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6章 战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75
  第0416章 战斗

    卫渊抬眸,注视着前方通天而起的磅礴气运之柱。

    在这跟通天贯地的天柱之上,仍旧还倒插着那柄泰阿剑。

    而在下方,这是笼罩着白色长袍,气度厚重磅礴至极的凶神梼杌,真正近距离注视着这样顶尖的神灵,除去了恐惧感,更多的是一种几乎无法思考的,对于天地壮阔的失神。

    像是深潜到汪洋之下一千里,听到鲸群的低吟。

    像是看到星空万象,盘旋在身周。

    这是生灵对于自然天地的本能敬畏。

    而此刻,他要对这样的存在拔剑。

    卫渊微微吐出一口气,把铁鹰剑彻底拔出。

    “该结束了,梼杌。”

    凶神的视线平静落在卫渊的身上,眼神里面根本看不到丝毫的在意,如同人类看到一只虫子飞过来,除去了无视之外,最多也只有嫌弃蝼蚁蚊虫吵闹烦人的厌恶。

    气运天柱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天地之间却自然而然有无数的风雷暴起。

    卫渊此刻注意到,周围是一座座现代人类城市的废墟,这些城市在坠入山海之后,焚毁,崩溃,此刻以一种极为撼动人心魄的方式悬浮在虚空,拼接组合,仿佛末日后,后现代的钢铁美学。

    风暴,雷霆,钢铁的废墟。

    通天而起的气运天柱,负手而立的神明。

    一切都具有震人心魄的张力。

    而后,这些城市的废墟缓缓移动,逐渐加速,朝着卫渊砸过来。

    卫渊微微看向梼杌身后的一座山,而后收回视线,握剑冲向了梼杌。

    他长剑刺出,以手中的剑拨开了几波裂石,避开了砸落而下的雷霆,而后猛地翻身,右脚踏在不知道是那座城市的楼阁上,徐徐吐息,打开的上衣衣摆哗啦一声拉得笔直,双目直直锁定了前方的神灵。

    深吸一口气,脚掌用力,身躯抛出,落于雷霆和巨石的缝隙之间。

    五指握合。

    “狂风……”

    声音微微一顿,而后炸开——“招来!!!”

    雷火的碰撞带来了雨水的化生,砸落的雨水却在此刻停滞在虚空。

    而后以更快的速度逆流冲向苍穹。

    甚至于化作一道道笔直的线。

    一股青色暴风自九天之上翻涌而来。

    有风起于青萍之末。

    其势烈烈!

    卫渊乘风而起,直上九重霄。

    一点寒芒,避开重重巨石,直指梼杌!

    ……

    卫渊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通过山海裂隙,让无数人心脏提起。

    看着驾驭青色流风,穿梭于那些如同巨兽般的城市废墟之间的青年,哪怕并不是神州之人都下意识地提起了心脏,被牵动着注意力。

    而神州一方在这两座城市,能够看得到这一幕的人更是心中默默祈祷。

    张浩瞪大眼睛看着那于风雷中穿梭的渺小身影。

    很难和平时的博物馆主联系在一起。

    张若素已经退出了龙虎山下的山海界裂隙。

    抬起头,神州周围的山海裂隙不如在外面看得真切,几乎可以说很难看得到,但是张若素的道行足够,抬起头盯着卫渊的行动,脸上的神色波澜不惊,旁边的林守颐则是更为紧张。

    他道:“你不担心卫道友么?”

    张若素淡淡道:“担心何用?惊惧何用?安心看着就是。”

    “每逢大事有静气。”

    “快百年的养气功夫,修到哪里去了?”

    林守颐叹息一声,闭目凝神。

    张若素随手拈起一枚棋子,动作顿了顿,那枚坚硬的黑色围棋子在他手中无声无息化作了齑粉。

    老道动作顿了顿,放下手掌,心思不在棋盘,看向天空。

    卫渊已然突破一层封锁。

    ……

    梼杌打算掌控穷奇的方位,集齐地之四极的两极,提升位格。

    从这凶神的防守态势,卫渊已经能够看得出这一点。

    此刻长剑随身,周身狂风席卷,直奔向足以让那五枚弹头全部威力爆发的位置点,而这个时候,梼杌抬手左拳砸出,凶神一拳,卫渊心底瞬间绷紧,双瞳之中猛地亮起两簇金色光焰。

    烛九阴,烛龙之息。

    朝歌山神,山神之基。

    两股超越凡人的根基,全部主动破碎。

    卫渊的气息笔直上升。

    这一次他直接将两股神性根源全部燃烧起来,换取了短时间内爆发出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掌中铁鹰剑猛地一刺,一卸气力,而后手腕一转,直接反绞向梼杌的手腕。

    凶神梼杌皱眉。

    哪怕是梼杌,在面对直接燃烧神性根基的疯子,此刻也无法忽略这一击。

    左手多出一柄剑,直接将这一招拦下。

    随后风雷齐至。

    卫渊闷哼一声,一咬牙,神性彻底爆发。

    一股气浪横扫。

    风雷骤止。

    稳稳地立足虚空,卫渊猛地前踏一步,铁鹰剑几乎压制住梼杌的剑,将剑反向压下,一人一神,在虚空和城市的废墟之间展开了交手,每一次的交锋溢散出的气息,都让废墟剧烈颤抖,几乎奔溃。

    忽而,

    卫渊掌中铁鹰剑之上,铁鹰长鸣,猛地振翅飞向天空,气运天柱之中的太阿剑猛地剧烈鸣啸,其上所蕴含的雄浑人道气息猛地反向灌注入卫渊身上,让他的剑势越发霸烈。

    梼杌单手持剑化作了双手运剑,却始终没有脱离气运天柱附近。

    卫渊掌中剑术凌冽而雄浑。

    堂皇正大。

    这是轩辕的剑法。

    两柄兵器不断碰撞。

    每一次碰撞都会让此刻人间看到这一幕的人心里狠狠地颤一下,每一次碰撞,都会在虚空中震荡开一道道森白色的气浪,裹挟雷霆和烈焰,这里明明下起了暴雨,此刻两人交手之地百里却是一滴雨都没能落下。

    如同被火焰所蒸发。

    但是火焰是会有燃尽的时候的。

    卫渊消耗神性得来的力量正在快速衰退。

    他双手持剑横架了梼杌的一剑重劈,沉浑的雷声左右滚滚溢散而出八百里,这一次没有能全部拦下,卫渊闷哼一声,已经受伤,咽下了喉咙的鲜血,旋身后退,左手抬起,而后五指握合,御风之术越发猛烈,强行拉扯。

    狂风,招来!

    这一刻,原本七十二地煞层次的神通御风,超越了原本的极限。

    无数风凝聚成青色的流动的丝线,在卫渊手掌猛地按下的时候爆发出去,刹那之间,仿佛在他背后,有一只巨大的青色鲲鹏缓缓游动,遮蔽苍穹和天地,发出低沉的鲸鸣。

    先前那些破碎的楼阁,广场,还有城市的碎片被风的力量拉扯起来。

    而后凝聚成了城市。

    神域幻术展开,这些城市里潜藏的记忆浮现出来,仿佛人们还在上面生活,仍旧还有喜怒哀乐,在交谈,在微笑,在生活,栩栩如生,看到这一幕的人失去语言的能力。

    他们甚至于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面庞,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这是城市,是无数人编织成的奇迹,这是文明。

    而渺小的人类伸出双手,托举起了这些文明的堡垒。

    巨大的压力让卫渊嘴角鲜血不断流出,他轻轻用力,将这些城市都推砸向了梼杌,自身这是朝着后面退去,天空雷霆闪动,压低的云雾缝隙里流出如同熔浆一样金红色的光。

    让看到这一幕的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这几乎就像是神话的重现。

    光焰,暴雨,天空垂落的光芒之下,城市坠落,大地崩碎。

    而人飞向天空。

    这也是生和死的交界。

    一切庄严地让人几乎想要落泪。

    梼杌无悲无喜,手中的剑猛烈斩落。

    城市崩碎。

    一切回归现实。

    而剑锋落在了卫渊藏匿于幻术之中的五枚弹头之上。

    下一刻,剧烈无匹的爆发充塞在了天地之间。

    仿佛是五轮太阳砸落在地面。

    剧烈的烈焰,极致的高温,伴随着无匹的冲击波一齐横扫,这里是穷奇所在,极西之处,或许等到梼杌掌控这一处的天柱后,祂的实力在这里也能够得到增幅,抵达共工祝融的层次,但是现在终究还差一步。

    相当于五指金乌鸟一瞬间的爆发。

    哪怕是梼杌也不可能无伤。

    在山海裂隙的另外一侧,所有人都在瞬间沉默,只是死死盯着那一幕,哪怕是隔着一个世界,他们不至于像是近距离直视核爆一样受到巨大的影响,仍旧看得双目刺痛,流下眼泪。

    张若素猛地站起身来,把林守颐吓了一大跳。

    林守颐瞠目结舌:“你把那些东西真搬出来了?你给了他几个?”

    张若素头也不回:

    “全部。”

    “什么,全部?!!”上清派的道人吓了一跳。

    “对,就是你理解的全部。”

    林守颐头皮发麻。

    也来不及说自己好友的大胆,他也转过头看着那一幕:

    “祂死了吗?”

    “不知道……”

    “很难说。”

    西山界,伴随着光尘逐渐散去,遁地的卫渊重新踏出来,周围环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光影,那是袖里乾坤的昆仑瑶池,正常状态下的卫渊根本无法使用这样的神通,但是此刻燃烧神性的他却能够勉强用出来。

    靠着一整个世界的隔离,避免自己受到战场中心核辐射的影响。

    火焰,冲击波都徐徐散去,卫渊瞳孔收缩,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梼杌仍旧存活。

    而且,祂直接和气运天柱融合,受的伤远比预估的低。

    不愧是梼杌……

    真是够精明的。

    但是卫渊仍旧看出了对方此刻气息的衰弱,这已经是他预料当中的事情了,掌中长剑一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卫渊再度冲向梼杌,梼杌徐徐吐出一口气,长袍兜头的部分被炸裂,露出的面容是一位英武大气的女子。

    梼杌并非是男性。

    相较于混沌的大部分负面记载,梼杌的记录更倾向于桀骜自傲,不服管教的天才——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傲狠明德,以乱天常。

    祂清醒且毒辣,对于天地时机的判断和理解,超过寻常的神灵,故而称之为明德,而乱天常之事,卫渊并不明白,此刻也来不及深思,卫渊掌中的铁鹰剑和梼杌的兵器再度碰撞在一起。

    火焰只剩下了余灰。

    双神之力消耗殆尽,双瞳里暗淡的金色象征着该退了。

    但是事已至此,卫渊怎么可能会放弃?

    一咬牙,替身近战。

    可不过是数剑之后,五脏六腑翻腾,几乎尽数被重创。

    卫渊咬着牙死死抓着兵器。

    连续数次的剑锋碰撞,梼杌怀揣必杀之意,终于在裹挟怒意杀机的一剑下,再握不住兵器,右手被打得朝后扬起,铁鹰剑抛飞出去,一口鲜血忍不住吐出。

    耳边像是有什么声音细细碎碎。

    “仅仅如此,也来送死?”

    梼杌的嗓音淡漠而嘲弄,下一个瞬间,卫渊的左手却猛地扣住了梼杌的手腕,让凶神微怔。

    “抓住你了。”

    凡人咧嘴笑起来。

    而居此地五十公里外的山上,夸霖双手握住了低垂着的刑天战斧。

    吐气开声,战斧缓缓被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