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2章 给你看个宝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23
  第0452章 给你看个宝贝!

    在长安街头斗殴。

    相争为斗,相击为殴,见血为伤。

    用拳脚打人,不管是否致伤,笞四十。

    干脆利落,相当有效率地做了判决之后,就要把陈渊和那叫做袁天罡的算命先生给拉去实行刑罚,鞭笞鞭笞,隋朝将鞭刑改为了笞,定为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凡五等几个档次,而今也同样沿用。

    眼看着两个不良人掏出几个荆条做成的刑具过来。

    天不怕地不怕的游侠儿眼角抽了抽:“喂喂喂。”

    “你做什么?我警告你……”

    “笞刑,汉时笞则用竹,今时则用楚,楚就是这大荆条所做的,大头两分,小头两分半,这四十下你就老老实实受了吧。”行刑的壮汉拎着那满是倒刺的刑具走来,陈渊眼皮乱跳。

    看到那大汉拎着笞仗往自个儿屁股上砸下去,直接叫出声来:

    “等下,你干啥?!”

    “你羞辱我!”

    游侠看到荆条的目的地,大怒:

    “我爹娘都没打过我那儿!”

    不良人翻了个白眼,用笞仗指了指他的背,解释道:“脊部若是受刑,则多有创伤,久不能愈,甚至于跟了你一辈子,臀部肉厚,不过是皮肉苦,我唐律有记,笞仗之刑,腿部与臀部分受。”

    “当然,如愿背、腿分受者,亦随其便。”

    “想清楚了,你要背腿分受?”

    那大汉微笑用笞仗指了指他臀部:

    “我打这儿,你最多趴几天。”

    “打你背,你一身功夫可能都要受损,勿要因小失大。”

    你扯!这叫因小失大?!

    游侠儿大怒。

    士可杀,不可辱!

    可是想了想若是脊椎上来四十下,最终就要屈辱地点头答应接受臀部四十下的时候,门外传来噗呲笑声,抬眸看去,便见到一名英朗青年叉手站在那里,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正是他少时好友,洛阳人士,此次中榜了的。

    游侠大怒:“还不快些把我放出来?”

    隋唐律例在笞这种刑罚上,可以以铜赎罪。

    也就是花钱把人捞出来。

    游侠儿自己吃穿住全部都是用的自家族兄陈玄奘的,身上可以说是两袖清风,哪儿还有钱把自己赎出来?眼前这一身贵气的青年正是才有了官身的好友,不日就要远离长安,外出上任,和这游侠儿自小不打不相识。

    笑得够了,才掏了钱把这游侠赎出来。

    免了屁股上一顿荆条。

    出来时候,恰好看到了对面的算命先生,后者早已经把自己赎出来,被一拳砸了眼眶,却也不说不恼,气质儒雅苍古,游侠的好友上前行礼道歉,道:“袁先生,我这好友,自小粗野惯了,还请先生勿怪。”

    “无妨的。”

    儒雅男子微笑颔首,而后深深注视着眼前的游侠。

    “陈渊,是吗。”

    “渊啊……”

    “我们还会再见的。”

    这句话让马上就要被派遣当官的青年心中微沉,有些不知道这位在长安城中名声极大的袁天罡袁先生,为何会如此在意自己的好友,是以心中极为担心。

    而游侠儿直接将这句话翻译成了以前家乡时候,那些破落户泼皮们输了之后的狠话。

    什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输人不输阵。

    呵,我是谁,洛阳不良人首领都被我打趴了。

    怕你?

    陈渊冷笑道:“是吗。”

    “我也觉得,我们往后还会再见的。”

    袁天罡微笑颔首,道一声告辞,而后便洒然离去,远远得去了。

    其好友也只能无奈叹息,将这游侠引到了一处酒肆上,隐晦介绍了下这位袁天罡袁先生,可是见到后者并不在意,也只能摇头,徒呼奈何,桌子上酒肉摆开,青年道:“不过,渊,说起来你那族兄如何了?”

    游侠伸筷子吃饭,随意道:“还在想着出关呢。”

    “听说给官府上表了,结果被打回来了。”

    “打回来才是正常的啊,这年头,怎么可能轻易出得去?”

    青年叹息了一声,道:“而今天下安定,百废待兴,突厥却又有雄主而出,去年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突厥可汗率领十万骑兵直接来了长安郊区,朝野动荡。”

    游侠儿夹菜的动作缓慢了下。

    是的。

    去年,突厥铁骑十万众直奔长安郊区,岌岌可危。

    当时二十九岁的大唐皇帝单骑会晤突厥可汗,没有带一名护卫。

    令突厥退兵了。

    虽然说以大唐皇帝的勇武和冷静,成功将突厥可汗劝退。

    但是此事仍旧让整个大唐都感觉到愤怒,现在处于全部的戒备当中,这刚得了官身的青年喝了口酒,吐出一口酒气,恨恨道:“突厥,突厥……哼,当灭其国!绝其种!亡其嗣!”

    “杀光他的随从和亲朋,将这突厥可汗抓来,在我长安城里做个跳舞的戏子!”

    “确实!!”

    “来,喝!”

    那种或许在后五百年再难以听闻到的霸道勇烈言语。

    却是大唐的共识。

    连酒肆小二都极端赞同。

    整个帝国都在这个时候处于厉兵秣马的状态,憋着一股气疯狂暴兵。

    想要此刻出关,岂不是痴人说梦?

    游侠喝了顿酒,又补刀道:“不过,你是个文官,过段时间外出当县令,估摸着是和这事儿没关系了,我却不同,这一口刀在这儿,而今百废待兴,功名但从马上取,又怕什么?”

    “哼!”

    青年不说话了,这一直是他心里的伤。

    他一个县令,总不能提刀子上啊。

    强撑着道:“文官又怎么了,对吧?”

    “你还不是打不过我?”

    “对了,我这儿有个好东西,马上得送回去,难得有这机会,给你看看先。”

    青年不愧是读书的,立刻转移话题。

    于是陈渊不屑一笑。

    小样儿。

    打不过你,我还说不过你了?

    而后就有些忧伤,到底谁才是读书人啊……

    不过对于自己好友给自己看的东西,还是很有兴趣的,他可是知道这家伙虽然性格勇烈,但是脑子也很聪明,眼光更是极为毒辣,他都能够看上的东西,那必然是好东西,值得一看,值得一看。

    陈渊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是一枚古朴的令牌。

    似乎已经经历了极为漫长的岁月,色泽通体暗沉,不知是隶书还是篆书,写着几个字。

    大汉,司隶校尉。

    “……?!!”

    陈渊的眸子怔住,恍惚着下意识伸出手去握这令牌。

    他的好友才倒了杯酒,见状吓了一跳,一巴掌把游侠儿的手掌拍开,制止了他的动作,而后叹息道:“什么东西都想要乱碰啊,你这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弄好?再说了,让你读书你不读,这多少年了都没认得几个字,知道这是什么吗?”

    游侠儿面色尴尬,他倒是确实不认识,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腰牌,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浮现他的心中,让他的精神变得安定,仿佛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的,强烈的从容和平淡涌现出来,让他笃定答道:

    “卧虎之令。”

    “嗯?”

    旁边的青年愣住,而后语气缓和道:“居然认得。”

    “看起来你还是读了点书的。”

    “不错,这正是古代卧虎之令,司隶校尉的证明,要放着古代,那是一等一的武将腰牌,可惜了,本朝不立这一官职,所以这东西也就没用了,况且这卧虎令,也已经失去灵性,无法再打开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给弄坏了。”

    他叹息一声,旋即道:“不过说起来,还是有一段逸闻在的,三国时期,蜀国张飞,武侯,魏国魏武,甚至于还有那司马懿的祖父都曾经是司隶校尉,前后在不同时间里执掌了卧虎令,而孙吴却始终没有这一官职。”

    “反倒是灭吴的杜预是卧虎,说起来,多少有些宿命在了。”

    青年感慨着,一说起那些诸国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停不下来了。

    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好友面不改色,悄悄又把手伸过去,直接握住了卧虎令。

    那一刹那,游侠儿眼瞳瞪大。

    他的耳畔隐隐感知到了,猛虎的嘶吼和咆哮。

    仿佛站立于九天之上,俯瞰天下,背后猛虎徐行,失神许久之后,游侠儿将这腰牌反过来,却看到这正面是大汉司隶校尉几个字的腰牌,背面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他抬起头看向前面的好友:“这东西,坏了?”

    “坏了啊。”

    “坏得很彻底。”

    “也不知道什么人才能把它修好。”

    后者将腰牌从游侠儿手中拿来,放入匣子里面,解释道:“这是周朝的东西,据说是穆天子,也就是周穆王从昆仑山所得,之后征服四夷,立下了三千发条,才需要卧虎镇守四方妖邪,不过这大概只是传说。”

    “周穆王暂且不说,西昆仑和周天子,那不过是虚妄罢了。”

    这个时候,游侠儿有一种冲动,从好友怀里将这卧虎令抢夺回来。

    但是却失败了。

    理由?

    不好意思。

    他打不过对面这家伙。

    青年将游侠的手掌扣住,大笑起来:

    “想要啊,哈哈哈,等往后,你立下破天功劳,再提这事儿吧!”

    最终一顿美酒,那身穿深色长跑的青年吐出一口酒气,和游侠儿勾肩搭背地走出酒肆里,分别的时候,青年叹息道:“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被分出去做县令了,真是好生无趣。”

    “听说你专门挑选了一个偏远的地方?”

    “不错。”

    青年嘴角勾了勾:“武德四年设立的融州黄水,也就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够发挥出我一身才学,到时候我还会回来的。”

    陈渊道:“那地方啊,原本百越之地,是乱,不过我觉得那边儿的县尉估计都不是你的对手。”

    “边缘之地的兵将打不过自家县令大人,怎么想都丢人。”

    青年肯定道:“他肯定打不过我。”

    “至于渊你,好好磨砺武功,到时候随着李靖大将军外出征战,博取功名。”

    “你我他日,长安重逢。”

    “哈哈哈,好!”

    两名长安的青年彼此击掌而过。

    游侠儿脚步踉跄。

    “那么,王玄策,好好当你的黄水县令,做个文官。”

    青年文官,洛阳人士王玄策醉意熏熏。

    “你也是,勿要荒废了一身武艺。”

    “他年再见。”

    “他年再见。”

    游侠轻功不弱,转眼已然不见。

    而王玄策上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自己怀中,早已经损坏的卧虎令缓缓亮起流光。

    而后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