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7章 佛与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01
  第0457章 佛与我

    很快的。

    在古代印度的历史上,发生了最荒唐的一件事情。

    至少在石磐陀眼里是荒唐地可怕的事情,是的,作为对国王特攻这一特性持有者的玄奘,引发了他所见到最离谱的情况,亦或者说,是整个印度这一古代神系文明里最离谱的事情。

    七十个国家里面,两个最有势力的国王。

    一统大部分古印度天竺的戒日帝国之王!

    太阳神化身之躯,戒日王。

    一统东方区域的东印度之王。

    两个扔出去吓死人的帝王,为了玄奘在边关列阵准备打一架,石磐陀被派去出使东印度王,东印度王冷笑着表示:“我本是凡夫俗子,向来沉溺在尘世的欢乐里,现在听说了中国僧人的名字,萌生了学法的念头。”

    “但是,如果中国僧人不来,我肯定会将那烂陀踏平!”

    石磐陀:“……”

    他叹息着感慨:“尼玛熟悉啊。”

    这种操作让曾经的大马匪头子贼熟悉。

    嗯,太熟悉了……

    踏平那烂陀,抢走唐玄奘!

    打对手,抢女……不,抢男人。

    石磐陀表示冷静。

    这场面我熟……

    冷静。

    冷静个鬼!!!

    已经四十来岁的大马匪觉得腮帮子疼,你们几个皇帝跑来抢一个和尚,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话说师父这一路上到底蛊惑了多少个皇帝了?五个,还是七八个了?真的没问题吗?

    怎么感觉只要是个皇帝,见到师父都入魔了似的。

    虽然他确实是好看。

    可是他比我的还大啊。

    蛋疼的石磐陀回了戒日帝国,把事情告诉了戒日王。

    戒日王看向旁边摸剑的卫渊。

    “阿渊,你见过大象跳舞没有?”

    游侠儿茫然:“没有啊……”

    “今天你就见到了。”

    戒日王冷笑着直接把他征服北印度的军队拉到边关去。

    戒日王是个绝对自我的帝王,对面儿拳头硬,他只会比对面更硬,不过,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戒日王看了看旁边的游侠儿,眼眶有些疼,默默把这霸道的话咽下去。

    最终没能打起来,东印度王不得不退后一步。

    而相应的,他要见识天下最厉害的佛法,因而,戒日王欣然答应。

    选择了举办涉及到整个印度全境的法会。

    只是这一次,就不只是佛教了。

    ……

    少年跟着雄伟的老师和长辈们,乘坐着大象,前往戒日国的都城。

    曲女城。

    据说,那里的国王励精图治,大有一统天下的气魄,所以这个少年极为希望能够见一见那个都城,他这一脉是古婆罗门教,现在还是这个称呼,之后被称为印度教,教派当中,大德林立,是前所未有的兴盛。

    继往开来。

    他的老师,是当代古婆罗门教的首领,门下弟子众多,散布在整个古印度区域的七十个国家,这个时代,说实话佛教已经开始没落了,那烂陀寺是最后的辉煌,而相应的,古婆罗门教正在鼎盛。

    他们和玄奘的矛盾,主要来源就是后者几乎就是第二个乔达摩。

    乔达摩打算掀翻种姓制度。

    这个来自于大唐的僧人,则是提出了另外一个解释,但是他将种姓制度解释为了,依据个人的素质来划分的,这似乎没有什么,但是他所创立的佛法,却是循序渐进的,可以提升自己的领悟素质。

    也就是说,玄奘直接抹去了‘种姓’和‘血脉’的关系。

    先天资质越高的,就代表种姓越高。

    而怎么样判定先天资质呢?

    靠勤奋,靠修行,也就是说,靠后天努力。

    反正不能靠吹祖宗。

    而最狠的是最后一档次,叫做无种姓,也就是说哪怕你没有修行出什么结果,那也只是代表着,你没有修道的资质而已,其他无碍,将种姓直接和修行学习画了等号。

    这几乎一禅杖把种姓制度砸断了脊梁骨。

    用那八百斤禅杖砸在脑壳儿上告诉你。

    众生平等。

    人人成佛。

    众生平等。

    人人成佛。

    亦或者用神州的风格来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是蛊惑众生的外魔,必须要把这和尚驱逐!”

    长辈们咬牙切齿地说着。

    而少年却很疑惑。

    整个五印地区,最强大的两位帝王都期望将这个僧人带走到自己的区域,难道说,这僧人说的真的是假的吗?是对人们没有裨益的事情吗?既然如此,那么两位英明神武的帝王都被这样的言语所蛊惑了吗?

    车辆很快停止了脚步,不再往前。

    还在侃侃而谈,如何击败那魔僧的古婆罗门教首领疑惑了。

    “怎么回事,明明还没有到曲女城。”

    他辨认了下旁边的石碑,皱了皱眉,很不愉快地斥责道:

    “距离曲女城,还有足足八十里,为什么停下来?!”

    驾车的车夫呢喃道:“我……这,大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您说。”

    众古婆罗门教的成员下来一看,而后全部陷入了沉默死寂之中。

    经幡在天空中飘荡着,似乎要将整个天空遮蔽,而这里距离曲女城还有八十里,但是也确实是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那少年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听着旁边人的交谈。

    东印度王也来了。

    有资格参与这一次盛会的帝王,除了他们两位,还有十八位。

    这一次,整个全印度的智者都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有超过三千名僧人,那烂陀寺也有一千多名高僧出席,除此之外,各地的婆罗门教,耆那教,甚至于民间信仰的智者有两千多人,带着他们的智者和追随者,车辆和大象让整个曲女城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人满为患,拥挤不堪。

    这一幕对那少年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

    后来,展露出了古婆罗门教的智者身份,他们成功地进入到了辩经的场所,少年第一次见到了他所能认知的,所有国土的著名智者和大德,这几乎是将整个古印度的全部智者一网打尽,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人。

    有僧人低声呢喃道:“……挑战玄奘法师吗?”

    少年看到他的衣服,知道这是一位小乘教派的高僧。

    佛门发展了一千多年,门派林立,小乘大乘之分下,各自又分出来各自的派别,能够站在这里,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和地位,这位在婆罗门教里面生活照顾得很好的少年好奇道:“您担心没办法赢吗?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那一年十六岁就得到了智者名号的少年噙着微笑,道:

    “这里汇聚了佛国和五方印度所有有智慧的人。”

    “哪怕是梵天在这里,都无法胜过如此多璀璨的智慧,那位玄奘法师,就算也是非常出名的大智者,但是以前应该只是一对一,从没有面对着这么多的人才对。”

    少年婆罗门的声音温柔,神态安宁,远不是那些只具备这个名字的人能比拟的,高僧叹了口气,似乎找到了一点自信,道:“是啊,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千年以来,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每一个派别的长老都来到了这里,还有婆罗门教和耆那教的教主。”

    “如此之多的人,并肩一起对付他。”

    “就算是玄奘法师,也未必就能在十五天里面轻松击败我们。”

    少年婆罗门怔住。

    这句话内的含义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而这个时候,他的师长把他叫了回去。

    在前所未有的庄重仪式之后,一位美丽无比的女子走出来,她是戒日王的妹妹,整个戒日帝国最美丽的女子,对于小乘佛法很感兴趣,但是很快的,整个印度所有的智者都被她后面那位俊美的僧人所吸引。

    “那就是……玄奘法师……不,应该是三藏法师。”

    少年婆罗门低语:“通晓佛门三藏正法。”

    “唐三藏。”

    一个要以一人,应对印度七十国五千余名智者的人。

    这让他心脏控制不住微微颤栗。

    而在这个时候,他敏锐地注意到,那位僧人两侧还站着人,一个是做唐人打扮,怀里抱着剑的游侠儿,怀中的剑仿佛是大日的化身,而另一个是满头微黄色长发的人,就像是个猴子。

    那位姿容端庄美艳的公主眸子落在僧人脸上。

    似乎颇为眷恋。

    但是唐三藏似乎没有注意到整个天竺最美丽的公主,只是安静看着城池下的人,就当少年婆罗门以为,辩法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他旁边的老师突然站起来,高声喊道:

    “自古辩法,都有奖惩,输了的人要拜入胜者的门下,大唐三藏法师,是否也愿意遵循这个理念?!”

    一众哗然,但是没有人出声。

    如果能够让三藏法师拜入自己门下,那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殊荣!

    游侠儿吐出嘴里的柳叶,暗自拍了把和尚的光头,面色不善盯着下面的人,而那边的石磐陀苦笑不已,身前师父的目的,这十几年里他也问过的,后者说,中土的佛门解释都是乱的,搞得整个佛门乌烟瘴气。

    没有一个十足的标准,所以他要来这里得到真经。

    按理说,早就已经得到了才对啊。

    石磐陀想着。

    连那位美丽的公主都很不愉地看着发声的人,这对于一位高僧来说,是很大的冒犯,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玄奘同意了,他对戒日王道:“请把我的学说写在纸上。”

    戒日王不解,还是如此做了。

    很快的,玄奘的唯识宗佛法大大地写在了白纸上,然后垂落城池。

    少年婆罗门不解。

    来自东土大唐的僧人踏前一步,面容平淡:

    “贫僧的佛法尽在此处了。”

    “谁能驳倒贫僧,以此首级相送。”

    “上前一步,与贫僧论法。”

    一片死寂,许久没有回应。

    僧人盘坐下,直接讲述自己的佛法,而讲述剖析的原因,是为了告诉对方如何来驳倒他,而为了驳倒他,足足五千余人智者僧人安心去听,而更远处,是巍峨的城池,是奢华白象上坐者的帝王和贵族——

    美丽的公主将这一幕画了下来。

    在很久很久之后,久远到了历史被风沙掩埋,传说也已经逝去了,有人寻找到了这一幅被和公主合葬的画,带着这一幅画去询问其余的人,这到底画的是什么,西方有说法,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却得到了相同的回答。

    “这是佛祖说法啊……”

    一位老迈而虔诚的僧人笑着说,伸出手指指着画卷。

    “你看,这些是佛,这是人间的王,这些呢,是那些比丘啊。”

    那位旅行家看了看着一幅画,已经因为风沙而泛黄的涂卷上,俊朗而温和的僧人垂眸讲法,菩提树的树叶为他遮阴,持剑的神将护卫,在他的身边,一位位僧人或者侧耳倾听,或者闭目沉醉,看着这画的意蕴,似乎有几千人之多。

    而在这些僧人身边,还有着更年轻的比丘,只能把这些比丘画得很小,所有人环绕着那温和僧人。

    白象,菩提,衣着华贵的人间帝王。

    更远处则是许许多多的普通人。

    不知道多少的高僧菩萨,倾听着一位僧人讲法,恢弘而庄严。

    “这就是佛祖啊……”

    旅行家叹息着认同了这些僧人的观点,无他,这和传说里面的佛祖讲法,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在传说逝去的时代,成为了新的传说。

    “一时,佛在舍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