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5章 你的对手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06
  第0415章 你的对手是……

    人间界,残桓断壁已经无法形容此刻幸存的那两座城市。

    被两个世界交错碾压过。

    这两座城市剩余的部分就像是被孩子玩剩下,揉碎掉的泡沫纸,早就已经皱皱巴巴地不成样子,电路和通讯几乎全面瘫痪,最高的建筑直接坍塌,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以及公路上随处可见的尸体和连环车祸。

    汽车的引擎盖都被撞开,燃烧之后的废墟还隐隐冒着火光和烟气。

    一批人在世界崩塌的瞬间死去,连一丝丝的知觉都没有,另一批人则是在灵气的爆发和城市破碎本身带来的各种冲击之下痛苦身亡,亦或者说身体残缺。

    死去的已然死去,活着的却要承受痛苦。

    所以活着有时候未必是一种幸运。

    然而活着的至少还能看到天空和未来的希望,死去的则没有了一切。

    所以活着未必也不是一种带着哀怜的挣扎。

    张浩穿着迷彩服,把神州的红色腾龙肩章安好,然后提起了枪械。

    他是龙虎山下山游历弟子,隶属于特别行动组驻应天府体系。

    这一次涉及到了山海裂隙,明摆着的超凡事件。道门弟子和部分被圆觉影响,离开原本寺庙的佛门弟子,全部打散,充入对外营救的战斗序列,防止营救部队受到超凡事件影响。

    关于这一点上,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地顺利。

    道门的弟子背起了剑,佛门的修士们只是安安静静念诵经文。

    彼此颔首。

    然后跨上可能再也无法回来的战机。

    张浩不知道他们最后念诵的是什么文字。

    是诸天气荡荡,我道日昌隆。

    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还是只是单纯地骂了几句,然后踏上了前方的道路。

    反正他只是有点遗憾没能多吃两顿老街特产。

    张浩拎着的是现代神州神州制式装备,当然,他其实没有必要用枪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段时间他的修为上升比较明显,可能是前往那条老街的原因,总觉得那里慢慢地灵气浓度似乎越来越高,几乎都快成为洞天福地的趋势,所以说,他去老街,只是为了修行,以及向圆觉大师和卫馆主讨教。

    而不是为了蹭饭吃。

    他可是道门真修,龙虎嫡传,可没有那么地简单。

    当然,这句话很多人不信。

    比如他自己。

    一道符箓的威力就要远远超过手中这一柄枪,但是在这种混乱的区域,枪械的威慑力要远远大于道门的符箓,张浩和队友巡视完周围,吐出一口气,看着远处隐隐约约的幕障,苦笑道:“看来,短时间内是回不去了。”

    此刻山海裂隙已经直接将整座城市都隔绝。

    甚至于他们已经隐隐约约地看到裂隙那边的世界,清晰地可怕。

    “能回去。”

    “等神州那边的回应,在此期间,保护好神州同胞就行。”

    同行的队友说得斩钉截铁。

    而张浩则是很难和他解释,这个山海裂隙有多恐怖,他现在走路都会因为惊惧而背后生出冷汗,那种感觉大概相当于做梦的时候突然坠楼的恐惧感,提升个几百倍后不断持续。

    或者拿着笔尖缓缓指向双眼中央眉心位置时候那种极端的不适感。

    道门的灵觉此刻已经在疯狂提醒他有多危险。

    当他看到那位参军十年以上,曾经在国际特种部队训练营成功毕业的军人手掌不自觉的握紧又松开,这才明白这位战友也是在强行这么说,防止自己胡思乱想。

    张浩往嘴里扔了一块薄荷糖,呆呆看着裂隙发呆,现在他喜欢的那个不修边幅的家伙肯定还在疯狂研究这些裂隙,不管了,等到这一次回去了之后,一定要开口约她出来。

    或许,可以询问一下卫馆主?

    他看上去像是经验很丰富的样子。

    毕竟周围住着的有天女,还有青丘狐族的啊。

    青丘狐唉,足足三位,总不可能是被人塞过去的啊……对吧?

    张浩正在发呆,突然听到了一阵阵轻笑声音,在这个极端残酷混乱的区域了,这样的笑声是很难的,张浩和那位战士脸上的紧张和绷紧的精神也随之缓和下来,他们很快走到一个临时的营地。

    现在大部分的建筑都已经坍塌,剩下的部分也不安全。

    他们只好将找到了的人聚集起来,在开阔的区域建造了一个临时住所,现在那里有个大概应该才上幼儿园的小女孩被自己的母亲逗笑了,还在营地的队友解释道:“是搜救队刚刚找到的……”

    小姑娘衣服有点脏,可能是刚刚给粘上的,但是很皮,一点都不害怕。

    孩子忘性大。

    张浩的精神稍微松缓了些。

    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白兔奶糖。

    这是龙虎山弟子们的习惯了。

    因为几乎每个小道士都在自己认不全山上长辈的时候,从一个老人那里听过故事,老人总是会从兜里掏出一块大白兔递给他们,这让这几代龙虎山道士怀里肯定备齐了符箓,朱砂,黄纸,以及一块奶糖。

    让龙虎山亲和力大幅度上升,副作用是老年糖尿病数值比起以前来直接翻倍。

    小家伙一点都不害怕,接过了糖果,然后还大大地弯了个腰。

    两只手摆在身侧,头低下来,帽子刷一下甩到头顶,像是个小企鹅。

    “谢谢叔叔。”

    张浩笑着认认真真还礼道:“不客气。”

    这个时候正好是换班休息,他坐在一侧的石头上,逗这个孩子玩。

    孩子总能够治愈世界留下的创伤。

    当然,熊孩子除外。

    如果是熊孩子的话,那么张浩觉得自己会让他体会一下社会的‘残酷’和成年世界的‘铁拳’,然后‘冷酷无情’地转身离开,至于熊家长?哼,你不仁我不义,只要我没有道德,你就没办法绑架我。

    不过现在,张浩觉得自己那种紧紧绷着的精神得到了缓解,像是坠下来的时候,被一片云彩托住了,道门灵觉都觉得舒缓下来。

    而这个时候,那小女孩吃完第三块糖后,安静下来,哼着曲调,张浩听出来,那是很粗狂的陕北民歌信天游,只是在小女孩的嗓音下反倒是变得柔软清脆太多,没了原本的意味,张浩本来想要问问看着是谁教她的,但是现在这个环境实在是不适宜问这个问题。

    但是小女孩却带着一丝得意看着他,道:“叔叔叔叔,我唱得好听吗?”

    “好听啊……”

    “哼哼,那就好,这是我准备给爸爸唱的。”

    “爸爸?”

    “嗯,是啊,我好久好久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今天本来说好了要去游乐园的,可是他没来,妈妈说,爸爸先回家去了,是很远很远的老家。”

    “回家……”

    道人脸上的微笑凝固了。

    他觉得自己再度往下坠去,隐蔽地转过头,看到这孩子的母亲本来要走过来,却止住了脚步,抬起手捂着脸,有水痕从脸上滑落下来,肩膀颤抖着,张浩缓缓转过头,旁边的小女孩双腿一下一下晃动着,脸上的表情还是期待的。

    “你知道吗,叔叔。”

    “我家里可大了,爸爸和我说过的,老家里有两棵树,一棵枣树,一棵梨树,每年都能结出好多好多的果子,还有一片菜地,可以种菜,菜也是会长出花来的,我养过白菜,花还很好看,爸爸说他可以抱着我让我在菜园上面飞来飞去,像蝴蝶一样。”

    小女孩说的很碎,就像是这个年龄段的其他孩子一样。

    然后踢了踢腿,道:“不过,我才不打算给爸爸唱了……”

    “他居然回去了,还不带我。”

    “必须要好好说对不起!”

    过了一会儿,声音又低了下来,嗫嚅着道:“不过,他要早点说。”

    “因为再过一会儿,我就不气了。”

    张浩手掌颤抖了下。

    他张了张口,正在他打算安慰这小女孩的时候,突然一阵阵剧烈的波动爆发,张浩猛地抬起头,瞳孔骤然收缩,原本已经停止的山海裂隙突然再度开始延伸,这一次,所有人都看到了,在山海裂隙之外的,另外一个世界的虚影。

    冲天而起的浩瀚气柱。

    以及在气柱外的白衣身影。

    一种浩瀚磅礴的气息铺天盖地地涌动下来,张浩的灵觉导致他的感应比起正常人强得多,在那一瞬间几乎差一点当场昏厥,这是绝对远超过他认知中一切存在的力量,但是他仍旧挡在了那孩子和普通人身前,把枪扔下,手中多出一柄剑。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勇气了。

    神州的战士将自己作为城墙和堡垒,把普通人保护在里面。

    巨大的压迫力,属于整个世界所有神系第一层次的强大力量浩瀚无比,真正能操控两个世界相互碰撞的凶神,足以将神州浩瀚土地拉入山海的权柄,面对着这样的敌人,连张浩心底出现一种无能为力的悲怆。

    还有谁能阻止吗?

    他们现在就只是在这里等死,亦或者眼睁睁看着神州,看着故乡坠入另一个世界?

    这是见到神灵,见到最顶尖神灵时候心中所滋生出的渺小和无力感。

    山海裂隙的蔓延突地停止了。

    张浩怔住。

    那白色衣服的人抬眸,而众人透过山海裂隙的看到的,另外一个世界的画面里,多出了另一道声音,脚步声,像是猛虎行过山林一样从容,一道身影踏着虚空,每一步都仿佛他踏着无形的阶梯,发出沉静的脚步声。

    身穿黑色和红色两种色彩的衣服,左臂有着染红的黄巾,像是火焰一样舞动着。

    左手握着剑,眉宇间安静。

    卫馆主?!

    张浩瞪大眼睛,虽然是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但是卫渊似乎再度冒险。

    白衣身影也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平静低头俯瞰着他,本来是双方对峙的画面,那白色的凶神却忽然道:

    “……是你啊,轩辕的子民,禹王的臣子。”

    “治理洪灾,跨越山海,封禁水神,现在你也要挡在我的面前吗?”

    神的低语,是直接与生灵认知所共鸣的,不只是人类,哪怕是凶兽,动物,都能够听得到,能够听得懂,所以也受到了最大的冲击,思绪有一瞬间的茫然和混乱。

    轩辕的子民?!

    禹王的臣子?!

    治理洪灾,跨越山海?

    张浩心脏跳动了下,感觉一种陌生感觉从大脑里生出,旋即下意识逃避般想到,这个凶神居然也认错了,就像是之前讨伐山君的时候,山君说是卫馆主封印了他,其实是怪力乱神图卷的主人做的……

    只是下一刻,那个凡人手中的剑抬起来,指向了凶神。

    “是啊……梼杌。”

    他轻声回应道:“好久不见,有五千年了……”

    嗓音混入风里,平静落下。

    张浩的思绪凝固。

    四下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