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0章 当年之因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36
  第0440章 当年之因

    相柳所化青年手掌并起来,朝着下面轻轻劈斩一下,而后卫渊三人眼前宽阔雄浑的东海海面就直接出现了一道裂缝,波开浪斩,海面翻涌着往左右分开,单纯只是水流砸落的声音,就沉闷浑厚如同雷霆。

    溅射起来的水花几乎汇聚成了云海的模样,气度极为磅礴大气。

    以天地为屏风。

    以东海为垂帘。

    古代之神的气魄无声无息彰显。

    卫渊三人顺着这一条通道一直往下。

    伴随着下潜的深度,温度越来越低,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只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

    而在一片寂静安宁,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深海,却能够清楚无比地看到一座亭台,亭台后面是一位高大俊美的男子,闭目沉思着,卫渊微微吸了口气,镇定心神,在他靠近的时候,高大男子已经睁开眼睛。

    亿万顷水流缠绕身周,压力巨大无比。

    “禹王的臣子,你又有何事,前来寻我?”

    共工的声音平和。

    只是声音上,根本猜测不出眼前的神灵脾气那么暴烈。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卫渊定了定神,每到大事临头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豁出去的心理,这时候反倒会镇定下来,回答道:“带了些好酒,想要来看望一下你,顺便,看看封印是否还牢靠着。”

    ??!

    身后大和尚嘴角抽了抽。

    卫馆主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的。

    贫僧教你闭口禅。

    可共工却似乎并不曾动怒,只是大笑道:“原来如此。”

    “既然有美酒的话,就是敌人也可以暂且放下仇恨共饮。”

    “过来吧。”

    共工拂袖排斥出这一片区域的水流,卫渊能够往前,而圆觉和白娘子却无法再往前面半步,仿佛这一片海域拒绝他们,哪怕是佛门神足通,竟然永远无法踏过这短短的距离,让圆觉心中凛然。

    卫渊吐出一口气,直接在共工对面坐下,然后从袖口取出了一个小酒壶,两个酒杯,放在桌上。

    而后用酒壶往杯子里倒酒,他也同样在这酒壶里面用了壶天的神通,一样能给人酒水根本取之不尽的错觉。

    “请。”

    卫渊将酒推了推。

    这是张若素亲自所酿造的酒,算是灵酒。

    恐怕也只有这样的酒才能够让共工这样的神灵感觉到一丝滋味了。

    共工将酒一饮而尽,脸上略有诧异,而后赞叹道:

    “以人的范畴来说,这酒的味道已经不错了。”

    “只是无支祁为什么不在?”

    卫渊道:“无支祁,祂不喜欢这种酒。”

    “是吗,可惜了。”

    共工是真的遗憾:“祂最近在做些什么?”

    在打游戏。

    卫渊沉思,但是当然不可能这么说。

    而面对着顶尖的神灵,也无法说谎。

    于是他回答道:

    “祂已经领悟了《文明》,大概是在研究《群星》。”

    “哦?祂居然会对这些有兴趣?”

    共工似极讶然,大笑起来:“难得啊,不过祂也该多看些书了。”

    “禹王的臣子,不,卫渊……”

    祂叫了卫渊的本名,道:

    “你来这里,应该是有其他的事情吧,说说看。”

    卫渊本来就不觉得自己能够瞒得过共工,示意白娘子和圆觉上前来,稍作引荐,而后便让他们将过去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白娘子作为水属大妖,被共工无意识散发出的威势压制地心中颤栗,仍勉强定住心神,将当年的疑惑之处道出。

    “调动东海之水,水漫江南?”

    共工听完后,平淡道:“这不是我做的。”

    “我确实会水漫神州,可我要做,哪里需要从中作祟?”

    白娘子和圆觉微怔,看着那从容饮酒的水神,只觉得一股寒意腾起。

    这不知道是深海多少米的区域携带着的压力和冰冷几乎冻结魂魄。

    此刻他们终于真切认知到。

    眼前所见到的,是被禹王时代整个人神各族无数英豪联手才镇压在东海的顶尖神灵,而不是放在庙宇里面似乎有求必应的慈悲石像,这是曾经和帝争夺天地共主之位的恐怖存在,是人族的敌人。

    卫渊相信共工所说的话。

    这件事情,确实很难想象是共工做的。

    是他的话,非但不会做出那种暗中诱导的事情,还会有无数的水系神灵高唱着凯歌,堂堂正正地掀起四海之水,浩大磅礴地反灌神州,彼此立场姑且不说,暗中作祟不过是小人之举,堂堂神州水神,哪怕是对敌自然也是光明磊落。

    卫渊看到白娘子因为失去线索而失魂落魄的脸,叹息一声。

    主动询问道:“那么共工神,你能大概知道,是谁做的吗?”

    “毕竟,能够调动东海的水力,恐怕也是水神之属。”

    “既然是水神,你不可能不知道。”

    共工正欲开口。

    动作微微一顿,眉毛稍稍抬了下。

    卫渊瞳孔收缩,闷哼一声,抬手扶额,眼前出现无数画面——

    他之前在江南道水系留下的黄巾力士,失去联系。

    在力士真灵回归天地之时,将最后看到的画面传递给了卫渊。

    是越发磅礴的暴雨,以及暴动起来的江南水系。

    这一场比起千年前水漫金山时候规模更大的暴雨,正在以现代科学几乎无法理解的方式迅速蔓延到整个江南道的范围,而后越发地暴虐起来。黄巾力士传来的画面里,一道打着伞的身影行走在江南的水面上,轻而易举就将黄巾力士显化之躯打散。

    动作轻松地仿佛是摘下一片落叶。

    甚至于还有几道黄巾力士真灵被扣住,没能回归天地。

    卫渊微吸了口气。

    他感知到了动手之人的气息根源——

    具备神性。

    是神……

    ……

    共工拈着酒杯,看着卫渊,慢慢道:

    “你似乎,也察觉到了神州的水域变化?”

    卫渊缓缓颔首。

    共工道:“神州和山海的水神太多,每有一处山川就有一神,我也记不清楚,原本我是想要这样告诉你,毕竟,这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我喝了你的酒,也未必就要帮你。”

    “但是,我对现在出现在神州的那个水神,倒是很有兴趣。”

    卫渊看向眼前的高大男子,难得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缕缕潜藏的怒意。

    “祂很强大?”

    “强大?不,祂并不强大,反倒是很弱小。”

    “也正因为这弱小,连水淹江南,都需要用那种手段。”

    共工平淡回答:“但是祂是一个叛徒。”

    “我很少对一件事情感兴趣,但是恰好,祂算是一个。”

    于是高大的神灵垂眸看向卫渊,整个东海在这一刹那仿佛都往下压了下来,道:“所以我可以帮你。”

    卫渊的身体在这威压的压制下几乎要散架,神色却沉静:

    “帮我?怎么帮……”

    共工平淡道:“带我去神州。”

    声音平淡落下,不只是僧人圆觉,哪怕是白素贞都面色骤变,几乎同时开口:“卫馆主,三思!”

    “恩公,不可!”

    眼前之神,哪怕是先前的态度很好,但是那也是曾经最顶尖的,和现在神州敌对的存在,千年前的幕后之人想要水淹金山都要废去不少的功夫,而眼前的水神共工,可能真的只是随意挥一挥手,就能够让长江黄河一齐暴动。

    圆觉只觉得脊背发寒。

    卫渊看着水神共工。

    而后,甚至出乎共工的预料,他点了点头。

    “可以。”

    共工略有诧异地挑了挑眉:“你不担心?”

    卫渊答道:“担心什么?”

    “以你的实力,真的想要让这样一缕分神前往人间,本就很简单。”

    “禹他们限制住的,是你作为神灵的身体;可哪怕是九鼎的材料,也无法束缚水的思想,你这一缕神念随时都能前往神州,我同意不同意,也没有区别,况且……”

    卫渊抬眸,右手五指微张,深海中被亿万激流所束缚的感觉隐隐被震撼晃动,五指之间隐隐约约似乎有雷霆炸裂,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这炸裂的雷霆游走,似乎化作了一柄战斧的轮廓。

    卫渊看着共工,轻声道:

    “共工神你的本体,我无能为力。”

    “但若只是一缕神思,未必留不下来。”

    他的语气倒是很客气。

    说出的话让圆觉,让潜藏在暗中的黄河河伯冰夷背后发寒。

    一人一神彼此对视。

    东海深处涌动的激流,卫渊指掌间流淌的气机。

    气氛越发压抑。

    共工却突放声大笑:“好好好!”

    “不愧是禹的臣子,和他的脾气几乎一模一样。”

    “我果然很欣赏你们这样的性格。”

    “若不是立场不同,我几乎想要把你们收入麾下了!”

    卫渊微吐出口气。

    他并指划过虚空,招出一道符箓。

    而后以此符箓,联络到了龙虎山。

    张若素此刻正盯着龙虎山内部的一件法宝,显化出了整个神州的水脉变化和地脉的流动,而这个时候,眼前所见,整个江南道几乎要被暴动的水汽淹没,若是形容的话。

    那么千年前是水漫金山,现在就是要让长江决堤,水漫江南。

    这样的变化是慢慢变化而成的。

    已经有大量弟子前往江南。

    这个时候,老人收到了卫渊的符箓通讯。

    想到他们前往询问共工,连忙并指点开那符箓,急促问道:

    “卫渊,如何了?”

    卫渊道:“张道友……江南道是否出现了突然的水灾?”

    “你怎么知道?”

    老道士回答道:“千年没有见过的水灾。”

    “必然有妖物作祟,为了此事,龙虎山弟子已经下山了。”

    “因为担心人手不够,其余宗门弟子也都一齐动员起来,约莫有千人。”

    卫渊心中默默自语,其实不是妖物,恐怕是水神,而后开口道:

    “把弟子们叫回来罢。”

    “嗯??!”

    张若素皱眉道:

    “这个时候将弟子唤回,江南水势不就控制不住了?”

    “卫渊,江南占地极为广大,水脉更是长,哪怕是你,也不可能一个人看顾得来,不可,唯独此事不能听信你的话,这样巨大的变化,哪怕是你说有凶神复苏都有可能,或许其他弟子有危险,但是我道门弟子,正是为此刻而修行!”

    卫渊道:“你完全可以放心交给我。”

    “放心?你让我怎么放心,这可是一整个江南发了大水啊!”

    “是,但这一次,我有帮手。”

    “帮手?谁?!”

    面对老人显然有些不同意意味的询问。

    卫渊眸子看向一侧,言简意赅回答道:

    “共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