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3章 神代秘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16
  第0473章 神代秘境

    烛九阴平淡收回视线,知道她说的是《九天玄女六壬课》这一卷书。

    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回答道:“无妨,本该如此。”

    气质凌冽的女子大方一笑,道:“当日我落入陷阱遭遇重创,若不是你分出真灵轮转入世,又创出了这一门卜算之术将我真灵稳固,哪怕是我,都不知道要沉睡多长时间。”

    “而如果不是你的转世想方法将这一卷书交给他。”

    “我也不可能靠着他,在这一世大劫来临前醒过来。”

    “如此自然要多谢你。”

    烛九阴淡淡道:“我也多有收获,不必道谢。”

    “哦?收获……”

    女子微敛了敛眸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双目苍古的烛九阴,上上下下打量了下,而后收回视线,笑吟吟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是不打算说出来的,那我就不问了。”

    烛九阴不置可否,问道:

    “以那一卷《九天玄女六壬课》的原典,将你真灵稳固。”

    “你为何不直接将真灵凝聚到卫渊身边,而是要循着一缕因果出现在九幽这里?”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一剑。”

    九天玄女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以陈渊的剑意。”

    “现在这样状态的我出现在他身边。”

    “若是本能防备,应激之下全力出手,只是一剑就可斩我本源,将我真灵打入沉睡。”

    “我虽然执掌兵戈,可是也不想要用现在的状态,体会一下天下第一的剑客剑术到底有多强,而且……”

    九天玄女没有说下去。

    大唐的时候,双脚走过十万里天地,以一百年凡尘和跌宕起伏的人生,铸造了那柄几乎臻至凡人极限的剑,而现在他回忆起过往,每一世都是大劫,每一世或许都同样精彩,给予足够的时间,将那一切全部融入剑中。

    又有多强?

    “你说,他能拔起那柄剑吗?”

    九天玄女突然询问。

    烛九阴沉默了下,淡淡道:“我不知道。”

    “……但是,或许可以。”

    两人默契地没有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而这个时候,虚空中文字拂动,一道气机直接锁定了九天玄女,文字在空中排列组合,化成了一句话,询问现在的局势,烛九阴抬了抬眸,九天玄女面不改色,随手写道:

    “水性杨花的人族,你此刻前进后退皆是死路一条。”

    “你先回去吧。”

    文字散去,最后经过这一门神通的组合打散,变成了能够解读的语言传回人间,而很快的,就像是进行卜算的人不肯相信似的,又一次询问接下来该去哪里。

    九天玄女稍微卜算。

    而后姑且算是耐心回答道:“拈花惹草的小妹夫,往东北那边去。”

    “若无意外,你有认识的人在那儿遇到了劫难。”

    仍旧是被打散,以九天玄女六壬课的解读方式传递回去。

    眉目凌厉的女子微微一笑,道:

    “你转世所创的这手段,倒是有趣。”

    烛九阴默默饮茶,并不开口,装作无视了这种操作。

    九天玄女微笑道:“此刻昆仑四处分散,我也没有兴趣去其他地方,先在你这九幽待一段时间,再说回到人间的事情,烛九阴,你应当不会介意吧?”

    面容苍古的男子摇了摇头。

    “不打算去见一见珏吗?”

    “不了。”

    九天玄女道:“不在乎这么点时间,至于那渊,往后有的是机会。”

    她洒脱微笑,而后缓缓消失不见,而在这个时候,天地间一道气息浮现,身材高大的刑天出现在了烛九阴身前,给自己倒了一盏茶,似是稍微松了口气的模样——刑天此刻首级不知在哪里,如果苏醒的话,就会大闹,所以这段时间常常昏睡。

    一缕真灵则是留存在烛九阴之地。

    “总算是走了。”

    刑天叹息一声。

    烛九阴看了祂一眼,道:“为何?”

    “你不知道吗?”

    刑天挠了挠头,若有些无奈地道:“我以为你知道的,毕竟那个时候,你还不在九幽……对了,你说那个时代你还在闭关修行,那你大概是不知道了,你有没有觉得,玄女对渊那小子,稍微有点严厉?”

    烛九阴抬了抬眉:“嗯?”

    刑天带着温和微笑道:

    “我也不是很了解。”

    “只是作为文官,多少得知道些典故。”

    “玄女的事情,我恰巧知道了那么一点点。”

    “事实上这是有缘由的,当年炎黄合力,和蚩尤决战的时候,九天玄女作为昆仑天神的代表,帮助了轩辕帝,那时玄女心智成熟程度,也就如同现在的珏一样,而她下山就遇到了轩辕这样的人物。”

    “总之当年的事情和现在是很像的,一见钟情之后,还有另外一位女子,也就是嫘祖,和轩辕并肩作战,而当年的轩辕选择了嫘祖,最重点,嫘祖的性格,和当年渊遇到的那名将军极为相似。”

    “不过我们是可以理解的,那时候的玄女,可以算是轩辕的老师的。”

    烛九阴双目苍古,略微咳嗽一声,道:“嗯。”

    刑天又慨叹道:“而历数起来,昆仑天女地水风火。”

    “当年的魃,和应龙也是凄惨收场。”

    “而西王母外出的时候,暂且代替西王母职位的那位,又被周穆王抛下,再不复来,玄女此刻看渊和珏,就如同当年我等看她和轩辕,魃和应龙。”

    “后之视今,亦如今之视昔,这句话真的是没错啊。”

    “咳嗯!”

    刑天看向烛九阴,好心道:“烛九阴,可是渴了?一直咳嗽……”

    而这个时候,一只白皙温柔的手掌轻轻放在了刑天的头顶。

    “不愧是文官啊。”

    “什么事情都知道呢。”

    刑天温和的微笑凝固。

    大滴大滴的冷汗滑落。

    九天为乾金之象,性刚好动。九天之方,可以扬兵布阵。

    恭行天律,部领雷兵,神威所到,一切扫除。

    昆仑战神。

    九天玄女无极元君。

    刑天望向烛九阴:“烛九阴……”

    “……”

    烛九阴沉默了下,缓缓闭上眼睛,在睁开眼睛的时候,自知理亏没法还手,当然更重要的是,刑天准备招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斧头没了,结果给好一顿收拾,一阵阵雷霆砸落之后,九天玄女重新落座。

    而这个时候,九天玄女六壬课的符文再度地汇聚。

    “东北方向有宝物吗?”

    九天玄女面露寒霜回答:

    “不知道。”

    卦象重组,化作无解二字,出现在卫渊面前。

    而在卫渊和圆觉寻找到秘境的时候,烛九阴望向九天玄女,道:

    “这一处秘境里是什么,你真不知道吗?”

    人间。

    卫渊和圆觉踏入了这一处秘境,心怀戒备,眼前流光转动,刹那白光,而在此刻,天边已经出现了猛虎,夸霖看到卫渊身影,猛虎坐骑低沉咆哮,而后迅速跟上,一个恍惚,也已经消失不见。

    而紧随其后,仍旧还是一身甲胄的天女珏,钦原。

    还有因为好奇跟过来的凤祀羽,一一踏入了秘境之中。

    最后,天边一缕白气流转,放心不下的老天师,在被阿玄软磨硬泡之后,将龙虎山事宜交给了其他几位辈分也不低的道人,自己则是紧随其后,见到这一幕,微有讶然,稍稍算了下龙虎山裂隙封印的时间。

    带一缕微笑,拂尘一扫,踏入其中。

    九天玄女自不知道这一幕,缓声道:

    “这是神代一直流传下来的秘境……”

    “可能是因为山海裂隙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灵气复苏的缘故,重新苏醒了,至于其目的,这里原本是神灵思考完善神治的洞天福地……”

    烛九阴皱了皱眉:“如同共工那样?”

    “不,并非如此。”

    九天玄女答道:“那位古神认为,一切灾难痛苦,都是因为人类的经历和磨难,来自于欲望的无法满足,祂认为,人类只要满足他们的渴求,并且维持一定的压力,就能幸福生活下去。”

    “所以祂设立的这一项秘境,将会满足进入者心中的遗憾和渴求。”

    “无论你最希望的是什么,这里都可以满足你,而后让你彻底沉沦下去。”

    “但是这一切,皆是虚幻。”

    “人的存在,不过是肉体和魂魄。”

    “让人的精神沉溺于虚幻的泡沫里面。”

    “让人的肉体维持住生存的需求。”

    “是以此来达成的神治。”

    “这是即便共工都觉得不堪的治理——并没有将人类看作是具备魂魄和思维的生灵,更像是某种值得夸耀的贵重装饰物,那个古神已经离去,而这一个耗费祂无尽心血的秘境却留存了下来,并且在现代复苏,烛九阴,你或许听说过它的名字。”

    九天玄女微微抬眸,吐出一个词语:

    “桃花源。”

    ……

    当弥漫的白光散去的时候,卫渊左右打量着所处的幻境,旋即看到前面一座古朴神秘的石碑。

    上面似乎有着绝对的奥妙和真理,正是河图洛书。

    “??!”

    卫渊瞳孔微缩,猛地踏前一步,河图洛书却突然消散,伸手触碰了个空。

    神代的规则缓缓运转。

    卫渊不受控制地恍惚了下,睁开眼睛的时候,这里竟然已经不再是刚刚的秘境。

    而是老街,是博物馆。

    而下一个瞬间,在这秘境之中,卫渊的意识似乎边得迟滞。

    前方是清丽的少女,正在安静翻阅书卷,一件件古代造物摆在柜子上,似乎是察觉到了卫渊的动静,少女抬眸,微笑看着他:“你醒了,渊……”

    “不对。”

    早已经熟悉的少女面颊似乎微红,轻声道:

    “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