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0章 以剑道通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46
  第0480章 以剑道通神

    当明代的自己留下的真灵消失之后。

    卫渊抱着自己的大脑,觉得自己的大脑在颤抖,恨不得一头撞死——那种自己在自己面前装的记忆浮现出来,清晰地简直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就像是昨天晚上凌晨三点钟还在刷手机而第二天要上班的人一样。

    第二天拖着颤抖的脑仁去打卡,都恨不得把昨天的自己弄死。

    卫渊现在就有那种感觉。

    明代时候,把握未来,布局岁月。

    那种从容,那种淡然。

    老夫就是阿亮在世,当世无敌。

    可等到回忆起来。

    那种懵逼,那种懊悔。

    还有黑历史浓度纯到让人撞墙的羞耻感。

    都让卫渊恨不得穿越回去盘死那个时候的自己。

    “还好没有人看到。”

    卫渊长叹一声气,觉得至少自己保住了自己的脸面,不至于当场社死,而伴随着明代时候他自己留下的真灵和此刻的自我融合,被短暂凝固的梦境,也缓缓恢复了正常状态,开始流动。

    看着这一场烟雨江南。

    以及那边只是个小少年状态的道衍,道衍因为替普通人分担了大部分执念欲望,受到桃花源的影响严重,这个梦境相当地结实,卫渊的剑气无法做到不伤害道衍神魂的情况下,把他唤醒。

    也就只能够让他自己醒过来了?

    卫渊沉吟了下。

    踏前一步。

    天罡三十六神通·胎化易形。

    也就是一步踏出。

    他就变成了身穿灰袍,黑发以碧玉簪竖起的清雅青年。

    稍微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面料,是暗青色纹路的,抖了抖袖袍,右手背在身后,气质就和之前的自己一模一样了。

    梦境的道衍姚广孝眼瞳恢复灵动,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这个梦都凝滞过,他好像还存在于之前的情节里面,微微抬起头,带着那种语气道:

    “我可完全没有打算要做你的学生的,不过,既然你都这样恳求我了,看在我们也算是相处了几年的份上。”

    “咳嗯,要我做你的徒弟,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就在他等着那灰袍的温雅先生感激涕零地决定收下自己的时候,那灰袍青年带着一丝愉悦的微笑,道:“可是,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要收你做徒弟了。”

    道衍:“??!”

    少年脸上的微笑凝滞住。

    这,这剧本不对啊。

    眼眸缓缓瞪大。

    正要解释的时候,听到一声揶揄。

    “再说,你就那么想做我的徒弟吗?”

    一抬头,发现那灰袍青年一下就变成了身穿黑红双色衣服的博物馆主,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道衍神色凝固:心脏骤停!

    ……

    “啊!!!”

    道衍猛地睁开眼睛,喘息急促。

    额头都渗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合十双手微微颤抖。

    噩梦……

    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阿弥陀佛,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梦,还好是个梦。

    还好只是个梦。

    道衍松了口气,抬起头。

    看到身穿黑红二色衣服的博物馆主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又见面了啊……道广大师。”

    声音顿了顿:

    “或者说,广孝?”

    道衍。

    心脏二次骤停!

    ……

    看着大惊失色,险些绷不住高僧气度的道衍,卫渊心中愉悦。

    过去的我啊,果然,这样唬人实在是很愉快的。

    在别人面前装,也是很愉悦的。

    前提被坑的不是自己。

    道衍好不容易才维持住一颗佛心,怒目看向卫渊,道:

    “你……记起来了?”

    卫渊摇了摇头,道:“并没有。”

    他只是得到了真灵的一小部分记忆。

    而后玩笑道:“只是在你的梦里,看到了你想要拜师的一幕而已。”

    “对了,你很想要做那个先生的徒弟吗?”

    面容俊美的少年僧人面如寒霜,断然否定道:“怎么可能?”

    “贫僧可是僧人,念佛的。”

    “那渊先生……医者,不过是曾经在我家医馆住过几年,见到贫僧根骨和资质皆是上上之选,故而苦苦纠缠于我,要收我为弟子,最终贫僧不堪其扰,不得不出家为僧,便是如此。”

    卫渊故作压抑之色,而后微笑道:“嚯哦,原来是这样啊。”

    “厉害,厉害。”

    天女珏在旁边看着,在说这话的时候,博物馆主的嘴角微微勾起,本来明朗的双眼微微眯了眯,侧面看上去的时候,虽然笑意温醇,但是莫名地有种狐狸的感觉。

    卫渊默默把录音笔放回袖口里。

    很好,道衍的黑历史喜加一。

    那么,他就没法再要挟我了。

    这是在历经磨砺之后掌握的生存技能,在女娇的打磨下学会的手段。

    青丘特产,社死威慑。

    卫渊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太过于着眼,询问了道衍之前的经历,后者定了定神,将自己意外之下发现了这一处秘境,而后和那黑袍之人交手的事情讲了一遍,至于他自己身化净土,庇护背后这些人的事情则是一笔带过。

    “另外……”

    道衍声音顿了顿,还是决定说出来:“我在进入秘境的时候看到了一座石碑,可能是传说中的河图洛书,至少是其中之一,现在,那黑袍之人,恐怕已经前往最深处了。”

    河图洛书……

    卫渊看向前方,只见到一片的漆黑,无数的桃花在那里盛放,影影绰绰散发出的气机,连神魂都无法探入其中,卫渊沉吟了下,伸出手指,将自己的一缕真灵气息伸出去,这几乎是主动舍身饲虎一般。

    但是这些桃花却和之前的桃林不同。

    哪怕卫渊几乎把自己的表层意识打开,把自己的真灵喂到它们嘴里。

    这些桃花居然都死死绷住,完全不肯再碰触卫渊的真灵和记忆。

    就像那是天下最恶毒的毒药一样。

    珏伸出手指,一缕清风飞入,而后也被桃花所化之阵所引导偏离了位置,略有讶异,那边的道衍也做出了自己的尝试,神色微沉,缓声道:

    “看来,是以桃花为阵,化作了一处秘境中的秘境,我们所见到的,表象是桃花,内里其实是一个个‘世界’,那个人无法阻拦,甚至于无法发挥出这一个桃花源大阵的真正力量,但是单纯用这些最高规格的阵法来阻拦我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若是贫僧所猜的不错,这应该是神代的阵法。”

    “甚至于可能是三皇五帝时期之前的东西。”

    “也只有神代的力量,才可能做出这样不讲道理的神通。”

    道衍缓声开口,故意将事情夸大。

    而后看向卫渊,想要从后者脸上看出惊愕神色。

    而后理所当然地失败了。

    “……”

    僧人默默移开目光,感觉到某种想要炫耀却被化解于无形的憋屈感。

    “神代的吗……”

    卫渊伸出手指触碰桃花,在不肯接触卫渊梦境之后,这些桃花也终于展现出了其本身的特殊性,只是刚刚最外侧的桃花,就几乎要将钦原给吞了,将凤祀羽逼迫到本能用出了祝融神术,唯独张若素不受其扰。

    而且这内侧的防御比起外侧更甚。

    道衍拔出匕首试了试。

    坚韧无比,仿佛猛虎皮毛,而硬度其实不逊色鳞甲。

    道衍吐出一口浊气,用出佛门神通,略有感知,缓声道:“这个秘境很奇怪,如果说按照普通人的感知往过走的话,那人在足足八百里之外,路上全部都是这样的桃花。”

    几乎无解。

    道衍眉头皱着,思考了很久,仍旧是无可奈何:“来不及了。”

    九幽之地。

    烛九阴和九天玄女靠着卫渊和珏的存在,演化天机,‘看到’人间发生的这一幕,眉目凛然的女子手中拈着一枚桃花,道:“……那个神灵以夸父手杖所化的桃林为根基,在人间演化这一处秘境,难度很高。”

    “哪怕是现在的我入内,都很难破去这桃林。”

    “看来,这一次这小家伙是没办法了。”

    玄女衍化桃林深处发生的事情,只是有什么东西的存在,无法衍化,于是在这画面里,始终有一片空白之处,玄女微微皱眉,仍旧尝试推演那空白之处,只是越是衍化,那一片空白越是巨大。

    烛九阴若有所思。

    而卫渊倒是知道这深处是什么。

    大概率就是那一座河图洛书石碑,看向皱眉的道衍,后者尝试以佛门神通突破,但是这八百里桃花气脉相连,至少在此刻生生不息,卫渊看向道衍,道:“这是……”

    道衍皱了皱眉,回答道:“佛门神通,漏尽通,宿命通。”

    “但是,破不开。”

    “漏尽通断尽一切三界见思惑,再加上宿命通,两者结合的话,本来能强行打破那人的所做作为,但是神代的阵法太难了……”

    他咬牙暗恨。

    卫渊若有所思。

    “漏尽通……”

    抬起手掌,也学着道衍的模样。

    道衍看他一眼,没好气道:“漏尽通可是我佛门六神通之中最高的一门,不知道多少能烧出舍利子的僧人,一辈子也就会天眼通或者神足通,宿命通都无法企及,更不必说漏尽通了。”

    “你不要……”

    卫渊五指缓缓握合。

    道衍嗓音戛然而止。

    周围似有若无,浮现出了一道道金色流光。

    “这,这是……?!”

    道衍一时失言,有种被在绝对自信的领域被绝对碾压的茫然。

    周围佛光遍照,仿佛琉璃体魄,卫渊只是试了试,也没有想到会用出来,而他最后想起来的,却是那用手按在自己头顶的老迈僧人,掌心的温和感觉还在,而自己不过独自一人。

    现在,那佛门觉者的力量虽然散去,但是感悟还留着。

    而感悟也在快速消耗中。

    卫渊沉默,双眸微阖。

    仿佛背后那僧人还安静看着自己。

    于是剑术和佛门神通在此刻相结合。

    以佛门宿命通为引,故可知自身及三界六道众生之百千万世宿命及所作之事,漏尽通断尽三千烦恼,故而因果合一,六道众生皆自‘我’之感知中散去,唯独一因一果,自开始直指终结。

    以佛门神通反向以因果锁定敌人,而后出剑。

    此岸彼岸,以身为舟,无边苦海,一剑横渡。

    断因果,斩夙愿,截断彼岸,斩破浮屠。

    故,

    万事万物,无不可断者。

    五指握合。

    刹那之间,似乎有一股无边锐气横扫,而又似乎只是所有人的错觉,天地凝滞,而后,前方八百里桃林,每一株桃树每一朵桃花,都从中间缓缓崩裂,一瞬间散尽。

    眼前道路一切障碍已经除去。

    身穿黑色为底,红色纹路外衣的青年收回手掌。

    怅然若失。

    却仿佛一柄无锋重剑,散发着无人可以忽略的压迫感。

    “……可以走了。”

    他道。

    神代阵法。

    夸父所留的桃林——

    一剑,已破。

    道衍看着虚空中徐徐散去的佛光,嗓音沙哑:

    “你……修过佛?”

    “修佛?不……”

    卫渊摇了摇头,怅然许久,然后回答道:

    “我只不过曾经陪着一个家伙,从人变成了佛。”

    “又看着他从佛变成了人。”

    “仅此而已。”

    ……

    九天玄女推演的画面里面,瞬间模糊了一下。

    而后前面的八百里桃林就已经消失不见,她神色微微怔住。

    “……这是,还挺有本事啊。”

    烛九阴不置可否,没有回答。

    视线落下。

    九天玄女也旋即察觉到什么。

    祂们的视线落在桌子上。

    推演出的画面里面,卫渊似乎抬了抬头,看向这里,微笑了下,点了点头。

    收回视线。

    桌子上,一株桃花缓缓凋零。

    花瓣裂口如同被剑斩过,锋锐无比。

    九天玄女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