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4章 水神的新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12
  第0444章 水神的新娘

    当水神天吴彻底消散离去的时候。

    哪怕是共工都没有说话,墙壁上的壁画缓缓亮起,却又开始一点点变得黯淡下去,最终彻底归于湮灭,那些曾经记录于这里的故事,来自于五千年前,甚至于更久远之前的,人和神的过往,最初的相识,数千年的相伴,终究开始散去。

    而旋即,这片水神曾经停留过的,有别于人间的区域也开始崩溃。

    水流从四面八方涌入其中,要将这里的一切痕迹都淹没其中。

    水神共工下意识抬起手。

    这磅礴的水流在一瞬间凝滞了,停止灌入缝隙。

    但是很快,祂收回了手掌,作为神州诸水脉之主的身份,安静目送着在做出抉择的时候,选择人类,背弃神灵的天神最后一点痕迹归于江海当中,由诸水之主目送的离别,或许也终究是能够匹配神的末路。

    而此刻,那握着伞的女子张了张口,也才慢慢回过神来,而后似乎是到这个时候,才感知到了痛苦,仿佛在刚刚连痛苦这一种感情都无法追上她。

    张了张口,却连一丝丝声音都发不出来,最后才发出一种呜咽着的哭喊声,哭声仿佛是要将自己的魂魄都搅碎了似的,绝望而凄厉,共工收回视线,只是一拂袖,便将卫渊和这女子都带离了天吴原本所在之地。

    而这个时候,卫渊和共工都很清楚眼前这持伞女子的经历。

    被某个部族选择成为了活祭品,献祭给某个河神。

    却被那个时候在这条河流里面的天吴所救下来。

    虽然死去,却也以水神眷属的方式活了下来,在天吴被人世间逐渐遗忘,逐渐衰弱消失的时候,只有她还在竭尽全力地想要让祂苏醒过来,弱小的她,无法理解人和神的关系。

    只能够想尽办法,希望江南水系的涌动,能够反哺天吴。

    共工神态略有些低沉,最后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女子:

    “她……要怎么处理?”

    卫渊吐出一口气,道:“打算以术法彻底搅动江南的水系。”

    “虽然没有造成真正的灾难,但是同样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她……还有一桩千年前的因果和恩怨要去处理,之后,应该会将她带到龙虎山之上,看天师他们怎么处理吧,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头痛去。”

    “不过,最好的结果,恐怕也是要永镇龙虎。”

    共工挑了挑眉,嗤笑道:“永镇?”

    卫渊:“……”

    好吧,在这位面前,不能提这个。

    惹怒了一头锤下来,卫馆主恐怕就要变成卫渊酱了。

    他面不改色道:“说是永镇,应该也是有期限的,不过。”

    卫渊声音顿了顿,叹了口气,看着那失魂落魄的持伞女子,道:

    “千年时间和永镇……对于从人而变化来的存在的话,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带着那失魂落魄的女子,回到了东海的浪涛之下。

    而千年前的恩怨,最终无论是白蛇还是圆觉,都不是最有资格做出回应的人,白蛇尚且还有千年之后,只等待一道机缘,就可化龙;法海转世为圆觉,做一沙弥比丘,行走神州土地上;唯独一个人,身死魂散,只剩下了一缕执念。

    金山寺上,卫渊带着那持伞的女子来到了那一棵老树下。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快就回到这里。

    而那老树之下,因为这女子当年引导水漫金山,而彻底失去了一切——不再有父母留下的医馆,不再能做那丹青圣手,失去了自己的姻缘,最终一千年孤苦,一千年落寞的僧人看着那女子,手中的扫帚轻轻放下。

    许仙知道了当年的一切事情。

    抬起手来。

    女子垂首,束手待毙。

    而最终那老僧满是皱纹的手掌按在了这女子头顶,许久之后,只是平淡道:

    “阿弥陀佛。”

    “……贫僧原谅你。”

    持伞女子身躯颤抖了下,不敢置信抬起眸子。

    而身穿灰袍的僧人已经转过身来,仍旧是握着那扫帚,慢慢打扫着老树之下似乎永远都扫不完的枯叶,人生一万八千苦,何妨放下?若是放不下,倒也无妨,慢慢扫着,揣在怀里放着,或许某天,看着天光正好,就突然放下了。

    老迈僧人眉宇平静。

    不再追究当年的恩怨,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没有人知道许仙心中的想法,或许是觉得千年已过,无所谓放下拿起;或许是因为僧人心性圆融,超脱了自己的念头和恩怨,而是俯瞰人世间一切,只觉得众生皆苦而已。

    也或许,这一缕念头如今,不过装着佛陀和那一抹白衣。

    旁的再容不下了。

    卫渊告别了那不知何时就会消散,回归天地之间的僧人。

    听到了山下传来的脚步声音,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一批道门修士和佛门行者都齐齐赶到,每一人的身上都携带着相当不俗的修为气息,这些是特别行动组的真正精锐,是卫渊将擒拿了那女子的消息告诉龙虎山魂后,张若素让附近的行动组成员尽快赶到的。

    “那么,此人就交给我们了。”

    那名龙虎山的年轻道人看了看没有丝毫反抗之心的女子,对卫渊开口,得到颔首同意之后,取出了各种各样的符箓法器将这女子困住,带到了汽车上,前前后后好几辆车,往龙虎山赶去。

    卫渊坐在最后一辆车里。

    看着窗外两侧闪过的风景,心里想着。

    之后,等待着那女子的,或许是千年的镇压。

    也或许是暗无天日的惩戒。

    所有的道人一路上都很是警惕,因为他们被警告了,这是导致了江南之灾的根本原因,哪怕是被封禁,哪怕是有卫渊的暗中护送,也不能够有丝毫的放松警惕。

    面对这样的存在,放松警惕,一着不慎或许就是一场劫难。

    金山寺在镇江一侧,此刻下山来,车走小路,而这江南道附近,原本就到处都是河道,再加上之前的那一场暴雨,更是水位暴涨,在车辆行驶过一侧有江流的小道时候,那持伞女子抬了抬眸,嗓音轻柔安宁:

    “可以停一下吗?”

    诸多道门修士和佛门的行者都下意识绷紧了精神。

    运气抵抗,而后他们就听到自己说出了那句根本不可能说出的话:

    “好。”

    开车的修士脊背发凉,想要拔剑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猛地一打方向盘,这已经经过加持,几乎等同意一座小心封禁阵法的车直接转向奔向了河流,后面的几辆车连忙加速。

    卫渊眼底平静,等到他们追上前面车的时候,那辆车停在道路一侧,里面的修士陷入昏迷,没有大碍,而那持伞的女子正在走向前方,已经过去了很远。

    其余的修士们加速奔去。

    卫渊抱着剑,倚靠着树木,最终没有出手,只是慢慢走在后面。

    曾经被人类放弃了的人,被亲朋和族人当做活祭品的女子解开了外面的宽大披风,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化做了一套繁盛的衣服,她手中支撑着雨伞,迈步走向湍急的河流大江。

    当初并没有人问过她,她是不是想要活着。

    而现在,也没有人问她这个问题。

    在一阵阵惊呼里面,卫渊抱着剑靠着树木,安静无声。

    有悠扬的吟唱声从身后传来,就像是来自于很遥远的过去,声音清脆虔诚,水流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

    道门弟子治疗了同门,忍不住抬头看去。

    一身红色盛装的女子展开双臂,拥入了江流之中,水流似乎也是在拥抱着她,这并非是要借机逃离,因为在那一瞬间,存活了千余年的魂魄消散了,如同阳光下的春雪,不留下一点的痕迹。

    任何生灵都是想要活着的,死亡的感觉对于她而言也必然是痛苦。

    但她此时的神色却很安宁。

    那一把伞翻落下去,被水流吞没。

    曾经执着着不甘心死去的祭品,最终穿着那一身衣服,拥抱了死亡,因为漫长岁月彼此陪伴而爱着人类的神灵,和被人类抛弃被神灵所拯救的祭品,卫渊安静看着这一幕——无论恩怨或者因果,亦或者说灾厄罪行,至少这一瞬间,奔赴死亡时的决绝,衣袂飞扬的红衣。

    让她就仿佛真的像是那残忍祭祀的名字一样——

    水神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