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6章 渊的社交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62
  第0456章 渊的社交

    玄奘抵达那烂陀寺的时候,得到了最大规模的欢迎。

    在跋涉了足足四年之后,游侠儿也已经二十五岁,至于玄奘,他已经三十二岁之多,而作为对他的欢迎,整个那烂陀寺鼓声震天,前所未有的欢迎仪式,是为了来自于遥远国度的僧人。

    “……真是够威风的。”

    陈渊抱着剑,叹息了一声。

    旁边的石盘陀肯定地点了点头,经历了足足三年多快四年的跋涉,他都三十八岁了,多少是沉稳了许多,对那游侠儿暂且不说,他现在对于玄奘已经是五体投地了,能够和高昌国王成为兄弟,让突厥可汗派兵护送。

    还一夜之间让一个国家国王改信的怪物。

    石盘陀都怀疑往后会不会有比他还生猛的和尚了。

    大概再也不会有了啊。

    一般和尚,最多是猛,要么就是强。

    这个和尚,是又猛又强。

    而陈渊摸了摸肚子,又摸了摸玄奘的光头,开始沉吟思索晚饭。

    石盘陀担忧道:“咱们在这异国他乡的,该不会被欺负吧?”

    “他们敢!”

    游侠冷笑几声,背后的那一把剑开始低沉的鸣啸着,很好,这把剑一直都是玄奘给他磨的,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越来越顺手,要是哪个不长眼的和尚欺负过来,休怪他长剑之快了。

    不过很遗憾,游侠没能得到展露手段的机会。

    玄奘得到了最高程度的礼遇。

    在一万多人的那烂陀寺,想要入内的僧人都是一地的大才,否则的话,甚至于会被扫地僧给拦住,这里不只是在研究佛法,包括了民间的经典,甚至于还有术数和医学。

    而在一万多人里,玄奘一来便是最高的十人之一。

    他在这里呆了五年。

    那个时代佛法早已经开始没落,各种传说驳杂不清,反倒是婆罗门教盛行,所以哪哪儿都说有这是佛祖曾经来过的地方,这是佛祖曾经悟道的地方,怎么说,一句话,谁能吹牛逼谁最厉害了。

    本地人都不信。

    就骗外地人的。

    “全都吹牛的我跟你说。”

    某一日石盘陀满脸不爽,拍着桌子大骂:“我花了钱,请他们喝了酒,这帮崽子们才告诉了真相,什么这是佛祖顿悟的地方,都扯犊子,骗人过去参悟,然后就收钱。”

    陈渊讶然:“是假的吗?”

    石盘陀道:“当然是假的,猴子……不,我是说,咳咳,渊。”

    “不相信,你问他?”

    他指了指桌子上另外一名僧人,后者很尴尬地点了点头。

    可是陈渊很疑惑。

    而玄奘同样疑惑。

    两个兄弟彼此对视了下:“原来是吹牛的吗?”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写实的呢。”

    “我也以为是写实的来着。”

    “不过这样就很正常了。”

    “是啊,难怪我花了足足一个多月才顿悟了。”

    “原来是吹牛的啊。”

    “难怪如此。”

    游侠和玄奘面有恍然。

    “就是,你花了一个多月才顿……”

    石盘陀顺口接了话茬子,然后面色一点一点僵硬。

    你咋么了?

    旁边的僧人更是一口饭差点呛死,剧烈咳嗽个不停。

    游侠挠了挠头,道:“我没说过吗?”

    “我们老家在这些事情上,比较习惯写实。”

    玄奘面色温和地回答道:“不过我觉得,就算是吹牛,应该也有些有趣的地方,总不能全部都是吹牛的,应该去一去,毕竟是佛祖当年走过的地方,虽然说是有传说夸大的成分,可是佛祖能做到,那我肯定也能。”

    石盘陀嘴角抽了抽,陷入一种茫然里。

    神特么写实。

    你们大唐人的脑子里面到底住着些什么玩意儿?!

    写个鬼的实……鬼都不信。

    不行,鬼不行,那和尚一巴掌就超度掉了。

    石盘陀陷入自我纠结里面。

    而旁边的僧人却已经头皮发麻,目瞪口呆——

    什么叫做佛祖能做到,你也能?

    那里面可是还加了不少传说来着啊!

    可谁都不知道,那来自于神州的僧人温和地表达了自己意愿以后,顺着神话级别的佛祖悟道轨迹,然后施展了老本行,花了三年时间,把当时的佛国印度七十多个国家走了一遍。

    那是佛教最后的余晖时代,那烂陀也是最灿烂的时期。

    而当时的佛门辩论,极为地残酷,失败者要么归入胜利者门下作为弟子,要么就直接割了舌头,以表示这辈子再也不谈论佛法,而唯独真正佛门修士才能凝聚出的舍利子,更是极为郑重的宝物。

    那个时代,玄奘曾经代替那烂陀寺的主持出战辩论佛法。

    最后没有人挑战的地步。

    玄奘很遗憾地叹息。

    陈渊古怪问道:“怎么了,比完了吗?”

    来自神州的僧人有些无聊地点了点头:“是,比完了。”

    “没有人挑战我了。”

    “为什么?”

    “哦,这个啊……”

    僧人挠了挠光头,道:“他们现在都是我的弟子了,肯定没法比啊对吧。”

    陈渊:“……”

    两个法派的所有人都变成了他的弟子,归于玄奘门下。

    而后世的人只知道玄奘带回去了大量的佛经,其实除去了这些佛经,还有足足七座能够当做流派镇派之宝的佛像,以及佛门真修所化,足足一百五十粒舍利子……

    没有人问和蔼可亲的玄奘法师。

    这些玩意儿是怎么来的。

    或许是那个时代的佛国僧人太慷慨了,连镇派至宝都能送给玄奘。

    一定是这样的。

    总不能是玄奘法师辩论佛法,直接挑翻了一个个佛门流派以后得来的吧,哈哈哈,这怎么可能?

    而时间回到了玄奘出发的那一天,陈渊百无聊赖地留在了那烂陀寺。

    却听说石盘陀被人拦住了,据说还有各种嘲弄大唐和玄奘的事情传出来了,本来就无聊到极限的陈渊大喜,然后拎着剑就跑出去了,去了的时候,已经四十余岁的石盘陀被踩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陈渊本来兴奋的面容微微冷了下来。

    踩着石盘陀的,是个极为雄伟的男人,他带着挑衅的微笑看着陈渊:

    “你就是那个唐人的随从吗?”

    “听说那个中土的僧人有着很大的智慧,只可惜我没有见过,不过你们东方有近朱者赤的俗话,我看你也不过如此啊。”

    石盘陀大声喊道:“猴子,快跑!”

    “他是……”

    只可惜,石盘陀的话没能说出来。

    今年已经二十九岁的游侠儿手腕一抖,那柄剑直接连鞘飞出去,将两名臂膀粗大的护卫给直接撞退,而后猛地跨身往前,身如猛虎,脚步踏在地面上,脊柱微微抬起,右臂随之跟了出去。

    这一招猛烈的可怕。

    在石盘陀生无可恋的注视下。

    那名雄武的男子右眼眶重重吃了一拳头,哐啷一下倒飞出去,那一瞬间,整个街道似乎都安静下来,或者说安静地可怕,而后游侠儿牢牢记住了街头斗殴的要点,直接翻身过去,捏着拳头,照着对面儿脑门上就是数拳。

    那雄伟男子大怒,也随之出拳还击。

    一场酣畅淋漓的街头斗殴。

    最终大唐长安游侠儿,洛阳不良人永恒的噩梦还是略胜一筹。

    他只黑了一个眼眶。

    那雄伟男子的两个眼眶都黑了。

    留下一句:“你等着!”

    带着随从离开,虽然说盯着两个黑眼圈,不过他走的时候还是气宇轩扬的,倒像是打赢了似的,游侠儿啐了一口,然后把倒在地上的马匪拉起来,后者面色苍白,道:“那是个达官贵人啊,我们惹麻烦了。”

    “达官贵人又如何?”

    游侠儿冷笑道:“是他先动手的。”

    “你虽然有胡人血统,可说起来,也算是我大唐瓜州人士,大唐子民在外面受欺负了,怎么能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当然得要好好地收拾回去,管他是谁,找打不误!”

    游侠得意洋洋。

    而那雄伟男子之后居然又来了,不过这次是比剑术。

    游侠来者不拒。

    靠着一身西行磨砺的武艺,胜多败少,这一路走来,足迹跨越多少国家,他将这个神秘不曾消亡的时代,亲眼目睹了一百一十多个国家的秘传,五万里西行融入剑术之中,锋芒毕露,多出许多的积淀。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又有几个剑客,曾跨越八百里大漠,无边草原,又以五千米雪山入剑?

    一来二去,三年时间里面,倒是混得熟悉了,后来才知道,这雄伟男子是个剧作家,尤其喜欢那些情情爱爱的故事,后者最得意的一出戏剧叫做《钟情记》。

    大概就是,王对一名侍女一见钟情,结果王妃很嫉妒,就暗中折磨这侍女,而后来才发现,这侍女不但是一个公主,甚至于受到了神灵的庇佑,谁娶了她就能够一统天下,更是王妃的侄女,于是王就娶了这个侍女,一家人和谐美满。

    陈渊听完这个大胡子的故事之后,满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在后者期待的注视下,勉强道:“这……还行,主要你不是王,也幸亏你不是王,要不然我一定觉得,你脑子有包,铁定是看上你王妃的侄女儿了。”

    “而且这家伙绝对相当害怕自己的王妃,只能在故事里过过瘾。”

    “你说他怂什么?”

    结果换成了得意洋洋的大胡子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

    游侠儿仰脖喝酒。

    注意到了大胡子好友古怪的目光,一扬眉毛。

    “怎么,被我说了自己喜欢的故事不爽,要不然打一架?”

    大胡子从牙缝里挤出来了文字:“打!”

    两人打了一顿。

    最终大胡子再度败北,嘴里操着整个印度七十个国家的骂人俚语,气愤离去。

    而这日子本来应该就这么过去,只是等到玄奘回来的时候,被一统了北方印度的戒日王邀请,而且极为奇怪,居然还邀请了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玄奘护卫的游侠儿,游侠虽然不解,但是还是去了。

    毕竟这个戒日王几乎是整个印度最大的英雄,气势如虹。

    大有一统印度的趋势。

    当然,更重要的事情是,他也是那烂陀寺的金主。

    游侠儿喝的酒都是这家伙的。

    可是当日见了面,游侠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大胡子好友,而后那大胡子好友更是堂而皇之地坐在了王位上,这让游侠目瞪口呆,而大胡子则是极为酣畅淋漓地大笑着,相当满意那家伙的表情,事实上他真的很有剧作家的天性,喜欢这些如同故事一样的经历。

    戒日王,古印度历史上最后的英雄。

    最后一个由印度本地人统一了大部分印度区域的王者。

    17岁就登基,六年时间,人不解甲,象不卸鞍,东征西讨。

    而后登基为皇帝。

    此刻的他尚且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途,更不知道自己去后,一千四百年间,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硬生生没能出现第二个如自己一般的人,从不曾独立,始终被征服,若是知道此事,他大概根本没有办法闭住眼睛。

    而此刻,他只是大笑着展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和陈渊,以及玄奘彻夜长谈之后,表达了对于大唐的向往,并且当即派出了使节前往长安结盟。

    “你们有谁想要见一见自己的好友吗?可以让他一同过来。”

    戒日王如此询问。

    玄奘摇头,而陈渊则是迟疑了下,道:“我有个好友,叫做王玄策,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空闲,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是有作为外交臣使的器量的。”

    “好!”

    戒日王很痛快地同意。

    在给大唐的文书上,写着听闻有王玄策之人,希望来此。

    之后王玄策果然出使此地。

    并且在他第一次出使来到戒日帝国的时候,和戒日王颇为投缘。

    而在第一次和玄奘还有陈渊见面的这一年,晚宴过后,戒日王拔出了自己的剑,扔给了陈渊,后者好奇看过去,看到了剑锋上细密的纹路,散发出明显的灼热神性,若有不解地看向戒日王。

    戒日王微笑道:“这是我的剑,戒日的名号,便是持戒的太阳神。”

    “所以这把剑,是受到诸神祝福的,我将这柄剑交给你。”

    “你将会是这一柄太阳神之剑的主人,持拿此剑,足以号令诸神。”

    “作为交换,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佩剑,朋友。”

    这是很多国家朋友和朋友,战士和战士之间的礼仪。

    况且,戒日王在此,这柄剑也没有什么用,更不可能号令诸神。

    只是作为朋友的礼物而存在。

    戒日王希望以此来表示,他们之间的友谊,并不会受到身份的影响。

    游侠儿反手取出了自己的佩剑,拂过剑锋,递给了戒日王,两人相互交换了佩剑,游侠儿的唐剑放在了戒日帝国的王宫,而那柄几乎是直接以古代神性铸造的戒日剑,被随手放入了牛皮剑鞘里面,而在他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

    西昆仑里的卫渊手指微微动了动。

    一缕气息溢散出去,而后顺着西昆仑的背面,滚滚而下。

    古印度某处封印里,沉寂千年的赤色火光隐隐亮起一缕。

    而后,玄奘想要返回神州。

    他们也面对着整个西行路上,最后也是最盛大的威胁和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