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3章 重赴金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71
  第0433章 重赴金山

    女娇在将卫渊送回博物馆后,随手取出一枚千年寒冰按在卫渊的额头,屈指一弹,这寒冰就化作了荧光散入卫渊体内,虽然没有办法比拟昆仑之主的权能,但是好在是让卫渊的痛苦得以缓解。

    很显然,哪怕是他没能通过昆仑山的考核。

    这位长姐也有办法缓解他的痛苦。

    女娇定定盯着他,道:“你真的不记得了?”

    卫渊嘴角抽了下:“记得什么?”

    “哦……”

    “很好。”

    白发狐女面无表情:“只给西王母那女人看,不给姐姐我知道?”

    “渊你长大了呢。”

    “果然弟弟大了就留不住了。”

    卫渊脸上微笑凝固,背后汗毛几乎炸开。

    哪怕现在执掌刑天斧,仍旧觉得头皮发麻。

    心底久违地呐喊。

    禹,你在哪儿啊……

    这情况,我应付不来啊。

    不过,女娇也只是发泄了下心底某种意义上,输给了西王母的不满,一双眼眸看了一眼卫渊,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十天之后带着他去昆仑山,这段时间先好好休息,而后就又风风火火地离开。

    卫渊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后的时间里,倒只是安心养伤,恢复身体。

    卫渊仍旧坐着那被捏爆而后重新修复的轮椅。

    闲暇的时候,也只能够在博物馆里面翻阅着一些典籍。

    以他现在的状态,基本不适合修行。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总觉得,大和尚圆觉望向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

    带着一种让他后脊骨发凉的蜜汁微笑。

    卫渊翻过一页,抬起头来,看到圆觉刷得又把头低下来,嘴角笑得能搭油瓶,卫渊嘴角抽了抽,而后陷入沉思——难道说自己什么时候把这和尚给得罪了?这种微笑为什么那么古怪,让他脑门儿都有些冷。

    午饭的时候,圆觉将菜端到卫渊前面来。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这僧人可是吃得比较重口的,很喜欢辣椒之类的口味,可今天做的菜,居然全都是江南一带的清淡菜色,很奇妙,这些江南口味的素斋,做得相当地道,卫渊都赞不绝口。

    而后在卫渊纠结下筷子的时候,僧人双手合十,微笑询问道:

    “卫馆主。”

    “可知,佛法在哪里?”

    “嗯??!”

    卫渊思绪迟滞了下,然后狐疑看着眼前微笑不止的僧人——

    这和尚难不成还存了把自己度化成僧的打算?

    所以,本来还想要说佛法在因果之间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心里一嘀咕,索性用筷子指了指桌子上的菜肴,相当随意地回答道:“佛法,只在饮食之间。”

    却不想圆觉呢喃了几句之后,眼眸亮起,嘴角微笑。

    “阿弥陀佛……”

    “果然是你。”

    嗯??!

    这都可以?

    卫渊目瞪口呆。

    而圆觉心中却甚是欣喜轻快,前世真灵回归,记起来许许多多的往事,而作为佛门真修,他的真灵记忆和旁人恢复记忆的方法不同,佛门修的是我,修的是本性,一生圆融如舍利子。

    过去之我,现在之我,是一人,却也并非一人。

    是我非我,三世诸佛。

    原本灵台之上,也就只是他一人端坐,此刻却又多出一名僧人和他相对。

    而听到卫渊的回答之后,圆觉的前世之我和今世之我齐齐双手合十,随喜赞叹:“佛法在动念之间,佛法在人心之间,佛法在忍性之间。”

    “佛法在红尘之间。”

    “佛法亦是在饮食之间。”

    “阿弥陀佛,果然是他。”

    前世今生,同时遗憾摇头。

    “悟性相当高,可惜了,早在大宋时便想要把他度入佛门。”

    “悟性相当高,可惜了,前段时间还想要将馆主度入佛门。”

    僧人的两道真灵彼此对视,露出从容微笑,并且确认了当年的大盗便是而今的卫馆主,只是可惜,当年曾经立下了誓愿,僧人并不打算违背自己当年所说的话。

    卫渊心底越发觉得奇怪,吃饭都不香了,想了想,还是把手里的碗筷放下,看向圆觉,认真询问道:

    “圆觉,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僧人讶异,旋即沉吟了下。

    心中过去之我和现在之我彼此交谈。

    “该如何开口?”

    “应当较为柔和地询问。”

    “确实,不能太过直接,卫馆主似乎还没有记起来当年的事情。”

    “太过直接确实不好。”

    “是极是极,当柔和开口。”

    “理该如此。”

    于是圆觉双手合十,嗓音温和,微笑询问道:

    “卫馆主。”

    “可还记得当年红衣?”

    法海真灵:“……”

    ……

    卫渊怔住:“红衣?”

    圆觉微微颔首,带着鼓励的微笑道:

    “对,红衣,气质英朗,金环高马尾,擅用长剑。”

    卫渊皱了皱眉,认真思索,气质英武的红衣女子,他认得人里面有这个吗?可圆觉如此信誓旦旦,他也不好糊弄这好友,只好苦思冥想,不过说起来,这也不过是做选择题,他认识的女子也不多。

    首先排除一个错误答案。

    肯定不会是珏。

    然后也不可能是女娇。

    她用的是神农氏留下来的兵器。

    最终卫渊眉头缓缓舒展开,寻找到了某个人,似乎只能是夸霖了。

    可是眼前僧人怎么会知道她的?

    他心底狐疑,注视着神色从容的僧人,道:“圆觉,你认识她?”

    “卫馆主你想起来了吗?”

    僧人讶异,说实话他的记忆里面,现在对于大盗的记忆是恢复了,但是对于那红衣名捕,却还是看不清面容,隐隐约约的,可能得真的见到真人才有用,而现在,眼前这大盗卫馆主居然记得她。

    果然是千年不变么?

    僧人微笑道:“阿弥陀佛,那便是最好。”

    “卫馆主,你可对她有儿女之情?贫僧可以代为……”

    证婚两个字还没能说出来,卫渊怔住,而后摇了摇头道:

    “当然没有!”

    僧人微笑凝滞。

    嗯?!!

    他瞪大眼睛:“没有?”

    “肯定没有。”

    “可你们当年都相处那到一步了!”

    卫渊目瞪口呆,只以为僧人说的是当年差一点点被绑了成婚的黑历史,女娇居然把这事情都告诉了博物馆的人?他无可奈何道:“当年我也是被逼的,又不是我想那么做。”

    被逼的?

    僧人佛心凝滞。

    脑海里浮现一幅幅画面。

    比如那红衣少女持剑逼迫这大盗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那种话。

    然后再装出拒绝的模样。

    整个过往故事一下变了性质。

    这这这……

    难道当年那位名捕,居然还有这样的性格?

    还是说,这位卫馆主在说谎,他其实是个玩弄感情的小人?

    不想这么做?是被迫的?

    真灵之中,法海缓缓起身,缓缓握拳。

    佛门气息磅礴而起。

    佛门观其心,观其言,观其行。

    你主动开口。

    而女子等你一生,你却说无念无情。

    阿弥陀佛。

    贫僧有一言,施主静听。

    法海真灵握拳,佛门气势厚重磅礴,如龙腾起。

    “没有感情?”

    而圆觉满脸凝重,想到前世自己说的话,沉思许久,还是道:

    “那卫馆主,能麻烦你和她重新培养一下感情吗?”

    他诚恳道:“贫僧有一个誓愿枷锁,需要你们两位配合一下。”

    卫渊:“……?”

    “这个都可以?”

    两人彼此目瞪口呆,而兵魂主动出现,无可奈何打断道:

    “大师,你说这个是不可能的,毕竟,还有珏姑娘……”

    “珏姑娘?”

    僧人怔住,而后脑海中某种薄雾被驱散了。

    红衣名捕的模样变得鲜活起来,正是此刻住在博物馆对面的那位少女,僧人脸上的表情迟滞,而后舒缓,看着卫渊,而卫渊发现,僧人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恍然大悟之后的蜜汁微笑,佛门的厚重消失不见。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哈哈,甚好,甚好啊……”

    卫渊:“……”

    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圆觉也明白自己和卫渊说的不是一个事儿,望向卫渊,含笑问道:“卫馆主,你现在还记得当年江南之事吗?”

    卫渊皱眉摇头。

    可是说实在,他自己也拿不准情况。

    圆觉如此笃定。

    难道说是自己某一世转世?

    僧人心中思索,洒然笑道:

    “此事贫僧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卫馆主你未必会相信,馆主你若无什么事情,不如和贫僧去一趟江南散散心,贫僧恰巧也有一个地方想要回去一趟。”

    “什么地方?”

    圆觉抬眸,左眼之中神色清澈而安宁,右眼却有如老僧沉静。

    双手合十。

    “金山寺。”

    白蛇,要脱困了。

    ……

    东海之外。

    风波腾起。

    丝丝缕缕墨色的气息重新汇聚。

    隐隐约约化作了蛟龙的模样,跨越了山海裂隙,顺着长江入海口,重新往江南道的方向流动而去。

    卫渊最终还是答应了圆觉,在博物馆里,没有办法修行,憋得厉害。

    出去散散心也好。

    抱着这样的心思,圆觉带着卫渊来到金山寺。

    曾经天下四大名寺之一。

    圆觉看着这陌生而熟悉的古寺,看着来来往往的众生,落叶入山林,黄叶翻飞如金山,有穿着僧衣的僧众洒扫,那种大扫帚扫过落叶,沙沙的声音让人心中缓和,一片祥和。

    圆觉恍然失神,如见过往。

    “卫馆主……”

    “你先上去吧。”

    卫渊隐隐所感,微笑颔首。

    圆觉点了点头,带着怀念,右脚轻轻踏上金山寺。

    风止于此。

    那些游客和僧众都惊愕。

    而后那一座一千六百年沉重无匹的佛钟,突然浩浩荡荡地震动起来。

    如见老友。

    僧人垂眸,佛钟震响一十二声,响彻云霄。

    永不停歇。

    十二因缘,往返归复。

    千年时光,重临故地。

    一道道惊愕的视线中,刚刚推着轮椅的僧人单手竖立胸前,僧袍两侧朝着后面微微扬起,轻声道:“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