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9章 三十个小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74
  第0409章 三十个小时

    “既然小友答应了,那么就有劳了。”

    “零食我会准备好,让阿玄给你送来的。”

    猫猫头老天师迅速地说完话,然后立刻解除了对于博物馆里纸人的依凭,刷一下脚底抹油跑路,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极其熟练甚至于熟练到可以打脸卖油翁的程度。

    如果是他的那一帮开黑老道友看到了,肯定得要摇头惊叹一句。

    无耻啊!

    居然就这么跑了。

    你至少也得要多安慰几句再走。

    但是这一次老道士居然失了手。

    因为明明已经解除了依凭,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衣摆仍旧给抓着,就仿佛依凭所用的法术在这一瞬间被停止住,只好回过头来,看到那有着一双杏瞳的少女满脸认真和固执,道:

    “你立字据!”

    “立了字据再走。”

    张若素:“……”

    他弯下腰,诚恳而和蔼地道:

    “贫道是龙虎山天师哦,天师知道吗?我怎么会骗你的零食呢?”

    少女斩钉截铁地回答:

    “不行。”

    “你立字据!”

    张若素:“……”

    片刻后,老道士眼前多了一张字据上,上面写着的文字大概意思就是说,某年某月某日,张若素欠凤祀羽两年的零食,这两年零食老道士直接包了,然后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印玺。

    青铜爵在柜子上看得呆滞。

    那印玺上有龙虎抱丹的纹饰。

    这玩意儿是龙虎山天师印,青铜爵看着这一幕的‘眼神’有点怜悯,几乎觉得这印玺在拍着桌子怒吼。

    我啊,天师印啊!

    驱鬼敕神,封妖禁法的啊!

    你拿我来写欠条?!

    不肖弟子!不肖弟子!

    我要给张道陵打小报告!

    我要呜呜呜……

    但是不管怎么样,张若素哈了一口气,然后,往日驱鬼敕神,封妖禁法的天师印,啪叽一下按在了字据上,还左右摇晃地加力按了按,屈辱地留下了痕迹,天师印的灵性僵硬了下,然后像是玩坏了的猫猫头一样不动弹了。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老道士把天师印揣进怀里,笑呵呵打了个招呼,见到凤祀羽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这才回了龙虎山去。

    ……

    凤祀羽把这欠条字据小心折叠,然后放在了自己随身的零食小包里。

    带着千里追踪符痛痛快快地出发了。

    青铜爵这个时候才勉勉强强回过神来,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张天师打欠条,还用的天师印按下来的,这事情都能发生?嗯?等等……

    刚刚那天师印上头的流苏,怎么好像挂着个逗猫用的铃铛?

    青铜爵陷入沉默。

    这这这……

    这一代张天师平时究竟拿天师印在干什么?

    不是,这一代张天师是怎么选出来的?

    就这?!!!

    正在这个时候,它突然察觉到跑出去的凤祀羽又偷偷溜了回来,“零食储备有点不够了。”少女挠了挠头,双手合十朝着水鬼的工作台拜了拜,然后直接把水鬼的快乐水全部都搬空了。

    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青铜爵无可奈何,婉拒了凤祀羽‘给它灌一杯可乐’的贿赂,看着少女哼着歌谣飞向昆仑山,它心情却变得好起来,突然觉得自己能一直待在这博物馆里倒也不错,至少能看到许许多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活’得长,也是有好处的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圆觉从后厨走出来,左右看了看,狐疑道:

    “奇怪……”

    他左左右右找了半晌,看向青铜爵,客客气气地打了个招呼,然后问道:

    “老前辈,你见过阿水哪儿去了吗?”

    水鬼?

    青铜爵疑惑道:“我也不知道,今天一直没有见他,怎么了?”

    “是不是去打零工了?”

    “应该不是。”

    圆觉指了指工作台的方向,道:

    “他最近从馆主那里学了袖里乾坤的术法,然后花了功夫给自己做了个小屋子,现在应该还在倒腾,可我刚刚去了,却什么都没发现。”

    “袖里乾坤啊……”

    青铜爵愣了下,然后心中唏嘘,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一门被称作壶天的地煞法大神通,居然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先是被人用来搬家买菜,现在连鬼都用这一门神通来改善住房面积,提升居住体验了。

    这玩意儿等以后普及了,绝对是房地产死敌。

    直接属于时代倒流,文艺复兴了这都,把这个行业啪叽一下拍在岸上。

    然后说一声,大人,时代又变回来了。

    属于土木工程和物流专业必修课。

    它感慨了下,问道:“没见着啊,你说说看,他住哪儿了?”

    圆觉回答道:“住可乐瓶里了。”

    “哦哦,袖里乾坤可乐瓶,还真的有他的风……”

    青铜爵的声音还没有落下,思绪刹那凝固。

    回忆起来刚刚哼着歌谣把水鬼所有的快乐水库存搬走的羽族少女。

    以及此刻少女正在愉悦地前往山海界。

    是的,活得久是真的活久见。

    但是未必是好事情。

    青铜爵现在心里就像是一万头水鬼跳着热情桑巴从自己前面跑过。

    声音都一下破音了。

    “啥玩意儿?住哪儿了?!!!”

    ……

    张若素回到龙虎山,注意到凤祀羽的速度很快,气息已经从人间消失。

    而那一道千里追踪符也已经发挥了效果。

    茅山上清派类林守颐老爷子看着似乎并不担心,哼着小调回来了的道友,叹了口气,道:“事情解决了?”

    “当然。”

    “怎么说……你放进去了哪几颗?”

    张若素眨了眨眼,沉默了下,道:“林道友……”

    “你听说过盲盒吗?”

    “嗯??!”

    林守颐的思绪一瞬间凝滞,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拉着这老天师暴揍一顿,看到自己老友在那儿开始咬牙切齿,连忙抬起手表示自己不开玩笑了,然后挠了挠头,看着远处的云起云落,道:“只是一些老型号而已。”

    “新的还没有造好。”

    “到底是多老?”

    “嗯……知道AN602吗?”

    林守颐瞳孔收缩,猛地转头,这是代号,而所有人所熟知的是另外一个名字,沙皇炸弹,代表着人类武力和火力的某个极限,消减一半的威力,是曾经在樱岛爆炸的小男孩的3864倍。

    那是过去时代的辉煌,是人类火力的极致。

    十年后,主持爆破计划的沙卡洛夫,得到了世界和平奖。

    是的,和平,也是核平。

    只是那位科学家最终成为了坚定的反对核武器者。

    “因为他看到了不属于人类的力量啊……”

    曾经西伯利亚的苦行者在和他交谈后,这样说道,“人类掌握这样的力量,又要面对谁呢?只能够用来打向人类自己,哪怕是心境再坚硬的人都会恐惧。”

    因为这一次爆破,哪怕是消减一半的力量,仍旧名列人类观测到的爆破第二位。

    第三位是通古斯事件。

    第一位,是导致恐龙灭绝,疑似超古代荒神力量的希克苏鲁伯陨石。

    在那个时代,亲自开辟出了足以比拟灭绝过一次地球霸主的力量,骄傲之后是绝对的恐惧,对人性的了解越充沛,便越发恐惧,足以让一个钢铁般的男人反对自己原本的立场,而现在,人已经有了钳制这力量的方法。

    林守颐呢喃道:“你疯了……”

    “没有,我很清醒。”

    张若素道:“这一次的最大火力,比沙皇炸弹的威力弱一个档次,我想过,神话里那些有传说流传的神,能够彻底地改变地形,甚至至于本身就是概念,而我们掌握的力量,威能不小,局限却很大。”

    “你看,哪怕是沙皇炸弹,只要瞬间远离五十公里,就绝对无法威胁到那些神,或者遁地术也能避开这力量,撞塌天柱,让苍穹崩塌的力量啊,太恐怖了。”

    “但是其余的呢?那些凶兽呢?它们才是山海界最大的威胁。”

    “一直以来都没有良好的契机啊,是时候挥拳了。”

    张若素笑了下,道:

    “那些凶兽啊,神灵啊什么的,都始终忘记了一件事情。”

    “人类并不是一个个体,我们是文明,是凝聚在一起的力量。”

    “前赴后继,永不休止!”

    “那些兵器是怎么做到的呢?你知道吗?”

    林守颐回答道:“是……研究所的科学人员耗费无数心血,才把这武器完成的。”

    “对,也不对。”

    张若素缓缓起身,望着龙虎山下波涛汹涌的云海:

    “我告诉你,是科学人员的心血,那是它的心脏和诞生的来源,但是它以钢铁作为身躯塑造,以雷霆的电流为生机出现,以黑色的火药为每一寸血肉,这是我神州的剑,你道它是怎么铸造成的?”

    “那是来自于秦晋的煤矿,燃烧成炽烈的火焰,化作了雷电,这火焰和雷霆就是神州的心脏,运送到开阔的大漠,这雷霆来自于秦晋大地每一块焦黑的煤,来自于三峡奔涌如同血液的河流,来自于西北塞外永不休止的狂风。”

    “神州的长子忍痛剐下每一寸的血肉和骸骨,化作了钢铁。”

    “大地的每一寸肌肤上生长出的粮食让它的核心得以一点点地塑造,从这坚实的大地上,从南到北五千五百公里,从东到西五千公里的浩瀚土地上,无数的英杰汇聚在一起,把自己当做火焰,如同铁匠一般挥舞着铁锤,一点一点铸造完成。”

    “历经漫长的岁月让这剑出现。”

    “这,是我神州的尊严,是我神州万民共同所铸之剑!”

    他徐徐吐出一口气:“这剑沉寂太久了,该出鞘了。”

    “先辈为我们争取的时间,足够了。”

    “而上一代人把这把剑交给我们,正是为了此刻。”

    林守颐心潮汹涌,他低声道:“要是最终神州陷落了呢……”

    张若素道:“大地坠入山海,你们会死,而我会活着。”

    他笑了笑,轻声道:

    “然后,我会带着雌雄龙虎剑和神州的旗帜,杀入山海,死在大荒的最深处。”

    林守颐道:“是复仇吗?”

    “复仇?不……”

    张若素转身离开,白色的袖袍在林守颐眼前飘摇而过:

    “只是我要告诉山海和未来,神州的存在。”

    “就像是再有千百年,千万年,还有下一个种族诞生,那时候他们来到山海。”

    “看,我们的旗帜仍旧不曾倒下。”

    “看,这是神州最后的傲慢,最后的骄傲。”

    ……

    而在这个时候,凤祀羽踏入山海,寻找卫渊。

    在经历过恐怖的运算量后。

    行动组和其余机构一起推断出了所有山海裂隙包围神州的时间——三十个小时。

    倒计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