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2章 叛徒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81
  第0442章 叛徒

    共工,真正,且唯一的水神。

    持伞身影的瞳孔收缩,几乎完全无法理解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身材修长高大的神灵嘴角带着一丝漠然的微笑,而后,持伞之人花费了足足千年,甚至于更长时间准备的东西,就逐渐挣脱开了祂的掌控。

    原本笼罩着整个江南道的庞大雨云缓缓停止。

    而后,在龙虎山的张天师张若素,得到了江南道发生的变化。

    “雨停了。”

    弟子们的声音里有压抑着的震动。

    那语气里甚至于有对于不理解的力量所自然而然的恐惧感。

    因为雨并不是停止下雨这一个动作,而是就那么生生停滞在空中,不再落下,一颗颗圆形的水珠漂浮在整个江南,暴雨的喧嚣转眼化作一篇死寂般的宁静,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时间暂停下来了一样。

    张若素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样强大的控制力,果然是那位。

    他让弟子们全部撤离江南道。

    而后才一会儿,来自于七部玉枢道门宗派的上清宗就有消息传来。

    “张若素,你疯了吗?!”

    “这个时候撤离江南道,难道说,龙虎山正一道的修士全都是贪生怕死的懦夫吗?!你自己想撤你自己撤,凭什么下令让全部的修士都离开?!江南道怎么……”

    上清宗林守颐的声音里面压抑着怒火。

    张若素把手机挪开放在耳朵之外三十公分。

    等到那边的老友一阵痛骂表示认错了你,骂得几乎没力气了的时候,才慢条斯理道:“江南道的问题,有人去处理了。”

    林守颐大怒:“谁?!你告诉我,是谁这么大口气这么大胆子,老道一定一道天雷劈死他!”

    “共工。”

    “……”

    手里另外一边霎时间死寂之后,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不知是撞翻了桌子,还是打翻了水杯,总之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最后直接挂断,变成了一种杂乱的忙音。

    张若素抖了抖道袍,微微仰头,吐出一口气来,呢喃道:

    “原来如此……”

    “确实爽。”

    ……

    此刻,江南道战场之上。

    在共工出现的瞬间,交手就变成了碾压局。

    持伞之人身子狼狈飞退,手臂半边袖口几乎崩裂化作蝴蝶,千年的谋算几乎转瞬之间就已经崩溃,祂咬着牙,心中感觉五味陈杂,可总体上,几乎是愤恨多于对死亡的恐惧的。

    为什么?!

    这完全不讲道理!

    为什么会出现共工?!

    为什么共工会出现在这里!

    就仿佛下棋的时候,对方的每一步落子都尽在掌握。

    结果对面直接裁判上场。

    这还玩个什么?

    掀桌都掀不了。

    毕竟若论不玩掀桌的话,对面那位可是掀桌子的祖师爷。

    那是脾气上头以后,直接掀桌,差一点带着山海诸神,人间百族一起不玩了的主。

    祂竭尽全力抵抗着,可是费劲千年心血准备的水脉仿佛是有了自己的魂魄和思维,直接挣脱祂的控制,反过来不断攻击着他,作为诸水脉之主,共工根本不需要出手,就已经让祂直接走到绝境。

    一步踏错,身子踉跄了下,朝着后面摔下去。

    无数水流逆着冲上天空,将祂包围,在那一瞬间,几乎有一种被摔入了深海之中,被无尽水流包围着的窒息感。

    祂几乎分不清楚,这到底是人间,还是水域。

    那种绝望和窒息感,让祂神色恍惚,眼睛瞪大,一幅幅不愿回想起来的记忆就在眼前浮现——

    “你是被选中的圣徒,要成为水神的新娘子啊……”

    “好事,是好事。”

    被穿上了最好的衣服,吃了好吃的。

    然后被送上高台。

    往日里那些德高望重的族老,甚至于是父母,脸上都是一种虔诚至极的模样,只让祂感觉到手脚冰凉,而后祂被推入水中,无数人为此而欢呼雀跃,觉得灾难会被消解。

    但是没有人询问,哪怕是她的父母都没有询问她那个问题。

    转瞬光芒消失。

    坠入深海。

    在即将窒息死去的时候,她看到了最为壮阔神圣的存在……

    耳畔又一次传来了当时听到的话。

    ……

    记忆始终模糊不清。

    持伞的身影却似乎是惊醒一般,猛地喘息了下,眼底再度恢复了聚焦,但是这一次祂的身体已经不能再动弹,一柄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剑锋冰冷微寒,透着一种哪怕是神灵都会觉得恐怖的煞气。

    卫渊神色平淡,站在她背后。

    那柄古朴的油纸伞上出现了裂痕。

    被束缚的黄巾力士也由此重新回归天地之间。

    斩断了雨伞的伞面,就仿佛是斩断了某种束缚或者遮掩。

    卫渊看到了这身影的真容。

    是一名女子,眉宇端庄,只是那伞出现裂隙之后,先前感应到的神性反而是越来越弱了,另外一股气息出现了,那像是阴魂之类的存在,而水神共工此刻不再出手,看着这名女子,眼底浮现诧异。

    而后嘴角微微勾起,最终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那一丝带着诧异的笑意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你不是祂,只是和祂有因缘的魂魄。”

    “看着样子,你是花费了一千多年的时间,想要让祂醒过来?”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

    水神的眸子敛了敛,那双至少看上去温和的眼眸此刻却浮现一丝戏谑和嘲弄,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戏谑和嘲弄,究竟是针对着谁,亦或者只是看到了某种让人觉得可笑至极的事情,祂笑着道:

    “看你的样子,是人类部族对于神的活祭品吧,你手腕上还有当时留下来的绳索痕迹,也就是说,你一直到现在,都还恨着那些把你推入水中当做祭品的人。”

    “而现在,你却在做着把其他人当做祭品的事情。”

    “是祂当初救了你吗?”

    “那祂一定想不到还有今天。”

    卫渊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水神嗤笑道:

    “卫渊啊,这就是人类始终在重复的错误,那个叛徒从其余河神的祭祀里面救了她,而她现在却要为了那个叛徒而献祭这一座一座城市,我说五千年短暂,就是因为如此,就像是一个圈,人类始终重复。”

    “重复怨恨,重复变成那种被怨恨的人。”

    “永远不知错误,不知悔改。”

    卫渊看向被制服的这持伞女子。

    后者咬着牙齿,道:“是我自己的意愿,这件事情,和尊神无关。”

    “当然无关,祂都已经虚弱到沉睡了。”

    共工冷笑道:“但是,你想要祂复苏,这是你的愿望。”

    “也不必说什么你和之前的人不同。”

    “愿望,即是执念,即是欲望。”

    水神负手而立,平淡道:

    “过去之人,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活祭了你。”

    “而你现在,同样是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想要献祭城市。”

    “在我等看来,这并无区别。”

    卫渊心底的疑惑越来越大,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某个认知出现了巨大的偏差,就像是先前和共工人治神治的争论时那样,他缓缓道:“共工……你口中的那个叛徒,究竟是谁?”

    共工低着头看着越发汹涌的河流。

    “想要知道吗?”

    突然拂袖一扫,那些被救助的校车居然重新坠入河流。

    卫渊瞳孔一缩,就要再度出手。

    而在这个时候,那本来湍急的河流突然变得平缓下来,一道一道的浪涛涌动起来,如同是水流上盛开的花朵,将几乎差一点就要摔入河流当中的车辆接住,而后平平地放在了一侧的土地上。

    并没有人受伤。

    这不是卫渊出手,更不是共工。

    一道微弱的气息复苏了。

    卫渊看着那似乎苏醒过来一般的河流,被他控制住的那持伞女子咬着牙齿,阔别了许久之后,她这个时候,终于又一次地回忆起来,被当做活祭品祭祀江神时所见到,那壮阔景象时候听到的话。

    那个时候,强大的神灵在水流之中漫步,接住了被人抛弃的孩子。

    而后道:“你在哭……”

    祂轻声问出了没有一个人问她的话:

    “想要活下去吧?”

    而此刻,共工脸上的神色收敛了,眼底变得淡漠,道:

    “果然一点都没有变啊。”

    祂道:“背弃了神灵,放弃了山海,选择留在人间,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的水神,神的叛徒。”

    “天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