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1章 长安旧事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59
  第0451章 长安旧事篇

    两侧是炙热的风,哪怕是呼吸都觉得咽喉才刺痛,但是大名为渊的青年却还是得费尽全力,迈开脚步才能跟得上眼前的和尚,他看了看和尚肩膀上扛着八百斤水磨禅杖,撒开脚丫子跑得跟兔子似的,眼角抽了抽。

    当年怎么没有看出来,这家伙这么能跑?

    “陈祎,喂,稍微休息下。”

    “陈祎,玄奘,玄奘!”

    “你跑不动了吗?”

    一直喊了好几声,那僧人才回过头来,咧嘴一笑,露出一嘴白牙:

    “可是我们得快点。”

    “沙漠里面很少人烟,就算是有,也是来去如风的沙盗。”

    “现在天才擦亮,我们趁着温度还没有上来得多赶路,找到石头躲避最热的中午,要不然这么点水是不够喝的。”

    和尚的语气轻快,看了看身后背着剑的男子,道:

    “陈渊,你跑不动的话,我帮你。”

    “不过,咱们现在可没有办法回头了。”

    僧人笑着的时候很得意,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让陈渊很想要一拳头砸在他光头上。

    而法号玄奘的青年僧人身子一晃,左臂提着禅杖,右手拎着陈渊,一下提起他来,脚下速度再度提高,撞破了前方的风沙,高大仿佛神灵,而一捧一捧的沙子扑打在脸上,让这一幅长安游侠儿打扮的陈渊吃了一嘴。

    满脸憋屈。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为什么要跟着这家伙在外面游荡?

    ……

    这样的事情,缘由还要从半年前说起。

    陈渊。

    洛阳人士。

    高祖曾为北魏太守,一等一的封疆大吏。

    和那陈玄奘算是同族兄弟,只是离得远了,他自己家姑且不说,陈祎陈玄奘这一脉可是比他家好得多了,后者祖父是大隋国子博士,父亲多少也是个县令,只是后来其父母在他五岁和十岁的时候都撒手人寰而去。

    陈玄奘兄弟二人都是僧人。

    至于他陈渊。

    年少给人编草鞋,后来做了厨子。

    终于有朝一日怒而掀了锅子。

    爱吃吃,不吃滚。

    靠着祖上传下来的些许武艺,练出了名堂,做了个游侠儿。

    也就是大唐长安治下暴力且不合作的无业游民。

    没事儿就和那帮不良人天天操练。

    更是被少年竹马给气得厉害,恰巧那家伙考中了科举,大隋时还得要各种举荐,到了大唐,倒是可以‘怀牒自试’,自己就可以报名参考,居然考中了。

    一合计,自己发小去了长安城。

    又听闻自家远亲,那号称佛门千里驹的玄奘也到了长安。

    于是这游侠儿把一条街的不良人从头揍到北,然后在一阵‘欢送’当中扛着行李来到了长安城,所谓自恃勇力。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和尚能比自己还能打。

    不过,在进入长安之后,他倒是过了些畅快日子,大唐虽然刚刚建立,但是长安城也自有长安城的气象,游侠虽不纵武,可是在这城中来去,也觉得痛快。

    ……

    贞观元年·春——

    长安。

    某华宅之中。

    在后院里面的大树上,一个游侠儿倒挂在树上,背着一柄大唐的唐刀,高马尾垂下来,晃晃悠悠地在那儿晃悠,院子里的水池里面两尾锦鲤在哪里游来游去。

    春日还有些寒意,一个包得鼓鼓囊囊的小家伙在那里看鱼。

    来闲逛和躲避某和尚的游侠儿百无聊赖。

    “鱼有什么好看的?”

    “要不然我给你烧一尾鱼吧?”

    那小家伙先是瞪大眼睛,道:“不准!”

    末了好一会儿,抿了抿唇,道:

    “好吃吗?”

    “好吃吗?”

    游侠儿乐了,翻身坐在树上,晃晃悠悠伸出一根手指,拍了拍背后的包囊,得意道:“在我们洛阳陈家镇那儿,还没谁敢说我的菜不好吃!”

    “那就是很好吃了?”

    陈渊挠了挠头,道:“……也算。”

    他和这小家伙是某一日意外结识的。

    难得见到同样嘴馋的。

    而且这大宅子里面也够冷清的,这小家伙没人管也挺落寞的。

    一来二去也就认得了。

    只是没想到三岁多,就如此早慧,像他三岁多的时候可皮实得多了。

    那小家伙指了指陈渊的眼眶,道:“不过……你又打架打输了?”

    “啧,什么叫又?”

    游侠儿不服气,晃了晃身子落下来,一只手按在小家伙头顶,不满道:“我的武功,在我们洛阳那边,可是出了名的俊,谁知道那和尚居然那么猛的?”

    他一想到那个直接用佛钟打熬力气的怪胎就脑壳儿发凉。

    一只手举佛钟,一只手握笔抄录经文。

    乖乖……

    前些年天下大战的时候,战火甚至于烧到长安。

    那时十六岁的陈玄奘为了学习佛法,在乱世中一个人走了七年。

    屁事儿没有,反倒是把整个神州跑了一遍。

    就很离谱。

    同样是习武之人的游侠很懵逼。

    他问过,当时天下大乱,各处诸侯乱战,你从哪儿得来的干粮和盘缠?

    僧人只是微笑不答。

    那笑得……陈渊总觉得心底里毛毛的。

    小家伙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按了按他的眼眶,叹息道:“陈大哥,你又在做什么啊……打不过就不要逞强嘛,明明武功不强,还非得要嘴上那么不着调。”

    “谁说我武功不强的,只是这一次有点特殊。”

    游侠儿逞强。

    “不是那位玄奘师父,又是和谁打呢?”

    “……”

    几番催促后,他终于勉强回答道:“是我的少时好友。”

    “他现在算是有了官身,很久不见,就切磋了下武功。”

    “呀,你和玄甲军打了吗?”

    “不……”

    游侠儿有些憋屈地道:“他是新科举子,是个文官。”

    小家伙懵住,然后吐了吐舌头:

    “文官都打不过,陈大哥,你丢人。”

    陈渊大怒,正要说话,远远听到了脚步声音,这儿地方森严,也就是不知为何,明明一直在老家长大,却偏偏胆气极豪的游侠儿敢进来闲逛,当即用手指抵着嘴唇,示意安静,身子一晃,几个纵跃,就已经藏匿于老树之后。

    几乎是下一刻,就有莺莺燕燕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为首一名虽然略有年长,但是姿容不减的女子,旁边是一名做江湖术士打扮的中年男子,一声黑白二色的长跑,木簪束发,整体装束似儒非儒,似道非道,气质温润如玉,双眸安宁。

    抬眸似笑非笑看了一眼老树。

    那年长女子道:“先生且稍等。”

    而后便让人传唤,不片刻就有两名英朗青年走了进来,恭敬行礼。

    女子指了指这两名青年,询问道:“先生觉得,此二子如何?”

    儒雅男子只是看了一眼,便淡淡道:

    “可以官至三品,能保家,却无法真正飞黄腾达,还不算大贵。”

    周围女眷惊呼,三品大员,居然不算是大贵么?

    不过想一想,这家家主当年经营木材,一地豪商,曾经慷慨解囊,资助圣上军队的钱粮衣物,所以才能有现在的身份,是整个大堂的士族新贵,已被封为应国公,区区三品,放在寻常人家里,自然是极为难得,可在这家似乎也是寻常。

    那女子对于这一个论断,似乎颇为不喜,旋即又招来一秀美少女。

    “此为长女,先生觉得如何?”

    少女对那先生行了一礼,后者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

    “此女贵而不利夫。”

    雍容夫人还是不满意。

    这看面相有时候和赌博类似,总想要抽取出最好的。

    于是便有仆从将那被包裹得肉嘟嘟的小家伙抱起来,让那相面先生细看,因为连续好几次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所以故意隐藏了孩子的真实性别,道:“此子又如何?”

    儒雅先生看了一眼,面色惊讶,而后越发郑重,缓声道:

    “龙瞳凤颈,极贵验也。”

    旋即又遗憾地说:

    “若为女子,前程不可限量,将来必为天下之主!”

    雍容女子听到第一句,本来还是颇为欣喜。

    可旋即第二句反倒是堵着她没法开口说这小家伙就是个女子。

    便只好尴尬地遮掩过此事,不过心里多少升起了些轻视感,就这还说什么天下相术无双,也就这?女子怎么可能做帝王?当即将这方士牵引到前方去接待,那小家伙毕竟年幼,过了一会儿,就垂头丧气地一个人回来了。

    游侠儿落下来,桌子上还有刚刚摆放的果子,也不含糊,用衣襟擦了擦果子,就往嘴里塞。

    看到似乎被母亲给说了几句的小家伙,这果子也不好塞了,只好装模作样地安慰道:

    “别听那江湖术士说的话,我跟你说,这种家伙,我在老家见得多了。”

    “没事儿,你一小姑娘家的,还什么天下主。”

    他微蹲下身子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发。

    那小家伙呢喃道:“娘亲警告我,说我要和旁人说这句话,会被杀头的。”

    “我第一次看到娘亲和哥哥这么生气。”

    “陈大哥,我如果成为天下主的话,你还会对我好吗?”

    并不受宠的小家伙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游侠儿给出了毫无犹豫的回答,并且肉疼地把自己攒下来的糖豆交给了小家伙,看着她孩子气地转阴为晴,翘着二郎腿在旁边啃果子,倒是也愉悦,只是他并不能想到。

    当数十年后,他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明宫殿下,落在他身上的却是冰冷到让他无法辨认的目光,和屏风之后的刀光斧影,黄金殿上威压重,塞外江南春风长,走得过荒无人烟的沙漠雪山,却终究走不出故人的回忆,走不出自己的心,彼时的老迈侠客是否也会想到,任何人都是会变化的。

    而当熟悉的人早已经变换了模样,自己记忆中的故人,是否也已经死去?

    而此刻的游侠儿只是想给自己在长安的‘同伙儿’出气。

    于是当那术士走出武府的时候。

    他约到街头拦下,嘴里咬着春日发枝的柳条,双臂拦腰抱着,做了个截道的买卖。

    似儒非儒,似道非道的儒雅男子微笑道:

    “你果然来……”

    那句你果然来了还没能落下。

    游侠儿吐出嘴里柳叶。

    吐气开声!

    猛地一步窜出,脊柱抬起,右拳如龙捣出!

    其实如龙!

    这一瞬间,整个洛阳被打成一坨的不良人和他同在!

    这一刻,被和尚欺负的愤怒燃起!

    这辈子,老子最讨厌的就是神棍了!

    于是右拳重重砸在了儒雅先生的右眼眼眶上。

    儒雅男子晃晃悠悠后撤一步。

    那张白净面皮上直接青紫了一大块。

    和食铁兽似的。

    游侠儿吹了吹拳头,冷笑道:“算命的?”

    “算到我这一拳头了没?!”

    儒雅术士嘴角抽了抽,揉着眼睛。

    最终两人以街头斗殴罪被大唐不良人拘捕——

    这是袁天罡和陈渊在大唐的第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