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2章 未来和质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29
  第0482章 未来和质问

    道衍的表情,在一瞬间经历各种各样的变化,从懵住,到茫然,愤怒,最后深深吸了口气,默默把这事儿给吞了下去。

    习惯了,习惯了。

    从上龙虎,到亲眼看着这家伙一道圣旨定住风波,剑斩徐巿。

    最后甚至于直接在山海里种蘑菇。

    习惯了。

    贫僧什么没见过。

    道衍徐徐吐出一口气,以无边大毅力压制住自己冲上去拎着夸父的衣领狂喷这大个子在搞偏见搞歧视的冲动,默默看着卫渊转过头,对那位女儿国的精锐修士道谢,而后御风靠近了那有着玄奇纹路的石碑。

    河图洛书……

    卫渊心底低语了几声。

    心中留存了三分戒备,伸出手掌,缓缓按在了这一座石碑之上。

    无边流光陡然亮起,而后一道道纹路快速地在手掌下流动着,似乎要编织成某种未来的图景,卫渊眼前恍惚了下,曾经在大唐贞观年间出现过的经历再度地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伴随着周围色彩的模糊化。

    某种未来,出现在他眼中。

    这纵然是被他以佛剑斩过之后,已经颇为荒芜的桃花源瞬间变得更加破败,而后似乎是这一座神代的阵法,也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而彻底地被放弃,也失去了原本的能力。

    天空之中一片浑浊,而星辰显得尤其巨大。

    这仍旧是卫渊曾经在大唐年间,应龙带来的河图洛书拓本下看到的未来,只是还能够看得到隐隐约约的不同,那就是,虽然同样是战场,远处的楼宇却还有些形体,而没有被彻底毁去,在远处还能看得到战机的模样。

    而最重要的是。

    卫渊看到了手持双剑的老天师,看到了一只手握着禅杖,单手竖立胸前的僧人圆觉,甚至于看到了面容俊美,一身黑色僧衣的道衍,眉心有火焰痕迹的少年,看到了虽然受到重伤,仍旧怒目而视的霸王转世。

    看到了一身红衣的虞美人,手持神农鞭的白发狐女。

    看到了清冷安宁,一身白衣的少女。

    卫渊紧紧绷住的弦总算是安心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

    未来,有所改变了。

    自大唐到大明年间的努力,一步步的落子谋算,并不是白费的。

    卫渊神色缓和下来。

    旋即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巨大地让他思维凝滞的问题——

    卫渊神色缓缓凝固。

    等一下……

    我在哪里?

    他看到圆觉眼底复杂,看到那边的白发狐女双眼眼眶通红,眼底痛苦,看到了珏一身白衣,却显得意外清冷消瘦,宽大的有着金丝云纹的袖袍带着庄严之感,在风中鼓荡,却显得少女越发地清瘦孤独。

    以及霸王那种咬牙切齿的模样。

    都让卫渊的思维被引导向了某个很糟糕的画面。

    等下……

    这种结局。

    难不成,我壮烈掉了?

    从大唐一直到明初,步步谋算,结果导致了最终不得不自身牺牲,救下了所有人,而后坦然离去的悲情主角模板?卫渊张了张口,哑口无言之际,突然察觉到了不对。

    画面之前,那少女神色变得坚定,张若素提起雌雄龙虎剑。

    而圆觉叹息一声,手中禅杖阵阵鸣响。

    佛光流转。

    所有人都对着天空中的某个身影发动了决然的袭击。

    这些攻势都被拦下来。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音,身穿黑衣的青年一步步走在星空之下。

    最后站立于前所未有的巨大猛兽的首级上。

    星辰在上空流转,巨大的白猿手持淮水所化兵刃,立在一侧,天空中神灵在振翅,异兽在嘶吼,而手持一柄雪白如霜长剑的青年和身材修长高大,面容俊美的神灵并肩,眼眸冰冷,俯瞰着前方的所有人。

    那是卫渊。

    踏前三步,掌中神剑鸣啸。

    持剑踱步,走向了曾经的故人。

    霸道无双的剑气同时锁定了包括珏和女娇在内的所有人。

    而后,五指轻轻握合。

    盛大无双的剑气鸣啸几乎响彻于天和地之间。

    于是便是故人之间的厮杀和兵戎相见。

    卫渊亲眼看到,‘自己’的双瞳化作了带着些许冷锐的纯粹金色,里面倒映着悲苦的圆觉,倒映着双目通红的女娇,以及朝着自己攻来的少女,少女腰间挂着吊坠,以及早已经崩碎,又被流风粘合起来的坠子。

    这一切倒影在那双碧金色的瞳孔里面,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左手背负身后,黑袍烈烈,右手握剑横斩。

    曾经独步天下的剑术,握着剑的手掌稳如铁铸,没有一丝颤抖。

    朝着少女要害,笔直斩下。

    画面化作血色之前。

    卫渊猛地后退了一下,从这一推演出的未来里面挣脱出来,面容难看,额头鬓角渗出冷汗,死死注视着前方的河图洛书,河图洛书之上纹路流转,缓缓暗淡下来,化作了最终的定式,

    而在这个时候,一股气浪从河图洛书为中心,猛地扩散,整个桃花源都似乎晃动了下,而后重重下沉三尺三寸,一道道细微的裂隙弥漫。

    夸父的巨灵缓缓低头,似乎不敢置信看着那石碑上的文字。

    卫渊呼吸不可遏制地稍微沉重了些——

    命格是改变了。

    但是,为什么会走向那样的未来?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看到卫渊难得浮现出这样的情绪,无论是那边的韦元良,还是说夸霖和道衍,都浮现出惊愕的神色来,而珏更是讶异,她还是第一次在卫渊的脸上看到如此剧烈的情绪变化,而道衍则是找回了些许心理平衡,神色频换下来。

    阿弥陀佛……

    还是心性不稳。

    想当年他见到未来的时候,可是冷静的很。

    夸父巨灵缓缓将石碑上的内容全部阅读完,而后陷入沉默,他抬眸看向卫渊,缓缓道:“不知为何,冕下,你的未来,发生了某种偏转……最终走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路,河图洛书从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为此,按照当年的契约,我需要询问你的选择……”

    “以及,作为人的某种提醒。”

    夸父缓缓起身,岁月漫长,这位在神州大地上留下过属于自己的传说和神话的巨人神色肃穆下来,有对天地的大誓,令他不得不以极为肃穆徐缓的声音开口:

    “那么,冕下,你要如何面对那一场大劫?”

    “第一种选择,以人之位,持拿刑天之斧,贯穿山海,行走岁月,定天盟约,合山海诸国,重现神话,最终以无穷磨砺,铸造人族战神尊位,而后投身于大劫,此身此意此心如同利剑,哪怕凋零至只剩自己一人,也要以掌中的兵刃,以人之力量打破那一场劫难。”

    ??!

    道衍瞳孔收缩。

    手掌微微颤抖了下。

    夸霖徐徐吐出一口气。

    而韦元良更是惊住,只是从这些文字里,他就能够感觉到那种汹涌的波澜壮阔,感受到绝望和巨大的考验,夸父垂眸注视着卫渊,旁边的河图洛书缓缓流转,彰显出了第二条未来的可能性。

    夸父以沉肃的声音缓声道:

    “还是说,选择另外的道路……”

    “踏上昆仑,裁剪三千玉龙雪莽昆仑为剑,以人之身,登临神位,舍弃自我的存在,化作昆仑的执掌者。”

    “与淮水祸君无支祁为友,与千古水神共工为伴,持拿山海经,携无穷异兽席卷三千世界。最终以神灵的身份,破去此劫,享有永久的孤独和无尽的罪孽,哪怕是和故友恩断义绝,同样不会悔改过去所做的选择。”

    道衍手中佛珠崩散。

    落在了地面上,四处散落。

    死寂,唯独这骇人至极的死寂弥漫。

    而在这样的无声里,夸父缓缓开口。

    “你,要如何选择?”

    “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