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8章 我是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33
  第0478章 我是我

    桃花源

    一身女儿国甲胄的少女推着卫渊的轮椅往前走。

    而旁边是韦元良和那位身穿棉质长裙的少女阿柳,桃花源里面,并没有传说故事里面的美好,空无一人的嶙峋街道,先前桃花如林,涌动起来仿佛浪涛,却因为光线阴暗的缘故,带着一种天然的阴森感觉。

    现在这些桃花桃树都被湮灭席卷。

    各处光秃秃的一片,看上去倒是清净许多。

    “所以说……你也是因为想要来寻访仙缘,才发现了这儿?”

    卫渊和韦元良闲聊,听完后者的遭遇之后,若有所思。

    韦元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是啊……我以前也常常看那些武侠小说,还有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养气养出来气感以后,死活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干脆就出来转转,一边是为了散散心,另外的话,如果能遇到仙缘那就最好了。”

    “我爸妈倒是挺支持我的,给了不少钱让我出来转悠。”

    身旁的少女拉着他的胳膊,不怎么说话的样子。

    卫渊点了点头。

    桃花源的地方很大,但是卫渊让一缕流风在这里回转,能够把握住整个桃花源的大致模样,走了不过一会儿,卫渊轻轻道:“稍微停一下。”

    珏也在同时停住了脚步。

    韦元良两人倒是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才反应过来。

    往前看过去,发现在前面的区域,有足足三个人在,这一片区域的桃树,似乎是和先前卫渊湮灭的那一部分分属于不同的区间里面,至少现在这些桃树,并没有因为卫渊的力量而化作齑粉,而是仍旧茂密生长着。

    同样身穿女儿国精锐甲胄的钦原坐在地上,睡得正香。

    周围已经有藤蔓缠绕上来。

    而另外一侧的石板上,侧躺着一个老道人,右手撑住脑袋,左手拈着拂尘,徐徐吐息沉睡,面容红润如婴儿,这桃林的大部分区域都给这老道士给吸引过去,也因此旁边那妖兽才没给这藤蔓给缠绕结实。

    此刻不知道多少桃花枝上的藤蔓想要缠绕在张若素身上。

    却被他吐息时候的白气给牵扯住,忽而在前,忽焉在后,完完全全无法靠近道人三尺之内,倒是潇洒自在,而最中间就更厉害了,韦元良看得目瞪口呆,许久之后,迟疑道:“这个东西,是个……”

    “蛋?!”

    确确实实,不由他想的差了。

    因为眼前的东西就像是两片翅膀笼在了一起,化作了个竖立着的羽蛋,周围隐隐有炙热的火焰之气升腾,桃花枝上的藤蔓,以及花叶在靠近的时候就会被灼烧为灰烬。

    现在看起来,倒是只有穿着甲胄的钦原最倒霉。

    卫渊看着张若素和凤祀羽,无可奈何抬手抚额,道:

    “他们怎么也跟着来了?”

    “我们分头行动,想办法能不能把他们唤醒……”

    他注意到自己背后的女儿国精锐有些奇怪,沉吟了下,道:“你们的大将军不在这里,应该是闯出去了,如果说你们的大将军真的是她的话,那么这个幻境,肯定困不住她的。”

    虽然不知道,这老道士怎么会被困住。

    卫渊默默看向那边睡得舒舒服服的张若素,嘴角抽了抽。

    丢不丢人?

    无可奈何地让轮椅靠近过去,伸出手指按向凤祀羽所化的鸟蛋,而天女珏脚步轻快,走向几乎整个都要被桃花藤蔓捆绑起来的钦原,后者睡得正香,还止不住地发出嘿嘿的笑声,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

    珏伸出手指,屈指叩击。

    尝试以入梦之法,分担以破去钦原的幻象。

    这是钦原的欲望和不甘,是她的遗憾和执着。

    幻象之中——

    四周明亮,窗户,课桌。

    珏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

    是一间教室?

    少女怔住,这是什么操作?

    而后她看到讲桌后面,坐着一个面容严肃,头顶寸草不生的男人,钦原坐在讲桌前面,奋笔疾书,一张卷子很快就被她写完了,而后以六亲不认的姿态,啪地一下,将这卷子砸在桌子上。

    钦原傲慢道:“好了,老东西,这就是我的答案了!”

    她缓缓起身,然后把搭在座椅背后的外套抖开,披在肩膀上,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低沉而忧郁地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少年穷!”

    一副教导主任模样的光头老师大惊失色道:“这,这不可能!”

    “居然是——满分!”

    “你居然在这思想品德教育考试里面,拿到了满分!”

    钦原嗓音低沉而有逼格:

    “哼哼,现在知道害怕,已经迟了!”

    “从今往后,我将是你得不到的学生了,老家伙!”

    天女看着这一幕,想到了钦原咬牙切齿地怨恨自己五十九分的思想品德考试,不由哑然失笑看起来,钦原的目标和欲望都是很简单的啊,果然只是昆仑山下酿造蜂蜜的妖兽。

    而这个时候,钦原一脚踹开了门,拖出一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人,欢快道:

    “所以,按照约定这个家伙,就是我的了!”

    天女顺势看去。

    那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身穿黑红配色的衣服,一只手戴着战术手套,袖口还有黄巾,此刻被用蛛丝一样的材质捆起来,嘴上还贴着几乎能够称之为是典中典的黄色胶布。

    少女优雅的微笑凝滞。

    钦原拉着这博物馆主就要往外走,叼着棒棒糖哼着歌。

    “你是我的了。”

    “哈哈哈,卧虎,你叫啊,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哇哈哈哈哈……”

    “我要把他……”

    而在这个时候,天女决定打破这个梦境了,突然出现在了这个考试的一侧,然后刷一下抬起手,指了指钦原的座位,按照电影和小说里面的标准模板,面颊微红,回答道:“报告老师!”

    “她作弊!”

    钦原动作凝固。

    剩下的那一句话才说出来:“从昆仑山上丢下去……”

    僵硬地转过头,看到那‘夺命光头’缓缓靠近,伸出手按在她的肩膀:“钦原,你居然作弊了……剥夺你的成绩,现在给我回去补考,重修,作业全部都给我写一份交上来!”

    “不要啊!!!!”

    “我要见校长,我要调监控,我没有作弊,呜呜呜,我不要补考!”

    钦原被拖了回去。

    珏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看着钦原的美梦变成噩梦,连带着整个梦境都碎裂,这样她也能苏醒过来,松了口气,看向了钦原想要从山顶丢下去的卫渊,微微一怔——

    可能是因为钦原是蜜蜂,所以她本能畏惧着某种巨大妖兽的蜘蛛丝。

    现在的‘卫渊’被白色蛛丝给捆得结结实实的。

    穿得更是严严实实的,却偏偏把肌肉的轮廓都绷紧了,勒出了古怪的痕迹,似乎是正在竭力挣扎,面容涨红,双目凌厉而愤怒地看着前方,连衣领都有些凌乱,却又被死死捆住,毫无半点还手之力,柔弱如待宰羔羊。

    天女看着这样的‘卫渊’,陷入沉思。

    钦原到底在人间看了什么?

    好怪……

    再看一眼。

    ……

    卫渊眼前一花,进入了凤祀羽的梦境。

    而后,他发现自己来到了老街,本来是很正常的,然后就发现,博物馆变成了年代零食博物馆,花店变成了花蜜和糕点店,画室变成了奶茶铺子,而后,卫渊还看到了撸起袖子,正在吭哧吭哧努力晒瓜子的小阿玄。

    至于凤祀羽。

    吃着火锅听着歌。

    卫渊嘴角抽了抽。

    硬了,拳头硬了。

    今天非得要把这小丫头片子给揍死。

    资本家的萌芽,封建王国的余孽,绝对不能在老街出现。

    应该给祝融和羽民国送一堆思修教材过去。

    而就在他打算把凤祀羽在梦里吊路灯的时候,她突然把老街的所有人都叫过去,然后拍着胸脯道:“现在我们要开始发零食了,有福同享,我是不会亏待大家的,我们平分。”

    卫渊讶异,稍微停止了下动作。

    然后看到凤祀羽和老街的居民排排坐,然后拿起像是山一样的零食开始分:“这是快乐水,那么,阿水一个我一个,阿玄一个我一个,卫大哥一个我一个,珏姐姐一个我一个……”

    然后又拿起阿玄晒好的瓜子:

    “这个是瓜子,那么,阿玄一个我一个,阿水一个我一个,卫大哥一个我一个……”

    羽族少女分得开开心心。

    完全没有发现背后的成年人阴影缓缓提起的拳头,以及头顶闪耀着的,名为网课和五三的死兆星,分完了全部之后,凤祀羽抱着一大堆零食,喜滋滋地打开自己的屋子。

    卫渊跟在后面,微微一怔。

    凤祀羽的屋子里,好像是个幼儿园,或者说是孤儿院一样的地方,她坐下来,把零食都分出去,仰起头来,得意洋洋地道:“我今天又找到了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大家分一分。”

    “好哇……”

    “凤姐姐最棒了。”

    那些孩子簇拥着凤祀羽。

    卫渊的眉头缓缓舒缓下来,看着开开心心的少女,若有所思。

    遗憾和愿望。

    最后步步后退退出了这里,而后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个幻境里面的很多人,包括幻境里的自己和珏,都很呆板,远不如自己刚刚那个幻境里面的真实灵动……

    没有太过深思,卫渊并指微微一斩。

    无形剑气逸散而出。

    这个由桃花源所完成的幻境从边缘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波动,而后寸寸崩散,但是并不快,卫渊看着凤祀羽的笑脸,转过身,踏出了梦境,这一场幻梦会醒的,但是在此之前……

    晚安,好梦。

    ……

    有黄粱一梦的传说,幻梦的时间流速,也远远地超过正常的世界。

    卫渊睁开双眼,旁边穿着甲胄的天女也同时完成了唤醒。

    只是无论是凤祀羽还是说钦原,都慢慢地从幻境里面苏醒,而后过渡到正常的梦境里,这需要一个时间,而后卫渊看向安然睡觉的老天师,收回视线,没有过去。

    韦元良不解道:“……不用去帮那个老先生吗?”

    “不用。”

    卫渊揉了揉眉心,道:“以他的道行,这些桃花林奈何不了他。”

    “而冒然进入他的梦境里,其实相当危险……”

    “确认了他没有事情就行。”

    卫渊并指一斩,剑气流转,在钦原,凤祀羽,以及老天师附近留下了自己的剑气剑痕,这样的话,若是遇到什么情况,剑气就会自发进行防御阻止,而那一点动静,必然也能将老天师惊醒。

    那可是当代,也是千年以来,龙虎山最强的天师。

    卫渊揉了揉眉心,道:“事不宜迟,前面那里应该有普通人在,我能够感知到一部分的佛门气息,可能是故人,我们得快些过去……”

    卫渊这一次直接御风,带着珏,以及不愿意留在这里的韦元良两人,顺着那一缕隐隐气机笔直前行,最终抵达气息传来之处,看到了那佛门净土,以及陷入幻境里面的少年僧人。

    “是他啊。”

    卫渊了然,道:“那这次,就交给我来吧。”

    伸出手,进入梦境。

    是……江南?

    卫渊环顾周围,而后发现,梦境的主体是一座药店,古色古香,而那里有一个面容俊秀,约莫六七岁的小小少年,在小小少年前面,一名身穿灰袍,气度温和雅致的青年微笑道:

    “考虑考虑,做我的徒弟怎么样?”

    “我会将我一身医术和道法都传授给你。”

    “还会帮助你完成你的天命。”

    而那小少年微微仰起头,满脸不耐烦道:“我都说了。”

    “我一点都不想要做你的徒弟!”

    “考虑考虑?”

    “我可不会考虑这个。”

    卫渊看得饶有兴趣,看来,那个小豆丁就是以前的道广大师了,没想到啊,他居然是这个时代的人,这样算来,应该活了差不多五百年了,而且,看上去温温秀秀的,居然还是个小傲娇?

    卫大博物馆主已经能否反向推演出。

    估摸着真正历史,应该是小豆丁版本道广大师费尽心思想要拜入师门,而这灰衣男子却只是随意教授了一部分知识后,直接洒然离去,甚至于搞不好还坏了道广大师的天命。

    “啧啧啧。”

    “渣男啊……”

    吃瓜群众卫某人诚心实意地感慨着。

    而后,似乎是那边的人听到了动静。

    气质温润如玉,黑发以一枚碧色玉簪束起的灰袍男子抬了抬眸,转头看向卫渊的方向,而卫渊亦是含笑看过去,和那灰袍男子双目平静对视,而后瞳孔收缩。

    一个认知浮现出来——

    那是……

    我!

    本来是道衍的梦境幻觉。

    而在这刹那,包括道衍在内的天地,瞬间凝固。

    天地死寂,长街古道。

    落雨凝滞在空中。

    唯独两人平静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