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6章 无人所知的重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68
  第0406章 无人所知的重逢

    当发现盟友遇到危机的时候。

    无论是海外诸族,还是说人族,都得要伸出援手。

    这是曾经涂山会盟的约定。

    卫渊平复了下气血,经历过和混沌的三招对敌,他神性受损,但是招式反倒越发纯熟,至于烛九阴和刑天,完全和断线了似的联系不上,吐出一口气,道:“去看看!”

    “如果可以,救人。”

    ……

    女子的气息有些微弱。

    这其实不单单只是因为故意收敛和运用功法改变气机的原因。

    更大的缘故是她受伤的原因,这让她的皮肤看上去都有些苍白透明的感觉,之前在那些山神恶兽争抢穷奇留下的山海玉书时候,她也出手了,原本是占据了足够的优势。

    哪怕她的生命是因为特殊的方法才一直延续到现在,而不是天神那样的神体。

    但是漫长岁月下的经验和法力积累是做不了假的,在那些没有耐心的凶兽们争斗到就要角逐出胜者的时候,她突然出手,插入战局,已经成功和最强的那几名凶兽争斗,当时的对手之中,甚至于还有长乘和江疑这样的神灵。

    但是就在她即将成功的时候,却有另外一股恐怖的气势升腾起来。

    那是绝对凌驾于寻常的神灵之上的气息。

    山神江疑在第一时间想要后退,在她眼前被杀。

    而号称司掌天之九德,流沙河之主的水神长乘也不敌重伤,她之前没有察觉,再加上当时的战况混乱,也被暗算,要不是这几千年里也算是积累了些手段,恐怕也会当场死在那里。

    那种凶悍气息,让她回忆起来都会有些心悸,那绝对是在山海时代第一流的神灵层次。

    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伤势还是很重,而且她本来是按照地图寻找轩辕黄帝秘境帝苑的位置,等到来到目的地的时候才发现,不知是谁的布置,这里居然出现了大量的凶兽——轩辕原本布置的阵法被破解开。

    在那一瞬间,女子几乎要以为自己是落入了别人的设计。

    毫无疑问,打开的帝苑阵法,没有被带走的灵药,以及被引来的凶兽。

    这里是懂得轩辕帝所留阵法之人,专门为了其目标留设的陷阱。

    只是现在,落入陷阱和设计的却是她。

    “也是慌不择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遭遇。”

    女子把伤口随便处理了下,吐息纳气,恢复自身元气。

    她刚刚已经杀退了好几波妖兽的围杀,但是这些凶兽似乎是受到了某种驱使和影响,悍不畏死,她不害怕死亡,只是遗憾于如果自己就死在这里,女儿国又该要如何跨越这一次的难关。

    是要以多少人的生命去填那个灾难啊……

    一想到这里,她就再度地涌现出一股力量,求生的火焰在心底升起。

    抿唇再度杀退了一次围堵的凶兽潮。

    只是想要突破的时候,女子稍稍晕眩了一下,她心中一惊,之前对她出手,抢夺穷奇地之四极的位置,以及山海玉书的神灵,居然用了毒,就在这一刹那的反应失误,凶兽们彼此交错着穿过,几乎展现出了战阵般的艺术。

    一层层的凶兽,几乎化作了绞杀目标的磨盘。

    她的心稍微沉了沉,知道自己想要突破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凶兽的咆哮牵引来了浓郁的灵气,导致天穹都被相当厚重的乌云所遮蔽起来,一片黑压压地沉沉覆盖下来,像是宣告着她的末日,但是来自于女儿国的将领没有丝毫的畏惧。

    只是在发现神代毒素爆发,恍惚了一下的时候,有那么一刹那,甚至于一刹那都觉得太长了的软弱。

    如果这个时候,还像是自己年少时候那样该多好。

    还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救自己,朝着凶兽扔出那种一点威胁性都没有的陶罐,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会不会还会背着自己狼狈不堪地找到一条路来?告诉她一定要活下去,千万不要睡。

    不过很快的,夸霖少女时期的梦醒来了。

    因为她知道,哪怕是那个人还活着,也只是来送死。

    而这个时候,卫渊远远地看到了绞杀的这一幕。

    戴着面具遮掩了气息的女子穿着黑色的劲装,显而易见逐渐衰弱,他并没有辨认出那是谁,只是能确定那应该是人类或者海外诸国的成员。

    “要救人。”

    他沉吟了下,道,“无论如何,这也是涂山会盟的约定。”

    山神童子目瞪口呆:“这这这……怎么救啊?”

    “我有办法。”

    卫渊掏出一个铁疙瘩扔给了山神。

    然后说出了一个很冒险的计策。

    山神童子自己要承担的任务倒是没有太多危险,但是祂看着打算冒险的卫渊,哭丧着脸道:“我们跑吧,这儿家伙太多了,也没有谁知道好吧?你说什么涂山会盟,那都是好几千年的时候了。”

    “当时签订契约的人都死了,也没有谁还记得。”

    卫渊道:“你知道涂山会盟。”

    山神回答:“当然知道啊。”

    那是神灵和英雄纵横天空和大地的时代,是随便哪一处都有着传说的时代,人族的英雄们追逐大日,射杀神灵,天上的神对大地上的众生降下惩罚,在禹王的带领之下,人间的九州生灵缔结了同盟。

    那是九州的概念第一次出现。

    山神努力说服他:“但是那已经是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也没有哪个在上面签名的人还记得对吧?签署涂山盟约的人都已经去世了……”

    卫渊站起身来,他露出一丝微笑。

    山神脸上的神色凝滞了。

    卫渊朝着手足无措的山神微微一礼,轻声道:

    “还有一个人活着啊。”

    “见证了当年的传说,同时缔结了当初的契约。”

    “是以契约仍旧存在,因为我还活着,因为我还记着。”

    “所以当年我们的约定也就还在,他们也就还在,在这里。”

    卫渊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然后提起剑。

    “涂山部族渊,在此履行当年之约。”

    ……

    夸霖鼓起了全部的气机,打算最后冲杀一次。

    或者说,是尽自己作为女儿国将领的余勇和职责。

    当她的剑锋逐渐变得失去锐气的时候,就是战死在这里的时候,在和神灵角逐宝物的时候,被第一流层次的天神偷袭下毒,仍旧顽强地战斗,打退了暴雨般的凶兽浪潮数次进攻,足以自傲,也已经抵达了极限。

    剑锋逐渐软弱下去,耳畔却响起了少女时期听到的,不要睡着的呼喊,可惜了……这一次也该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杂音。

    兽群的攻击都在瞬间沉寂,转过头去。

    看到驳龙昂首嘶鸣,龙吟的声音划过天空,山神童子手中握着卫渊的枪械,不断击发,枪械的威力无法威胁到这些凶兽,但是不需要法力却又能够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两者结合起来,足以短暂吸引开凶兽的注意。

    夸霖立刻注意到这是突围的好机会。

    而后她注意到,在另外一个方向的山上,一个人站起来。

    那是陌生的脸,似乎受了伤,面色稍微有些白皙,模样温和。

    而后他拔出剑来,一瞬间气势变了,他苍白的脸带着一种肃穆的感觉。

    “涂山之盟,千秋不易。”

    “炎黄同在。”

    就像是太古的人族英雄们朝着远超自己百倍的凶兽浪潮冲锋,向着同盟伸出手一样,女子看着那青年仰起头来,口中低声喊出了太古时候的盟约,然后拔剑攻击。

    双手握剑,剑刃低垂,气劲的变化是标准的神代剑术,像是狂风掠过旷野,让草木都倒伏。

    在凶兽们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猛烈地前进和冲锋,极为凌厉刚劲的剑术。

    每一步走出都会顺势斩出一剑,带来血色,剑光始终凝聚,不避不退,沿着一条笔直的线切入了包围的兽群,在死亡面前,那些凶兽不得不让开了一条道路,磨盘般的圆被割裂,剑的气息太烈,气势也太过于猛烈,几乎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条闪电和雷霆,而那面色苍白的青年,气势恢宏地像是从天而降的英雄,笔直地冲向夸霖。

    夸霖瞪大眼睛,黑色的瞳孔里映照着明亮的剑光。

    人终其一生漫步在岁月里,寻找自己的归宿,有且唯一。

    “左手!”

    那陌生青年口中低声喊出一声,独断千年的夸霖下意识伸出手来。

    剑光收敛了一瞬,卫渊的脚步猛地踏着地面,冲击的力量化作了旋转的气势,那一瞬间从凌厉的剑光化作了优雅如同舞蹈般的节奏,他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夸霖的手掌,极烈的气势一瞬间柔和,像是在宴会上邀请共舞一样,甚至于还有些优雅的余韵,而后猛地旋转。

    剑光像是扬起的裙摆,在战场上的舞蹈,女子的木簪被甩开,黑发展开一瞬,像是扬起的裙摆,而后黑发垂落,如同一朵盛开的花重新化作了花蕾。

    卫渊以全部的力量将这蒙面的女子甩手抛出。

    让她能够脱离包围圈。

    而他将独自面对剩下的凶兽尝试突围,毕竟他体力还算充足,也有一定把握。

    虽然是要冒险。

    掌中的铁鹰剑鸣啸。

    真是愚蠢啊……我一定被禹那家伙传染了,头铁这是个病。

    卫渊低语。

    可是他分明也还记得,当年那一卷玉帛书上,也有他的名字,是喝醉了个禹王和契一起把他架过去,然后硬是把他的名字也留在了那一卷玉帛的末尾。

    这是一个荒诞的岁月。

    这是那个年代最后的余火,是神灵和英雄纵横天空和大地的时代,是随便哪一处都有着传说的时代。而现在,太古的英雄早已经逝去,陪于末席的陶匠拔起了战神的剑,独自捍卫当年的约定。

    愿薪火相传。

    愿炎黄不灭。

    愿九州诸国,永以为好。