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9章 卫某人:某之前路,绝无劫难.JPG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48
  第0469章 卫某人:某之前路,绝无劫难.JPG

    看着眼前的少女瞪大眼睛,似乎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样子,钦原没好气道:“谁?还能是谁啊?肯定是那位夸霖大将军咯,打算要和卧虎涂山渊,喜结良缘啊,实在是太狡猾了……”

    “我跟你讲,珏,这事儿可不能忍啊!”

    正咬牙切齿着,却发现那少女竟然毫无波动,面色平和。

    这都忍得住?

    钦原惊住。

    得到消息之后,一口气跑回来,又一气说了这么多的话,口干舌燥,当即也不管这许多,伸出手去拿桌子上的茶盏,可是手指才稍稍一碰到茶杯,就顿了顿,那触感就仿佛是碰到了沙滩上晒干的沙堆一样——

    上乘晶石磨制的茶具,仿佛被千风席卷抨击。

    缓缓风化化作齑粉。

    至于茶?

    早给吹干了。

    钦原愣住,而后缩了缩脖子,眼前的少女哗啦一下站起身来,绷着一张小脸:“不行,我要去问问清楚……”

    她迈开步子蹬蹬蹬地走出去。

    然后又推门回来,把刚刚站起来的时候撞倒的椅子扶起来,放好。

    然后绷着脸转身气势汹汹地往出走。

    钦原无可奈何伸出手拉住了珏,道:“好好好,就当做是那所谓的夸霖大将军所做的,但是你要过去做什么呢,你去了不就是只能激怒那个大将军?甚至于,你连激怒她都做不到的。”

    钦原满脸智慧的表情,伸出手指:

    “你甚至于只能让她心里更愉快。”

    “我在人间知道,有些人常常会说‘你们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啊’这样的话的谁知道那个大将军会是什么样的性格,再说,你去了又要说什么呢?”

    珏沉默下来,似乎有什么话在她心里翻滚着,涌动着。

    她张了张口:“我不知道。”

    “但是,绝对不能让她这么做,因为渊他是……”

    最后那几个字始终说不出来。

    钦原对此表示遗憾,想了想,道:“在人间的时候,我的那本思修书里有的一句话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放心,我们肯定能行,现在的重点是,要绕开女儿国的兵将,成功回到人间。”

    钦原道:“刚刚我听到她们说,会直接派遣出三千人马,驾驭龙虎,然后去人间和中原结盟,怎么从这海外诸国,到人间裂隙的方向,只有女儿国这边有确切的方法,所以,我们可以尝试这样……”

    钦原凑到珏的跟前,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说了一顿。

    而后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可以放心!”

    “偷渡这一件事儿,我在行!”

    声音顿了顿,她补充自己的行业履历道:

    “我可是被卧虎抓过的!”

    ……

    完成了训练之后,一名驾驭苍虎的女儿国精锐提着酒回家的路上。

    突然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吟唱声。

    很难以形容这样的歌声,仿佛九天之风一样,这位面容英气的女子略有好奇,提着酒凑过去,看到小巷子里面有一位身穿白衣的秀雅少女,讶然之际,心中失去戒备心。

    “你是在这里迷路了吗?”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要不要我帮忙?”

    白衣少女轻声道:“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你能帮忙吗?”

    女儿国精锐不自觉带着微笑,满口答应道:

    “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放心,我会帮助你的。”

    那少女道谢一声。

    然后又道:“抱歉了。”

    “什么?”

    女儿国的英气女子还没能答应下来,背后突然声音传来,而后Duang的一声,后脑勺上被来了重重一下子,双眼一翻,直接就失去了意识,昏迷倒下去,而后被一阵阵柔风托住,没有直接砸在地上。

    天女和钦原把这位英气女子拖回了她们的屋子。

    然后道歉一声,把这女子的外甲胄和腰牌全部扒了下来。

    其实这屋子里面已经有了第一位受害者,钦原的计划原本是打算跟着女儿国的三千卫队后面,偷渡向人间,但是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珏已经翻出了蜂蜜酒,仰脖给自己咕噜了一杯,然后提出了第二个方法。

    跟在后面实在是太容易被发现了。

    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来个偷梁换柱,混入三千卫队里面。

    然后进入人间之后,再想办法离开那儿,阻止卫渊。

    于是就这样,用天女的歌声作为诱饵,钦原背后闷棍一波带走,作为能够在山海经留下名字的种群,钦原虽然被卫渊蹂躏地惨兮兮的,可是其战斗能力,横向对比其实不弱。

    她们给自己套上了英武的女儿国甲胄。

    钦原总觉得自己穿着松松垮垮的。

    作为飞行类妖兽,她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能防御妖力的铠甲。

    但是她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换上甲胄的天女,原本的黑色长发先是系成马尾,而后盘起来,以军伍的玉冠固定,内衬为玉白色,外面的铠甲以墨色红纹,装饰以战袍,看上去英气十足。

    “真好看啊……”

    钦原羡慕的咕哝了一声。

    然后把那能够遮住面容的面甲给戴上去,这样就只露出两个眼睛来。

    以风遮蔽气息,就不会担心被察觉到。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少女带着妖兽钦原,一起混入了三千卫队里面,那些所谓的龙虎,只是混杂有龙类虎族鲜血的妖兽,少女手掌轻轻按下的时候,那老虎也变成花猫,根本大气不敢出一下。

    毕竟,昆仑山诸神里面,是有九首猛虎陆吾的。

    九为极数。

    那代表着虎族的巅峰。

    为首的女将扫过背后的三千卫队,微微颔首,嗓音清冷:

    “出发!”

    钦原和天女混入了队伍之中。

    偷渡,开始。

    目标——

    搅黄卫渊的大婚。

    ……

    “哦?那位天女,居然没有什么异动?”

    夸霖听闻属下的报告,挑了挑眉,心中很是诧异,沉思了下,道:

    “不过,不能不防。”

    “派人去邀请天女珏,就说我身体暗伤未曾痊愈,须得要她来替我把脉调养,希望她能够在这将军府里,小住一月。”

    夸娥流月苦笑一声,低头应下,道:“是。”

    当即也只好带着属下,去了天女珏暂居的地方,敲了敲门,道:

    “珏姑娘?在下夸娥流月,有事相邀。”

    “珏姑娘?”

    一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夸娥流月心中不安,道一声得罪,推开门来,大步走了进去,却见到整个屋子已经被打扫干净,一尘不染,心中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重,走入内室里面,就看到自己的禁卫被施展了咒术,陷入昏迷状态,躺在床上。

    夸娥流月额头一抽,只觉得头痛。

    “……这是被掉包了?”

    她叹息一声,只好回去禀报给夸霖。

    “偷梁换柱?”

    “还是说,打算要趁着机会,跨入人间。”

    夸霖眉眼抬起,道:“不过,也无妨。”

    她大概能够猜测得到,天女是打算要进入人间之后和队伍分离,然后跑去找卫渊,但是她之前就已经给带队的将领下过命令,要求直接前往龙虎山,先拿到了人,再签订盟约。

    是打一个闪电战,生米煮成熟饭。

    虽然如此,可天女如此做,夸霖心中也有一丝不服输。

    以及想要见见卫渊的感觉。

    正好。

    夸霖嘴角勾了勾,按剑而起,一身劲装,外罩黑袍,长发系成马尾,眼角正红眼影,明艳大气,一路而行,直接从将军府抵达了女儿国的王宫,而后向国主禀明了自己的要求。

    “将军要暂且离开本国?这是为何?”

    女儿国的国主是一位中年岁数,面容仍旧雍容华美的女性,闻言好奇。

    夸霖面不改色道:

    “与中土人族的盟约,极为重要,我放心不下,要亲自前去一趟。”

    女儿国国主无奈道:“是为了什么呢?”

    夸霖道:“为了盟约。”

    “说实话,大将军。”

    “……抢男人!”

    气质温和女儿国国主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她很痛快地直接一印玺按下去:

    “允了!”

    “大将军,不要给我国传统丢人!”

    ……

    “啧,我看,是这样,接下来这样解答吗?”

    “这东西还是挺复杂的,不过对我来说没问题。”

    人间·博物馆。

    在使用法术留下一本拓本给那些天宫院弟子后,女娇将卫渊送回了博物馆里,卫渊现在正在研究袁天罡留下的那一本《九天玄女六壬课》,这本可是袁天罡手书的,里面有着大量的经验笔记。

    和现在流传下来的那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卫渊现在正在琢磨着怎么运用这东西。

    说实话,像是伏羲所创的先天八卦,那是只有烛九阴这样的天神,像是契这样的绝世天才,才能修行出一点点味道来的,就连女娇这样的聪明人都修行不了,所以卫渊觉得,这纯粹是太难,和他的智商没有关系。

    至于之后的周易八卦,说实话卫渊其实也能稍微用一用的。

    不过需要提前准备,最好再用一个先天神灵来镇住八卦,防止出了漏子,被人察觉到,在梦中把烛九阴或者无支祁拉过来,就相当于把卦术的上限提高到神灵层次,难以被察觉,卫渊可以尽情地去卜算。

    不用担心被察觉到的情况下,哪怕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算上一百次也差不多了。

    可《九天玄女六壬课》不同,这一门卦术的上限比起先天后天八卦都低不少,因为先天八卦直指天地,后天八卦演化万物,以此来推演天机,而《九天玄女六壬课》则是将指向对象换成了九天玄女。

    是向九天玄女祈求卜算的。

    上限降低,但是仍旧能够算出神灵层次之下的一切。

    重要是,其难度也大幅度降低。

    哪怕是禹,照着攻略用也能装装神棍了,别的不说,逼格是上去了。

    卫渊感慨着,而后给自己解卦:

    “我看看,最近的运势……”

    “红鸾不稳,天喜与贪狼同宫,命犯天煞,有血光之灾,是紫薇桃花劫?”

    “这玩意儿有问题吧?”

    卫渊皱了皱眉。

    不信邪,又给自己来了一卦,按着卦象去解读:

    “天姚星亮,富贵福厚,耽于酒色,会破军杀星。”

    “破家荡产,因色致祸。”

    “卧槽?”

    卫渊目瞪口呆。

    嘴角抽了抽,然后把这本《九天玄女六壬课》扔在一边。

    “果然神棍的东西都问题。”

    “袁天罡留下的东西都不准确,唬人的,还是直接薅烛九阴羊毛好了……”

    “还《九天玄女六壬课》。”

    “怎么都觉得这种解出来的卦象带着点个人情绪……”

    卫渊自言自语,无他,以他的天煞孤星的命格程度,桃花劫这东西完全不可能落在他的身上,突然手机响起来,卫渊看了一眼,是个猫猫头,正是老天师张若素,讶异之下,接了手机,里面传来了张若素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卫渊,听说你回来了。”

    “什么时候来我龙虎山坐坐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里可是有上好的食材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