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7章 诛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80
  第0417章 诛神

    古朴的战斧之上,有蛮荒时代的纹路缓缓地亮起,只是终究没有被全部引动,约莫只是被引动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力量,而这也已经是夸霖的极限了,如果说是她的先祖夸娥神,至少能够引动七成到八成的刑天之力。

    那个时候她是完全不敢相信,卫渊居然拿出了这柄战斧。

    当下意识询问这是怎么来的时。

    那个青年咬牙露出微笑——

    “哦,这个啊……”

    “祂送我的。”

    青年脸上的笑容爽朗而自信。

    让人信服……

    个鬼。

    连说瞎话时候的细微表情都和他祖宗一个样子。

    夸霖吐出一口浊气,将不必要的杂念全部排出脑海。

    而后浑身力量爆发,靠着旋转身体,一点一点地让战斧加速,低沉如同雷鸣一般,足以让诸神和众生战栗的呼啸声逐渐腾起,身躯,手臂,乃至于魂魄都受到巨大的压迫力,夸霖咬牙支撑到自己的手臂几乎都要因为剧痛而断裂的时候,才最终放开了手。

    呼啸之声陡然炸裂。

    刑天战斧已经带着斩破天地的气势冲向那通天贯地的气运天柱。

    附近的山神们已经惊叹这威力。

    而夸霖已忍不住坐倒在地,急促喘息,双臂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撕开袖口,原本白皙的手臂,此刻血管贲起,不断地膨胀收缩,仿佛下一刻就会全部崩裂开,额头渗出大片大片的细汗。

    使用这样的力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她已经做到了极限。

    ……

    在卫渊抓住梼杌手腕的瞬间,梼杌就已经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压迫感锁定了自己的方向,确切地说,是锁定了自己前方的卫渊,但是因为此刻他们两个的站位,那柄战斧一定是先洞穿自己。

    但是一名凡人可以限制住神吗?

    梼杌出手的前一刻,卫渊的真灵以悍不畏死的姿态狠狠地撞击向了梼杌。

    将梼杌拉向了最为危险的真灵碰撞。

    正常来看,定然是神的真灵要远远强大于人类的真灵,梼杌本能还击,旋即竟然发现,对方的真灵厚重程度,居然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判断,是的,人类的真灵无法抵抗神灵的冲击,但是历史和文明的厚重,足以承载一切的神话。

    是曾经徒步丈量山海的史官;是搏击风浪,诛杀原始神性的执戟郎。

    是曾经在乱世中挣扎的最后的火焰。

    是曾在大明之世引导他人的医者。

    三皇五帝之末,浩浩大秦西出,大汉泽被天下,直至而今。

    悠悠上下五千年。

    梼杌第一次预料失误。

    “你……”

    真灵相接,而卫渊也在这个时候感知到了梼杌的过去,画面快速流转,是很遥远很遥远之前的事情了,曾经的颛顼帝的孩子,为人民所爱也将回馈于人以爱,却在冒险的时候,遇到了危机,被一名白衣的英朗将领所救,且对其一见钟情。

    卫渊想到了之前见到的石碑。

    白衣青年,英朗将领……和颛顼帝之子有血缘关系。

    因为那是穷奇,轩辕帝之子,颛顼帝的叔父。

    卫渊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明白了梼杌的评断来源。

    梼杌——

    不可教训,不知话言。

    傲狠明德,以乱天常。

    但是这一切都充斥着疑点,为何她会在那个时候落入危机,为何她会恰好被久不曾远离中原的穷奇所救,而若是结合颛顼帝之后的境遇是成为五帝之一,就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得出其中的破绽。

    轩辕之子穷奇真正想要的,也是这个位置。

    梼杌只是个被利用的牺牲品。

    但这只是一开始。

    而后画面一转。

    梼杌浑身带血,和穷奇反目,最终却也同样地暗中跟随,夺取地之四极之位,并且于颛顼帝去世的时候,杀入中原,第一次从地之四极拥有了四凶的名号——被从中土驱逐的弃族,也要回到人间。

    并非是为了孝道,而是为了剥夺和杀戮。

    曾经被驱逐的女子早已经征服了原本周围的他族,高举战旗,以颛顼帝正统后裔的身份,侵占中原,掀起了层层的血腥和杀戮,一直到了舜帝的时代,才被驱逐,而这漫长的岁月当中,她就是那里当之无愧的神主和人王。

    其魄力和判断,已远超过一开始设计她的穷奇。

    数次厮杀无果之后,一东一西,永不相见。

    远古的隐秘和争斗在卫渊的眼前展开了一角。

    旋即,卫渊‘看到’了以人之身,融合地之四极位格的方式仪轨,心神一定,开始快速记忆这一种即便是在远古时代都属于绝对隐秘的顶尖秘术。

    就在这个时候。

    梼杌因为回忆过往,面容浮现一丝丝痛苦愤怒,猛地一震。

    卫渊周围的袖里乾坤小世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脆声。

    几乎就要被直接撞击破碎。

    而下一刻,卫渊的真灵就被直接震退回到肉身,猛地砸在地上。

    卫渊没能再继续牵制住梼杌,因为他的真灵也不完整,此刻脑子里面,过往的一切都在升腾着,一段段记忆被牵扯起来,对于他们这样的存在,漫长的岁月和历史,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和痛苦。

    不过这也是恰好,卫渊眼底的金色神性黯淡到了几乎无法看到,而此刻倒映在他眼底的天空被一道光芒从中间分成了两半,连声音都无法追击上那一柄战斧,雷霆的呼啸被落在了身后。

    刑天的战斧。

    龙虎山里,张若素的手掌攥紧,死死盯着这一道灿烂的曲线。

    会赢吗?

    在此刻残留的两座城市里,一双双眼睛盯着迅速抵达的刑天战斧。

    一定要赢。

    一定要赢!

    张浩握紧了手。

    卫渊的喘息急促。

    战斧抵达。

    一道身影突然从梼杌身躯之中飞出,猛烈无匹地撞击向了刑天战斧,而后,直接被这一柄曾经诛杀神灵的兵器从中间斩断,鲜血如雨般落下,卫渊瞳孔收缩,看到了那道残影的原貌,一股寒意直接从脊椎升起。

    那是穷奇!

    死后的尸体被梼杌淬炼成了法宝,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以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这完完全全是梼杌所能做得出来的事情,刑天战斧的力量没有被阻拦多少,但是速度却不可遏制地顿了顿,而就在这一刹那都不到的时间里,梼杌解除了自己和天柱的联系,而后猛地升腾,以全部力量,生生在刑天战斧的锁定下,挪移到了安全的位置。

    在一道道绝望的注视下。

    战斧斩过气柱。

    梼杌在这一刹那旋身,白皙手指以妙到巅毫的方式轻轻点在战斧后侧。

    刑天战斧气势暴增。

    直奔作为标记点的卫渊。

    力竭的卫渊抬起头,看到了如同天地崩裂的一斧。

    局势之变。

    急转直下。

    ……

    “退!”

    “快退!!!”

    龙虎山上,张若素猛地起身,双目睁大。

    “你拦不住!”

    在这一瞬间,狂暴至极的气势直接锁定了卫渊,层层布置,为梼杌所做的准备,却因为不知道梼杌的过往而错估了她对于穷奇的恨意已经抵达了会以祂的身躯炼化法宝的程度,棋差一着,便是死局。

    卫渊眼睁睁看着梼杌重新开始炼化天地气柱。

    眼睁睁看着那战斧以压迫性的姿态朝着自己砸落下来。

    环绕周身的袖里乾坤能清晰地感知到破碎的声音。

    五指本能张开,遁地之术准备施展,而这个时候,卫渊的动作却停止住,回过头看到了山海裂隙之上的神州,沉默了一瞬,他抬起手,双手做出握斧的姿态,身躯微微伏低,迎向了那一柄锐气锋芒冲天而起的战斧。

    “卫渊!!!”

    张若素怒吼。

    这一幕绝望到让人无法说出话。

    在足以斩杀神灵的一击面前,人的渺小被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无数人只是旁观就失去了勇气,放声大哭甚至昏厥,而在一片绝望中,仍旧还有一人拥有冲锋和继续尝试的勇气。

    沉稳的脚步声音再度响起。

    而那身穿黑衣,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青年伏低身躯,再度选择了最为暴烈的冲锋——

    黄巾,何在?

    大秦,何在?

    在!

    而后,他们听到了最后的低语。

    “喂……珏。”

    他的声音里好像有些难过,但是还要强撑出轻快来:

    “下一次的话,早点找到我啊。”

    卫渊伸出双手,死死握向了那柄盘旋的战斧,几乎是千钧一发,猛地握住了战斧的柄,身周的袖里乾坤破碎,下一刻,炙热的气浪伴随着浓郁到绝望的辐射彻底笼罩了卫渊的身躯,紧随其后的是刑天战斧之上携带的力量。

    于是神性破碎,属于山神和烛九阴的力量在第一个瞬间耗尽。

    山神印玺缓缓破碎,最终消失。

    双瞳之中金色光焰彻底熄灭。

    不再是神,重新为人。

    咬紧了牙关,右脚顺势后撤,脊背一寸寸地发力,贯穿手臂,手腕。

    强行将冲击力承受引导入大地。

    于是双目刺痛,光明逐渐消失,骨骼之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痕,巨大的冲击导致血液逆流,心脏承受巨大压力,大脑剧痛,意识逐渐湮灭,魂魄都为之逐渐空白。

    手掌五指微微松开,似乎再也握不住。

    在恍惚的时候,他眼前却出现了过往的一幕幕画面,原来是走马灯啊……他心里想着,最后却看到了涂山会盟的时候,九州百族的豪杰们齐齐举杯,拳头碰撞在一起,仿佛能够遮蔽天空和诸神,他们大笑着饮酒,他们从不寂寞。

    禹回过头来问他。

    ‘喂,渊……’

    “炎黄的火焰,会熄灭吗?”

    众人中的陶匠轻快地回答道:“不会啊。”

    “因为你们都在啊。”

    五指握合。

    僵硬的身躯拒绝死去。

    炎黄,何在?

    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怒吼,猛地踏步,旋转身躯,将战斧再度驱使,而那柄战斧此刻仍旧挣扎着脱离卫渊的手掌,巨大的高温让手掌皮肤被灼烧,血肉干枯,猛烈的力量却突然重新滋生出来。

    双臂的血肉开始崩裂,旋即将裂痕引导向全身的血管。

    一切失去了意义。

    巨大的力量导致骨骼震颤。

    身躯的关节开始僵硬,破碎的骨骼如同剑刃一样洞穿内部的身体。

    但是战斧重新扬起,但是双目中重新燃起火焰,但是人类的喉咙里发出仿佛怒兽仿佛咆哮一样的嘶吼,手中战斧的纹路被鲜血点燃,而后开始剧烈的燃烧,这一刻,刑天的战斧不再反抗,而是以绝对的姿态开始被点亮。

    刑天:战神。

    种族:人。

    他的兵器本来就只会承认人类。

    如果没有兵器的话,就用拳头,如果拳头被折断的话,就用牙齿撕咬。

    哪怕浑身筋骨断裂,也要以目光逼视着敌人。

    如果没有防御的话,就以血肉,以生命堆积。

    弱者对抗神灵的方式从来不是优雅的技击,是拼尽全力狼狈不堪的战斗和你死我活的搏杀,是每一步都要付出足够代价的,弱对强的讨伐,神灵可以杀死我,但是绝不可能战胜我。

    将自己的一切都熔铸为一,化作真真正正的一击,过去训练时候刑天的声音在卫渊的脑海里升起,他猛地踏前一步,猛地抬起战斧,仿佛有一只只手帮助他一起举起来这人族的兵器,卫渊双目布满了血丝,在那一刹那,仿佛天地都在怒吼。

    “炎黄,在!”

    恍惚间的陶匠抬起头,身前空无一人,前方的好友在时代的过去,周围尽数空白啊。

    炎黄的火焰,会熄灭吗?

    梼杌瞳孔收缩,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身躯僵硬了一瞬。

    山神童子跪倒在地,嘴唇颤抖,似乎不敢置信地呢喃。

    “战神……”

    卫渊旋身,振臂。

    手中的刑天战斧再度地击出。

    山海一片死寂。

    蛮荒惨烈的气息充斥天地之间,远古的战神重现山海,而这一次,梼杌再也无法阻拦,那道战斧以无边霸道的姿势,再度逆转飞出,而后毫不迟疑,从梼杌胸腹洞穿。

    背后数座山峰被一气贯穿!

    梼杌看着胸腹的贯穿伤口,呢喃低语,坠下天柱。

    泰阿剑跌落。

    ……

    卫渊双眼恍惚,拖着泰阿,强撑着踉踉跄跄走向天柱。

    坐倒在地的梼杌嘴角流出鲜血,仍旧还有着神灵的冰冷傲慢。

    一道身影出现在卫渊身前,这是神灵的天魂。

    “吾乃地之四极。”

    神灵威严压制。

    卫渊手中的泰阿直接横斩,这一道身影破碎。

    梼杌的一缕神魂化作了雍容而娇媚的女子。

    这是颛顼帝之子的一幕,是曾经没有化作四凶时候的她。

    雍容而尊贵。

    “我是颛顼之子,有气运加持,你若伤我……”

    泰阿剑一斩,再度落下。

    地魂破碎。

    最后是人魂,化作了一个身穿白衣,只有十三岁模样的少女,双目纯粹,嗫嚅着道:“你要杀我吗……”卫渊知道,这是记忆里面,还没有经历过世事洗刷,不曾遇到穷奇时的模样。

    卫渊沉默,抬起手,沾满鲜血几乎断裂的手掌轻柔覆盖在少女眼前。

    少女嘴角浮现一丝欣喜的微笑。

    而后被泰阿洞穿。

    “好走,且走。”

    青年低声道:“人间悲苦。”

    “勿要再来了。”

    长剑抽出。

    卫渊跌坐在地,不再动弹。

    濒死昏厥。

    山海界诸神陷入一种死寂。

    ……

    战场所在:西山界天柱

    神灵·梼杌:战死。

    死因:神躯破碎,三魂齐散,不得超生

    斩杀者——

    人族·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