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1章 河图洛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47
  第0481章 河图洛书

    卫渊缓缓收回视线。

    在那一个瞬间,他隐隐约约好像感觉到了有谁在窥伺自己,于是循着因果顺势斩了一剑,不过收敛了力气,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背后的天女珏推着卫渊往前走。

    而后是恍然失神,整个人被打击得失魂落魄的少年僧人。

    道衍心中一个个念头起伏不定。

    怎么可能?

    就是为了超过他。

    我才选择了佛门。

    不入道家,不入儒家。

    就是打算有一门修行法远远超过那医者大夫。

    入了释家,法号道衍,以道为名,大衍周易。

    这自然是姚广孝气吞儒道佛三教之雄心。

    可现在对方却展露出了远超于自己的佛门修为,道衍只觉得自己的佛心咔嚓咔嚓出现了一丝丝裂隙,那种心情,和拼尽全力终于某一门功课考了九十多分,然后某个家伙一边说着:

    ‘唉,这门课我不怎么会,今天没有复习啊。’

    ‘完了完了今天考砸了。’

    然后吧唧一下,反手考出一个把自己碾死的分数一样。

    最后还补充了一句今天拉肚子,状态不好。

    见谅见谅啊。

    如果不是打不过,道衍觉得自己早上手了。

    不把你打出十七八种造型,你就不知道佛祖的头为什么那么多包。

    韦元良则是兴奋无比地环顾周围,忍不住压低声音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通吗?这也太厉害了……比特效都厉害,乖乖,这得要修行多少年才有这样的水平啊。”

    “阿柳,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手段?”

    “五分之一,不,十分之一我都满足了啊。”

    旁边身穿棉布长裙的少女忍不住笑起来,同样压低了声音道:

    “你啊,还差得远呢。”

    “现在连十斤的剑都没法用地顺畅了。”

    “还想这么远?”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嘴角一点酒窝,让韦元良忍不住挠了挠头,道:“……这,谁知道呢,你看,没准以后我也能练出什么名堂来?到时候,我就这样,刷刷刷。”

    他伸出手比划了下,道:“我练剑,给你斩桃花看。”

    “这就是书里面写的落英缤纷,多好?”

    阿柳瞪他一眼,道:“把花砍了,以后怎么结果子?”

    “吃什么?”

    “啊这……那就,就砍一半?”

    韦元良挠了挠头。

    少年僧人默默移开视线,觉得背后的气氛让自己不适。

    卫渊刚刚那一剑,直接破坏了这一座秘境的阵法节点,所以前方的道路也就恢复成了正常的轨迹,再靠着阵法和御风之术,很迅速地抵达了阵法的最深处。

    越往深处,越是能隐隐感知到那种恐惧。

    韦元良也不说话了,他往前半步,挡在了阿柳的前面。

    少女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掌。

    让原本只是鼓足勇气的青年心底安定下来。

    卫渊原本打算要让他们两个留在后面,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和道衍都察觉到了什么,脸上各自浮现出一缕诧异,卫渊沉吟了下,道:“如果说想要看看最里面的话,那你们两个也跟着来吧。”

    韦元良诧异,和旁边少女对视了下。

    他们两个的年纪都不大,所以都有所期待,点了点头。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这是桃花源记里面所记载的文字,而现在所经历的道路,哪怕是不如这记录所言,那也相差不多,往前走过不过一段时间之后,原本嶙峋古怪的山石就变得豁然开朗,前方是宽阔的区域,仿佛是有巨大的人在这里休息。

    在最深处,一座古朴的石碑。

    上面有着一道道纹路,如同活物一般在扭曲着,转动着。

    散发出一种玄奥奇妙的气息来。

    而最令人讶异的,是先前和道衍交手时候,还气势汹汹,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将那少年僧人彻底留在这里的黑袍男子,此刻却是捂着胸口坐在地上,气息萎靡不振,当听到脚步声,转过头去看的时候,面容微怔,浮现不敢相信之色。

    卫渊微微抬眸,道衍皱起眉头。

    在那疑似是河图洛书的石碑之前。

    一只巨大的猛虎盘踞在那里,散发出低沉的咆哮声,一名将黑发束成了金环马尾,气质明艳大方女子站在那里,手掌缓缓贴合在了石碑之上,上面的纹路流转不息,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而这个时候,石碑上的纹路缓缓黯淡下去。

    着红衣黑袍的女子把手收了回来。

    眼底有茫然恍惚的神色。

    当卫渊看到她的时候,心底暗叹声气——事实上,当知道女儿国打算直接把他绑了去成亲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隐隐有所预感,毕竟,过往几千年里,多少代转世,也就唯一一个女子想要把他捆了进洞房。

    当初要不是大禹直接扛着他跑路了。

    估计当时连孩子都有了。

    不过那样的话,也不会有站在这里的卫渊自己了。

    推着轮椅的珏有些紧张。

    担心夸霖直接把自己的身份给说出来,而夸霖恍惚了下,转身看到了卫渊,看到了黑衣僧人,视线环绕一周,在假扮成了女儿国精锐的珏脸上停留了下,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古怪玩味的微笑,将少女吓得厉害。

    可最终夸霖居然没有说出了珏是假扮的。

    而是看向了坐在轮椅之上的卫渊,许久后,也不知心中是如何不为人所知的一翻波涛汹涌,情难自已,而最终只是微微一笑,轻声道:

    “终于,又见面了啊。”

    “涂山渊。”

    那只猛虎低声咆哮。

    卫渊道:“……确实是很久没见过了。”

    夸霖看着他,微笑道:“是啊,如果不是当初那家伙,你早就是我的人了……毕竟,我们连婚礼都办了。”旁边的韦元良和阿柳目瞪口呆,看向那似乎修为极高,坐在轮椅上的青年,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着。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强者隐晦莫名的感情经历?

    过往岁月的爱恨情仇?

    最上层的八卦!

    而道衍不屑冷笑,心中断然下了结论。

    这不可能!

    旁边这个博物馆主,在好几百年前还一直是一个人闲晃悠,成婚?

    就他?

    就他?

    绝无可能!

    而珏则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情,双目呆滞了下,看到夸霖似笑非笑的表情,缓缓低下头,注视着卫渊的后脖子,卫渊不知为何,觉得自己的后脖子肉有点麻,无可奈何道:“当初明明是我被绑走了的。”

    “你那最多叫做抢亲。”

    与此同时。

    心中默默地念叨着九天玄女六壬课的口诀,无比虔诚认真地询问九天玄女,希望能够通过卜算找到破局之法。

    而后得到了回应。

    九幽之国。

    饮茶的烛九阴,鼻青脸肿的刑天,以及看着那斩断的桃花,眉梢微微抬起的昆仑战神,神州山海神话战争之神九天玄女面前,浮现出了一缕一缕文字。

    “九天为乾金之象,性刚好动。九天之方,可以扬兵布阵。”

    “祷告九天玄女无极元君,当如何破解此劫?”

    九天玄女看了看桌子上被斩断的桃花,在得知了所谓的成亲之事后,并指刷刷刷在虚空落笔。

    “勾三搭四!”

    “负心薄幸!”

    “见异思迁的剑客啊。”

    “没救了!”

    “死劫!”

    “死劫里的死劫!”

    “万劫不复!”

    “等死吧。”

    烛九阴默默喝茶。

    刑天沉思。

    刑天做出了决定。

    毕竟算是自己半个徒弟。

    刑天抬起手。

    “我说……”

    九天玄女一眼冷冷看过去。

    刑天把自己的头拔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爽朗笑道:“天气真好啊,哈哈哈哈……”

    而在人间桃花源,卫渊得到了经过《九天玄女六壬课》这一门神通修改过后的文字指示,非常标准地把正常的意思全部传递过来,完全符合信达雅的翻译要求。

    卫渊:“……”

    袁天罡,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这是什么卜算术?

    最后是道衍的视线落在了那河图洛书之上,眼底浮现出一丝丝的动容复杂之色,踏步上前,低声道:“河图洛书……”卫渊才找到了转移话题的方式,缓声道:“这是……”

    夸霖手指缠绕鬓角长发,漫不经心道:

    “我苏醒之后,一路找了过来,发现他想要利用这一座石碑的力量,彻底激活这一座秘境,就提前将他拿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座秘境的力量受到很大的压制和影响,所以并没有花费什么功夫。”

    “……原来如此。”

    卫渊点了点头。

    而旁边,道衍已经大步走上前去,伸出手按向这一座石碑。

    但是不知为何,虚空中隐隐一阵雷鸣般的声音,有一个巨大的巨人身躯浮现出来,露出上半身健硕的肌肉,声音低沉厚重,缓声道:“后退!”

    道衍微微皱眉,遍体佛光流转,和这巨大虚影碰撞。

    一时居然无法更前一步。

    虽然有刚刚演化佛门净土,再加上之前七天七夜的消耗战,导致此刻实力没有全盛时期,但是仍旧让道衍心中震撼,而后明悟,这道虚影,就是整个神代秘境时候残留的力量。

    虚影缓声道:“吾乃夸父,后世之人啊,你没有触碰河图的资格。”

    “退下吧。”

    夸父?!

    道衍心中震动,而哪怕是韦元良和阿柳这样实力其实并不强的人,也都知道这位古代人类传说的存在,那是活生生的神话,而卫渊总算也是知道了为什么夸霖能够踏前接触到这河图洛书的缘故。

    她是夸娥氏的直系后裔,而且是三代内的直系后裔。

    和夸父有亲属关系。

    却又没有继承那种巨大的身材力量。

    通过夸父的气势考核并不困难。

    河图洛书……

    卫渊看着那一座石碑,思绪涌动,而后在僧人不得不被夸父威压压迫得一步步后退的时候,伸出手按住了僧人后背,道衍本来想要道谢,可是见到是卫渊后,表情有些憋屈,可最后还是双手合十,道谢一声。

    自称为夸父的巨灵闭上眼睛,缓声道:“若无杂事,且去吧。”

    卫渊举了举手。

    微笑道:“那,我可以去看看这一座石碑吗?”

    “还是说有什么考验?”

    韦元良惊愕看向他,而方才轻而易举逼退了道衍,作为神代秘境真正看守者的夸父巨灵抬眸看向卫渊,在看到背后的昆仑天女时候,眼底浮现一丝不喜,看向卫渊,注意到他身上残留的神性,正要拒绝,却突然注意到了另外的烙印和痕迹。

    那是凶神死亡时候留下的痕迹。

    是以人之身斩杀神灵留下的馈赠。

    巨大的虚影眼底的神色惊愕,而后化作了一种复杂的赞叹。

    祂微微躬身,嗓音低沉而悠远,缓声道:“当然。”

    “您并不需要什么考核。”

    “冕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