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4章 西王母留下的考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96
  第0424章 西王母留下的考验

    战神和战神是不同的。

    并没有谁的权柄是以战为能力。

    人族的战神,这个战字,往往是用作动词,而不是名词。

    是以人战神之人,而且,其战绩必须要足够地强大,足够地能够让人服众,否则的话,绝对担不起这个名字,而这个战绩,至少……是要有足够让昆仑玉璧所承认的程度。

    “在刑天和羿之后,人族又有战神出现了吗?”

    昆仑神众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忍不住低语。

    “这小子,还差得远。”

    女娇忍住心中暗爽,面不改色,语气平淡,转而在神众的注视下,转而询问道:“西王母到底留下了什么考验?你们知道我和西王母的关系,所以我肯定不会参与考核,可以告诉我。”

    诸多昆仑神众的思绪一滞,彼此对视了下,如果说卫渊在这里,就会觉得很离谱,这帮侍奉西王母一脉的神众居然理所当然而且无比顺滑地接受了女娇的理由,商议之后,由那最为年长的神众开口道:

    “……是考量应试者,是否有能力和秉性去成为昆仑神主的考核。”

    “而且,是会专门针对参与考验者的弱点。”

    “弱点?”女娇挑了挑眉。

    “是……”

    神众回答道:“比如,刚刚既然这位战神彰显出了力量,那么他遇到的考验,可能是完全和力量无关的,也有可能,是那种力量反倒会影响到自身决策的考核。”

    “自古强者,多刚而自矜。”

    “一般来说,第一次的考核,受试者几乎会无意识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因为西王母娘娘的行为风格是有目共睹的,任何参与考核者,只要不傻,都会去做出倾向于王母娘娘会欣赏的行事风格。”

    “而当失去了对于过去的认知和记忆,就会更倾向于做出符合自己本性的选择,唉,不怕神女你笑话,在场昆仑神众,无一不曾参与这考核,却也无一通过……”

    那和涂山氏关系较为亲近的老迈神众叹息。

    女娇皱了皱眉:“还真是狡诈的女人。”

    昆仑神众眼观鼻鼻观心不开口不回应。

    心底默默回答。

    您老也不差。

    女娇微微往后坐下,在昆仑山上出现了纯粹由植物所构筑的椅子,女子一只手支撑着下巴,懒洋洋地道:“那么用来考核的事情,又是什么?说说看吧?”

    刚刚战神留下的斧痕还在。

    一众昆仑神众也就只好回答:

    “……是西王母娘娘往日里游历人间的所见所闻。”

    “王母娘娘将这些遗憾和心愿全部收集起来,最终放入了西昆仑的秘境当中,这些事情可以说是假的,但是又全部都是真的,是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真实的事情。”

    “考核所针对的,并非是力量,因为力量是容易得到的,但是强大却不一样,老子曾说,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而真正神灵的基础,并不是力量,而是能与天下众生所共情。”

    “是能够平视一切众生万物,不偏不倚的博爱。”

    “考验会一次比一次困难。”

    昆仑神众低语,“但是一旦真正通过的话……”

    祂似乎看到了那一幕,声音没有能说下去,只是手掌抖了抖。

    真正通过的话,那么就将会成为人间界昆仑山的山主,其名号,将会在整个山海诸界的昆仑山玉璧浮现,广传天下,并且,被传播的不会是涂山渊亦或者其他什么名字,而是那带着战神两字的名号。

    女娇饶有兴趣,旋即想到。

    珏现在也在某一处的山海界。

    不知道她会不会也看到……

    女娇凝眉思索。

    看了看周围通往西山界的山海裂隙,眸子敛了敛,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而那些昆仑神众彼此对视一眼,旋即有些迟疑着向前一步,询问道:“既然说,卫渊已经有了战神的名号,还不知道他是做了什么事情,能够得到玉璧的认可。”

    “做了什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女娇一只手指缠绕白发,脸上露出满不在意的表情,随口道:

    “就只是把梼杌杀了而已。”

    昆仑神众脸上的笑容凝滞。

    “杀了……梼杌?”

    数息之后,突然觉得有点冷,打了个冷颤。

    齐齐后退一步。

    回忆刚刚那温雅客气的笑容。

    又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

    “这是一个故事。”

    “神州的故事。”

    坐在神州古典案几旁边的雍容女子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

    桌子上是有着黄色灯罩的烛灯。

    卫渊和那位推着他进来的昆仑神众几乎是本能地起身,走到了这案几的前面,两人的认知仿佛在那种昏黄色的灯光里面逐渐地迟缓下去,并非是遗忘,而是在这一个刹那,过去的记忆无法追上本身的认知。

    是有记忆存在的。

    但是,无法认知到其意义。

    就像是知道某个东西,却不知道如何去用一样。

    雍容女子看了一眼那位昆仑神众,随意点了点头。

    “你考核失败了。”

    “出去吧。”

    于是昆仑神众啪一下直接消失不见。

    被逐出了考核。

    “祂已经参与过一次了,虽然说第二次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难得你来……”雍容女子微笑着指了指前面,道:“且落座吧。”

    这数千年,第一次有人坐在她的前面。

    卫渊短暂遗忘了自己这一次的目的,坐了下去。

    雍容女子端详着他,笑盈盈问道:“虽然我并不是真正的她,但是见到了你,我还是想要问一句。”

    “后悔吗?”

    “后悔?”

    卫渊呢喃。

    女子伸出白皙手指轻轻指了指卫渊的身体,道:“现在你的身体,可以说是油尽灯枯,用不了几个月,就会直接身死道消,当时做的事情,你后悔吗?”

    被秘境影响,短暂失去对过往认知的卫渊迟疑了下,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他迟疑着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不起来我的想法。”

    “但是我隐隐约约知道,我不知被谁强迫才这样去做的,所以,大概是不会后悔的吧……”

    “是的,当时没有谁逼迫我。”

    青年笑起来:“为什么会后悔呢?当我已经决定了这样做的时候,那么我一定已经觉得,这是比我的生命更重要的事情了吧?”

    “那么我就会为它付出生命。”

    “没有谁不想活着的,可是却有人愿意去死,大概是因为如果我们不去赴死的话,肯定会有其他我们很重视的人死去吧?所以我想,我一定是不会后悔的,对,就是这样。”

    雍容女子定定看着他,最后无奈一笑:“果然如此。”

    “问了也是白问。”

    “不知道该说你是千年不变好呢,还是说固执倔强好?”

    她语气里似乎无奈,但是也颇为赞许,取出了手中的书卷,里面的每一个文字都仿佛在火光之中起舞,予人梦幻奇妙的感觉,含笑问着:

    “这是一次考核,但是我想,既然你这几千年的回答都没有变化,想来本就没有意义。”

    “说起来,你找到珏了吗?”

    “……找到了。”

    “我想也是。”

    “众生之中的缘法不可捉摸,但是总是存在的,你们之间的联系那么紧密,哪怕是经历了再漫长的岁月,也一定还会记得彼此吧……好,既如此,那么我便赐你们一场幻梦,看看如何……”

    “也算是对你这数千年固执不变的一点嘉奖。”

    “纵然你们苏醒后不会记得,但是这或许在未来会有用。”

    雍容女子手指轻轻叩击虚空,从卫渊身上拿了个看不见的东西。

    烛光似乎是晃动了下。

    而后,远在女儿国的珏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困倦,眨了眨眼睛。

    眼前法术创造的灯光在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困倦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钦原才转过身来,商议如何回到人间,把卧虎一脚踹下昆仑山的千秋大计,就发现天女居然睡着了。

    呼吸绵软安静,伸出手,摸了摸天女的脸颊。

    “跟棉花糖一样,甜甜软软的。”

    钦原咕哝了下。

    她伸出手,用不那么擅长的御风术把珏放在床铺上。

    而在昆仑秘境当中,雍容女子饶有兴趣看着卫渊,随手把接下来的挑战难度拉到最低,对于能千年不变自身意志的人,这第一关并无什么意义,她随口道:“对了,你是怎么来的?从何处知道昆仑秘境?”

    卫渊此刻认知凝滞,只是下意识回答道:

    “是巫女娇带我来的。”

    “她说,要娶西王母的女儿,夺西王母的家产,占西王母的神府。”

    “这会让她很开心。”

    嗯???

    雍容女子动作凝固。

    漂亮的眸子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起了火焰。

    然后带着雍容的微笑颔首:

    “哦……原来如此。”

    手中的玉笔顺势一划,拉到了底。

    而这个时候,雍容女子这才听到了卫渊的后半句话:“但是我没有同意……”

    却已经迟了。

    难度已经从‘度假’级别,拉扯到了最极限的‘地狱’难度。

    昆仑秘境第一关的考核彻底展开,直接把卫渊真灵和昆仑天女的一缕意识投入其中。

    是过往的故事。

    是虚假的记忆。

    也是曾经真实存在于历史和传说中的爱恨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