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0章 你们几个算计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23
  第0470章 你们几个算计我!

    卫渊原本还以为,老天师破天荒地打来电话,是因为什么事情。

    没有想到居然是有了食材,这可是奇也怪也,卫渊略微思索,想到了某个可能性——是不是小阿玄又想要吃他的菜了,所以才软磨硬泡地让珍爱生命的老道人主动联系他。

    当然,这不过是个玩笑话。

    大概是想要吃菜了。

    卫渊看了看自己的手,道:“张道友,我现在的身体情况,你也是知道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现在我……”

    老道人轻描淡写地补充道:“有不少灵田里面种出来的蔬果。”

    “可能比较适合于珏姑娘的口味吧。”

    卫渊语气不变,道:“……现在我很有时间。”

    老人爽朗笑道:

    “那就最好不过了,卫道友,老道在龙虎山上,等着你大驾光临。”

    卫渊挂了手机,瞅了瞅放在地上的《九天玄女六壬课》,迟疑了下,还是把这一本书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灰尘,心底自语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然后洗手焚香,认认真真做足了准备工作,又算了一卦。

    很好,桃花劫。

    卫渊嘴角一抽,直接把这一本书抛到书架子上。

    桃花劫,桃花劫!

    连算张若素都是桃花劫。

    这本书绝对有问题!

    袁天罡,我信你个鬼。

    大和尚圆觉帮忙收拾了下桌子,笑呵呵道:“卫馆主你中午要吃些什么?贫僧差不多也得要开始准备了,不过,既然伤势未愈,还是吃些清淡些的比较好。”

    卫渊摇了摇头,道:“待会儿,我可能会去一趟龙虎山。”

    “应该会在那里吃。”

    他视线落在博物馆兵器架上的古朴禅杖,视线凝固了下。

    而后平静移开双目。

    僧人懂得他心通,虽然平常不用,也不可能对卫渊这样修为的人产生效果,但是在那一瞬间,圆觉还是冥冥之间感觉到了一缕缕悲苦之意,不知为何,竟仿佛有历尽沧桑,岁月恒久的味道。

    那一刹那,他几乎下意识以为,卫渊满头黑发变得苍白。

    可是转眼之间,那里坐着的仍旧只是卫渊。

    一切都只是错觉。

    卫渊自己御风推动轮椅,想着一些事情,看着兵魂在那里磨砺自己的刀,思绪顿了顿——应龙乃是第二代的淮水之神,现在也不知道,应龙庚辰究竟有没有转世,若是自己最后将他斩杀,让祂转世成功。

    按照仪轨的基本法则,应龙这一世应该也会和自己结缘。

    而淮水水神这一传说。

    嗯,先排除水猴子。

    现在和卫渊有关,又和淮水神性相联系的,一个是兵魂,另一个是……

    卫渊陷入沉默,看了看那边的兵魂,口中突然低语:“庚辰?”

    并无丝毫反应。

    一般来说,以地煞法呼喊真名,是能震动魂魄的。

    而毫无反应,也就是说,不会是兵魂。

    那么剩下的选择,似乎只有一个了。

    水鬼?

    想着哈哈大笑,一口龙吸水直接喝干了一座湖泊那么多快乐水的应龙,曾经的太平道次天师,大唐第一剑侠,始皇帝的执戟中郎将,博物馆馆主,卫某人双手交叉抵着下巴,陷入一种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并且一个念头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来。

    如果说真的是他的话。

    要不要直接安排应龙尽快转世下一轮。

    这个号儿算是练废掉了。

    删号重练,搞不好还来得及。

    正想着的时候,门外被人推开,一身白大褂的白娘子走了进来。

    温柔客气地打了个招呼。

    然后把食盒轻轻放下,道:

    “我近日做了些江南的点心,来给你们送些。”

    卫渊道谢之后,接过来,打开盒子,里面是相当精致的点心。

    卫渊往日从来没有去江南玩过。

    可是看到这些精致可爱的点心,眼前却仿佛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江南,烟雨,油纸伞。

    红衣,马尾。

    他恍惚了下,脱口而出道:“……天味斋的点心?”

    白娘子怔了下,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当年临安府的天味斋距离我家不远,小青也很喜欢,常常买来……”

    她说了几句,突然反应过来,眼眸露出奇异之色,紧紧盯着卫渊:

    “恩公,你记起来了?”

    “……记起什么?”

    卫渊皱了皱眉。

    白娘子和圆觉脸上都浮现出了些许的遗憾之色。

    卫渊心底有些奇异之感,他很多次询问过了圆觉和白娘子,但是后两者都说,为了记忆复苏的圆满,这些事情不应该由他们两个告诉卫渊,而应该是卫渊自己的真灵涌动,自然而然回忆起来。

    卫渊按揉了下自己的眉心,按理来说,第二轮试炼结束,应该也会出现记忆逐渐消退的情况,但是他丝毫没有这样的征兆,并且,自身的剑气剑势越发沉凝,隐隐然似乎把原本封印着的记忆冲击出了裂隙。

    仿佛,要记起来什么似的。

    却又如同雾里看花,始终隔了一层。

    那如星芒在眼前晃动的身影,究竟是谁?

    ……

    吃过了天味斋的点心,将袁天罡留下的书保存好。

    卫渊终究还是来到了龙虎山,而且是凤祀羽这个小家伙亲自送来的,卫渊当然知道她是显要躲避那可怕的网课,但是她也说,是想要来龙虎山看看小阿玄怎么样了,顺便收割一次瓜子。

    羽族的御风之术很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卫渊也就同意了。

    虽然说,逃课,拿瓜子,找阿玄这三件事情,那件事更重要,相当值得商榷。

    只是很奇怪的一点,他们去了龙虎山的时候,少年道人并没有像是往常那样,等候在山门前,而是另外一名道人,凤祀羽把卫渊放在山门口,而后摆了摆手,道:“那,卫馆主,我就先去找阿玄咯。”

    “待会儿要回的时候,你给我发消息就好。”

    说完之后,羽扇一动,便消失不见。

    那名陌生道人推着卫渊的轮椅,把卫渊带到了往日张若素呆着的地方,只是推开门的时候,卫渊呆了下——眼前根本不是一个道人,足足五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坐在里面,带着温和的微笑注视着他。

    “嗯???”

    这诡异的一幕让卫渊背后一凉。

    本能觉得不妙。

    背后的道人往前一送,卫某人就进了这屋子里,然后那道士往后一猫腰,把门一带,转身就跑,卫渊嘴角抽了抽,抬起头,看着笑呵呵的几个老道士,沉默了下,面不改色道:

    “……张道友,你找我来,不是有菜吗?”

    “菜在哪里?”

    几个老道士彼此对视一眼。

    带着微笑一步步靠近到了五步之内。

    而后猛地跳起来,朝着卫某人扑上去,张若素手中一根麻绳,咬牙切齿,冲在最前,道:“诸位道友不必客气,并肩子上。”

    “总算是有机会光明正大地‘报复你小子’了。”

    “老道我低血压都给你治好了。”

    “是极是极!”

    “此乃切磋比斗!”

    南村群老欺我病无力。

    一顿玩笑意味更重的打斗之后,卫某人‘不得不’被捆起来。

    虽然说他直接一震身子就能把这麻绳给震散掉。

    不过倒也无所谓如此,叹息一声,无言以对道:“所以,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张若素一边费尽力气勒紧麻绳,一边道:“一半一半吧,倒是还有另外一件好事情,女儿国想办法从裂隙深处传来了消息,算算时间,应该早就出发,很快就要来了。”

    卫渊讶然:“女儿国要和神州签订盟约了么?是好事。”

    “可是这和你们把我捆起来,有什么关系?”

    林守颐默默道:“人家有条件。”

    另一个道士接过话头:“得把你捆了送过去。”

    而后一名道人无可奈何,叹道:

    “为了神州的荣光,卫道友,你只能牺牲一下了。”

    最后的矮个子道士默默补充:

    “其实我觉得,你是赚了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你们不会觉得,这绳索捆得住我吧?”

    他气力迸发,气机流转,但是不知为何,这根绳子竟然毫无半点反应,仿佛深如渊海,卫渊内气都被容纳,反倒是绳索上散发出一阵阵金光,卫渊讶异,老道士得意洋洋道:

    “卫道友,可曾听过明代的小说封神演义?”

    “里头那件捆仙绳,可是有原型的,老道专门跑去把这东西借了来。”

    卫渊:“……”

    你够狠。

    眼见着卫渊懵逼的模样,张若素放声大笑,心境通达,最后摇头一拱手,道:

    “放心放心,不至于让你真的去和亲,不过是做个样子。”

    “做戏做全套。”

    “老道待会儿将这捆仙绳口诀教给你,待得签订了盟约后,你自跑了便是。”老道士眨了眨眼睛,微笑道:“女儿国这一附加条件,本就颇无道理,陪着玩上一玩,倒也无妨。”

    “捆人的要求我等已经完成了。”

    “你这自己跑了,却也和我等无关,不是吗?”

    他颇有些无赖似的摊了摊手。

    卫渊无可奈何道:“可你们为何不和我商量。”

    “而是直接就认定了我会拒绝。”

    “这还需要商量吗?”

    张若素愣住,狐疑道:“你难道不是喜欢天女吗?”

    卫渊面色怔住,而后僵硬地一点一点抬头看着这五个老道人。

    老人看到卫渊茫然的神色,反应过来,抬手轻拍额头,道:

    “额……难道这事情现在还是保密的。”

    “我们还‘不该知道’?”

    “抱歉抱歉,卫馆主,刚刚说的话你可以当做没听到的。”

    张若素面不改色偏移开视线。

    其余几名道人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而在卫渊旅居龙虎山,顺便修养身子约莫三日之后,龙虎山上,突然祥云晃动,隐隐有巨兽嘶吼咆哮之音传来,老道人挑了挑眉,道:“看起来,正主来了。”

    “卫馆主,且去演一出戏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