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8章 得见真名,原来是你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67
  第0418章 得见真名,原来是你

    卫渊慢慢睁开眼睛。

    眼前四处都是纯白色的光,像是以前的太阳,让人觉得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只想要坐在树下放空大脑,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那样在那里坐着发呆,就能够过去一整个白天。

    禹坐在他旁边,手里提着一壶酒,安静看着前面。

    “渊啊……你说,我们会给后人留下什么呢?”

    “轩辕帝战胜蚩尤,颛顼帝绝地天通,我们这一代人能做什么?后人又会怎么看我们的?”

    ……又来了……

    陶匠懒洋洋地闭上眼睛不想要搭理旁边的部族首领,眯着一条缝发呆。

    阳光从树叶的间隙里流淌下来,前面看到契在那边用手指在地面的细沙上划拉着什么东西,自己的学生阿亮在做琴,牛叔在帮忙,更远些的地方,老师张角不知道又溜达到哪里给别人看病了,今天估计没有办法回来吃饭。

    隔壁的章邯估计又在找人打架,唉,政哥什么时候收拾一下他?

    啊呀啊呀,今天又得是自个儿去做饭了。

    真的是……

    陶匠心里面懒洋洋的。

    那边阿亮抬手朝着他挥手,陶匠吐出口里的柳叶,拍了拍屁股爬起来,迈步走过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想要靠近那边,那些人就离他越来越远,像是一场梦境。

    “喂,阿渊,你过来。”

    “牛叔给我做的琴好了,比你的手艺好多了。”

    “呵,这孩子,总是这么尖牙利嘴的。”这是刘牛的声音。

    但是为什么,越来越远。

    陶匠皱着眉头,不自觉开始加快脚步,最后直接开始奔跑,但是他越是想要靠近,那些本应该熟悉到了几乎烙印到魂魄里面的脸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甚至于遥远到完全无法看到的程度,他疲惫不堪地转过头。

    “禹,这是……”

    禹王已经消失不见。

    周围一片苍白,也只剩下他自己还在。

    陶匠的大脑刺痛起来,这个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阵声音:

    “喂,喂,醒一醒……”

    “喂?!”

    他猛地睁开眼睛。

    ……

    “醒了,醒了。”

    “拿水来。”

    那边几个山神手忙脚乱,卫渊剧烈喘息了几下,想要挺直身躯,却发现自己现在连这个都做不到,浑身的骨骼几乎全部都出现裂纹,碎裂的骨片穿插入内脏中,不过这一点已经被人解决,一股灼热的,仿佛太阳一样的感觉在为卫渊不断疗伤,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够醒过来的原因。

    “是这位羽族的祭师把祝融续命丹给你吃了,所以你才能活下来。”

    “那可是祝融神一脉最厉害的丹药了。”

    山神童子老老实实地回答。

    只是祂没有说出的是,即便是祝融续命丹,也只是让卫渊的意识苏醒过来,至于他的身体,遭遇了刑天战斧,以及最后梼杌在战斧上叠加的一股神力冲击,此刻可以说是破破烂烂的,这样的情况都没有当场死去,即便是山神都弄不清楚原因。

    卫渊点头,看向凤祀羽道:“多谢了。”

    凤祀羽怀里抓着爆米花,往嘴里抛,咕哝道:“给我零食就行了。”

    “两包乌梅干,还有一杯珍珠奶茶。”

    “就这样?”

    凤祀羽蹲下来,伸出手指戳着卫渊,咕哝道:

    “伤得这么重。”

    “哼哼,我很聪明的,一顿饱和顿顿饱,我还是拎得清的。”

    卫渊大笑起来,笑着却控制不住咳嗽着,感觉没动一下,哪怕是呼吸都会让身体剧烈痛苦,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被夸娥渊霖握在手中,那一股在梦中慵懒如同阳光的温暖感,就是从这一只手掌上传来的。

    “你醒了就好。”

    女儿国的将领将手掌放下,在这里的人里,能够给卫渊催化药力的,也只有她了,她刚刚一直都在五十公里之外的距离,根本不清楚当时在交战中心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卫渊将梼杌诛杀后,仍旧震撼了许久。

    在爆破之后,是身披鳞甲完全不惧辐射的驳龙,以及本身都不是血肉之躯的山神们把卫渊和铁鹰剑捡回来的。

    至于泰阿剑,重新回到了气运天柱之上镇压四极。

    而此刻摆放在他们之前的,就是这一次的战利品,也可以说是战利品,其中除去了大部分的天材地宝之外,就是剩下的半部西山经玉书,以及梼杌的四极之位。

    卫渊被凤祀羽搀扶着坐起来,靠着驳龙。

    看到那些山神们眼巴巴的注视,抬手一拂,穷奇所积累的,那些宝物朝着诸多山神而去,“这些交给诸位,这两次爆破的地方,地脉混乱,灵气也极为暴躁,还要请诸位梳理地脉,让这两个地方恢复原本的样子。”

    核爆留下的辐射对于大部分没有强大到一定程度,或者说自身有特异的生灵都有极为糟糕的影响,最比如说,最弱的植物和动物就一定会受到巨大的干扰,诸多山神干笑着说这哪里可以,一边试探着伸手过去拿。

    然后彼此暗中较劲儿。

    就像每年过年别人给压岁钱,一边说使不得使不得,一边默默把口袋拉开的孩子。

    卫渊又委托那山神童子之后关照一下朝歌城的百姓。

    而后看着那地之四极之一,想了想,抬手将其摄取过来,而后递给了旁边本已经不再看向四极之位的夸霖,“你之前说,这一次是为了得到地之四极的位置,那这就作为你的战利品吧,没有你的帮忙,也没办法杀了梼杌。”

    “这是盟友之间的互助。”

    夸霖怔住,而后迟疑着道谢一声,伸手接过了那一道代表着地之四极的烙印,最后卫渊将玉书握在手中,往后靠了靠,遗憾道:“之前说好的盟约,可能要多等一段时间才能够去赴约了。”

    夸霖想了想,邀请道:“我这里有一道阵法,靠着阵法可以通过裂隙,直接抵达女儿国,那里有着海外最好的医者,能够替你疗伤,要不要一起来?”

    卫渊摇了摇头。

    他举起手来,看着手掌,苦笑一声,道:“我现在这一身的辐射,恐怕也只有我的故乡才有足够多的了解,想要彻底根治,也只能回去了,只希望不要被当做小白鼠研究。”

    “况且……”

    他没有说完,况且……珏就在人间。

    经历了那样大的冒险,卫渊现在很想要看到她。

    夸霖遗憾道:“这样啊。”

    旋即精神微震,取下腰间的佩饰递过去,落落大方道:“这是我的信物,你如果来女儿国,取出这个信物,她们就知道是要带着你来找我了,我的身份可是很高哦,到时候不要被吓到。”

    那是一枚类似于兵符的令印。

    卫渊接过,道谢。

    想了想,取出了一道自己刻画的玉符,上面有他的符印作为交换,并指传输入自己的气息,然后递过去,“如果你有机会来人间的话,用这个找到龙虎山的天师,他们就能认出我的气息来,不过,我可没什么身份,就只是个博物馆的馆主而已。”

    “当然,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

    “好,我等你。”

    夸霖有着将领的洒脱。

    深深看了卫渊一眼,站起身来,微微一礼,双臂因为充血而微微颤抖着,取出一枚枚神代的法印,创造了那一座前往女儿国的裂隙阵法,临走的时候想起一事,微笑问道:

    “我听祀羽称呼你是卫馆主,看来按照中原的传统,你的姓是卫。”

    “那你的氏和名字呢?”

    卫渊讶然一笑,想了想,回答道:

    “人间现在很少还讲究氏,不过非要说的话,我想想。”

    “嗯,涂山。”

    “你也可以叫我,涂山渊。”

    !!!

    少女瞳孔骤然收缩。

    心脏几乎漏跳一拍。

    阵法开启。

    她还来不及说话,还来不及向那个熟悉名字的主人伸出手,就已经被带回了女儿国,而阵法残留的力量将这一道裂隙直接湮灭为虚无,卫渊心中疲惫,握着玉书,闭目养神,凤祀羽有些担心,从包包里又取出了一枚丹药。

    直接把这种祝融神力赐予的丹药像是糖豆一样给卫渊嘴里塞。

    “足够……唔”

    卫渊开口说话的空档就被塞了两颗。

    “你要记住我的好处啊。”

    “一定要记住啊。”

    她认真地道:“你得包我的零食!”

    “嗯?不包就不给丹药了吗?”

    “给还是要给的。”

    凤祀羽咕哝道:“就是想想心里好心疼啊。”

    “这可是祝融神的赐予,是羽民国最好的丹药!”

    “得给点零食。”

    “给点,多少给点啊。”

    卫渊回到了人间,而此时此刻——

    在山海某一处河流旁边。

    一个快乐水瓶在阳光下散发着诡异的光。

    终于装修完成的水鬼伸出手,从可乐瓶里面爬出来:

    “大和尚,老青铜,我的活儿干……哈?!”

    水鬼的声音像是捏住脖子的尖叫鸡,声音在一声高调后戛然而止,然后懵逼看着眼前的一幕。

    完全陌生的画面,巨大的凶兽在天空飞过。

    眼前几乎可以称呼为海洋的河流,为什么知道这是河?因为旁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这是河,宽八百里的河,八百里啊,这尼玛是河?!

    水鬼缓缓陷入沉思。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特么在做什么?

    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水面倒影着自己。

    水底似乎是充满了泥沙,完全看不真切。

    突然,一个东西猛地冲出水面,张开嘴巴,一下就把水鬼给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