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4章 危机提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82
  第0414章 危机提前

    剑光纵横,亦或者,很难说得清楚,这究竟是剑光,还是说纯粹的灵气凝聚所成,在龙虎山最深处的秘境之中,隐隐传来了一声声怒吼,大天狗匍匐在外,被那种强大的剑气威压压制地不自觉地颤栗。

    这里是龙虎山秘境,是代代天师闭关的地方。

    是人间和山海界最大的裂口。

    也是从东汉至今,代代道门真修陨灭之后,所授之箓存放的地方。

    一枚枚代表着真修一身所行之事的正一箓浮在洞天之中,演化为阵。

    张若素一人踏足山海界和人间界之间,右手握剑,将那些无时无刻不想着冲入人间的大凶之物阻拦在外,左手则握着通讯器,回答卫渊的问题。

    “你猜得没错。”

    老道士抬手一剑劈开一头凶兽的头颅,身上再没有平时的懒散,“原因是从山海界那边开始的,有七个山海裂隙出现在神州周围,有五座城市被直接抹平,剩下两座也有一半被摧毁,死亡人数,在数百万这一个层次……”

    老天师将大致情况简练地给卫渊讲述了一次。

    在击退混沌之后,卫渊脸上本来已经稍微轻松下来的表情再度缓缓沉凝下去,他沉默了下,直截了当地问道:“还有多长时间。”

    “二十五个小时。”

    “是要我去找到问题发生的关键吗?”

    “没错……”

    张若素的声音顿了顿,很快的,卫渊听到了那边有些杂乱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其余人的声音,话音里面满是惊慌失措的感觉,不知为何,卫渊心底一沉,很快的,老道士的声音再度在卫渊的耳边响起来,语气中难得带了一丝疲惫:

    “……卫渊,不用去找问题发生的原因了。”

    张若素道:“我们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

    “是……”

    “山海裂隙加速闭合,只有不到十个小时,现在这些裂隙几乎已经快要把神州大部分区域包围起来,两个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能够从人间界的裂隙,看到山海界的画面。”

    老人叹息一声:“是啊,本来就没有说,这些裂隙的闭合是匀速的。”

    “不恰当地说……就像是恐怖片里面,从镜子外面,看向镜子里面的世界一样,而神州现在就是被无数个巨大镜子所包裹的世界,甚至能够听得到山海的风声,以及那些凶兽怒吼咆哮的声音。”

    张若素看着弟子送来的视频,微微吐出一口气:

    “导致这一切的,是一个巨大的气运金柱,应该是传说中的天柱。”

    “上面倒插着一柄剑。”

    “天柱旁边,有一个穿着白袍的人。”

    ……

    卫渊结束了和张若素的通话,留给他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十个小时。

    甚至于这十个小时是不是保质保量的,都要打上一个问号。

    谁也不能确认,接下来山海裂隙的聚合速度会不会再度加快。

    “是梼杌。”

    在听到卫渊的形容之后,夸霖肯定地做出了判断。

    她曾经被梼杌攻击,只是因为从女儿国的带来的至宝,所以才活了下来,即便如此也是重伤,最后落入了混沌在轩辕帝苑所设下的陷阱里,这才遇到了卫渊一行人。

    卫渊点了点头,确实,他也已经猜到了。

    能够在天柱旁边,能够有足够大的法力做到这一切的。

    也会有动机做这一切的,也就只有梼杌了。

    “必须要解决祂……如果解决不了的话,神州坠入山海裂隙……只是坠下这个过程,就会导致巨大的伤亡数字……”

    更不必提接下来的山海侵袭,凶兽猛攻。

    文明的力量是强大的,但是文明的力量有时候也很脆弱。

    因为文明由个体组成。

    在重新组织防卫的时间之前,会有多大的伤亡数字?

    而更大的可能性,是在神州坠入山海的时候,巨大的震荡带来种种灾难,而最平常也是最简单的一点就是,会断电,大量死亡带来的恐慌,以及,失去卫星,整个神州无法进行联络通讯。

    直接进入灾后纪元。

    神州不可以进入山海,绝对不能。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同时将心底的怒火压制住。

    必须解决眼下的问题。

    但是剩下的五枚弹头真的能够解决梼杌吗?

    卫渊心里毫无把握。

    是的,一亿摄氏度的高温足以对不在自己对应方位的四凶产生伤害,但是五枚核弹也就代表着五次金乌层次的攻击,有效果,但是不会是质变,如果五枚核弹头直接能融合成超越太阳核心的五亿摄氏度,或许把握还更大一些。

    大概可以用四杯二十五度的水和一杯一百度的水类比。

    而且必须要近距离轰击。

    最好是在梼杌十米范围内炸开。

    但是卫渊很快想到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方法,他看向旁边的夸霖,这位名字叫做夸娥渊霖的将领是夸娥一族的后人,而夸娥是能够背负山脉,具备巨大力量的神灵,最重要的一点——夸娥,夸父和刑天有关系。

    这也是当年为什么,夸霖会作为女儿国一方的代表带着卫渊和禹去常羊山的原因,卫渊自己无法使用刑天的兵器,但是夸娥渊霖作为夸娥的后裔,或许有机会。

    而刑天的兵器,那是战神所用,绝对具备弑杀神灵和概念的特性。

    卫渊看向夸娥渊霖,迟疑了下,还是问道:

    “……渊霖姑娘,你身上的血脉强度怎么样?”

    看到夸娥渊霖不解的视线,卫渊想了想,道:“我听说,夸娥一族和刑天是有关系的,血脉的浓度越高,则更能够发挥出神灵的特性。”

    夸霖怔住,皱着眉头看向卫渊:“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她道:“这即便是在女儿国都属于禁忌而隐秘的知识,至于中原炎黄部族,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卫渊没有想到还有这一着,看到眼前英武女子的打量,只好道:

    “是从我家的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古书?”

    “嗯,是涂山氏的古书。”

    “记录着那个氏族的一个不知名陶匠,和夸娥族的朋友去常羊山冒险的历史。”

    卫渊为了取得信任,编织了这样的说法,而夸霖却怔住,想到了过去那个青年自称为史官,眸子微怔,看向卫渊,先前那种隐隐的熟悉感觉似乎终于找到了可以解释的理由——

    运来如此。

    是你的后裔么?

    她的神色柔和下来,隐隐约约还有一丝复杂,歪了歪眸子,道:

    “这样啊。”

    “既然是那样的话,我倒也明白了。”

    “那时的事情……我是说,那位先祖的经历,我也是听说过的。”

    这一次倒是卫渊愣了一下:“你是她的后裔?”

    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世界上还有比在外冒险遇到了女儿国的将领,却是故人之后更为巧合的事吗?

    不过,当初自己等人的事情,没有影响到了夸霖的未来,这是让卫渊心中能够松了口气的事情。

    “后裔?”

    夸霖声音顿了顿,摇头道:“不。”

    “我们一族是有很多分支的,我和她属于不同旁支。”

    “她的话,一生未嫁。”

    “好像是在等一个人,而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嗯,不说这个了。”女儿国独断千古,说一不二的女将军并不擅长说谎,只是很幸运,这里并没有拆穿她这谎言的人在,所以尚且还能保持脸上的毫不在意,干脆利落地道:

    “我的血脉浓度有返祖的趋势,所以严格来说还算是可以。”

    “你有什么计划吗?”

    眼前危机拦路,卫渊也没有时间提及过往,收回思绪,道:

    “我之后会用之前对付混沌的方法,对梼杌出手。”

    “因为这种兵器目前对神灵来说还有很多缺陷,所以为了达到最大的效果,必须要在祂对这兵器没有认知的时候,一次性将五枚兵器全部爆发出去,这件事情由我来做,只有我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

    “所以我负责正面,你们在五十公里外的安全范围。”

    “而从混沌的情况来看,只是同样层次力量的累加很难一次性了结祂,哪怕祂全部接下来,也只是受伤,但是至少打破外侧防御也足够了,所以,我需要你完成最后一击。”

    “放心,我会引导方向的,你只要把这兵器抛掷过来就可以。”

    “以巨神的力量,完成这一击应该并不困难,然后……”

    卫渊抬手拂袖。

    袖里乾坤解除对于战斧的吸纳。

    铮的一声。

    刑天的战斧重重落在地上,散发着远古蛮荒的气息。

    带着足以诛杀天神的丝丝煞气。

    “用这柄战斧,洞穿梼杌的要害!”

    “我要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