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8章 人间别动小分队,成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57
  第0408章 人间别动小分队,成立!

    在人间变故发生之前不久。

    极西之地。

    在传说之中,地之四极这一个概念,化作了支撑山海人间的天柱之一,当穷奇作为西方之极的身份,存在于天柱旁边时候,祂的实力是足以和祝融,共工这样的神灵相媲美的,是足以堪称天地之间最强大的存在。

    但是,这样的穷奇,此刻却被一柄剑洞穿心口,镇杀在气运所化的天柱当中,剑锋上的人道气运,和作为大地一极的气运永不停息地摩擦着,那柄剑就仿佛刚刚从皇帝的手中斩出,气势雄浑而霸烈,发出雄浑地仿佛咆哮一般的声音,磨损着穷奇残留的真灵。

    “是被在远离天柱的位置上诛杀了,然后一口气直接钉在了天柱上。”

    “就像是射一只鸟一样,嗤一下就洞穿了。”

    无面目的四凶之一混沌双臂环抱,看着站立在天柱下,身材高挑,笼罩在灰色长袍里的梼杌,解释道:“是太轻敌了,祂以为自己只是要收拾那个厨子,却没有预料到始皇帝的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还能遇见另一个人王,一统天下。”

    混沌的声音顿了顿,玩味道:

    “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招惹来了一个又一个人王。”

    “这也是某种特殊的体质吗?”

    “专门吸引人王的人?”

    “还是说,做菜做得好还能钓人王?这样说起来,我都怀疑尹伊是他教的了,毕竟一个奴隶,怎么会有那么一手很好的厨艺?”

    梼杌没有回答祂,最后才淡淡道:“他是史官。”

    混沌道:“好吧,史官,可无论如何,穷奇死了,你要怎么做?”

    “复仇,也是做一直要做的事情。”

    梼杌只是简单说了几句话,就不再多说,伸出手按在天柱上,沉默不言,混沌见到祂不再回答,摇了摇头,道:“那就随你了,我去设下的陷阱那里看看……少了穷奇,我们三个做这事情还是有些吃力的。”

    话音落下,已经远去。

    而梼杌安静看着死去的穷奇,仿佛又看到遥远过去,那个雄姿英发的青年将领,许久后收回视线,伸出手按在天柱上,地之四极的权能爆发,这是祂们早就已经约定好的事情,本来打算四凶在五年后一起施法,重新回到人间的领土上。

    现在,即便还没能开始,四凶已去其一。

    但是动用权能,仍旧可以做到。

    虽然,还需要一点点的调试。

    ……

    人间·南越国某城。

    这里是神州周边的一个国家,算是一般繁华的城市,一般来说,经济没有那么发达的地方,生活节奏就会比较缓慢,冬日的阳光温暖而和煦,一家华夏面馆的老板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

    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他很痛快地把钱给自己的那个小帮工发下去。

    当然,这是相当一大笔钱,至少听起来给人一种满足的心情。

    毕竟,越南盾嘛,那数字是真的够大的。

    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的货币比越南盾更不值钱了吗?

    小日本的钱都比这个值钱。

    所以说,大概没有了吧,嘿嘿,每次回老家的时候,和老家人吹嘘的时候,那架势,唬得那几个小子一愣一愣的,嘿,把他当了老大哥,又是敬烟又是敬酒的,痛快。

    屋子里热气腾腾,他像是不会觉得冷一样,穿这个白色的二股筋背心,右手的手指被香烟熏得发黄,旁边的收音机里面放着老掉牙的老歌。

    小帮工不喜欢去关机,被男人一把打开手。

    “这不好听啊。”

    男人翻了个白眼,道:“不好听什么,这叫信天游。”

    “当年老子在开大卡车的时候,都听得这个。”

    他习惯性去摸烟,最后还是没碰,拿了根牙签放在嘴里咬着。

    实在是忍耐不住,就看着那年轻帮工问道:“你小子,拿了钱要做什么?”

    那才十七岁的男孩道:“去花了啊。”

    “买衣服,买游戏,我还打算换个新的手机来着。”

    “啧啧啧,愚蠢。”男人有着很多四五十岁男人的通病,一个是喜欢吹牛,一个是喜欢用过来人的语气训斥年轻人们,他道:“你啊,要么就去学点手艺,要么就攒点钱,学我做个小买卖,你这样怎么能行?一天挣钱挣不了几个,花钱倒是快了,哧溜一下什么都不剩下。”

    “我告诉你啊小子,就是你想要盘下我的店,咱们亲师徒明算账,一毛钱都不能少。”

    帮工男孩咕哝道:“一毛钱有不少越南币了。”

    男人却被这句话给逗乐了,一边拍着他肩膀,一边忍不住笑道:

    “可以可以,不错的笑话,可以给你便宜点。”

    男孩道:“那你呢,你把店盘给我,你自己要怎么办?”

    “我?”

    男人想要习惯性往后一靠吞云吐雾,却被牙签刺了一下,吐出牙签去,道:“我?我老娘老爹都没了,和婆姨也离了,也就我女儿得在意下,等我把店铺盘给你的时候,我也就老了。”

    “到时候,我就开着我的车,放着信天游,回我老家去。”

    “等到什么时候两边儿看到了高高的黄土坡,看到窑洞房子,就快要到家了,我要回家去,死在家乡,回我的老院子里,我记得那院子里有一颗枣树一颗梨树,还有点空地,种点菜……”

    “这么远……还要回去啊。”

    “你不懂。”

    中年男人又是那个习惯性的说教说辞,然后语气很理所当然地说:

    “我是华夏人,当然要回老家。”

    “再说,留在这儿,我老了怎么活?”

    那男孩脱口而出:“我养你啊!”

    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发,道:

    “你当你是谁,是大美人吗,还你养我,哈哈哈……”

    男孩却很倔,道:“我真的可以养你啊,到时候我做面馆,我再找一个帮工,到时候我下面,你就在这儿晒太阳,和现在一样。”

    中年男人愣了下,最后还是咧嘴笑了笑,声音柔和了点,道:“不行,就算是老爹老娘不在了,我还是得要回家啊,回家,哪怕死也要在家乡,不闻着那股子臊子面的味儿,我死了都不安生。”

    男孩低着头,最后回去了屋子里,带出来了一个在这个城市里已经算是很好的娃娃,还连着包装递给了店主,后者愣了下,男孩道:“你那前妻不是答应让你看你女儿了吗?我看你都不抽烟了,最近也在跑步。”

    “这是我的礼物,我攒钱买了的。”

    “对了,你是明天去见她吗?”

    中年男人愣了下,然后伸出手去,忍不住笑道。

    “不是,就今天下午。”

    “很久没见到她了,不知道有没有想我,我那婆姨说她吃胖了,有点发愁,胖点好啊,多可爱,那么小就该多吃点。”

    那娃娃很精致,他伸出手了,不知怎么地又把手回来,在身上蹭了蹭,擦干净了才去拿的,然后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没有之前那么市侩了,而这个时候,那男孩突然晃动了一下,那大叔似乎狠狠地推了一下他。

    他直接坐在地上,头昏目眩,下意识抬起头来:“店主?”

    他愣住了。

    像是世界被分开两半。

    血腥味道在鼻尖升起。

    那个一直想着自己攒够钱就回老家的,为了见到女儿而戒烟减肥的中年人倒在地上,半个身子变成了碎片,那个洋娃娃落在地上,满是灰尘和鲜血。

    他最后没能见到女儿,也没有回到故乡。

    像是一个破烂的垃圾倒在地上。

    男孩僵硬地抬起头。

    他的生活被打破了。

    天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倒映在他眼底。

    很快,在他的惨叫声音传出来之前,他就被斩断了,整个城市像是被拖入了深渊,想要上学的孩子,急匆匆赶路的上班族,低着头和朋友一起玩游戏的青年男女,吵架的夫妻,公园里赶作业的孩子。

    每日习以为常的生活幻灭。

    被拖入绝望的深渊。

    ……

    “环绕神州,超过七座别国城市出现山海裂隙的现象。”

    “现在这些裂隙正在向神州方向蔓延。”

    “如果让它们彼此蔓延,将会造成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灾难……”

    龙虎山。

    林守颐面沉如水,人类的设备将画面传递回来,亲眼看到了无数本来有自己生活的人转瞬死去的画面,绝望而压抑,原本的梦想,生命,喜欢的人,讨厌的人,还有生命的意义,在一个瞬间消失不见。

    这让他想到了一句话,‘毁灭你们,与你何干?’

    这是一种带着居高临下俯瞰般态度的漠然。

    如果这七个点全部融合,裂隙继续扩大化,只会有两个可能性,要么,这些裂隙将神州切割,要么神州整个坠入山海世界,如果进入区域是凶兽所处的范围的话,会带来绝对的灾难。

    这个巨大变故的起因,必然是来自于山海界

    张若素神色沉凝,他镇守龙虎山,无法长时间离去。

    需要有人去处理,需要有人解决。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之前天女在昆仑地界前往山海界,以及卫渊短暂离去的事情,若有所思,回去算了一卦,确认了他们都在山海界,沉默了许久后,最终去了神州特别行动组的装备部,又去了一趟龙虎山后山。

    至少,弄清楚原因是什么。

    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

    博物馆里。

    凤祀羽古怪地看着眼前这个依凭纸人的老头儿。

    之前在卫渊送礼物的时候,他们已经见过面,所以至少算是熟悉。

    老道士笑吟吟道:

    “小姑娘,你能去山海对吗?能不能帮老头子我一件事。”

    “我这儿有个千里追踪符,能找着卫馆主,有劳你把这个东西给他送过去。”

    他提了提手里的东西。

    那是个被施展了袖里乾坤术的口袋,不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

    回山海界?

    被逼婚。

    给人生鸟蛋。

    凤祀羽脑子里,三个逻辑瞬间完成闭环。

    天才少女大惊失色,把头摇得像是烧烤摊上扫烟用的蒲扇,道:

    “不,不要,我和那边儿有仇的,而且人间这么好,我为什么现在要回山海界去?那里又累又无聊,而且还有好多的凶兽,吃得也没有这里好吃,还有……”

    猫猫头老天师比了个耶。

    “两年的零食。”

    他像是绝世的剑客斩出必胜的一剑,带着天下无敌的气魄,缓缓吐出的最后两个字。

    “全包。”

    凤祀羽嗓音戛然而止。

    “全包?”

    “对,全包,能吃多少吃多少。”

    凤祀羽站起身来,她往前一步,伸出手握着老天师的手,一双杏瞳明亮流光,似乎是生怕老天师返回似的,用力摇了摇,重重地道:

    “成交!”

    “另外问一句,这东西里面是什么?”

    “哦,没什么,就几个核弹头。”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