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6章 临安旧事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66
  第0426章 临安旧事篇

    临安府的纨绔少年,还有那些鬓角簪花的泼皮们都齐齐呆滞住。

    而后一齐地起哄大笑起来。

    毕竟,他们都只是觉得,这是这位江南大盗对于朝堂的御史队伍的嘲弄,是对于这捕快的戏耍,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江南大盗一瞬间的紧张,眉目英武的少女捕快道:“想要娶我?”

    大盗认真点头:“是啊。”

    “你做我媳妇儿,我给你买最好的胭脂水粉。”

    “用你偷来的脏钱吗?”

    少女捕快毫不客气。

    手腕一抖,便是一招削剑式,那大盗站立不住,翻转落地,可是那身法果然厉害,翻转之时,居然如同鹞子翻身,长臂一伸,将那少女系在马尾的红色发带拉了下来。

    身法潇洒利落,引来一阵阵叫好。

    大盗亦是得意洋洋,抱拳左右躬身一礼。

    那少女抬手拂过发梢,眉眼烈烈,手掌一动,那柄青锋轻而易举,竟是径直将这红色绸带从中间斩做两断,收剑回鞘,剑鞘重重点在那大盗眉心,冷哼一声,微微抬起下巴,像是江南骄傲的燕子。

    “哼,登徒子。”

    少女捕快转身离去。

    留下身后一片寂静,还有呆滞的大盗。

    “嘶呼……好像,确实是不一样啊……”

    “和江南的小家碧玉们不一样。”

    “不一样不一样。”

    不知是哪家的纨绔子弟呢喃说出这句话来。

    却给那大盗听了去,大盗大怒,提起老拳一阵揍。

    “她是我的!”

    “这是道上的规矩,我先看中的,招子都放亮些!”

    于是江南道十八路绿林行当,全给这大盗揍了一遍。

    最后鼻青脸肿的大盗把十八寨的大当家们踹翻在地,然后含糊不清地说了以上的话,而打从这天起,整个江南道的大小城池都传着,那个六扇门累死累活捉不住的大盗,居然看上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女捕快?

    天底下还有这么个理?

    这事情越穿越邪乎。

    而这位南侠展昭的小师妹,总是会发现那个大盗的痕迹。

    或许是被送上门来的胭脂水粉,甚至于是刚刚出炉热乎着的酥皮糕点,但是等待那大盗的往往都是少女捕快凌厉的剑锋和一卷卷卷宗,哦,对了,最多还有那一句咬牙切齿的登徒子。

    “唉……你说,她为什么都不喜欢呢?”

    “我送她花,送她点心,送她最好的簪子和绸缎。”

    “她都不喜欢。”

    金山寺的佛塔上,大盗双臂枕在脑后,翘着双腿,嘴里咬着一截柳枝,旁边的僧人双手合十默念金刚经,闻言睁开双目,想了想,道:“那你不若送她些真正让她喜欢的东西?”

    “真正喜欢的东西?”

    大盗若有所思。

    恍然大悟,拍了拍那和尚肩膀,道:“你真聪明啊。”

    “难怪能够领悟佛法,对了,你上一次怎么说来着?”

    “佛法如何?”

    僧人无可奈何,只是看着天上云气舒展,想着自己已经将雄黄酒给了那位许家施主手中,眼眸平静,这一次回答道:

    “佛法,在人心之间。”

    ……

    次日。

    一身红衣的少女捕快推开门,狐疑地左右看了看。

    没有看到从北山摘来的鲜花。

    很好。

    推开门,桌子上也没有天味斋刚刚出炉的糕点,更没有什么花花绿绿的绸缎和胭脂水粉,少女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周围的捕快对于这年少的少女没有什么异议。

    这可是南侠展昭的师妹,再说了,当今官家性格宽容仁厚。

    出一位前无古人的女捕快也不是无法理解的事情。

    他们翻阅着这一段时间的卷宗,包拯所过之地,基本都会把过去的陈年卷宗都翻出来重新地去看去修订,他们很快锁定了一个曾经在年前犯下大案,结果流窜在外的目标。

    “很难抓了。”

    老皂吏抓了抓胡子:“这种坐下大案子的,都恨不得爹妈生了四只腿,早就跑得远远儿的了,要是没能在案子事发的时候给抓了,就很难抓得住了。”

    少女剑眉皱起。

    她很想要说,这也必须要捉住,可是她也知道,包大人和师兄只是巡游百官,不可能在这里待太久,可是就这么放过,她心里也不喜欢,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捕快狐疑开门,而后大喊起来,踉跄后退几步,差一点一屁股坐下,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少女捕快眉梢扬起,按着剑大步走出来,却看到了一名大汉被捆起来直接扔在门口,看其模样,正是通缉的犯人。

    身上穿着的,已经是苏州绸缎的衣服。

    哗啦一声。

    少女眸子瞪大,看到捕快房门前横梁上,倒垂下一个人来。

    大盗坐在横梁上,膝盖弯卡着衡量,摇摇晃晃倒垂下来。

    “哟,珏捕快,早啊。”

    少女后退一步,抬手按剑,兀自有些不敢置信。

    “你把他捉来了?”

    “是啊,这老小子跑得倒快,可怎么能赢得过我?俗话说,江湖上走,靠得是朋友,我朋友多,一早就守着他,最后就把他拿了。”

    红衣少女看着这大盗洋洋得意的模样,咬牙切齿。

    “这里是府衙重地。”

    “是是是,府衙重地,不能轻易进来。”

    大盗摇摇晃晃一下重新站稳,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朵花:“苏州寒山寺后山的花,送你咯。”他灵巧地跃起,伸手一攀,就已经飞身上了屋顶上,少女低下眸子,突然那大盗的脑袋又冒出来,嘴里咬着柳枝,道:

    “今日怎么,不说登徒子了?”

    少女忍无可忍,拔剑出鞘。

    ……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面,整个江南道犯下案子的人都觉得提心吊胆。

    也不知是那个杀千刀的惹了那大盗。

    现在他不送美食和绸缎了,每日里都抓一个通缉犯送到府衙去,大概就是随机抽取一个幸运通缉犯当做礼物,现在和府衙看门的皂吏都混得熟悉了,今日早上甚至于去那边吃早茶了。

    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大概就是这样,此地的卷宗也已处理。”

    “还剩下些许事情。”

    少女捕快向包拯和师兄交代卷宗,包大人喝酒和旁边的公孙先生低声交谈,那边南侠展昭快步走来,低声道:“珏师妹,你似乎和那盗渊走得有些近了,难道你真的打算……”

    少女皱了皱眉,道:“师兄怎么如此想我?”

    “如何诏安此人是你们的事情,怎可以女儿家大事做儿戏?”

    语气严厉凌厉,而后才稍有缓和,道:

    “我只是觉得,此人似乎并非是如同六扇门的那些大人口中所说的那样。”

    展昭笑起来:“本来就不是。”

    少女捕快夜里在屋子中看书,和寻常女儿家不同,她是能读得诗书的,回忆这些时日里面那捕快所做的事情,对于此人的成见倒是也似乎变得稍微小了些,也或许,此人所作所为,那大盗之名,也是别有缘由,毕竟坊间也多有流传侠盗之名。

    她读了几页诗书,吹熄了灯,合身睡下。

    可才不过是半个时辰,就听到夜里一阵阵的声音。

    似是有人吵闹,有人追逐。

    少女猛地睁开眼睛,听到了风中传来的喊叫声,那是捉贼,她一下跃起,穿上劲装,把剑握在手中,推开门来,借助星光,能够看得到一道身影灵巧地在临安府的屋檐上纵跃,月色下看得真切,那正是才稍稍改观的大盗。

    果是大盗秉性!

    少女禁不住冷哼一声,握着剑,虽然在握剑的瞬间,她有一种冲动,自己似乎握手,就能够操控流风,但是她还是握起了自少年就学习的剑,而后跃出屋子,展开身法,追着那大盗身影。

    可正当她以为这大盗要带着这一笔巨款做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他直奔向了临安府偏僻些的地方,这里远不如中心区域的繁华,入夜之后,城池中央的府邸里,多有烛光点点,仿若繁星,大而粗,质地细腻的蜡烛罩在灯罩里面,能够把地面照得通亮。

    而这边却很是寂静漆黑,仿佛来到了野外,是舍不得点烛的人家。

    她看到那大盗伸出手指,将银子剪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屈指弹入那些穷苦人家,一路行一路走,玩得不亦乐乎,最后将盗来的财物全部都消耗一空,盘坐在临安府边缘处的老树上,懒洋洋地道:“跟了一夜了,出来罢。”

    红衣少女想了想,把剑归鞘,然后从藏身处走出来。

    “这不是珏捕快吗?”

    大盗懒洋洋的。

    少女捕快道:“劫富济贫?”

    “个人爱好。”

    “为什么藏在那些角落里?”

    “这样他们会觉得这是自己丢了的,而不会有自己被救济的感觉。”

    大盗一摊手:“黎民百姓也是要脸的。”

    少女捕快沉默了下,道:“可是你劫富也是在盗窃,是触犯大宋刑律的。”

    “啧,我只是把他们该吐出来的东西拿回来罢了。”大盗双手枕着脑后,回答道:“你看看这些百姓过得什么日子,他们勤勤恳恳却只是这样,这还只是在临安府,若是到各处的村镇里看,土地兼并之事有多少?这大宋朝哪一位公卿不占有千倾的土地?”

    “你们只保护这些公卿豪商,却不顾黎民百姓啊。”

    “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卓锥之地。”

    “你们捕快没法做的事情,我自也可以去做,至少,我还有一身的本领,还有一柄剑。”他一各挺身做起来,漫不经心地说出了大逆不道的话来:“对于那朝堂上的衮衮诸公来说,诸位相公,还有那位官家才是这大宋根本。”

    “可是对我这江野大盗而言,他们算是个屁,这江南的每一处风景,那卖炭老翁,贩花的小姑娘,那做汤饼的小哥儿,这些才是大宋,这才让我觉得,这大宋朝的日子,也是有滋味的。”

    少女捕快张了张口,有些无法反驳。

    这些也是包拯曾多次痛憾之事。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可你一个大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大盗怔住。

    好一会儿才迟疑道:“我也不知道。”

    失去记忆,性格翻转,也只是从光明正大的卧虎,化作了黑夜中的利剑。

    哪怕忘记一切,甚至于忘记我,可至少我一定也会找到你,而最终他也只是摇了摇头,道:“想做就做了,不说了,咳咳,珏姑娘,今日风月无边,良辰美景,你我在此,不若你……”

    “想都别想!”

    少女剑眉扬起,断然拒绝。

    大盗挠了挠头。

    “一点机会都没?”

    “除非你能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

    本来是打算让对方知难而退,可谁知那大盗却突地大喜,拍手道:

    “摘星星是吧!”

    “那好,三日之后,还是这里,我给你看!”

    “你……”

    还不等少女捕快说话,那大盗便脚尖一点,飞身遁去。

    三日之后,少女心中多少有些忐忑,虽然知道,肯定不会做到,可要是万一呢?要是万一呢?这让她心神有些恍惚,路过道路的时候,连周围人的交谈都没有来得及听。

    只是听说,似乎有一家很有名气的药铺今日关门,有小道消息说,听到了许大夫的惨叫声音,只是那位美貌的妇人却只是说夫君身体不适,今日夜间,她迟疑许久,明明已经合身睡下,最终却还是起身。

    “哼,看他能做些什么?”

    持剑飞身而出,到了当日见面的地方。

    等了一夜。

    今日,这大盗始终没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