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4章 此生相逢不相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85
  第0464章 此生相逢不相见

    昆仑山中。

    卫渊的肉身闷哼一声,眉心浮现丝丝缕缕的痛苦之意。

    西王母怔住,下意识伸手去按向青年肩膀,尚且不曾落下,虚空中有暴虐之音炸起,恍若雷霆,西王母皱了皱眉,而那一枚昆仑镜上的云纹,此刻前所未有地剧烈游动着。

    这代表着在梦中,在回溯过往的时候,面对了极为剧烈的东西。

    ……

    武周年间。

    白发的侠客独自走下了昆仑山。

    他失去了在昆仑山上发生一切的记忆,只是手中紧紧握着一卷书。

    这甚至于不能说是书,只不过是类似于拓本一样的东西,他茫然地走下了昆仑,混混沌沌,只是直奔着大唐而下,在这一路急行狂奔的时候,他的记忆似乎慢慢恢复了些,这仿佛是出了一剑,与敌鏖战所至。

    他在这种时而清醒,时而混沌的状态下,踏入了长安城。

    此刻的长安,仍算是繁华,可是比起当年,却又多了些许的颓败,没有了那天下万国来朝的气魄,当日的侠客踉踉跄跄直奔慈恩寺,但是他行为太过于奇特,引来了长安的护卫军。

    在白发游侠走向慈恩寺的时候。

    两侧的百姓都带着好奇不解地看着那白发的游侠,似是看着某种奇特的存在,簇拥着两侧,好奇,却又不敢靠近,与其搭话,竟然也完全得不到回答。

    铁骑轰然砸落的声音炸裂。

    有人想要拉开那白发游侠,却完全拉不动他。

    最终身穿铠甲的大唐旅贲军将这行为奇特的男子拦住。

    “闯关之人,速速退后!”

    “退后!”

    旅贲军三次警告之后,咬牙纵马狂奔攻击。

    仍旧混混沌沌的侠客抬眸。

    一股无边锐气溢散。

    战马嘶鸣着全部软倒在地。

    那一日,苍然白发的剑客双手并指,剑气纵横掠过了整条朱雀街,令大地开裂,天空的云雾失色,而直接奔到了慈恩寺的时候,早已经听到声音的僧人急急躲避,却又有一名年迈的僧人吃惊地认出了来者。

    他匆匆地奔出去。

    纵横剑气而来,但是当这仿佛天下无双的剑豪站入了慈恩寺的时候,后来的僧人们都说,那时候,他们仿佛听到了柔和的诵经声音,大雁塔下的佛钟不知为何自己响动起来。

    游侠双目恢复了冷静,看到自己的手掌并指点在了一名老僧眉心。

    周围人仰马翻,到处都是被剑气撕扯出的裂痕。

    还好不曾真正杀伤众人。

    而那老僧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的剑客,脸上的表情惊愕,嘴唇颤抖:“陈师祖……是您吗,陈师祖……?!”

    剑客缓缓收回手掌,道:“……是你,普泰……”

    他认出了当年机灵的少年僧人,而此刻后者看上去已经比自己更加年迈了,游侠儿道:“原来如此,你也已经这么老了。”

    “陈师祖,您回来,是为了什么?”

    游侠缓声道:“袁天罡和李淳风呢?”

    “我有东西要交给他们。”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就连奉命前来捉拿阻拦这白发游侠的武将们都彼此面面相觑,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吃惊,其中一名将领道:“这……现在已经是天授三年了,距离玄奘法师圆寂也已经快要过去三十年。”

    “袁天罡李淳风两位仙人,也早已经去世了。”

    陈渊怔怔失神。

    周围的嘈杂声音,这才落入了他的耳中。

    ……

    今日长安城的消息一路流传出去,越穿越邪乎了。

    但是毕竟这件事情也是有这么传下去的资本的——曾经陪伴着大唐三藏法师西行取经的剑客,足足已经活了九十来岁,仍旧还能够并指如剑,挑翻了足足上百名的大唐铁骑。

    这实力,这手段。

    那却是不必多说了。

    十成十的仙人风骨,上一个寿数比他长的,那得是孙思邈老爷子。

    更有甚者。

    民间还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玄奇说法,比如这位其实是天上的神将下凡来的,比如,当年玄奘法师将一身的修为送给了他,所以现在这位剑仙人,剑术凌厉无双,更是长生不老,常人得了些许指点,便可在修道之上大步向前。

    而这仙人的血,便像是那灵丹妙药般,一滴指尖血就可以救死扶伤。

    端得是神妙无双。

    而在陈渊在大雁塔冥思苦想,自己在昆仑山,究竟遇到了什么,又究竟做了什么的时候,外面有身穿明光铠的将领,以及一名中年男子在等待着他。

    “在下凤阁鸾台平章事狄仁杰。”

    “陛下有请。”

    陈渊沉默许久,最终因为始终不信袁天罡和李淳风已经去世,是以拂袖而起,迈步随着那所谓的凤阁鸾台平章事走向前方,狄仁杰回眸看向这白发剑侠,只是觉得心中一阵阵凌冽,如在九天高原之上。

    如见八百里流沙不绝,三千里荒原雪山。

    如见佛陀,如见长风。

    心悦诚服。

    若是说这样的人物,乃是陆地真仙,那么他是相信了的。

    陈渊走向那殿宇的时候,在空旷孤寂的大殿内,看到了也已经七十余岁,白发苍苍的武则天,相对相顾且无言,最终白发的游侠儿只是干脆利落地询问道:

    “袁天罡,李淳风何在?”

    沙哑的声音在大殿里面,多出了几许清冷空旷:

    “多少年不见,陈卿便是如此对朕的吗?”

    游侠儿负手而立,不跪也不拜,周围的卫士们低声怒喝着,手持兵器朝着这侠客而来,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碰触到这白发苍苍的游侠一根汗毛,甚至于衣袂都没能挨得着,几乎如同是仙迹一样了。

    最为精锐的禁卫们倒在地上,凌冽的剑气让天地一片森寒。

    “大唐长安,游侠。”

    “陈渊。”

    游侠儿的声音平淡,“你若是不知道,那么就当我白来一趟。”

    武瞾沉默了下,道:

    “朕,会让狄仁杰带你去见他们留下的后手。”

    留下的后手吗?

    世事沧桑,难道连那两人都已经去世了吗?

    游侠儿心中无言,轻描淡写一言多谢,转身便走,禁卫虽多,几乎也有了成百上千的数目,但是竟没有谁敢于碰触他,一人白发,并不持剑,散发出的威压,竟然让这上千名结阵的武周禁卫一步步无意识后退。

    背后传来了声音。

    “陈渊……一别转瞬三十年,你没有什么话,想要和朕说的吗?”

    游侠儿步步往前。

    “我也已经足足七十多岁,我不像你,可能没有几年好活着了。”

    “当真如此心狠吗?”

    现在是四月份,此刻早已经是春日了,可虽然春日,却也又有淡淡的冬日寒意不绝,就仿佛那年初见时候,自己依靠在树上,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家伙在地上看着一尾一尾的游鱼,而袁天罡正往此处走来。

    背后声声呼唤,不曾打动游侠心扉。

    只是……似乎是那一刹那,柔软的声音,都不记得是来自于记忆里,还是背后,不只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大哥……”

    游侠儿脚步顿住。

    那应龙曾经对他说过,你不像是一个剑客。

    剑客应该极于剑,可你的心太软了。

    而游侠笑着说,但是我首先是个人,是持剑的人。

    他转过身的时候,只是抱着今生最后一面的想法,但是很快的,一股锐气刺穿了他的胸膛,而后直接刺入心脏,来自于帝王的霸道气运,在剑客不曾设防的时候,成功地刺入身躯。

    这一幕让狄仁杰瞳孔收缩。

    帝王的冠冕摔落下来,武瞾双手握着那柄粗糙简陋,游侠儿亲自铸造的短剑,让剑刃洞穿了他的心脏,鲜血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来俊臣在旁边用一青铜盏接血。

    据传说,年少的时候,彼时还是少女的武则天作为女官陪侍在太宗皇帝的身旁,而太宗有一匹爱马师子骢,没有人能够驯服它,武则天的回答凌厉,已经超过了太宗。

    我要用三件东西。

    一是铁鞭,二是铁棍,三是匕首。

    用铁鞭抽打它,不服,则用铁棍敲击它的脑袋。

    还不服,则用匕首割断它的喉管。

    当那柄剑拔出来的时候,天空骤然间暗沉下来,群臣惶恐地看到,大日被吞噬,武瞾拔出了短剑,胸膛剧烈起伏着,而来俊臣将剑仙的血保留了下来,据传说,按照房间所流传的方法,化作了仙丹。

    女帝服下,落齿重生,白发变黑,有青春重回之迹象。

    兼日有食之,大赦,改元如意。

    ……

    心口刺痛。

    眼前沉沦。

    不知过去了多久,陈渊猛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间颇为奢侈的安静房间,铜炉里面是焚香,一位姿容秀美的女官安静在整理着香,见到他醒来,惊讶之下,连忙出去,不片刻,便有两名老者从外走入,其中一人,非儒非道,却气质清朗儒雅,尚未进来,便含笑低语。

    “又见面了……陈渊。”

    游侠捂着胸口,坐起身来,平静道:“是你们的设计?”

    “算是吧。”

    袁天罡叹息一声:“……你和庚辰,当年到底见到了什么?”

    “天下劫难和星象变化飞快,甚至于无边杀机直接锁定了你。”

    “故而,女皇陛下当众杀你一次。”

    “我二人借机遮蔽天机,这才将你从那无边杀机无边死劫里面给救了出来……”

    陈渊不言不语。

    拂袖将一叠白纸送到两名道人身前桌上。

    “河图洛书的拓本,我只是记得这些了。”

    “其他的,尽数遗忘。”

    袁天罡和李淳风神色郑重,将其接过,道:

    “我二人会将此物整合。”

    “最终合著一本书卷,名为《推背图》,陈渊你往后若记起来,切记去寻找到我们所著的原本。”

    “事不宜迟,你且好好休息……”

    “等一下。”

    游侠嗓音平静,询问道:“卧虎令,在哪里?”

    袁天罡惊讶,最终讨来了那一枚卧虎令,递给了白发苍苍的游侠儿,一边著作整合《推背图》,一边在游侠养伤的时候,前来看望他,最后《推背图》即将完成的时候,游侠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手掌轻轻抚摸着这几次三番在他手中流转的腰牌,沉默许久,看着远方,道:

    “……当年我虽然忘记了很多,但是至少记得,大劫不虚。”

    “是啊,好一场大劫。”

    陈渊问道:“《推背图》要算进未来之事?”

    “只能够说,竭力而为。”

    “那么,能否稍微帮我做一下扭转?”

    袁天罡讶然,而后道:“有何事要我们帮忙?但说无妨。”

    声音顿了顿,玩笑道:“不过啊,你当年还说,绝不做人棋子的。”

    “好生戏弄了一番我等。”

    “呵……多少年的事情了,你还记得。”

    白发剑客轻笑一声,而后突然安静下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沉默许久,只是摸索着卧虎令,如同墨色的质地,正面写着大汉司隶校尉,而背面则是空空如也,他突然抖腕,并指落下,在卧虎令的背面写了一个字,轻声道:

    “不过,这一次,却是我甘愿入劫了啊。”

    游侠抚摸片刻,将此令递交给眼前男子,拂袖离去。

    “以我残躯,卫我神州。”

    “记住了,袁天罡。”

    “大劫那一世,我名……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