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6章 回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22
  第0446章 回答

    寿命的事情,暂且地被卫渊抛到了脑后。

    他的注意力真正地放在了共工提出的神治上。

    神灵的治下,人世万物都有序运转着。

    哪怕只是在共工的描述之下,卫渊都仿佛已经看到了那样一个,绝对正确,绝对理所当然的时代,而眼前水神共工的模样,毫无疑问,这位神灵所说的绝对是发自内心,并无虚假。

    说实话,卫渊自己都心动了下。

    或者说,不止一下。

    心里平常那只跟死了一样蔫不拉几的鹿磕了炫迈一样,不停地蹦跶。

    没有矛盾,没有冲突的治世,根本不存在各种各样的人祸,什么不公平之类的更是没有半分,因为神灵早就已经给每一个人找到了人生中最正确的道路。

    从出生的时候,神就已经代替你看到了百年之后的样子。

    简直像是作弊一样。

    神灵亲自在无数种选择里面给你选择出了最完美的那个。

    去哪里上学,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在继任帝位的神灵眼中将会无比地清晰,神州华夏这一幅图卷,将会在祂的手中编织出极为华丽,甚至于没有一丝一毫错误的壮阔的织物。

    这样说。

    大概等你出生的时候,你就会有最适合你成长的环境。

    最棒的父母。

    你喜欢玩游戏机,你母亲可以和你一起联机。

    你喜欢旅行,你的父亲就恰好是个背包客之类的。

    哪怕是万中无一的女装大佬,你甚至于可能在你父亲的衣柜里找到你苦求不得的十年前绝版洛丽塔,然后让你娘给你爷两儿化妆,在恐怖的基数下,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在神的眼中化为确定无疑会发生的事。

    去学自己喜欢的东西,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而且包分配工作。

    不只是包分配,连对象都包了。

    亲,来神治之世吗?

    一条龙教育服务,包分配工作,包分配对象。

    水神共工出品,绝对有保证。

    顺便那青春时代最美好的爱恋,神都会给你准备好。

    这一条道路,绝无半分的障碍,更没有丝毫的困难,没有谁会有悲剧,你只要安安心心往前走,一路快乐地走到神灵给你准备的结局上,况且……很有可能在神灵的治下,连死亡都没有那么难受了。

    喜欢独处的会安静离开世界。

    喜欢热闹的,可能会在亲朋好友的簇拥下,看着自己爱的那些人,而后在喝下一杯酒,或者听完几十年前自己最喜欢的歌曲之后,安然地睡去,不必担心后来者。

    因为他们同样行走在神灵给他们准备的人生道路上。

    没有丝毫的错误,没有丝毫的问题。

    这不好吗?

    简直赞爆了好吗?

    卫渊想想都觉得这世界简直充满了诱惑。

    再怪的性格都能找到同好。

    那些社交牛逼症患者姑且不说。

    充满希望的理想主义者们也不提。

    哪怕是社交能力值为零的宅男宅女,都能够过上只在动漫里存在的,在志同道合的朋友环绕下,和性格都完美契合的异性度过充满了粉红色泡泡,充满了酸臭味道的青春校园。

    单单这一点,都能让无数青春期的男生们嗷嗷叫着化作水神信徒,狂奔过来,半跪在地,双臂托起,虔诚地把自己的青春献祭过来。

    就和无比虔诚信奉祝融的那些人一样。

    来,水神大人,请大力点,不要怜惜我。

    更不必说,更完美的职场,更好的人生,简直无与伦比好吧。

    只是想想,都觉得那真的是和共工所说的一样。

    繁复而美好的图卷。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卫渊都忍不住畅想了那种生活,收回杂念来,看向眼前的水神共工,沉思了下,像是面试某个职位一样道:

    “那么……谁做什么工作又是怎么安排的?”

    “嗯?”

    “比如说……”卫渊摊了下手,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问这个,咳嗽了下,道:“谁去做轻松的工作,谁去做麻烦的工作,谁的妻子漂亮,谁的妻子温柔,谁的丈夫身材健硕,谁的丈夫的腹肌都九九归一。”

    “谁能够在繁华的城市中央,谁又因为工作而不得不在塞北或者农田,谁养尊处优,吹着空调,谁四处游荡,在大太阳下面清扫街道。”

    人向神提出了疑惑。

    共工平淡道:“自然,是由我来决定。”

    “我会找到最适合每一个人命运的工作。”

    “至于配偶……”

    “当然也是最合适的。”

    卫渊古怪看着神:

    “最合适?感情是很复杂的,你从哪里看出来最合适?”

    共工认真道:“身体最契合的。”

    卫渊:“……”

    嗯??!

    哈?!!

    等一等……

    卫渊震惊。

    觉得自己好像被上古猛犸象拉着的九黎战车碾了过去。

    共工平淡道:

    “除此之外,还有性格,以及未来的可能性,于推演之下,编织出绝不会争吵,彼此都喜欢的未来,只是……你为何会在意这个?既然是禹王的臣子,到现在也有五千余岁,你在意的点,我很不解。”

    “五千年了,百年一变,你应该也成亲至少五十次有余。”

    “这个应当并无异意。”

    卫渊:“……”

    “冒昧问一下,水神,你似乎很有经验。”

    “你难道有妻子吗?”

    俊美的天神点了点头。

    “很多。”

    “……淦!”

    卫渊吐出一个完美代表自己心情的文字,他也明白共工口中的感情的问题,大概就是找到完美的另一半,可能是让海王收心,让直男开窍,也有可能是海王配绿茶,渣男对渣女,直男和直女相互折磨。

    共工道:“你似乎,有些不同意。”

    卫渊挑了挑眉,道:“我只是有些问题。”

    他斟酌了下言辞,询问道:

    “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可能你是神所以没有注意到。”

    “如果那些人,看到其他人的生活,而觉得自己的生活并不好,该怎么办?每一个人都有欲望,或许有人会习惯于每天早上只吃一碗清汤面的生活,可一旦见到别人吃的更好的食物,那碗清汤面,就会变得很难吃。”

    “看到别人能够在空调房里面工作,就会在心中升起渴望,觉得自己也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的,那种愿望,当然也或许是欲望。”

    “而这个必然带来冲突。”

    “这样的问题,你要如何解决呢?”

    “以神灵的权能,压制了所有人的欲望,还是说……你的蓝图里面,甚至于准备不给他们欲望升起的机会?”

    卫渊轻声道:“让那高高在上的永远高高在上,让那低矮在尘土里面的,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吃清汤面的人是不会因为那些吃牛排的人而升起不平衡之心的,因为他永远都会习惯于吃清汤面。”

    “甚至于连世界有这种食物都可能不知道。”

    “因为在神灵的眼中,他没有在更核心区域的才能,只适合做苦力,而一旦他知道了外面的世界,他会升起欲望,可能会选择离开神灵规划好的完美的线条,甚至于,死亡是否也会被设定好?”

    “某个人在某时某刻死亡,才是对世界最好的。”

    “那一副名为神州人间的图卷,才不会出现丝毫的驳杂,由生到死都不由自己。”

    “你说,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正确上努力奔跑,而神灵眼中,是只有大体的正确对吗?这样的正确不也是一种悲剧?”

    卫渊注视着共工,突有所悟,低吟道:“是以圣人之治。”

    “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

    “常使民无知无欲。”

    “天下大安。”

    共工深深看着他,道:“这句话……是你说的?”

    卫渊回答道:“是老子说的。”

    声音顿了顿,卫某人意识到这句话的歧义,沉默了下。

    “老子是一个大贤者。”

    “……”

    “我是说,老子的名字叫老聃。”

    “他是一个古人。”

    或许是共工并不知道那两个字的歧义,他没有在意这件事,只是玩味道:

    “个体的正确彼此冲突,引发了一生的悲剧;是比幸福美满的一生更好的吗?”

    “幸福美满?”

    卫渊想了想,然后本能嗤笑了下。

    如果去选择最幸福安稳的道路,那么嬴政只会作为秦王,他不会死于东巡;那么老实张角会安安心心在山里面做道人,不顾外面的民生疾苦,他能得道;而刘玄德不会为民而起,阿亮会在琅琊,做他的世家子弟,吟唱春雪秋雨。

    于是再无秦始皇的天下一国。

    再无那治病救人的大贤良师。

    不会有携民渡江的昭烈帝,不会有死而后已的诸葛亮。

    这样的美好图卷,卫渊只是想想都觉得背后升起寒意。

    他看向共工,道:“你所说的,我觉得很不错,但是那不是神州。”

    “要说为什么……人是有欲望的,当然,除了这个还有很多。”

    “神安排了一切,如果是其他地方的人,或许会觉得,这是神的恩赐,要好好接受;但是神州这里不一样,我们的血液里面有着轩辕的血,还有这九黎之民的骨头,血是热的,骨头也很硬实。”

    “大概会想,为什么我就必须只能这样?”

    “由神灵来安排一切人的命运和在世界上的位置,每个人的未来在出生之前就已经被确定,不必说现在,就是千年前两千年前的神州炎黄苗裔,也不会认可的。”

    卫渊指了指自己,道:

    “非要说的话,我的前辈早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抬了抬头,眼底里似乎有种在人类眼底常常升起的火焰,看着永恒不变的神,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