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1章 宿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5
  第0471章 宿命

    自人间修行逐渐开始普及,龙虎山便大有重新变成天下圣地的趋势,来来往往的修行者暂且不提,就是闲暇时候,来这山上寻仙问道的普通人也是越来越多。

    尤其是因为某些传闻的远古,那些偏僻些的地方,譬如后山,悬崖,每日都有大批游客想要过去。

    让这龙虎山不得不派出一部分的修道弟子们在山口拦着。

    以免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甚至于三令五申说过,不准靠近,但是奈何总是有些游客过去,以至于龙虎山不得不减少游客入内的人数,但是即便如此,每日里这龙虎山仍旧是有许多的人流量,比起之前更多。

    再加上各处都已经陆续出现了山海裂隙的存在,偏偏龙虎山附近没有任何迹象,更是给这一座古之名山增加了不少的传说性质,引得人心中好奇不已。

    天空中突然云气剧烈晃动起来,以主峰为中心缓缓旋转。

    张若素抬了抬眸。

    这天地异象越来越大,渐渐地牵扯到了方圆数百里,这山上游览之人人来人往,当然全部都意识到了这壮阔震撼的一幕,整座龙虎山,一道道赤霞云海流转,最终汇聚,如同仙神出世。

    伴随着低沉的龙吟之声。

    一头头头角峥嵘的龙兽,以及斑斓猛虎,就从天空缓缓出现。

    这一幕将不知道多少人给震慑得心中颤栗不止。

    龙虎山中见龙虎,而就在这些最多只是有些个养气功夫的普通人心中震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清脆如同玉器碰撞的声音,那种本能的惶恐刹那消失不见,有声音朗声道:“诸多道友远道而来,龙虎山已等许久。”

    诸派道人震袖持剑,徐徐而行。

    手掐三山指,口中低诵黄庭经。

    龙虎正一玄坛之气升腾,隐隐和那龙虎咆哮的气息分庭抗礼。

    张若素难得穿了一声颇为郑重的道袍,戴了道冠,气质古朴悠远,很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气质,旁边的小阿玄叹了口气,道:“师兄,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卫馆主做这一场戏呢?”

    “就那么想戏弄他吗?”

    张若素看着龙虎落下的一幕,龙吟虎咆,今天来龙虎山的人,多少得到了一些好处,往后在修行游龙掌之类的武功时,能够更为轻松地把握到个中三味,听到阿玄的询问,噙着一丝微笑道:“当然是了。”

    “好出一口气。”

    小阿玄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老道人大笑着摇头,道:“罢了罢了,不和你开玩笑了。”

    他叹道:“老道之前给他算了一卦,卦象并不是很好,最好也不过是离散之局,甚至于最坏生死相隔,相老人间不相见,不要那样看着我,人与人的缘法,实在是很难以说的清楚。”

    “有的时候,可能多了一件事情,有的时候可能少了一件事情。”

    “就会迎来截然不同的结局。”

    “可能某件事情当时已经过去了,但是那只是如同伤口埋在心底,并没有真正的消失,在未来还有可能翻涌出现,而命格这一件事情,哪怕只是一丝一缕的差异,都可能导致最终结果的天差地别。”

    “若要破这一劫,也就只有迎难而上,坦然自如。”

    “或者还有一线转机。”

    小道士阿玄欲言又止,最终道:

    “师兄……卫馆主他,真的会同意演这一出戏吗?”

    张若素安静许久,似笑非笑道:

    “谁知道呢?”

    ……

    龙虎山上,漫山龙吟虎咆。

    女儿国的三千铁卫徐徐降临。

    虽然那位大将军,因为迟了两日出发,未曾同时出现。

    但是这气魄已足以强大到震撼人心,不知道多少人惊住。

    当然也有人希望将这一幕传播出去,甚或者说,为了某种程度上,以这山海界和神州结盟造势,再度加强神州百姓的内心自信,其实道门和特别行动组也早早准备好了摄像准备收集素材。

    在一开始极为繁盛到让人叹服的流程后。

    女儿国的将领身穿铠甲,站在神州的龙虎山上,嗓音平静,明明语言不通,却不知道是用出了什么样的法术,让旁边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懂她的语言,道:“按照盟约,我国当与神州结盟。”

    “而相对应的,希望能够令涂山渊与大将军结为姻亲,永以为好。”

    张若素敛了敛眸子。

    上清派林守颐叹息一声,老道人袖口里钻出来两个小不点。

    一个是上清派林玲儿,一个是卫渊寄养在了微明宗的章小鱼。

    一个人族小道士,一个是不生不死的活尸,都好奇盯着前面的发展。

    而这个时候,本来推着卫渊轮椅的道人不知为何,脚步突然无法再向前移动。

    而在三千女儿国精锐里面,钦原看到卫渊,不由咂舌,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的,而天女则是怔住,她没有想到,卫渊会变成这样,不知是受了多重的伤势,而后也是不曾想到,卫渊会出现在这里。

    女儿国将领踏前一步,确认了卫渊的身份,而后嗓音清冷道:

    “甲一,玄七。”

    站在最前的钦原和天女顿了顿才意识到,这是在喊自己。

    事到临头,也由不得她们再做其他的打算了,事实上世间的事情大多都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她们出发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有离开队伍的机会,直接从天而降就是龙虎山。

    只好硬着头皮一步步走出去。

    女将军手中一副卷轴递给了天女和钦原,让她们捧着呈在卫渊前面,而后看向卫渊,客气道:

    “涂山渊阁下,请吧。”

    卫渊抬了抬眸,看着卷轴上的盟约,突然缓声道:

    “如果我不同意的话,女儿国就不打算和神州签订盟约了吗?”

    那名女将军本来想要稍稍加压一下,可是面对那一双墨色的眸子,不知为何,竟然仿佛被万千利剑指着,完全说不出违心之言,迟疑了下,低声道:

    “不是。”

    “大将军吩咐过,无论如何,盟约是会签订的,只是,如果你愿意结为姻亲的话,我们会帮助神州,和其他国家建立联系。”

    这一句话说出来,又被龙虎山提前准备好的收音设备传出去,听到这句话,不知道多少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反倒是那看上去很年轻的青年微微往后靠了靠,道:

    “靠着这样的人情往来维系的盟约,又有什么用?”

    “若是神州本就有力量,那么海外诸国自然都会重新加入盟约。”

    “而如果本身就孱弱不堪,哪怕是和其他国度达成了盟约,又有什么用处?神州之前有句话,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虽然说现在算不上是和亲,但是到底道理是差不多的。”

    五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无言相对,皆是苦笑。

    卫渊果然是卫渊。

    直接当场给他们来了这样一手。

    不过,他所说的,本就有道理。

    那位女将军眼眸微转,突然微微一笑,朗声问道:“那若不以两国之间为约呢?我族大将军姿容绝色,天下无双,对于阁下也是钟情,若是能够和阁下结成姻亲,也是一桩美事。”

    “而到那时候,阁下就是我族一品护国公,执掌龙虎军。”

    才稍微松了口气的珏精神微微绷紧了。

    卫渊稍微往后靠了靠,道:“不必了。”

    女儿国的铠甲具装将天女的面容和身躯都笼罩起来,而风遮蔽了气息,近在咫尺,却也无法相认出来,而一身黑红色衣着的青年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早已经心有所属。”

    “我曾经给过她青铜扳指,而她也曾经回赠给我白玉。”

    女将不甘道:“那位女子,容貌如何,才情如何?”

    “大将军……”

    卫渊看着自己的手,珏并不在这里,这让博物馆主难得壮起了胆子,深呼吸一口气,道:

    “自是最好。”

    “在过往的岁月里,我曾经很弱小,也曾经根基不足,天生病弱,更曾经一次次老去。”

    “无论是弱小,亦或者贫穷,她都不曾离开过我。”

    “我们这里有些学问觉得,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也都有各自的生活习惯,如果彼此靠得太近,那么一定会受到影响,发生变化,若是相伴的话,其实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将改变自己人生的资格慷慨地分享出去,未来漫长,不知会变好,还是会变坏。”

    “而自始至终,在我这里有这样资格的,只有一个人。”

    卫渊看到卷轴颤抖起来,声音顿了顿,看到旁边一位穿戴甲胄的女儿国修士托着卷轴的手掌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卫渊顺势抬手,手掌轻轻托在前者手甲下面,帮助托着卷轴,点了点头。

    青年收回视线,回答道,“如果从这一点来说。”

    “我是属于她的。”

    “自始至终,都是如此。”

    ……

    钦原惊叹不已,突然意识到什么,思绪凝滞。

    猛地转头。

    不知是否是错觉,她仿佛看到旁边天女的面甲上隐隐约约有缕缕热气升起来,而后动作突然停止颤抖,变得极为稳定,像是化作了一个石头做的雕像。

    女将沉默了下,道:“竟是如此,果真不行?”

    卫渊还不曾开口。

    “当然不行!!!”

    天空突然传来一阵阵雷鸣般的怒喝。

    有低沉雷鸣声音从千里外而来。

    众人抬眸,看到了极不可思议的一幕。

    天边云海翻腾,一条匹练般的巨兽在云海中游动,鳞甲散发出了钢铁般的坚硬,雷霆在其上奔走,一名健硕僧人一只手托着一个巨大佛钟,踏白龙而来。

    那似蛇似龙异兽昂首低吟,足足两千余年的道行,岂是女儿国那些龙兽能够扛得住的,一一软倒在地,而后伴随佛光,一道身影重重落在卫渊旁边,佛钟鸣啸,整座龙虎山都似乎被震动。

    白蛇和僧人彼此对视。

    过去的敌人,在某种事情上达成一致。

    提前受到了凤祀羽通风报信的僧人站立卫渊旁边。

    双手合十,声音仿佛雷鸣,响彻龙虎:

    “卫馆主,你和珏姑娘有累世情缘。”

    “贫僧万万不可让你走入歧途!”

    声音远远传出,短短两句话,瞬间被不知道多少人听了个干净,而僧人并不知道这一点,抬手直接用那佛钟一兜,直接把卫渊兜起来,而后反手一扛,直接背到背后,然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道一声佛号,撒腿就跑,一转眼就跑得没了影子。

    吾乃大唐三藏法师的隔代弟子。

    十万里西域跋涉之人。

    脚力无双。

    而那些龙兽被白素贞的气息影响,一时间女儿国修士们反倒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和尚把人一扛转头就跑了个干净利落,女将军感知到了传讯的手段,打开之后,是夸霖所传的消息,只要短暂时间就会抵达人间裂隙。

    询问现在情况如何。

    “大将军,虽然您可能无法相信……”

    那位女将军艰难收回视线,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目标,目标被一个男人扛着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