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4章 陆吾:感觉身体被掏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17
  第0454章 陆吾:感觉身体被掏空

    有了当地人的自愿向导。

    陈家两兄弟的西行之路直接开启,亦或者说,迎接来了更为危险的困难,名叫石盘陀的大马匪在发现自己打不过和尚之后,沉思之后,曾经想要顺手把游侠儿抓了。

    很简单,对吧。

    我打不过你,我还打不过你旁边这家伙了?

    然后被第二次暴揍。

    被大唐游侠儿用手上那把唐刀抽成自转陀螺。

    最后甚至于这骄纵的游侠直接坐在了马匪背上,被背了足足一路。

    那可怜的马匪只能心里诅咒,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把那骄傲的大唐游侠想象成一个来自中原的美人儿。

    这才安慰了自己可怜的内心,勉强走完了这一路。

    他们选择绕过了玉门关,从烽火台下取水,然后靠着这一点水,横渡那八百里流沙沙漠,尽管他们已经足够小心,但是溜到唐军把守的绿洲里面偷偷取水,仍旧极为危险。

    这可是大唐帝国真正的精锐。

    石盘陀看着眼前两个胆子大得要命的人,腿肚子都在打颤。

    你们大唐人是不是都有什么毛病?

    职业大马匪觉得自己简直胆小无害到了和家里养的小白兔没区别了。

    他不止一次地想说,两位爷爷,咱们还是算了。

    散伙儿各回各家,各找各家的婆娘。

    而他在取水的时候,手就哆嗦了下,就这么一下,就给发现了。

    肃杀的喊声:“拿火把来!”

    游侠儿下意识握住了唐刀,眉宇微沉。

    心脏跳得飞快。

    那一瞬间,又像是握住了卧虎令时候一样,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从心底里浮现出来,那种霸道,那种煞气,简直像是曾经在万军从中杀出来回,像是曾经和天下第一的猛将切磋过一样,从容沉稳。

    石盘陀被煞气糊了一脸。

    恍惚间,看到了这青年在万军之中冲锋的模样,竟仿佛单枪匹马,独斗万军,骄纵傲慢。

    回过神来的马匪满脸绝望。

    到底谁是马匪?!

    谁特么才是凶人!

    难道说现在大唐的同行,已经会装作无害的僧人引人上钩了吗?

    竞争那么激烈的吗?

    而最终游侠儿的刀没有出鞘。

    因为在那边关将领喊了一声拿灯来的时候,蹲在草丛里面,光头明晃晃的和尚也只好站了起来,后来的记录里,玄奘法师告诉众人,这是因为边关将领其实恰好又双叒叕是个佛教徒。

    而实际上,马匪的记忆里忠实记录了那一幕。

    当大唐边关将领看到一名身材高大,肩膀宽阔,手持两米三的禅杖缓缓起身的僧人时候,连大漠里面的月色都被遮掩住,那将领的动作硬生生从俯视变成平视,最后变成仰视,直到大片阴影投落到自己脸上。

    僧人把禅杖插到地里,沉重地仿佛攻城锤,双手合十道:

    “贫僧想要出去。”

    他们就这么不可思议地被放了。

    马匪完全不敢相信。

    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想得清楚,只是哪怕是那时候,也只是敢在这个时候记录一句‘法师身躯伟岸’。

    而在之后,因为那游侠儿实在是觉得心情无趣的很,玄奘想了想,给了一个建议:“你要不然,把每天经历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僧人笑着道:“这样的话,比较能够打发时间,也就没有那么难熬了。”

    游侠儿陈渊心动不已。

    旋即又有些没什么底气,道:“可是,玄奘你是知道我的。”

    “我根本没怎么念过书,写出来估计挺无聊的。”

    玄奘笑起来道:“没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把水囊递给了陈渊,道:“等我回去了以后,帮你润色一下就好,搞不好,你也能够靠着这个在这个时代留下名字。”

    于是游侠儿真的开始记录这些事情。

    一开始以为会很艰难,可是上手了才发现,其实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仿佛是很习惯于做这些事情似的,很多事情都顺手能记录下来。

    而那大马匪闲着无聊,也开始在石板上记录东西。

    他本来是想要跑的,可是这八百里流沙,就靠着在烽火台那里得来的一点水,很难跑回去,或者说,跑回去的自己恐怕是会被唐军射成马蜂窝刺猬的,也就只好老老实实地跟着。

    而最后让他彻底选择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那僧人居然将饮水和食物分给了他和陈渊——他们完全没有发现,僧人的水囊里面其实一直留下的是沙子,一直到第五天,当那强大如同神灵般的僧人都倒下。

    两人手忙脚乱地打算给他喂水,才发现了僧人做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个每日消耗巨大的武者,是如何五天四夜不吃不喝的,当时的游侠儿拿起最后的水囊,在给玄奘喂了水之后,带着剩下的饮用水,骑着红马跑出去寻找水源。

    “你在这里守着他。”

    陈渊注视着那马匪,抬手拔剑。

    这一路的西行,他的武艺不知不觉已然提升到了远超过过去的程度,只是手掌稍微一震,霸道的剑气直接纵横吞吐而出,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圈。

    森森的剑气流动,一定程度上隔绝了炎热。

    和僧人相比姑且不论,这游侠年少就已经纵横洛阳。

    此刻的剑术修为已经极高。

    游侠冷笑道:“你若跑了,天上地下,我都杀了你。”

    而后将一半的水留下,骑马狂奔离去。

    石盘陀本来打算一走了之,可是看着那僧人死死闭着的双目,想到这些时间像是佛陀,或者神灵一样始终保持高昂志气指引着他的僧人,以及,如果不是僧人将水和食物分出来,他未必能活到现在。

    最后马匪叹了口气,把僧人拖到一个石头下的阴影下,自言自语道:“这么点水,我自己也活不下去。”

    “大唐的和尚,我可不是为了救你,我只是不想被那游侠拿剑捅死。”

    他对于那游侠能否回来,完全不抱任何的希望。

    毕竟那么点水,这风沙滚滚的,想回来太难了。

    后来他回忆,自己这个时候没有选择带着水囊,甚至于像是马匪们会做的那样,把僧人杀了,以水囊取血离开,究竟是因为自己带着这些血无法活下去,还是短短几日的生活,自己已经无法对这僧人下手,竟已分不清楚。

    只是最终,那游侠居然真的撞破了风沙,找到了绿洲。

    而僧人也就因此而活了下来。

    最终他们抵达了伊吾,西域的第一个小国,而三人之间的隔阂却也无形中被打破了许多,那僧人哪怕是经历过了生死的危险,也仍旧带着乐观的微笑,甚至于安慰陈渊,想了很久,憋出一句话来:“要喝酒吗?”

    陈渊怔住,而后大怒。

    终于忍不住狂撸僧人光头。

    “上一次喝酒,我给你裹出了长安。”

    “这次喝酒,你是不是想要把我扔这儿?!”

    “我跟你说,谁再拿酒回来,我抽死他!”

    僧人也不恼,任他发牢骚。

    石盘陀嘴角抽了抽,把酒默默藏到了袖子里。

    ……

    现代·人间·西昆仑。

    卫渊神色安详,沉睡之中。

    西王母终于慢慢发现了不对劲——时间太长了。

    人间传说里面都有黄粱一梦的说法,记忆回溯本来就不会太长,所以第二关应该很快结束,但是这个家伙,已经超过常人回忆数倍时间长度,几乎是想要沉入其中似的。

    回忆起来的记忆,将会是对跨越第三关最关键的辅助。

    大概率是关于某种磨砺心境的记忆。

    可是……究竟经历了什么东西,居然磨砺了这么久?

    西王母默默收回视线,注意到了那镜子。

    此刻这法宝,还在不断吸收着来自于陆吾的力量。

    西王母分身算了算时间,雍容的脸上浮现出一缕古怪的笑容。

    此刻,西山界的昆仑山上,众多山神们匆匆赶赴到了昆仑之丘,这几日是曾经推演,昆仑护山大神陆吾复苏的时候,就连崇吾之山的老山主也来了,祂还打算要为卫渊跟陆吾神求个情。

    可是一众山神等了许久,也没能等到陆吾的复苏。

    老山主迟疑抬头。

    众多山神水神齐齐行礼施法:“恭请陆吾大神……”

    法术神通,联通内外。

    仿佛有巨大的镜子虚幻浮现,外面是恭恭敬敬的西山界诸神,里面则是一片暗沉,幽深之地,巨大的,伟大的昆仑之神陆吾正在其中,今日正是祂复苏的日子。

    许久没有回应。

    诸神只好又一次呼唤道:“恭请陆吾大神……”

    法术再度强化,声音也能听得清楚。

    于是,众多山神们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声音好大,好吵……

    很难听。

    伴随着陆吾神本体一起一伏,这声音也是时大时小。

    有点像是……就像是……

    在诸神心神凛然,完全不敢多想多说的时候。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话:

    “哪儿来的猫打呼?!”

    “怎么这么难听,我还从没听过这么难听的呼噜声……”

    崇吾山主:“……”

    流沙河神:“……”

    一片尴尬到能用脚指头扣出一片神州模型的死寂,忽然,伴随着法力的波动,这法术就被这一处的昆仑神众强行打断,好悬是把这能够让陆吾当众社死的一幕给止住,为首的昆仑神众之一勉强维持住肃穆,面容僵硬道:

    “陆吾神尚未苏醒……诸神且回。”

    “这……是。”

    诸神古怪对视,根本没有敢提及刚刚的事情,但是当询问什么时候再来的时候,昆仑神众没能给出恰当的解释,众神也只好退去,那昆仑神众心中也是惊疑不定,以陆吾神的计算,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才对。

    是发生了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极大消耗了陆吾神的力量吗?

    居然让陆吾神再度陷入极深的沉睡里。

    祂大为不解,不过多少松了口气。

    还好制止得及时,这些山神水神也都知道厉害。

    多少是保护住了山神陆吾的威名和尊严。

    不至于社死……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的一幕。

    在退散去的山海诸神里,流沙河神长乘旁边。

    水鬼扶了扶眼镜。

    默默把微型摄像头藏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