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1章 卫渊遗忘之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90
  第0431章 卫渊遗忘之事

    在西王母的引导下,卫渊靠近了那一卷昆仑书册。

    而后,书卷上的文字扭曲,化作了一幅幅的画面,是江南的风景,也是在大盗死后,名捕的未来,卫渊脸上的神色缓缓凝固,他定定地看着江南的红衣离开了回京的队伍,骑着马匹回到江南;看着她在没有他的江南里生活。

    雍容女子后退半步。

    想了想,昆仑书册上流光散开,重新将卫渊笼罩其中。

    这是一梦黄粱的术法神通,对于卫渊来说,时间的流逝重新和试炼里的江南融合,卫渊看着那少女打马走过江南,看着她青丝化作白发,最终坐在墓碑前,倒下一壶的烈酒。

    她看着他,他也在看着她。

    她看着没有他的江南。

    他看着她所在的水乡。

    数十年岁月仿佛转瞬已经过去。

    伴随着钱塘江如雷的潮汛,佛钟敲响最后一声。

    江南的故事就此结束。

    而卫渊却迟迟不曾从其中醒来,整个人的气息沉重。

    过去了好一会儿,他徐徐吐出一口气,将涌动的情绪压在心里,而后望向这雍容女子,沉吟了下,缓声道:“你是……真正的西王母?”

    雍容女子微笑道:“我并不是她,或者说,我也不过是某个刹那留存的她,真正的她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所以帮不了你,只能够说,哪怕是我和她的联系,也被阻隔中断了。”

    卫渊沉默,道:“既然珏也在试炼之中。”

    “那她现在,想来是安全的了。”

    “自然。”

    “她在哪里?”

    雍容女子道:“你问这个也没有用。”

    “只要你离开这里,最后的记忆也会消失不见。”

    “离开?”

    卫渊皱了皱眉:“不是有三重试炼吗?”

    雍容女子莞尔一笑:“可谁又说,是连破三重呢?小家伙,不要将西昆仑的试炼,看得那么地简单。”回眸看了一眼这真正的西王母留下来的昆仑玉册,袖袍一拂,卫渊便已离去。

    ……

    此刻·人间西昆仑。

    女娇竭尽全力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得意,维持住了青丘国主的雍容,涂山神女的淡然,以及长姐应有的风度,笑吟吟地等待着第二重关,昆仑的第二关并不困难,历史有载,但凡是能够通过第一重试炼的,必然能够通过第二重。

    甚至于可以说,第二重几乎相当于是个过场。

    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

    可旋即,女娇微微皱眉,感知到了昆仑山上的灵气变化,再一转眼,便看到昆仑山巅之上,出现了卫渊的身影,诸多昆仑神众彼此对视,你看我我看你,一时几乎是以为,那位战神没能通过第二重考验。

    可是,这不对啊……

    但凡是通过第一重考验的,没有谁被第二关难住。

    难道说,这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而下一刻,气度雍容的女子出现在卫渊身旁。

    诸多昆仑神众面色微变,连忙收敛了心底疑惑,面露恭敬微微俯身行礼,而白发女娇微敛眸子,看到卫渊没有受伤,神魂也没有损失,方才看向西王母,嘴角勾了勾,露出了涂山神女那种标志性的英武柔美的微笑。

    “原来是西王母啊……”

    “你还在呢。”

    而西王母,哪怕只是过往留存的某一刹的西王母,同样微微抬了抬下巴,带着昆山之巅,雍容华贵的从容,如此回应:“我道是谁,原来是涂山女娇,难怪昆仑之上一股狐狸味。”

    女娇莞尔一笑:“不愧是你呢,鼻子还是这么灵光。”

    “呵呵呵……”

    “呵呵呵……”

    完美无缺的抿唇微笑。

    此地所在的两人,乃是——

    西昆仑的执掌者。

    神农鞭的继承者。

    昆仑女神,山海神代女神们的主宰。

    涂山神女,天下九尾狐传说的起源。

    哪怕是放眼各大神系都是足以名列前茅,风华绝代的美人,一起微笑着,仿佛春日的阳光,仿佛五月江南的风。

    温暖而和煦。

    诸多昆仑神众们齐齐打了个寒颤,觉得昆仑山温度又降低了。

    僵硬着一点一点低下头去。

    眼观鼻,鼻观心。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西王母哑然失笑,无奈看着那姿容不逊当年的女娇,叹道:“罢了罢了,也是许久不见了,你我何必在小辈面前跌了份儿,说起来,人间果然繁华啊,这胭脂水粉都变得更好了。”

    她噙着微笑:“竟能让女娇你看上去,和当年没什么区别呢。”

    女娇抿唇笑着道:“是啊。”

    “胭脂水粉确实不错,我很喜欢。”

    “只可惜某些人,便是用了胭脂水粉都已经无济于事了,便一直不用了。”

    昆仑神众:“……”

    我什么都没听到。

    女娇声音顿了顿,顺势看向卫渊的方向,想要把他拉入阵线,突然微微一怔,看到了卫渊此刻竟然失神,其眼眶隐隐似乎有些泛红,女娇皱了皱眉,伸出手按了按卫渊头顶,道:“你怎么了?第一关的试炼究竟是什么?”

    卫渊怔了下,道:“我……”

    他皱了皱眉,只觉得记忆一片茫然空白,仿佛多出大片大片的迷雾。

    这是西昆仑为了防止参与试炼者一次性多出太多的记忆,导致真灵受创才做的手段,会让人短暂失去记忆。

    而伴随着现实世界时间流逝,记忆也会慢慢恢复。

    而现在,卫渊并没有试炼的记忆,摇了摇头,道:“我,忘记了。”

    女娇皱了皱眉:“忘了?可是……以你的性格,和禹很像,哪怕是经历再多的事情,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感情波动……发生了什么……”她在脑海里把卫渊换成了禹,然后思考能够让禹王发生这样剧烈感情波动的人。

    “……”

    女娇沉吟:“好像没有呢。”

    旋即她很快反应过来——禹的话,让他眼眶通红的人倒是没有过,可如果说其他剧烈感情波动,比如狼狈逃窜也算的话,倒也是有的,比如自己……白发狐女思绪微顿,明白过来,猛地看向西王母,瞪大眼睛:“他的试炼里面,珏也在?”

    西王母看着女娇的反应,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微挑起。

    越发雍容地道:“你猜?”

    女娇:“……”

    她毫不迟疑地做出了判断:“必然在!”

    而后紧紧盯着西王母:“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西王母袖口轻掩嘴唇,微笑道:“经历了什么呢?生离死别,以身相许,亦或者主动求亲,红尘灯火,乃至于生死相随,不离不弃,涂山女娇,你猜猜看,有几个呢?”

    女娇脸上的微笑凝固,眼眸瞪大。

    “你都看到了?”

    “当然,全部。”

    “……有留存月露留影么?”

    “呵……你猜?这么紧张,难道说涂山女娇你很有兴趣?”

    “哦?这个问题的话,你觉得呢?”

    女娇噙着危险的笑意看着西王母。

    西王母留下的这一分身则是忍着心底的愉悦,雍容不迫地看着女娇。

    昆仑神众抖了抖身子:“好冷……”

    老迈的神众呢喃:“真,真冷啊,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我还很小,第一次来昆仑山的时候,当时这两位女神见面的时候,她们两个就和现在……”

    和现在长相气势一模一样还没能开口。

    老迈神众就直接给藤蔓缠住,埋在了冰雪里面。

    干脆利落。

    没给他说出这句话的机会。

    而此刻,女娇听到了咔嚓脆响,转过头去,看到卫渊低着头,手掌握着轮椅,不自觉发力,居然将这轮椅给捏碎掉,而后,卫渊一点一点抬起头,额角一跳一跳,僵硬微笑:

    “巫女娇,咱们先回吧。”

    “别说了。”

    不知道为什么。

    一种剧烈的,制止西王母和女娇交谈的冲动在卫渊的心里回荡着。

    就刚刚西王母那些话,哪怕是失去了记忆,他现在都觉得眉心疯狂在跳,不知为何有种被公开处刑的感觉,而更糟糕的是,他自己完全不知道这冲动和感觉是来自于哪里,只是看着眼前这些不知道多少人的昆仑神众,有种抽出刑天斧的冲动,恨不得立刻化作那李逵,抡起斧头囫囵砍去。

    吐出一口气,卫渊低下头,看了看陡峭的昆仑山。

    为什么呢……

    他陷入沉思。

    为什么会有一种想要从这里直接跳下去的冲动。

    在试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想起这件事情,卫渊就头痛不已,并且心底本能浮现出一种,希望刚刚西王母和女娇交谈的一幕能够在自己的脑海里消失的冲动,这种冲动突如其来,且无比强烈,而最糟糕的是,卫渊很确认这段记忆是永远无法消失的。

    并且,在未来某一段时间,回忆起记忆时,这种反应恐怕会更为剧烈。

    而这个时候,西王母抬了抬眸子,那张雍容的脸上浮现一丝讶然。

    留存于试炼之处的昆仑玉册亮起。

    流光溢散。

    竟有两道真灵气息飞出,直奔出遥远之地。

    西王母皱了皱眉,下意识抬了抬手,已经牵扯出法力,编织成网,可最终没有将这两道真灵拦下,心中若有所悟,之前那试炼,是过去曾经生活的众生,其真灵气息投影过往,演化过去的历史。

    也就是说,这里面有着当时临安府和金山寺附近所有生灵的真灵。

    正常情况下,试炼结束,这些真灵会重新安静下来。

    但是此刻显然是特殊情况,恐怕是人间有对应这两道真灵的生灵活着。

    故而此刻将这些真灵气息吸引过去。

    而那两人得到真灵后,也将会做这一场似真似假的大梦,会恢复过往部分记忆,与其说大梦,倒不如相当于是真的在大宋年间的一场历史,仿佛轮回转世,真实不虚,至少……除去原本的历史外,他们也会记得江南的烟雨,记得那一场大盗和名捕的故事。

    而西王母留下这一道分身却想到了更深的一层——

    那段历史里众生皆苦。

    核心原因只有两点。

    为何白素贞收到了法海口信,仍旧水漫金山?

    为何她会有如此法力?

    水系神力……

    西王母敛了敛眸,稍微衍算,若有所思。

    这就是那玉册主动选择这一段历史的理由?

    是因为人间本身就有对应此事的劫难,所以才顺势演化这一段历史。

    而现在,劫难不休止,从试炼蔓延到了人间。

    这第一关,算是过去了,却也还远远没有过去。

    毕竟……

    那白蛇从宋仁宗年间封于金山寺下,到现在算算也快要千年了。

    ……

    而在这个时候。

    女儿国中。

    懵懵懂懂睡着了的天女珏眨了眨眼睛,重新苏醒。

    而后,

    那记忆。

    那历史。

    甚至于还是远超过卫渊经历的时间长度,如同洪水一般冲击到了少女的脑海里,和过往不同的卫渊的模样,干脆利落,简直像是一轮轮轰炸直接砸在灵台之上,毫不停歇,永不停止。

    ‘你做我媳妇儿呗,我给你买最好的胭脂水粉。’

    ‘喂,珏姑娘。’

    ‘这东南形胜之处,哪怕不是乞巧节,也多有庙会杂耍,五日之后你休沐,咱们一起去庙会上转转如何?’

    ‘把她嫁给我!’

    少女脸上的神色一点一点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