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4章 桃花源,人世?仙乡?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56
  第0474章 桃花源,人世?仙乡?

    于人间常世所无法窥探到的秘境。

    这是传说中的桃花源。

    一名消瘦敏锐的青年小心谨慎地从一块一块石头后面摸出来,他的衣服稍微有些破,撕下了的袖口当做口罩捂着嘴,跳过了几个石头,然后回过头,背后是一位有些文弱的少女。

    他伸出手,拉着少女手腕,让身子显而易见有些病弱的少女跳了过来,小心翼翼护持着对方,确定对方站稳之后,青年才抬起头来,看着前面,在山石嶙峋之间,是一座座木屋,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座座建筑。

    而更多的,充斥在眼底的,是桃花。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是冬天,这桃花却仍旧怒放,大片大片地汇聚簇拥在了一起,仿佛是海洋一般,这种在外面足够引来许多人欣喜的景色,在这阴暗的环境,以及山石之间,竟然隐隐有些许的奇诡森然。

    青年咬着牙关,尽量地维持住自己的冷静和情绪。

    他是误入了这里的。

    一出生就被遗弃,好在被养父母收养,也算是平平安安地长大,而后灵气复苏了,他自小就喜欢到处跑,身子骨不错,也顺利地入了修行大门,在闲暇的时候,也像是那些同龄人一样,想要去碰一碰仙缘。

    结果确实是有仙缘。

    他来到这武陵桃花源的时候,也是以为自己遇到仙缘。

    所见所感,原来这里居然是一个隐居避世的修行门派,自己的根骨也极为契合这一脉的修行方式,他大喜之下,告知了养父母,而后在这里修行,几乎是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一般。

    而这一切都只是幻梦。

    苏醒的缘故是因为一声低沉的佛号。

    而后,便是似乎有些震怒,却仍旧沉着的少年音色:

    “何方妖孽,胆敢在此以声色惑人?!”

    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如同雷鸣或者狮子吼的声音。

    青年登时便被惊醒过来,抬眸看去的时候,隐隐约约只是看到了一道身穿黑色僧衣的少年僧人,面有怒意,大步而入,再往前,似乎还看到了一座石碑处于最深处,那少年僧人只是一按地面,佛光震动,便将许多陷入沉眠当中的人都惊醒过来。

    青年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可惜大多都被抓了回去。

    只剩下他和旁边这少女,在这几天里面东躲西藏,却始终找不到出去的道路,也找不到那位修为绝世的黑衣少年,也只好在这里躲避那些遮蔽面目的修行者。

    渴了喝泉水,饿了就四处找些果子吃。

    也幸亏不只是一个人。

    青年总觉得,如果只有自己的话,恐怕早早就疯了。

    背后身穿棉衣长裙的少女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担忧,用力轻轻握了握他的手掌,掌心的暖意还有那来自于其他人的力量,让青年稍微鼓起了些勇气,在脑海里面盘算了下可能能出去的方向,回过头看着少女,道:

    “这一次往北面走试试看。”

    少女用力点了点头,“嗯。”

    他们一路上留下了记号,勉勉强强能辨别方向,加上轮番休息,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倾听动静,在这桃花源里面很难才熬了这么七八天,这一次运气似乎不错,他们往前走的时候,找到了一条新的道路。

    路上有看到过被困起来的人。

    许许多多的人,大多是游客,寻访仙缘的年轻人。

    也有些无意间进来的人。

    都被桃花树上垂落下来的奇异藤蔓捆缚起来,那种藤蔓上的倒刺,会刺入皮肤里面,让整个人像是一个蚕茧似的,而更为奇诡的是,被这样捆缚起来,被捆者的人却仿佛感觉不到痛苦,双目紧紧闭着,如同陷入美梦一样,脸上都是沉醉的表情。

    青年也曾经想要叫醒几个人,但是完全做不到。

    一个个或男或女,或者年轻的,或者年幼的人被悬挂起来。

    浑身被藤蔓裹挟。

    脸上带着迷醉的表情。

    而周围桃花怒放,仿佛花海。

    这让青年想起了冬虫夏草一类的寄生模式,胃部一阵翻腾恶心,尤其是想到自己也曾经被这么对待过,更是头皮发麻,觉得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要炸起来了。

    “赶快出去,必须要赶紧出去。”

    而在这个时候,沉重的脚步声中,一个个把脸遮起来的人蹒跚着走过,青年连忙拉住少女,两人一起藏在了岩石下,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气,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那几人在前面的空地上顿住。

    而后青年就发现,空地上有人。

    “又有人进来了?!”

    青年心中一急,而后突然意识到,这两人一个是坐在轮椅上的青年,而另外一个是身穿古朴铠甲,带着面甲的女子,双目都紧紧闭着,还没有被藤蔓纠缠寄生,这是不是代表着,这两个人还能够被唤醒。

    心思一动,看着那几名遮面人,咬牙拾起了石头。

    ……

    此刻,卫渊眼前的试炼。

    他似乎,遗忘了什么……

    又似乎,这只是个错觉,就像是在生活中,常常有着突然对某个场景极为熟悉,似乎以前曾经经历过这一幕的奇怪的熟悉感一样,眼前少女呼唤他为夫君,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落座的时候,少女轻轻指了指前面桌上,微笑道:

    “今日轮到我做早餐了,你可以试试看。”

    卫渊点了点头,坐下来,早餐是很简单的食物,但是不知为何,卫渊吃下来的时候只是觉得味道很好,少女打开电视的时候,播放的画面里面,是一位姿容秀丽的女子,一身清丽的衣着,白衫红裙,嗓音清丽。

    唱着一首很有古代味道的歌谣。

    清丽少女轻声哼着,一曲罢了,微笑着鼓掌道:

    “七娘唱的歌更好听了。”

    “下次真的要再让她教教我。”

    “你还打算学啊。”

    “是啊,活到老学到老嘛,今天的早餐,就是我问过牛叔后做的,你不是很喜欢嘛?”

    少女看着被一扫而空的饭菜,嘴角微微勾起,似乎颇为满意。

    “对了,七娘结婚的请帖也发来了。”

    她把一张请帖放在卫渊手边,卫渊打开,看到了身穿红衣的女子笑靥如花,旁边是英武青年,两人一副郎才女貌的模样,卫渊一边翻看,一边端起豆浆喝了一口。

    他记得清楚,宛七娘这家伙,打游戏打得很烂,垃圾话倒是很厉害。

    一来二去两个人认识了,他当时可不知道她是当红的女星。

    狂喷垃圾话被反击得连做了好几天噩梦。

    不过她居然会嫁给傅朋义,倒是也有些没想到。

    这估计会在网上惹来一波的吵闹。

    不过傅朋义也不错了,年少有为,大学毕业后直接参军,保家卫国。

    “到时候去看看吧,不知道带什么礼物去。”

    “又要出礼钱了。”

    卫渊叹气一声,站起身来,他记得自己好像要上班去了,虽然说他是跟着老师学的医术,可谁也没有想到,大学毕业之后的社畜之旅这么难,之前还想要去老师那儿混混日子。

    可是那少年成名的医者一脚把他踹出了门,一点都不客气。

    老师好像现在又找到了新的徒弟。

    一边在医院治病救人一边教学生,乐得很。

    明明他的医术都够去挣大钱了。

    不过说起来,他带着妻子去过老师家里,无论是老师张角,还是牛叔,看到珏的时候都很开心,在他大婚的那天,老师喝酒喝醉了,牛叔拉着他一边笑着一边哭。

    ‘终于看到你成亲了,太好了。’

    ‘这有什么好哭的?’

    他记得当时他拍着胸膛安慰牛叔,安慰张角,安慰那许许多多熟悉的脸庞。

    ‘你们还会看到更多的哦。’

    ‘老师,牛叔,以后我孩子出生,你们岂不是要哭死?’

    不知道为什么。

    记忆里的大家只是微笑,却不再回答。

    明明是在笑。

    这一幕为什么会有些鼻子发酸?

    卫渊回过神来,站起身来的时候,清丽少女把他送出了门。

    站在卫渊身前半步,伸出手来,为他整理了下衣领,然后拍平了褶皱,脚跟微微踮起,这个时候,卫渊心脏突然诡异加快跳动了两下,而少女只是伸出手把他头发整理了下,就后往后两步站定,微笑道:

    “这样就差不多了。”

    “赶快出发吧。”

    卫渊怅然若失又觉得好像这样才算是正常的古怪心态,走出了门。

    隔壁的邻居是个叫做章越的独居男人,正要送女儿去幼儿园。

    出门的时候,和卫渊打了个招呼。

    章小鱼很活泼爱笑,一蹦一跳的,伸出手挥了下:

    “卫叔叔工作加油!”

    “好嘞……”

    卫渊无可奈何挥了挥手,默默地想着。

    原来我已经是叔叔辈儿的了吗?

    大学毕业就直接入了叔圈,辈分跃迁来得太快。

    卫渊的一日生活记录——

    “奇怪的感觉,总裁是个三十岁的帅大叔,不知道为什么,气质很强,总觉得当个公司的总裁实在是太屈才了点,就这气场,他应该去征服世界啊。”

    “好嘛,真的拉我去讨论梦想了,还想要占领全世界的市场份额。”

    “总裁的大饼,还是敬谢不敏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保镖总觉得像是什么特种兵兵王毕业的,眼神凶的要死。”

    “隔壁部门部长是个老头儿,好像一百来岁了还在干活。”

    “真的假的,一百多岁了还是个单身,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惨的人?好像年轻时候挺渣浪渣浪的,惹了一堆的情债,另外还有个看上去才十三岁的弟弟,这家人指定是有什么大病。”

    “而且那老头还是个猫奴,和我关系倒是不错。”

    “据说最近买了不少的急速救心丸,是不是身体不好了。”

    “下一次再带着点东西去看看他吧。”

    “公司看门大叔是个退伍的特种兵,参与了征服樱岛的战役,立下了大功来着,目前的爱好是盆栽花艺,真的看不出来啊,对面超市老板就不一样了,泡面可能不多,但是在那儿能买到整个世界全部的快乐水。”

    “两个人似乎关系不错,常常开黑。”

    “这个月得回老家一趟,姐姐姐夫叫了好多次。”

    “这次提前回去,好好把契那小子的门儿给堵了,不过这姐姐和丈母娘家关系不大好啊,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点。”

    一整天的社畜生活,最后被帅老板拉着讨论了两个小时的征服世界攻略,回家的时候,天色都彻底黑了,最后一班公交车也没了,只好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着车往家里赶路。

    回家的时候,一片漆黑,可恰恰就有那么一盏灯在那里。

    卫渊心底微暖,回到家里,和经营着花店的清丽少女一边做饭一边闲聊,聊些生活里的琐碎事情,说些往后要做些什么,买点什么,隔壁听得到蹬蹬蹬的声音,还有章越为了教章小鱼做题气得懊恼的声音。

    生活琐碎,不过是人间烟火,万丈红尘,也只柴米油盐。

    卫渊把菜切好,“这样真好啊。”

    “是啊,真好。”

    少女微笑着回答:“就好像我们也能一起变老呢。”

    “能白头偕老的话,就太好了。”

    “是吗……”

    卫渊微笑着低语,双眸已经恢复清明。

    珏好奇抬了抬眸。

    卫渊闭了闭眼,不忍去看,而心中自语——

    是幻境之类的手段吗?

    读取人类表层的欲望,而后进行反馈的神通。

    果然是厉害啊。

    三国时代的道法经验立刻做出了判断,而此刻最好的破局方式,就是将眼前少女,作为他所求核心的珏斩了,但是卫渊无法做到这一点,徐徐吐出一口气,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

    想要读取我的过往吗?

    卫渊嘴角抿了抿。

    如你所愿。

    放开心神。

    仿佛有什么东西出现在心底,要恣意读取卫渊的过去。

    而后,整个天地骤然凝滞。

    卫渊眼眸安静。

    先古山海,大秦明月,大唐的西域,三国的纷争。

    没关系。

    慢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