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9章 汝是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66
  第0419章 汝是谁?

    吾乃……水神,长乘。

    山海界流沙河之主!

    司天之九德!

    ……

    但是,虽说是天之九德,却也不过是司掌一条水域的水神罢了,即便是流沙河宽八百里,可在远古的时代,四渎的水域宽度和广度都要远远超过自己所执掌的流沙河。

    而现在,据说山海之界很快便要回归人间。

    长乘意识到,自己独霸一方的美好岁月似乎即将结束。

    曾自称为君,傲慢自矜且霸道无双的那个身影浮现心头。

    淮涡水君,山海祸君,无支祁。

    那个傲慢而霸道的神灵啊。

    翻手覆盖天下水系,上抵云梦之泽,向下直通海外的水域战神。

    又要重新回来了……

    作为除去共工之外,整个水属神灵里最能打的。

    无支祁在大量的水神心里留下了极为浓郁的阴影。

    当时的水神交流大会,大概是这样的模式——

    众水神:你不懂得如何梳理水系!

    无支祁:我能打!

    众水神:你不懂得如何行云布雨!

    无支祁:可我能打!

    众水神:你不懂得如何调理整个水域的生灵,让他们都支持你!

    淮涡水君沉思,而后回答。

    可我比他们都能打!

    那个时代的各大水域,各有各的繁华,各有各的精彩,而淮水水域除了大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优点了,水脉不行,行云布雨一塌糊涂,简直就像是一座虽然巨大但是破破烂烂摇摇欲坠的房子。

    摇摇欲坠到什么程度呢?

    你只要随便踹上一脚,里面的猴子就会冲出来把你揍扁。

    只要一想到那个强横的身影,长乘便觉得心中颤栗,彻夜难眠,却也无能为力,作为水域之神,祂完全不是无支祁的对手,但是当祂听说,四凶之一的穷奇被钉杀在天柱之上的时候,祂突然意识到,机会来了——

    作为地之四极的穷奇,当祂处于天柱之上的时候,是不逊色于无支祁的。

    只要得到地之四极的权柄……就能不被无支祁欺负,我是说,就能不逊色于那只水猴子。

    而这个西山界里,又有多少神灵和凶兽能够超过自己?

    于是祂带着绝对的信念,以及堂堂之气,抵达了战场。

    遇到了女儿国的将领,两人彼此争斗之时,却被暗算,全部重伤。

    祂在最后时刻回过头看了一眼——

    那是四凶。

    远超于穷奇的四凶之一,梼杌。

    ……

    当长乘艰难地逃离战场之后,已然被重创,沿途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水域中的妖兽,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虽然吞噬那些下位水神会让自己恢复地更快,但是显而易见,被称为有天之九德的长乘遵守的契约是对自身的束缚。

    祂不会也不能做出那种事情。

    可只要一想到自己沦落到现在这样的情况,皆是因为无支祁所赐,祂心中就越发气恼怨恨,正在流沙河边休息,突然察觉到,外面有一缕淡淡的淮水气息。

    是无支祁的属神?!

    你还敢过来?!

    长乘一阵咬牙切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在那属神靠近过来的时候,猛地跃出了水面,大口一张,直接把这家伙给吞了下去。

    片刻后……

    “咳儿——呸!!!”

    “咳咳咳……”

    “呸呸呸!”

    “呕……”

    天之九德,流沙河之主,水神长乘一只手扶着旁边的石头,一边低下头呕吐,至于水鬼,早就懵逼地被一口吐了出去,水神长乘面容扭曲,刚刚的经历,开始的原因,大概就是祂本来想要得到一部分水神的本源恢复自己。

    那相当于是水神的源血,是力量的根源。

    至于结果大概能够用以下一句话来概括——

    死者身体的可乐水里混有少量血液。

    这是什么玩意儿?!

    水神长乘面容扭曲。

    无支祁,淮涡水君啊!

    你找了个什么东西当属神?

    身为神的尊严呢?!

    身为神的豪迈呢?!

    身为神的傲气呢?!

    当年脚踏水域,纵横十方上下,抽出淮水,便能阻拦人王的霸道呢?!

    你现在简直就像是一个只知道每天待在家里看山海经的宅神一样啊!

    水鬼懵逼地看着咬牙切齿的水神,沉思之后,道:

    “兄弟,借问一下,这是哪儿?”

    长乘擦了擦嘴,没好气地一瞥,开口道:

    “看不到吗?这里是流沙河!”

    长乘也是神,祂的话音同样有着直入生灵心底的效果,水鬼眼眸一亮,左手握拳砸在了右手手心里面,恍然大悟道:

    “嚯哦,流沙河,我知道!”

    “那你一定是沙悟净沙和尚了!”

    “你怎么不是秃子?”

    长乘:“???”

    水鬼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就像是得了那什么社交牛逼症一样拍了拍长乘的肩膀,满脸熟络道:“我懂我懂,流沙河嘛,可你大师兄呢?”

    “就那猴子。”

    “我想要问他要个签名,顺便合个影。”

    “然后问一下祂方不方便给我的可乐水做个广告。”

    不提猴子还好,一提起猴子,长乘几乎气得恼怒至极,强忍着怒意,看着这身上带着淮水气息的水鬼,拍开后者的手掌,咬牙切齿道:“吾乃长乘。”

    “流沙河之主。”

    “司掌天之九德。”

    “为八百里宽流沙河千万生灵之共主。”

    “你说,你到底是谁?”

    “我?”

    水鬼沉思,而后郑重道:“我是整个老街最好的快乐水调配大师。”

    “博物馆被叉出去记录保持者第一位。”

    “七十二小时快乐水连喝马拉松记录保持者!”

    “你可以叫我,水哥。”

    “现在,我隆重地向你推荐这一款最新调配的快乐水。”

    片刻后……

    水鬼看着端着快乐水皱眉的长乘,略有遗憾,旋即心底也升起了一种挑战性,道:“没有关系,我可是快乐水调配大师,我肯定能够调配出你喜欢的那个口味,不过,你刚刚说你是河神?”

    “是水神!”

    “嗯,河神。”水鬼丝毫没有听进去,沉思之后,看了看长乘。

    心中某种作死的冲动让他本能开口。

    说了可能会后悔,可不说一定会后悔。

    于是他问出了一个让后来很多水神恨不得当场投奔佛门,把他掐死超度骨灰都扬了的问题。

    水鬼咳嗽了下,问道:

    “那你听说过,银河吗?”

    ……

    天柱之下,梼杌盘坐。

    但是身上早就没有了那种让一切众生恐惧的凶悍气息。

    双目睁大,仍旧无神。

    倒映着一个白衣的小姑娘。

    那是卫渊曾经在石碑后找到,并且在第一次对混沌的核爆发生时强行拉着遁地的少女,此刻一张面容没有波澜,只是平静注视着梼杌的尸体,身侧几名山神面容隐隐畏惧,神色恭敬却又疏离。

    在先前,卫渊最后一斧斩落之前,梼杌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身躯僵硬了一瞬。

    “你们是觉得,我帮了他?”

    小姑娘嗓音没有多少波澜。

    “梼杌看到我的时候,确实失神了一下。”

    “但是被刑天的兵器锁定,祂本来也没有办法躲避了。”

    “刑天的战斧会压迫斧刃前方的所有存在,一旦锁定,具备必中的特性。”

    等到她离去之后,众多山神才松了口气,彼此对视一眼,都有轻松下来的感觉,其中一名叹息道:“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是那位的化身之一,我之前还见过她,看来那个时候她自身也没有浮现记忆。”

    “是封锁了吗?”

    “很正常,毕竟她是▇▇▇▇啊,和▇▇▇▇一样,本就有这样的传说。”

    在提起名字和尊号的时候,山神的声音被剥夺,根本没有落下。

    而很快地,这些山神们都忘记了自己的记忆,忘记了曾经看到过那小姑娘,也忘记了其身份,彼此恍惚了下,眼底茫然,似乎在思考自己先前在这里做什么,旋即注意到了最中央的那些天材地宝。

    一阵沉默之后。

    山神们大打出手:

    “我的!”

    “这是我的!”

    山神童子尖声道:

    “可是我把那位带进来的,我是带路的,我得多拿一份!”

    ……

    女儿国。

    夸霖伸出手的时候,阵法已经开启,她最终只能够眼睁睁看着涂山渊消失,眼前恍惚之后,已经是女儿国熟悉的景致,借由此处抵达西山界的山海裂隙也已经消失。

    她张了张口,心中有失落,却也有点发堵,温暖的感觉浮现,让她几乎要忍不住落泪——

    熟悉的名字,相似的言行。

    还好,还好,

    阔别好几个千年,我们终于相遇。

    “先祖,您没事吧?”

    耳畔是夸娥一族后裔紧张担心的声音,夸霖回过神来,笑着摆手道了一句无事,而后解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英武的眉眼气质,如果说之前只是气质飒爽的美人,那么现在五官的精致程度还要再上一个层次,眉眼大气英武,令人心折。

    守候在旁边的夸娥流月松了口气,然后注意到了她的气息不稳,紧张道:

    “您受伤了,我给您找到了最好的医者。”

    “是西昆仑的天女。”

    夸霖转过头去,看到那里站着的少女,黑发里编制有红色的发绳,一身黑色为底,正红为装饰的衣物,红色的束腰让腰肢看去盈盈一握,一侧垂落白色的昆玉流苏。

    正要道谢,可却发现这眉眼清丽温柔的少女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的手。

    或者说,是手上的玉符。

    天女第一次主动开口问道:“这是……”

    夸霖讶然,旋即脸上浮现出笑容,回答道:

    “是我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老友送给我的。”

    英武面容浮现出难得的温柔,最是动人。

    而天女看着对面的女将军。

    眉眼温和不变。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