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3章 我大唐高僧,武德充沛!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62
  第0453章 我大唐高僧,武德充沛!

    在送别了好友王玄策之后。

    就连那应国公府的二小姐,武则天也因为父亲成为荆州都督,随之前往荆州居住,游侠儿目送着车队远去,不知为何,荆州这两个字,就像是那一张卧虎令一样,总是在他心里留下了隐隐的触动。

    似乎这个城对于他来说,具有很大的冲击似的。

    在好友离去之后,应国公府邸也没有了一并闲聊的小家伙,陈渊看着手上那小家伙交给自己的半月形玉佩,看着那一棵老树的叶子黄了,落了,最后下了一场大雪,偌大的长安城,不知为何就寂寞了许多。

    无趣了啊。

    在游侠这样想的时候,他回过头,偶尔能够看到那儒雅先生看着自己,那双眸子悠远苍古,仿佛能看到千百年后的故事,让游侠只觉得脊骨都有些发冷,抖了抖身子,连忙远远得去了。

    这个袁天罡,绝对有问题。

    可是偶尔见到了,这位大先生在整个长安城里都有声誉。

    最重要是无论自己跑到哪里。

    这家伙都能恰到好处堵住自己。

    也就只好请他回家吃两顿便饭。

    一来二去,多少算是认得了。

    而陈玄奘想要出关的事情,始终没有个着落,在大唐的强压下,原本也是很有热情的其余僧侣,也都打了退堂鼓,最终只有玄奘一个人还在苦苦坚持,这一日陈渊又自然而然地去寺庙里蹭饭。

    陈渊在一个脸盆大的饭盆里面盛饭。

    他用的饭碗大概有普通人三倍大小。

    盛得满满的。

    而后陈玄奘把那个饭盆端过去。

    这是他的饭。

    两人默默进食,游侠儿心底满是挫败,没有想到自己连饭量都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这家伙一个和尚为什么这么能吃,简直跟猪一样,而当陈玄奘遗憾叹息,终究是没有办法西去的时候,游侠儿心里简直雀跃。

    长安城这么好,脑子抽了才想着去西边儿。

    但是毕竟是自家的族兄,多少面子上还是得安慰下的:

    “这也没办法的事情。”

    “大唐律例,我们这些大唐百姓都要遵守啊。”

    “可惜,其实我是很愿意陪着你走的,你若是就这一个人上路,说实话我也是不放心,可惜了啊,当然,如果你真的愿意的话,大不了我们冒险出关,虽是有生死的危险,但是放心,我陪着你。”

    理由恰当且合理,顺势衔接感情牌,同时连携苦情计。

    陈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这么顺畅地用出这样的话术。

    总感觉很久很久之前,看到过别人做过类似的事情。

    最后还能合情合理地放大危险,让对方知难而退。

    游侠儿对自己的做法很是满意。

    只是他忽略了某个可能性——

    要是眼前的和尚是个脑子一根轴的家伙呢?

    比如说,很头铁。

    名为玄奘,十六岁开始在乱世中一个人溜达了足足七年的僧人双手合十,喃喃自语:“闯关……”

    看了看愉快干饭的陈渊,僧人眼底发出诡异的光。

    这一天,这和尚出去买了许多酒菜。

    然后邀请陈渊到家里吃饭。

    本来就两袖空空的陈渊,看到这酒菜,虽然不是多好的菜,至于酒有多香,那更是提不上,但是这僧人居然主动请自己喝酒,还是让陈渊颇为愉快,僧人以茶代酒,诚恳地告诉他道:

    “贫僧之前倒是钻了牛角尖。”

    “一直想要从通关文牒走出去,这是错的啊。”

    “还要谢谢你提醒我。”

    “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这一天,陈渊喝得大醉,完全没有料想到,僧人的话其实是可以用另外一个方法来解释的,所以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不再长安城里了。

    “我们在哪里?”

    “哦,离长安已经一百里了。”

    僧人笑容爽朗:

    “陈渊你昨天提醒了我。”

    “我们完全可以偷偷出关啊!”

    陈渊:“……”

    ……

    于是陈渊只好答应陪着这僧人走到玉门关再说。

    一路风餐露宿了一个多月,两个人居然硬生生靠着两条腿从长安城跑到了凉州,只是此刻,之前突厥跳脸,大唐处于极端愤怒和暴兵状态,这样的边关戒备森严。

    陈玄奘完全不慌,他进入了凉州城。

    这里同样有着许多的僧人,他在这里讲道布法,得到了布施后,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剩下的全部都捐献出去,明明是特别着急着想要前往西方的僧人,此刻却反倒是从容起来。

    仿佛真的是要专心致志地在这里做个布道和尚一样。

    陈渊完全不知道,陈玄奘去西方是要做什么。

    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僧人,会在那个时代的佛国做出什么事情来,只是当他已经习惯了凉州的烈酒时候,陈玄奘冷静地告诉他,盘缠已经准备好了。

    “如果说一次性积累大量的财物干粮,肯定会被察觉,被边关将领盘查。”

    “但是我们一点一点,花一个月准备,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顺便我认识了几个当地僧人,他们知道从哪里能够溜出去。”

    “财物都散掉了,剩下了一些晒干的馍馍,能放不少的时间,还有些解毒药,火石和绒草……”

    在边关,尤其是立刻大战的边关,精神上的寄托是很重要的。

    这个在白天为百姓布道讲法,安抚他们心中的焦躁的温和僧人。

    言辞冷静,眼神坚定,做准备的时候极为顺手,认真跟陈渊介绍这些盘缠和之后的计划。

    熟络到陈渊脑壳儿发冷的感觉。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你不是佛门千里驹吗?

    你根本就是一个光头悍匪吧?

    于是,在这个两个巨型国度彼此备战的时候,大唐高级知识分子,佛门千里驹,无害的佛门真修,玄奘法师带着一个游侠儿,以及足够的干粮,在重兵把守的情况下悄悄溜了出去,于是就有了一开始的一幕,在出了凉州后遇到的沙漠里面,撒开脚丫子狂奔。

    就怕大唐边军发现,直接把他们射成刺猬。

    于是他们只能隐姓埋名,昼伏夜出,陈渊看着用头巾把光头抱起来的僧人,看了看那一把八百斤熟铁水磨禅杖,觉得不管这么隐姓埋名,都应该没有什么卵用。

    不过或许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一路上走来,风平浪静。

    连半个强人都没有遇到,就仿佛这丝绸之路河西走廊和长安后花园一样。

    僧人颇为轻松。

    而陈渊觉得,只要不是瞎了眼,看到这一把禅杖,估计都直接转头就走,但是紧接着拦在他们面前的,是大唐最后的边关重镇瓜州,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边关重镇,而现在禁制任何大唐子民外出,最为关键的是,已经有来自瓜州的通缉令传来。

    藏身于客栈的两人根本撑不了多久。

    而从瓜州前往西域,更需要当地人的率领,否则路上就会迷失道路。

    但是玄奘仍旧很从容,他告诉陈渊:

    “这个时候应该要希望佛祖的保佑。”

    陈渊嘴角抽了抽,真的想要给这光头脑袋上来一下——这个时候还什么佛祖保佑,脑子有包了吧?但是这家伙居然真的优哉游哉跑去了瓜州城外面最大的寺庙里面祈祷。

    陈渊放心不下,叹了口气,提着唐刀跟了过去。

    瓜州城里面,当然是安全的,但是城外就未必了。

    这地方,乱的很,商人,武人,马匪,胡姬,什么人都有。

    事实上,玄奘在出门的时候就被盯上了。

    他不小心把之前在凉州讲法时候得来的财物露出了一点。

    来自中原,带着财宝,还是一个人。

    这是大肥羊!

    许多人暗自交流目光,这也是在互相比斗,强者出手,弱者退缩。

    最终出手的,是一帮马匪,相当凶悍,为首的胡须和头发几乎混在一起,远远望去,像是一头凶悍的狮子,而这帮人就尾随到僧人去了外面的寺庙里面,当地人知道厉害,面色煞白地远远地躲开了。

    哪怕是寺庙主持都不敢提醒这个远道而来的僧人。

    之后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当游侠儿赶到寺庙的时候,他们的问题已经迎刃而解了。

    马匪首领跪在地上,僧人像是要给他剃度似的,右手按在前者脑门儿上,原本凶悍像是猛虎雄狮一样的大马匪头子,现在看上去跟只猴子似的,陈玄奘双目温和,看向陈渊,道:“这就是佛祖的庇佑。”

    “我收了个新的弟子,而且,他主动愿意帮助我们偷渡出关。”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实在是太好了。”

    陈玄奘面不改色。

    陈渊嘴角抽了抽:“你当我傻……”

    陈玄奘温和笑道:

    “你要不相信,你问他。”

    和尚仍旧保持着摩顶授戒的姿势。

    也就是手掌按在那马匪头子天灵盖上。

    后者面容扭曲,看到游侠狐疑的注视,挤出一点微笑,哽咽着道:

    “我是主动要求,帮助你们偷越瓜州的,我是自愿的。”

    而陈渊这个时候突然发现,这和尚根本一点都不瓜。

    这家伙简直太精明了。

    ……

    后世对于前所未有的大法师唐玄奘的记录有许多,其中写道,意志坚定的玄奘法师在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候,却选择了出城去附近的寺庙里参拜佛祖,而这一次,有一个‘胡人马商’暗中尾随了他一路。

    一路走过街道,出城,入寺。

    毫无疑问,那个时代边疆附近的区域不乏混乱。

    而在写为什么尾随的时候。

    玄奘法师轻描淡写地记录道——

    很简单,因为这个马商希望玄奘为他摩顶授戒。

    因为他认出了隐姓埋名的玄奘是个高僧。

    想要做玄奘的徒弟侍奉他。

    玄奘法师欣然允诺。

    而胡商也就主动自愿成为了玄奘的大弟子。

    并且在知道唐律:偷越国境者——处死的情况下。

    极为热情主动地提出,要帮助玄奘偷渡瓜州。

    还提供了两匹好马并粮食,衣服,水囊若干。

    实在是热情好客。

    而在那个时代,据传说,当马匪头子最终活下来的时候,有人问他你不要命了,他回答道:“……那个和尚给我摩顶授戒的时候,手掌按在我天灵盖上,说他想要去西天灵山去。”

    “他不介意我跟着一起去。”

    “问我要不要去?”

    这不过是谣言罢了。

    而在这个马匪头子的记录里面,当然,他自是万万不敢更改师父的记录的。

    他只是在《三藏法师传》里悄悄多加了一句——

    在接受摩顶授戒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距离佛祖更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