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2章 波澜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33
  第0432章 波澜起

    仔细计算的话,天女在试炼法境当中待着的时间,要远远地超过卫渊,所以她回忆消失的速度也会更为缓慢,经受记忆冲刷的时间也会更长,而另外一方面,记忆消失的过程,就像是要在眼前将过去的一切都重新流动着重复一遍。

    理所当然的,你要把水倒出去,水在容器内是要有一个流动的过程的。

    所以这就导致,那些对于来自于上一个时代的少女来说,冲击性巨大的画面就不断轮回播放着,相逢相遇想别离,之后就是自己守在那墓碑前的时候,漫长的时间,被整个江南道的人看在眼底,更是在最后询问金山寺的法海,可还有来生。

    少女觉得,要是真的还会见到那法海大师,怕是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掩面而跑的,一想到幻境中的卫渊那副模样,哪怕是昆仑的天女都有些羞恼的感觉了,怎么可以那般直来直去的?

    旋即她就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不会还记得吧?

    不过,也或许,这只是一场幻梦,是自己做的梦,其实和渊无关。

    对,这很明显只是一个梦。

    再睡一觉就会忘记了。

    天女小心翼翼编织着谎言。

    你看……现实中的渊历经了许多的磨砺,并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还当着自己的长辈,至少是在梦中的长辈说出那种话,这一点都不像是他,肯定就是谎言,是之前那位夸霖将军的缘故,才做了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梦境,天女不断催眠着自己,而她的思绪想法逻辑正当且合理……

    可即便如此,少女仍旧下意识幻想到了一幅画面,或许是夕阳,或许是下午,最好是落雪的冬日,屋子里烧着小火炉,卫渊坐在博物馆里,似乎是在看书,而后抬起头看着自己,旁边是长辈,是西王母娘娘,渊放下书,望向西王母娘娘,眉宇飞扬:“想要让我加入昆仑山的话。”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然后一下指向旁边的自己,道:“把她嫁……”

    当!!!

    一声巨大的响声,此刻在外面的钦原还在做着把卧虎踹下昆仑山的美梦,刚刚进展到了卧虎主动跳山这一步,就直接一个哆嗦吓得醒过来,擦了擦嘴角,连忙站起身来,跑入卧室里:

    “珏你……”

    声音戛然而止,钦原陷入沉默。

    她认真看着墙壁上蛛网般的裂纹,回忆天女白皙好看的手掌。

    沉默许久,看着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像是毛巾卷起来的样子,只露出一个头来的天女,

    “珏,你这是……”

    “做,做噩梦了……”

    少女带着温和雅致的微笑。

    白皙的面容如常。

    双耳通红。

    女儿国所处的位置,现在算是冬日,天气严寒干燥。

    钦原似乎能够看得到从青丝里面冒出来的缕缕白气,飘啊飘啊,像是洞天煮开了的开水豆腐锅,不断地往上面冒蒸汽,只要是戴着眼镜凑过去,铁定了会蒙上一层的雾气。

    某种冲动让钦原差一点把心底的话脱口而出。

    珏带着温和的微笑强调道:“只是做噩梦了……”

    “是……是这样啊。”

    钦原看着墙壁上的裂痕,决定理智地收敛自己想要多嘴的本能。

    大愿未成,英雄岂可死乎?!

    她姑且还不打算变化成蜜蜂饼饼。

    这个叫做战略性的怂。

    而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钦原如蒙大赦,转身走出去,看到门外站着女儿国的中层军官,同样是身材高挑气质英武的女子,后者眉眼扬起,客客气气道:“我们是奉夸娥流月将军之命前来。”

    她将一封信笺递过来。

    上面大概的意思是感谢珏前往帮忙。

    虽然说夸霖的伤势并不需要珏来救治,但是女儿国认下了这一份恩情,今夜设下了晚宴,希望钦原和天女能够出席,钦原皱了皱眉,对于夸娥流月的立场来说,大概是感谢和道歉为主的。

    是的,道歉。

    毕竟那位夸霖将军做出了那种事情。

    钦原心里想着。

    虽然从始至终始终一个蜂,但是钦原很理所当然地开始化身为情感心理分析专家,就像是现代社会的每一个单身的人一样,而她立刻判定这样的事情会对珏造成心理上的冲击,是具备敌意的行为,开口就要拒绝。

    “抱……”

    可是话音还没有落下来,天女就已经从‘毛巾卷’里面爬出来了。

    或者说……是从卧室里走出来了。

    少女整理自己鬓角的青丝,接过了那一道有着将军府印记的彩笺,只是看了几眼上面的内容,便微笑着点头,嗓音柔和,道:“多谢夸娥将军好意,我们一定会准时赴约。”

    “那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了。”

    两名女性军官松了口气,点头之后,转身离去。

    钦原目瞪口呆,而后看向把玩着信笺的天女,道:“你不生气了?”

    “明明之前你还生气了的。”

    天女讶然看着她,而后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手指按了按眉心,莞尔一笑:“气突然就消了。”

    而后天女很快反应过来,摇了摇头,道:

    “不对,我根本就没有生气。”

    “稍微准备一下吧,晚上的宴会。”

    钦原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陷入一种极致的矛盾当中。

    难道说,昆仑天女都这样好脾气吗?

    还是说,她其实并没有那么在乎那个卧虎?

    唔唔唔……这样子的话,把卧虎踹下昆仑山的计划就更轻松了不少。

    计划通计划通!

    这个时候,天女突然回过头来,道:“对了,钦原,屋子里的墙壁怎么裂了?”

    “待会儿得要找些工匠来修缮一下了。”

    钦原怔住:“??!”

    等下……

    那墙壁不是你自己锤烂的吗?

    居然忘记了?!!

    ……

    钦原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天女居然会遗忘是她自己把墙壁锤烂这个事情,心底甚是纠结——你是风啊,又不是鱼,再说鱼都不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啊,要是那样的话,得闹出多少笑话来。

    不过看那样子,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心里塞了一肚子的疑惑,钦原和天女赴约晚宴,在女儿国国主王宫的花园里面,见到了那位夸霖将军,虽然说,先前自诩为天女的感情顾问,极为打抱不平,可是见到夸霖的时候,钦原还是怂了,是的,而且是很果断地怂了。

    夸霖一身修剪合身曲线凌厉的衣着,眼角是常人难以驾驭的正红色眼影。

    那种气质凌厉而英武,除此之外还有久居上位者自带的雍容威严。

    连钦原自家的女王都比不过这位女子。

    “天女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不会不来呢。”

    “今夜的宴会,会有整个女儿国最好的大厨,当然,或许还是比不过过那个家伙。”

    夸霖带着微笑颔首,一双眸子里面,自然而然就有着武将所特有的那种,侵略性的味道,就像是当年她把那陶匠打晕带回婚礼现场的时候一样,只是此刻自然要收敛许多,却也多出了几分堂皇霸道。

    旁边的夸娥流月也有些头痛。

    先祖又来了……

    夸娥流月的本意是想要感谢天女之前的帮忙,并且某种程度上道歉,并且缓和她和夸霖先祖之间的冲突——之前在提及夸霖先祖那位旧友的时候,天女的情绪变化虽然细微,但是并不是没有破绽,显而易见,这位天女和先祖的旧友之间是有某些情愫的。

    而之前,夸娥流月已经向国主请示了命令。

    结果毋庸置疑。

    当确认了人族此刻具备有诛杀四凶之一梼杌的力量时,和炎黄一族结盟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那来自夸霖的要求,女王自然乐见其成,若能结成姻亲关系,对于双方来说自然更好,对于当年之事,她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当即允许了此令,愿永结同好。

    此刻已经开始挑选人选,时机一到,就会想办法寻找裂隙前往人间。

    故此,夸娥流月对于天女,心中是有两分愧疚的。

    而这个时候,钦原也一直悄悄打量着天女。

    面对着夸霖的询问,天女心中不知为何,竟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响起了下,却又听不真切,可虽然听不真切,心中却莫名安心,面对着眼前英武女子,却也只是微笑回应道:

    “确实,他的手艺要好很多。”

    气质温柔大方,不卑不亢,更是没有丝毫在言语中反击的意思,倒是让人有种一拳头打空的失力感。

    钦原张了张口。

    夸娥流月愣住。

    两人突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

    “……这是,有恃无恐?还是那种……”

    钦原苦思冥想。

    突然想明白,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心,目瞪口呆。

    哦,对了!

    这不就是,运动会上冠军对第二名说,你打得不错时候的感觉吗?!

    电视剧里所谓的,那什么气场?

    正宫气场!

    本座不死,尔等终究都是渣渣!

    可是,为什么……

    ……

    人间界。

    西王母以‘第一重关已破,接下来有十日休息,恢复真灵消耗’送客,卫渊和女娇离开昆仑,而被医院的人赶出门去的大和尚圆觉才回到了博物馆,天边一点灵光直接飞来,如同如鸟归林一样,瞬间没入了圆觉眉心。

    大和尚瞳孔收缩。

    可一身佛门修为竟似毫无用处,不曾阻拦。

    耳畔佛钟震响,前世所听最后一声钱塘潮讯响起。

    钱塘江上潮汛来。

    今日方知我是我。

    与此同时,那和大盗相处,眼睁睁看着那红衣少女一生孤苦的记忆也悄无声息浮现而出……

    白发苍苍的女子询问他。

    会有来生吗?

    他道:“会有的。”

    僧人心底自语。

    若有来生。

    贫僧给你们证婚。

    缘起江南,缘定江南。

    ……

    江南道·金山寺。

    这是一座古寺了,自东晋年间修建,至今日早已经有一千六百余年,是相当古老的寺庙,梁武帝在金山设立了庄严隆重的水陆道场,曾经是神州四大名寺之一,现在虽然略有衰败,可因那白蛇许仙的故事。

    这里倒是在世俗男女心底有很大的分量。

    可是,哪里有什么白蛇许仙……

    洒扫僧人看着那些来此求缘的男女,心底失笑。

    突然,天边一道流光飞遁,僧人讶异,只当做自己是听错了,正当此时,耳畔隐隐然听到嘶鸣声,循声看去,却见到那金山佛塔似乎隐隐晃动了一下。

    僧人瞳孔收缩。

    脑海中蓦地想起了祖师留下的话。

    镇压千年,以修为反哺江南。

    北宋仁宗到现在……

    难道说,是真的?

    僧人手掌颤抖了下,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一条巨大白蛇。

    ……

    博物馆中。

    圆觉猛地睁开眼睛。

    他逐渐回忆起来了一切。

    只是心底多少感慨,自己不修来生,却又机缘巧合有了来生,世事无常,不过如此了,只是不知为何,哪那大盗和名捕的面容,却总是蒙着一层纱,看不真切,越是苦思冥想,越是难以回忆起来,皱眉许久,也是毫无所得,只能心中叹息。

    而此刻,门外传来敲门声音

    圆觉收敛杂念,起身推开门来。

    看到卫渊。

    仿佛一层迷雾被打破,记忆中的大盗突然就有了脸。

    僧人双手合十,嘴角浮现微笑:“阿弥陀佛……”

    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