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8章 昆仑考核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13
  第0438章 昆仑考核

    “所以,许仙?”

    “不,那不是我。”

    “你是白素贞的恩公?”

    “她确实是这么叫我的。”

    “那你就是许仙!”

    龙虎山上,张若素嘴角抽了下,盯着前面的卫渊。

    有某种幻梦破碎的感觉。

    他小时候枕头下也是放着白蛇传的,要是眼前这家伙是许仙。

    那种梦碎的感觉就太惨烈了些。

    老道士觉得自己大概会和这许仙拼一波命。

    “还好你不是……”

    张若素想到了女娇和珏,咕哝了一句。

    说实话,今天原本是不会被逮住的。

    他老人家本来都已经在网络上发现了卫渊在金山寺搞出来的好事,这是一种应激性的习惯,指得是某天师在受创之后,会驱使‘黄巾力士’自动定期定时在网络上寻找特殊性事件,并且提前进行规避的生物性本能。

    哪怕是那直播模糊得厉害,可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卫渊。

    这家伙化成灰他都能认得出来!

    而就是化成灰,他都担心半夜打过来一个电话。

    说什么,张道友,我给你介绍两个好友。

    然后啪一下,拉出幽冥之主过来。

    这种破事儿放在别人身上老道士完全不在乎,可放到卫渊身上,他总觉得会在某天发生的,所以算了两卦,当场准备跑路,却因为突然一件事情耽搁了下,这一下子就跑不掉了,给这卫渊堵了个正着。

    于是发生了之前的一幕。

    这小子居然连个电话都不打就过来了。

    太狡诈了,竟然如此不相信老道。

    难道说提前打个电话,老道士就会躲起来不见他么?!

    是的。

    我会。

    老道士叹息一声,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认命了似的道:“是是是,白蛇传,白素贞,江南人士,年龄两千岁有余,还有什么麻烦事情吗?一并说出来吧。”

    卫渊道:“确实是还有一件事情……”

    老道士目瞪口呆:“还真有啊?”

    卫渊肯定地点头:“你都这样说了,我肯定不能客气啊。”

    张若素:“……”

    其实你可以客气客气的。

    于是白素贞和圆觉就将之前江南道发生的事情大略讲述了下。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则是在龙虎山上散了散,远远看到了小道士阿玄,这秋日的温度都已经转凉了,小道士却还把袖口挽起来,努力地晒着瓜子。

    在得知可以用阿玄自己做的瓜子代替凤祀羽的蟹黄瓜子后。

    老天师毫不犹豫把师弟给卖掉了。

    至于这个工作量的程度……

    大概已经到了让卫渊怀疑这老道士是不是涉嫌雇佣童工。

    ……

    西昆仑。

    在女娇成功付出之后卫渊送礼事件的多角度多视角拍摄视频之后。

    西王母的分身终于还是应允,勉强让女娇知道了在那法境之中发生的事情,女娇表示极为满意,西王母分身同样勉强达成了利益一致。

    “原来,渊这小子性格翻转之后,会是这样的啊。”

    女娇讶然感慨,颇为满意:“比现在这个性格好多了。”

    “不过……”

    女娇挑了挑眉,突有些疑惑:“以这样的性格,以他的容貌武功,在宋代不可能会到二十三岁还是元阳之躯罢,更何况还是江南道那种才子佳人,处处多情的地方。”

    那种能让柳三变以词曲流连于画舫阁楼的地方。

    这种事情多少有些显得奇异。

    西王母淡淡道:“……在他幻境转世七岁的时候,得到奇遇。”

    “那是一门需要纯阳之躯才能修行的功法。”

    女娇讶然抬眸。

    空气中一片沉默,旁边端着茶的昆仑神众嘴角抽了抽,眼观鼻鼻观心,低下头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西王母什么都没说。

    可西王母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毫无疑问,所谓的奇遇,肯定是西王母安排好的。

    白发狐女眼眸落在雍容女子的脸上,气息微有些凌冽,似笑非笑。

    “原来是你暗中做的手脚。”

    女娇看着西王母,气氛似乎有些紧绷,就在昆仑神众觉得自己几乎要被这一股气势给冻僵掉的时候,气氛却突然一下放松下来,旋即女娇突而微笑颔首:“虽然我不喜你为人作风。”

    “但是唯独此事,我倒是觉得你做得很对。”

    雍容女子嘴角勾了勾:

    “本来如此。”

    两名女子雍容微笑,气氛祥和美好。

    在卫渊完全不知道的时候。

    两个‘坏女人’达成了彼此意见的高度一致,以及对于卫某人守身如玉这一基本战略的认可。

    “不过……你这第一重试炼,最终的一点究竟是什么?”

    女娇带着一缕笑意,面不改色地询问着最关键的东西。

    之前的一切行为,甚至于是和眼前这西王母分身达成共识,都是为了问出这一点,然后给把情报‘卖’给卫渊。

    至于价钱。

    那当然是‘免费’的咯。

    最多让这位弟弟感激戴德的感谢自己,然后知道姐姐才是最可靠的人而已,不算是什么。

    西王母的分身看了她一眼,道:

    “与你说说也无妨。”

    “其实到了现在,也已经很清楚,那便是弄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

    “白蛇水漫金山的事情,本来是当年真实发生的事情。”

    “只是当年的江南并没有卫渊和珏,除此之外,大致的细节差不多;玉册应该是感知到了当年在暗处引导水漫金山之事的妖邪又有行动,江南有一劫,才让卫渊经历了那一场历史。”

    “而他真正的考核,就是化解现实中江南道的劫难。”

    女娇皱了皱眉:“当年之事,已经过去那么久,想要再查出来太难了,况且是谁做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西王母分身淡淡道:“若是本体,或许知道。”

    女娇见问不出什么问题,便又问道:“若是他通过了呢?”

    “通过了……”

    西王母的分身眼眸敛了下,道:

    “那么或许在未来,这昆仑山主,就不只是人间的昆仑山了。”

    女娇脸上微笑缓缓收敛,而西王母神色平静。

    昆仑神众思绪凝滞。

    终于意识到了这句话的分量。

    手腕动了动,端着的茶盏坠地,摔成粉碎。

    ……

    江南道,金山寺。

    在白蛇离去之后,本应该彻底消散的云霭雾气,此刻却奇异地翻腾着,而后重新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雨越来越大,而后,在流过这一座座城市的长江底部,有一道黑色的阴影忽而飞过。

    波涛涌动腾起。

    水流加速流淌,秋日本就多雨,这一场暴雨的降水量却是前所未有。

    几乎是要将江南道给彻底淹没似的。

    龙虎山。

    卫渊顺了阿玄的一包瓜子,让轮椅慢悠悠地回去,而后看到老道人面容复杂,叹息道:“难啊,难,一千年前的事情,现在想要查清楚,实在是太困难了点,卷宗和典籍的记录暂且不说,各种线索都被毁灭地差不多了。”

    “就连当年的哪几条河流的河道,这千年间也变了太多太多。”

    “想要这样找到当年之事的元凶,几乎是不可能的。”

    白素贞垂首下拜道:“天师慈悲……”

    老道人将她扶着,对于这老人而言,眼中倒似是并无什么妖魔人类之分,只是遗憾道:“这并非是老道不愿帮忙,实在是以我之能,也无能为力。”

    他实在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况,看向旁边嗑瓜子的卫某人,眼皮跳了跳。

    就是这小子把事情引来的。

    老道人心中暗暗咬牙,当即不客气地祸水东引,道:

    “卫渊,你见多识广,可有什么办法?”

    “嗯?办法……”

    “有倒是有。”

    出乎张若素的预料,卫渊沉吟之后,竟然真的点头应下。

    而后看向眼眶通红的白素贞,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道:

    “但是有三件事情,要你提前答应我。”

    白素贞当即毫不犹豫地应下。

    莫说三件,就是三百件,她现在都只会毫不犹豫。

    卫渊沉吟道:“第一件,白素贞你不能够靠着法术胡作非为。”

    “第二件,平日若有闲暇要去梳理地脉之中的浊气。”

    祝融作为四方之神,就是被浊气反噬,卫渊有些担心人间界,所以提出这个要求。

    第一件事情,白素贞本性就不是肆意作恶的性格,而第二件事情,梳理地脉浊气这件事情,她也已经做了千年,当即也都一一答应下来。

    “而这第三件事情。”

    卫渊的声音顿了顿,缓和道:

    “若你有闲暇,不妨去金山寺一观,看看南边佛钟下的老树可还茂盛。”

    “无妨,等到你觉得,许仙残留执念散去之后再上山也可以。”

    白素贞虽然不解其意,仍旧微微吸了口气,郑重点头答应。

    并指指着天地起誓。

    而后紧张地看着卫渊,道:

    “恩公……接下来要如何得知当年的元凶是谁?”

    卫渊把瓜子放在桌上,慢慢地梳理情报,道:

    “首先,你激怒之下,能够做到水漫金山这种超过你法力的事情。”

    “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而长江水系,直接联通东海。”

    白素贞点头。

    卫渊收回手掌,道:

    “所以就很简单了。”

    “很简单?”

    “是啊。”卫渊平淡道:

    “这种事情,只需要直接去东海,问一问共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