能够接我一剑不碎的,就是正品。”

    认真分析的道衍:“……”

    夸霖:“……”

    少年僧人嘴角抽了抽,咬牙道:“要是正品被你劈碎了怎么办?”

    卫渊沉思,反问道:

    “它都被我劈碎了,那么它推演出的未来还可信吗?”

    “而我一剑劈上去都没有动静的。”

    “那它是真是假也没什么关系了,绝对是宝物。”

    道衍:“……”

    年少出家,精通三教九流,甚至于是市井绝学的僧人手掌都颤抖了下,咬牙切齿:“你到底是从哪里学会的这些歪门邪道……”

    从哪里……

    卫渊敛眸。

    至少,在有历史所记载的岁月里,曾经得到过河图洛书的人里面,有着禹的名字,而那一天,契极为兴奋,告诉他这是古代的至宝,是伏羲曾经悟出八卦的根源,契喜不自胜。

    却又不确定所得是否是河图洛书。

    禹王爽朗大笑。

    然后告诉契他有办法。

    旋即在契期待的眼神里面,抽出曳影剑,当即给河图洛书来了一顿疯狂劈斩,等到契期待的眼神变得凝滞,脸上的神色逐渐麻木,酣畅淋漓的禹才一边活动筋骨,一边带着意犹未尽的感觉把剑收起来。

    拍了拍契的肩膀。

    “是正品,砍不烂。”

    “好东西啊……”

    大禹亲传上古鉴定术。

    砍得烂的,就那样。

    砍不烂的,好东西!

    简单有效,人王嫡传,指得信赖。

    虽然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靠谱。

    可好像也确实是很有道理。

    卫渊坐回轮椅,笑道:“如果你想要见他的话。”

    “我可以让你见见他。”

    博物馆主的声音顿了顿,补充道:“当然,大概是梦里。”

    不知为何,道衍觉得心底一阵发毛,默默在心中拒绝了这一个提案,而卫渊屈指叩击了下轮椅扶手,那边结成阵法的三柄剑倏尔归来,说是三柄剑,其实其中一柄为泰阿剑的剑鞘,另一柄铁鹰剑,剩下的就是张道陵的法剑。

    剑器收回。

    原本封锁着夸父的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道门阵法破碎,化作了丝丝缕缕流光溢散,缓缓消失。

    而夸父却没有对卫渊发动攻击。

    他看着彻底碎裂崩溃的河图洛书,一时间似乎还没能反应过来,甚至于是在许久之后,方才缓声问道:“……是假的?”

    “对,假的,如真包换。”

    卫渊玩笑般自语了一句。

    道:“不过,你是否是假的……倒也未必,夸父,你可还记得,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夸父的巨灵沉默许久,最终缓缓摇头,道:

    “我……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要在这里,守着河图洛书,除此之外,什么都忘记了。”

    “是吗……”

    卫渊缓缓收回视线。

    现在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夸父在说谎。

    甚至于可以说,眼前的巨灵,根本就不是曾经在远古追逐大日而亡的英雄,而是以某种术法变化了容貌之后的假冒品,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那就好说了,眼前这假夸父和河图洛书一样,是敌人本身。

    而第二种可能。

    夸父是真的。

    某种程度上,这是最糟糕的走向。

    因为这样可以演化出两种可能,第一种。

    他确实是在这里守护着真正的河图洛书,但是河图洛书被人带走,而强大如夸父留下的魂灵,也被抹去了那一段记忆,卫渊此刻能够借助阵法的力量短暂拦住夸父,但是真的硬拼,谁胜谁负说不好。

    能够抹去夸父记忆的存在,实力之恐怖,可想而知。

    而第二种存在,这里的河图洛书一开始就是假的。

    但是能够驱使夸父。

    出手之人的身份和实力,同样让卫渊感觉到巨大的压迫。

    总之,现在的局势是,如果夸父本身是在说谎还好,但是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就代表着,卫渊的麻烦大了,而联系一下明初时期的记忆,当初在明代得知河图洛书下落时候,背后暗算他的,是否也是此人?

    或者说和此人有关。

    混沌,梼杌之流的四凶,又在其中扮演了怎么样的身份?

    一环一环的变化让卫渊额头都有些痛,而看向前方的夸父,最后决定先去把偷偷摸鱼的老天师弄醒过来,而夸父似乎颇受打击,神色沉凝困顿,但是卫渊仍旧暗自留下了阵法,又让夸霖和背后那位女儿国精锐留下。

    以他此刻的剑术,距离已经不是问题。

    在张若素那里出剑,和在夸父面前出剑。

    都是循着因果而行,从结果上来看,并无二致。

    “你们小心……”

    卫渊声音徐缓,靠着御风之术出现在了张若素的身前。

    现在真正镇守桃花源这一座神代阵法的夸父巨灵情绪低沉,连带着桃花源也变得失去活力,可是张老道侧躺在石板上,仍是优哉游哉,那些桃花想要脱离这个老道士,反倒是被一股股无形气劲拉扯着,完全无法走脱。

    你住手,你这根本不是陷入幻境了!

    卫渊无力吐槽,伸出手指按在了老道人眉心。

    冒着危险强行入梦。

    ……

    天之高也无穷,地之厚也无尽。

    而现在,天生万物,都是美酒佳肴。

    地上流转的,也是琼浆玉露。

    卫渊一进入这个老道人的梦境里,就不得不捏着鼻子,才没有被那一股股浓郁的酒香味给熏得晕过去,只是眼睛一扫,就发现了各种各样的美酒,好家伙,这是直接把他自己见识过的所有名酒都具现出来了?

    比如说凯尔兰神代里的妖精酒。

    比如说湖中仙女酿造的美酒。

    甚至于可能还有神州古神代传说中的美酒。

    比如说杜康酿造的第一杯酒。

    又比如说,黄帝轩辕款待天地众神的神酒。

    那些只在文字上记录的只言片语的美酒,现代的人间早已经失传,但是这既然是从神代流传下来的阵法,那么在梦中具现出这样的美酒,那也是自然而然轻而易举的事情,最多……

    最多只是消耗的力量,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

    卫渊扫了一眼,默默数了数酒的种类,倒抽一口冷气。

    这也做的太绝了。

    难怪刚刚看到那些神代桃花桃树都蔫不拉几的,快被榨干了似的。

    原来如此。

    不愧是你。

    尤其卫渊还看到老道士旁边有几个白大褂的医生刷刷刷写着病历本,道:“张道长你身体健康,各项指标完全正常,哈哈哈,心情好就要多喝酒嘛,没事的,多喝点对身体有好处。”

    又看到小道士阿玄,张浩,还有一些头发花白的老道人在旁边倒酒。

    张若素手里捧着手机。

    传出来“五杀,超神,吃鸡,victory”之类的成功语音。

    张若素从未有过如此轻松愉快的经历——

    美酒,游戏,胜利。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世界和平。

    没有卫渊。

    或者说,卫渊不再给他找麻烦了。

    “太棒了啊……”

    老道人打开手机。

    喝了口绝世美酒,打算来一局新鲜热辣的游戏。

    突然手机震动了下。

    一个名字浮现出来,头像是个古朴的陶罐,里面还插了一朵小花花,张若素笑容凝滞,刷一下手指一滑,直接启动了手机功能,这会直接让手机进入忙线免打扰模式。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在拨……”

    “sorry,the……”

    而后,清脆的声音就在老道人前面响起。

    ???

    张若素面容凝固,缓缓抬头。

    看到三步之外,卫渊微笑着注视着他。

    手机还在响着声音。

    沉默了下,老道人缓缓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而卫渊已经踏前几步,微微趋身,带着一丝如同布圣天使一般温和的微笑,在老人耳边轻声道:

    “张道友……”

    “我刚刚,拆了河图洛书哦。”

    张若素神色凝固:心脏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